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洪荒都市之老子是天道在线阅读第9节

2021/6/11 14:59:50 作者:肥四 来源:飞卢小说网
洪荒都市之老子是天道
洪荒都市之老子是天道
作者:肥四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温娴能用仅存的巧克力和糖果保证在到达目的地前不被饿死,她不爱甜食,但索菲亚和女孩儿的包里有不少,省吃俭用一些,往后也不至于捉襟见肘。

10月2日,最后一个城市格丁尼亚放弃抵抗的消息传开,清理街道的市民默不作声地继续手头上忙碌的工作,修缮已经破损严重的家。

温娴一瘸一拐地走着,形象要多凄惨有多凄惨,她尽量选择远离建筑的街道行走,以防止忽然掉下来的墙体。至于过夜的问题,大多数人还是愿意向她这个落难的女性伸出援手,尤其是知道她在波兰大学念书之后,甚至愿意将自己为数不多的储备粮给她一些。

于是温娴厚着脸皮在一家情况尚好的夫妻那里大概清洗了一下身体。

一天半之后,她小心翼翼的回到华沙城内,那里早已一片断壁残垣,淡灰的烟雾从地平线缕缕升起,逃跑时一路所见的大部分建筑被削去,被抹平。沿着铁路线的方向再向前走,就是她逃出来城市,华沙。眼睛所见之处已经空无一人,可谁能想到事实上,这个城市的下水道里,污秽的泔水槽下,幸存的房屋床下,地板下藏着成百上千人 ,本应该在地上行走的人不得不躲在地下,或许每个人都面对面站着,但面无表情。

街道上的德军比华沙市民还多,这才刚刚拿下波兰没多久的功夫,针对这个城市的暴行已经开始了。温娴只管低头走,要是真有人来盘查,把证件一掏,不用开口就能放行。

其实她还是很担心有人上前跟她搭话的,尤其是波兰人,由于温娴是土生土长东北人,说话还算标准,但某些用词上依旧带着口音,十分不幸,她把这点儿口音也给带到了波兰语里,而且她的词汇量实在是不忍直视。

温娴现在的外语水平很尴尬,她德语也就能进行日常对话,但写不出来;英语能看懂专业论文,但压根儿没法说口语;波兰语就不要提了……

她根本就不像是个考上波兰大学计划去美国发展的华裔德国人!

先别想那么多,等返回那栋房子,看看索菲亚在不在,然后洗个澡啊睡个觉……

温娴想的特美好,等她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到那篇别墅区时,看到眼前的情景,犹如五雷轰顶。

发生了什么?啥情况啊?咋回事儿啊?

房子呢?

温娴一屁股坐在一条木制横杠上,它在掉在地上、夹在两块儿混凝土之前,是索菲亚家中二楼的扶栏。这里已经是一片废墟,所有的住户都离开了,没离开的都被砸死在层层砖头之下。手臂上带着红十字标识的人还在四处搜寻着可能活下来的生命。

很明显,索菲亚和夫人没有回来过,温娴到底没找到她们。她不知所措的坐了很久,身上没钱没食物,这可咋整?

温娴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找工作,受到如此灾难的华沙,多数店铺都没法开门营业,有几家大酒店到还能艰难维持,但都暂时失去了迎客能力。

娘的,饿着吧。

为保持体力,温娴几乎不怎么走动。但也不能原地呆着,她还得搞东西吃,实在不行,还可以去医院要杯水喝。夜晚是最难熬的,小型巷战还在发生,虫子的噬咬比弹片还危险。

温娴活了二十多年,真没受过这种委屈 ,更没有过这种日子,每天暗暗骂娘都没用了,她有时候一边把虫子咬的包挠出血,一边计划着用哪个角度一头撞死在墙上。

更大一批德军进城了,他们在清扫干净的街道上昂首阔步,不得不说,相当威风。温娴没想到的是,希特勒也亲临华沙,以胜利者的姿态检阅对他夹道欢迎的部队。装甲侦察车护卫在两旁,街边没有一个居民,温娴躲在楼顶,悄悄暗中观察。

他们的自豪建立在华沙人的屈辱上,就连拍照的记者也显得兴奋不已,他来回跳跃着寻找最佳视角。温娴想,其实这些战地记者也挺不容易的,在战场上,相机的战斗力还不如砖头。

相比较波兰人的愤怒,温娴对德军的恐惧和怨气一半来源于自小从历史书上得到的认知,另一半来源于眼下流离失所的生活。就连走路,她也要时刻注意脚下是不是有细长混乱的电线,不然再被绊一下,她就得用爬的了。不过这也比郊外的土路强太多,就郊区的路面情况,就连德军的装甲车都带不动。

十月五日,温娴又饿了一天。但她还真就没什么食欲,整个华沙都没有食物的香气了,她只能挣扎在对后世美食的回忆里。越饿,脑洞越大,当天晚上,温娴睡着睡着忽然惊醒,她坐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开始有目的的四处搜寻。

而今天,是最后一支波兰军队投降的日子。

居民们仇视的盯着来往的德国士兵,他们倒是很不在乎,甚至穿起了波兰军装相互开玩笑。他们的笑声对于华沙人来说有点过于刺耳了,温娴身边的一个老太太一直怒目而视,干瘪的嘴唇抖动着,好像在暗中咒骂。

温娴不管那些,她依旧四处走动溜达,寻找水源和干净的棉布,街边一家面包店重新安好了橱窗,温娴在窗子的反光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弓着背,探着肩,走路跟中风后遗症患者似的一拐一拐。

啧,可真丑。

温娴努力挺胸抬头,没坚持一分钟便回到了那副落魄猥琐的姿态。

所以说不努力一把,怎么知道放弃是多么舒服……

水源其实还不是很难找,她不要求饮用的纯净水,活水就行……自来水也可以,但是没有……她总不能大摇大摆进医院把人家正在抢救用的水拿来洗东西。

所以温娴选择夜里过去,跟护士说明情况,人家是允许用的。

“你等会儿。”

温娴正准备离开,身后的护士轻声叫住了她:“你住在附近?”

“不是。我没地方住,我寄宿的那家已经……”

“我的天……请节哀,小姐。”护士关心的走过来,揽住她的肩膀,提议道:“今晚你先住在这里,这是艰难的一晚。你有没有想过回家呢?”

“我联系不上他们。”

温娴大腿酸痛,她坐在台阶上捶腿,那年轻的护士紧紧靠近她身边坐着,很好奇的问她:“你为什么要洗那些棉布?你受伤了?”

“不,备用的。”

“你很冷静啊。”护士把手揣进兜里,笑眯眯地和她聊上了:“你是日本人?”

“中国人。”

“哇!那你会中文?”

“嗯。”

“好厉害!”

温娴一脸问号。她对这个护士很有好感,她对这个操蛋的现状一点没有抱怨,即使德军经常会冲进医院“例行检查”。

“你如果白天有时间,能不能来帮帮忙?”

在护士小姐给她打来一壶热水之前,多问了她一句。温娴没有犹豫,立马答应。现在伤员很多,还有不少原本就在长期住院的老人需要照顾,她除了能帮忙打杂拖地板之外,还能简单地按照医生的命令配药。

在医院帮了两天忙,温娴愣是没时间去问问护士小姐的名字。好不容易得到的空闲时间全让她用来搜街了。本质上来说,温娴还是个流浪者,医院只能给她一个落脚处和纯净水,但之外的东西还得她自己去捡。

嗯……捡……

在街边的铁皮桶内有一半丢弃物,大多都是可燃的,估计是预备着日后取暖吧。温娴就在这里翻出来一本波兰语词典和德语书,好像是诗集或者啥历史科普读物吧,不是温娴喜欢看的类型。就当做是教材用了。她那个波兰语应该还有救。

这几日天气转凉,街上开始起了变化,那后世电影里常见的六芒星出现在一些人的衣服上,穿着党卫军制服的德军满街搜寻,每个小队带了两只军犬。

纯种德牧,温娴家里就养了两只,开始是人遛狗,后来是狗遛人。

对犹太人的驱赶早就显露苗头,现在他们更加肆无忌惮的对这个民族进行充满敌意的压迫,犹太隔离区正在着手建立,大批手臂上缝着六芒星的市民被迫搬进隔离区,庞大的人群挤进窄窄的甬道,温娴在街边站着围观,不寒而栗。

暴行每天都在上演,地面的血迹连雨水都冲刷不掉,排水沟里蜷缩了一具男人的尸体,温娴双腿一软,然后小跑过去。今天医院里会有更多伤员等她去帮忙。

党卫队的指挥堪称有序。就像学校里召开全体大会一样,哪个学院坐在哪,退场时从哪个出口离开,奖项颁发顺序如何安排,全都排了表格。

经常是一名军官挥挥手,自己手下的队伍立刻心领神会地集合行动。他们和温娴同向跑去,温娴马上停下让路,免得自己慌慌张张惹人怀疑。医院也不远,五百米拐个弯的路程,她走完了五百米,然后拐了个弯,然后看见刚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小队就站在医院门口。

于是温娴只能从侧门摸进去,平常喧闹的走廊里寂静无声,地上躺着的病人全都用白布单盖着,有的只用衣服盖脸了事。

欸?什么情况?

病房里也是这个情况,护士们都不见了,温娴挨个儿房间都跑了个遍,终于在最顶层的病房里找到了主治医生,他身边有个不锈钢推车,上面一堆药瓶和针管。

医生把手里兑好的药搅拌了几下,递到病人手里,那个病人头发掉光了,他咬咬牙,又看看窗外,将手里的药一口吞下,宁静地躺在床上,盖好被子。

护士们在其他病房做着相同的事情。温娴推测,他们正在协助病人自杀。

楼下传来一阵皮靴的杂乱,温娴的恐惧感也随之传上来,两侧楼梯都有人扑上来,唯一的方法是跳楼,但楼下的德军更多。

妈的!

“放下手里的东西!放下!”

一名士兵用挺标准的波兰语对医生喊着,顺便用枪托砸向他的胸口,药瓶碎在地上,流了一片。

“下来!都给我下楼!”一句口音极重的德语在房间里炸开。

温娴躲在墙根蹲着,另一个瘦高的士兵一手把她从地上拎起来,直接甩到病房门口,用枪口顶着她后背。

晕晕乎乎的温娴用请求的口吻说道:“我的脚腕受伤了,让我自己走好吗?”

这句带了一点低地口音的德语瞬间博得对方的好感,他脸色缓和下来,冲她点点头。温娴也不知道自己这句话的口音是怎么来的,那一瞬间就像说母语一样脱口而出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刀神笑笑在线阅读第九节

    “吸!”这些看戏的同学不禁一阵吸气声,他们不是惊叹叶然的速度,而是惊叹这“啪!”的一声。数学课本稳稳的甩在朱铁能脸上,同学们看着朱铁能红彤彤的脸和嘴角的血丝,感觉叶然已经完蛋了!叶然旁边的小胖子悄悄的对叶然说道:“兄弟,朱铁能不可怕,主要他有一个大哥和二哥,二哥是咱们学校的训导主任,而大哥是金陵一个

  • 我的战争基地之1.7(8)

    落嫣在这边抱着寒落辰痛哭(?),那边,星涟都要把悦来客栈这片地掀翻了。小祖宗明明答应好在这里乖乖等她,可是她就离开这么一会儿,她怎么就不见了?星涟脑海中各种阴谋论,尤其是由留下的客人口中得出刚刚有人在客栈闹事后,她更加焦急。星涟哭丧着脸,一边各处寻找,一边想着要不要现在就发消息让人过来,她担心她家小

  • 未来江湖生存手册之无限读档系统,激活!(二更,求鲜花收藏)

    周遭没了活物,黎川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片刻过后,一道金光骤然亮起,黎川也跟着倒了下去。“正在生成系统空间,请稍后……”“空间架构完成,开始扩建存档点……”“构建完成10%,19%,33,71%……”昏迷过去的黎川被一阵奇怪的声音吵醒。“好痛……我被谁敲了闷棍?”黎川睁开眼,脑海里传来

  • 篡天夺命之意外事故

    放学之后叶一他们没有回家吃饭,而是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学院。至于为什么要说是匆匆忙忙的赶过去呢?那是因为怕被先生发现。因为先生知道他们几个最调皮,如果被发现他们放学之后不回家到处乱跑,肯定会去自己爹娘哪里告状,回去之后必然被责骂一顿。所以他们为了不被先生发现,刚一放学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书院。他们几人来到

  • 痴缘传奇第1章在线阅读

    天禾幼儿园小一班新来了个小帅哥,名叫温嘉辰。小男孩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长长的睫毛羡煞他人,雪白的皮肤,微卷的头发,笑起来露出两个甜甜的梨涡,好不可爱。老师们都很喜欢他,直到——“老师老师,温嘉辰扯我辫子!”“老师老师,温嘉辰掀我裙子!”“老师老师,温嘉辰亲我脸蛋!”“老师老师,温嘉辰牵我手手!”…

  • [综主火影]谁看到我老爸了?之情真意切

    玫瑰糕咬到口中散发着一股清香的味道,蕊珠惊叹地说:“呀,很好吃哎!这玫瑰糕是怎么做的呀?”“我就知道你爱吃!”看到贺拔蕊珠惊叹的样子顺成皇后甜甜地笑了笑,“别问怎么做的,你要是愿意吃,可随时到我宫里来取,这是我常备的点心。”“母后怎么会知道我爱吃这个?”蕊珠很是疑惑,她将手中咬剩的半块玫瑰糕举了一下

  • 诛仙续之仙凡碧影在线阅读第2节

    “哼,”东君冷哼一声才说道:“本君听说你要和剑神西门吹雪决战,所以提前来问问你,需不需要帮你准备一口合适的棺材。”“毕竟你我也是旧识。”东君一袭暗蓝色的长裙,在风中摇曳。虽然东君的语气很不怎么样,但是缔心从中听出了关心的意味。缔心将自己修长的手搭在腰间的天问上,目光如炬:“本公子的剑,不是一个区区剑

  • 从仙魔世界回归在线阅读【痴情人设】

    何星瑜一开始以为是那个男护工,谁知进来的却是之前那个护士。护士就是周莉莉,之前差点被那个患绝症给拖下水,她之前在病房听到何星瑜说的话,虽然不怎么相信,可因为何星瑜是她的男神,是她的偶像,所以还是听了进.去。可谁知道,她本来只是觉得男神既然说了,就算是忽悠她的,她也愿意听,可等她真的看到那个人时,心剧

  • [综武侠]我不是贱渣反派之第九章(9)

    那美妇人正是宋兰舟的娘亲。她一听说自家宝贝儿子受了伤,心里急的要命,一路抹着眼泪走过来。谁知刚走到门口,便听到小红的话。她忙擦干了眼泪,眼神里冒着光看向宋兰舟问道。宋兰舟刚刚听到小红的话,还沉浸在“定情信物”的美梦里,正看着窗外发呆,丝毫没有看到宋夫人进来,也没有听见她的话。宋夫人见着自己的儿子正坐

  • 林雨城之金甲客之世 界 看 客

    第一章天绝情的无奈“天绝情。你给我站住,不要跑。”一绝色美女边跑边跑边说道。“我不跑才怪呢.”天绝情边跑边说。“你就那么讨厌我吗,还是我做错了什么,呜呜呜….”柳洁说着说着就蹲在地上哭了。“唉,你,你不要哭嘛。我说过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各人有个人的缘法,各有各的结果,我们,注定不是一条路上的。”天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