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美娱]天才新星谁也不能把我唤醒

2021/6/11 2:11:41 作者:米迦乐 来源:晋江文学城
[美娱]天才新星
[美娱]天才新星
作者:米迦乐来源:晋江文学城
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功夫美少女的好莱坞明星之路本文玛丽苏!OOC严重,会出现大量明星真人,不喜勿入!本文晋江独家发布,谢绝任何论坛、网站、微博、微信公众号的转载、搬文及整理TXT,侵权必究,万望“众筹看文者”及盗版读者自重。【下本待开】《[美娱]超模影后》丽贝卡·黑格尔用一双逆天长腿征服了好莱坞,也征服了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这位小仙女,我看你骨骼清奇,将来必成大器!”“没钱!不买!”长腿少女丽贝卡本想成为职业运动员,却一不小心成了超级名模。街头发掘,杂志出道,走遍巴黎米兰高级秀

谢敏同学睡得很香,这从她一个小女生能睡得鼾声如雷就可以看得出,也真是难为她了,独自一人在山林中奔波了小半天,还要面对群蛇压迫,能坚持下来已是奇迹,以前还真是小看你了,易立看着半枕在他大腿上的小女生,这丫头的睡相真是…易立掏出一张纸巾,小心擦拭谢敏同学嘴边的口水。

“疯子”黑子在背后说道,“蛇,群蛇好像要动了,咦,他们在看什么?”

蛇群依然围在外圈,只是此时它们都侧立着头,齐刷刷看向右边半空,空中依旧一片灰濛,隐隐透射出丝丝青光。

青光易立很熟悉,他的身边现在就有,但易立却感到很不安,因为他看到身边那盏小灯正忽闪忽闪,同时他心腑内的泉坑也在不停的“咕咕…”冒着泡泡。

泡泡冒得有点急,小灯很生气。小灯是在生气么,易立不知道,但他知道小灯肯定有状况,只是该怎么沟通呢?

易立:“小灯,小灯,你能理解我传给你的意识么,”

小灯:“咕咕”

易立:“小灯小灯,能你就咕,不能你就咕咕”

小灯:“咕”

呀!易点兴奋得差点要站起来,伸手扶了下谢敏同学有点斜歪的脑袋,又狠狠地掐了自已一下,这么简单,我怎么现在才想到,笨死了啊!

易立:“小灯小灯,是不是有坏人要过来”

小灯:“咕”

易立:“坏人厉害吗?”

小灯:“咕”

“黑子,抄工兵铲,准备跑路,。”易立立即转身朝黑子喊了一声,然后又看了下身前的谢敏可学,“黑子,过来帮扶下”。

易立半弯着身子,让黑子把谢敏同学帮扶到后背上,他现在素质大幅提升,背上个人,竟是感到比以前单身还轻松得多。

对于跑路,易立反应可谓是迅速果断,哥这么多年的晨跑可不是闹着玩的,他想着,只是这蛇圈,怎么走得出去。

“小灯小灯,这蛇会咬我们吗?”

“咕”

啊,易立一下傻眼,还真是,生活很现实,现实很残酷啊!

“小灯小灯,我们打得过吗?”易立问后就傻傻笑了,没错,疯子说的就是我。

“咕”

噢!这下轮到易立张大了嘴巴,下一刻他就作英雄气状:“黑子,看我的”说完他就脚一抬,踢飞起一块石子,石子直飞向蛇群,准确击中围在最前边青蛇。“嗖嗖嗖”三四条受袭的青蛇猛地窜出,直向易立扑来。

“疯子,闪开”黑子快步挡了过来,手中的工兵铲一轮一拍,“砰砰砰”将飞过来的青蛇拍在地下。

“我**@%”,易立一阵狂汗,这叫打得过,才怪好不,小灯你坑啊!这下要让你害死了,易立一边嘀咕着,一边将谢敏同学放下,这妮子,真是太高能了,现在居然还不醒,扶了下她的手,还抓着那根细木棍。咦,这木棍,不凡啊,易立抚了下额头,他从泉边匆忙逃跑直到现在,一直都在紧张中度过,自是没太去注意,这时回想起来,自己心腑里的泉坑不就是它带来的,你究竟是什么东西呢?易立将小棍子从谢敏同学手上掰下来,握在掌心,细细观察。

“咕,咕咕咕…”易立忽然感到泉坑在冒泡泡,小灯反应很激烈啊,易立注意到青灯闪动得很快,而且好像比以前更亮。

“小灯小灯,你识得这棍子”易立传了下意识。这时他就突然感到掌心那棍子又微微颤抖起来,接着一阵清凉自棍子导入掌心再缓缓传至心腑泉坑,接着,似乎沿着那条丝光传了出去。

蛇圈在慢慢缩小,蛇群中不时窜跃出几条青蛇,黑子把工兵铲抡成大砍刀,右劈左斩,硬是挡了一轮蛇雨袭击。

“疯子,我快撑不住了,”黑子浑身溅满了蛇血,他的眼睛布满了血丝,看着四周如潮般的蛇群,我这是交待在这里了么?爸,我还没能为你找到伤药,小妹,我以后可能不能再照顾你了……黑子正胡乱想着,就看到四周亮起了青光,青光很亮,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来得更亮。

易立走了过来,他的手里握着一根细木棍,棍子墨绿微亮,似乎镌刻着繁复花纹,棍尖上挑着那盏青灯,灯光阵青阵白,如波浪般泼洒向四周。

“嘶,嘶”青白交叉的灯光触碰到蛇圈,蛇群中就冒出一阵阵灰烟,接着就是一股极为难闻的焦肉味。

“走,快离开这里”易立虽然惊叹于灯光的威力,但他也感到心腑泉坑的水似乎一下子被抽失了好多,而且小灯仍不时的冒泡示警。易立这时已感受到小灯所说的威胁来自何处,他抬眼望了下右边的半空,那里,透过云层的光线正越来越强,似乎是阵青,阵白,阵蓝……

易立感受到灯光的威胁,而此时山林中另一边的各大世家们则已感受到灯光带来的死亡恐惧。

“轰”的一声,一盏青灯滴溜溜转动着,接着就射出一束光波,轰在前面一个穿白衣的年青人身上,白衣青年身上顿时现出一个血洞,血洞很深,儿乎透体而出,“波”的一声轻响,一股血水自洞中喷射而出,青年的脸上也现出一阵痛苦神情,然后就缓缓倒了下去。

“波儿”站在白衣青年身后的一个灰布老汉悲声喊道。“直娘贼,我跟你拼了”,灰布老汉说着,一把掀开藏在他身后的箱子,盖子掀开,赫然竞是一把肩扛式导弹发射器。

“南宫民,不要”,一个黑衣壮汉走了过来,“天关未开,结界十分薄弱,你这会引发空间崩塌的。”

“人都快死光了还在考虑这些,司徒风,难道你就相信真有天关,一千年前的事,谁能真的知道?”南宫民大声喊道“你看看咱们岭东七大世家,还剩多少人?”

前方,七盏琉璃灯依旧溜溜旋转着,灯光交炽之处,化成一片光网,挡住前方所有的攻击。光网忽青忽白忽蓝,当三光闪过,便聚射出一波光柱,光柱所过之处,人影皆避之不及,山林之中不时响起惨叫呼声。

“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山林中世家后方的一处小高地上,七个神情冷漠的老人正密切关注着前方,此时说话的是一个身材有点驼背灰衣老头。

“司徒惊雷,别废话了,都出手吧!误了时辰,你们都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灰衣老头司徒惊雷右边,一个紫衣老嬷出声说道,老嬷叫南宫玉,岭东南宫现任家主。

“既然南宫妹都这么说,那么动手吧,王异兄,李存兄,江南兄咱们四人执旗在前,后面南宫妹,柳絮妹,唐湘妹掩护,这青灯看似七盏,其实为一体,只要击溃其一即可”司徒惊雷说着掏出一枝小旗子,旗子迎风而涨,直至丈长,司徒惊雷手一扬,旗子飘飘斜插在青灯前面。

“嗖,嗖,嗖”随着司徒惊雷旗子的落下,其余王,李,江三家的旗子也随即插至前端,把七盏琉璃灯围在中间。

“四方旗,世家终于开始掏压箱货了”,小高地外一个僻角落处,张冬临和卷毛谢晓锋正趴在地上,紧紧盯着前方。

前方的琉璃灯似乎感受到旗子的威胁,溜溜转得更快了,接着光色转换间四团炙热的火炎便轰隆隆落在四杆旗子上。

“不好”,司徒惊雷喝了一声,神色凝重,急忙从怀里掏出一张蓝符甩了过去,蓝符附在旗杆上,发出沥沥声音,似有水雾蒸出。

“快点动手,”司徒惊雷向其身后南宫,柳,唐三家主说道。

“封”三家各掏出一杆幡子,幡子在空中不停翻滚,接着竟直向琉璃灯裹去。

琉璃灯似乎感到不妙,溜溜直向上方窜去,但还是太迟了,三杆幡子层层压下,牢牢把它裹在里面。

“哈哈哈哈”七家主齐声大笑,能够收伏琉璃灯,付出再多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嗤嗤嗤”,七家主笑声未停,就见那幡子中间突然涨得圆鼓鼓的,鼓鼓的圆点慢慢亮白了起来。

“不好,快收”南宫玉急急叫道,她已经掐动指诀,但还是看到那点亮白冲破幡幔,直向天际。

“我的幡”南宫玉急得直跺脚。四旗三幡,互为一体,乃是七家镇宝,如今三幡被破,七家自然实力大损。

“还好,没误了时辰,青灯退走,天关路已现,招呼孩子们走吧”,司徒惊雷倒是镇定指着前方说道。

前方,青光敛没,现出一片草坡,坡草蔓长,竞至腰间及至发际,人行其中,如泥入大海,悄无声息。

山林中,黑子手拿工兵铲在前开路,易立则背着谢敏紧随其后,三人不久便走出林子,来到一个山谷口。

谷口有雾,但似乎正在快速消散,及至近前,已是散的干净。

“疯子,你看这谷内,好像让什么给辗过一样,”黑子指着谷内平躺了一地的草木。

“吁”易立直看得目瞪口呆,这好像是蛇走过的,但世上有这么大的蛇么?换成以前,易立是不相信的,但今天一连串发生的事早已让他麻木,这世上,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易立正想着,忽然就听到后面有个熟悉的声音。

刘英有想过进入山林的艰辛,但当她真的在丛林中艰难拔开枝蔓,一步一跋地前进的时候,她才深深感到那样的无力与恐惧。刚进入山门,当时就辨不清方向,更可怕的是一路连个人影都没有,空中还不时泛着绿光,整个山林就一直笼罩着死寂的气氛,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好在还有个老杨,只是老杨的胆子也不比她强到那里去,两个人一路都是颤着腿,悚悚摸行。这时刚走出一片山林,就发现四周好像变得明朗起来,那渗人的绿光也不见了,而且她们终于遇到人类了。

刘英并不认识黑子,但易立可是她牵挂的人,所以当随后看到易立探出身子时,她是激动得快要尖叫起来,但下一下她就看到易立背上的那个小女生。

“我就说嘛这小家伙不值得念叨”,老杨是一肚子怨气无处泄,这时看到易立,远远就大声吵嚷起来。

“臭小家伙,你居然连一个小女生都不放过,你还是不是人啊,你对得起英子么,你这个小王八蛋,我呸?”

易立初见到刘英与老杨是一脸的愕然,随后老杨就是一顿莫名其妙的责骂,但当他看到刘英一脸很不自然的样子,他很快就想明白了。

“不是,学姐,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易立急急说道,“谢敏同学是让蛇给吓倒了,现在都还没醒过来。

谢敏同学其实是醒过来了,在易立他们跳出蛇圈那一刹她就醒了,睁眼瞬间她就看到群蛇化为焦炭的场面,实在是太震撼了啊,嗯,是易立老师太厉害了,易立老师果然最会捉蛇了,嗯,还有趴在易立老师的后背好舒服啊,总之,比自己一个人走路好多了,嗯,就一直这样多好啊,谢敏同学歪歪地想着,那我是不是我还要睡着呐,当然,醒了易立老师肯定就不会背我了,嗯那我睡,我睡睡睡,谁也不能把我叫醒。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孝少年在线阅读第7章

    在愉妃灵前,五阿哥倒是哭得死去活来,昏过去不知道多少次,让不明白愉妃死亡真相的乾隆很是感伤,觉得这孩子真是越看越像自己,尤其这孝顺,更是像了自己,愉妃没白生养这么个儿子,“孝子”这俩还闪着金光的大字儿就这样戴在了五阿哥永琪的大脑门儿上。五阿哥也曾求见过静斓,说是“我听说额娘病重之时多赖郁贵人照料,永

  • 农女的二婚第4章在线阅读

    莫晓晓小时候父母离异,母亲带着哥哥走了,她跟着父亲。说是父亲家庭条件好,可以富养闺女,但只有莫晓晓一个人知道哥哥从小学习就好,而她却在中下游徘徊,母亲不止一次在他们面前说她丢人,甚至还说出龙凤胎只想要哥哥的话。莫晓晓不理,她知道自己没有哥哥好,但是哥哥疼的是她,就算两个人之间没有太多的交流,但心底的

  • [家教]目中无人在线阅读第9章

    于是夏砚梨只好认命的跟着容朔回到了那间熟悉的小屋中。容朔的屋子与夏砚梨上次来时相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不过是桌案上多了一个白色的瓷瓶,其中插了几支桃花。夏砚梨一边感叹着容朔真有闲情逸致,还会插花,一边顺着桌案走到了第一次来这所坐的地方。“阿砚。”容朔的声音很淡,却正好能让夏砚梨听得清清楚楚。夏砚

  • 迷案组绝望

    中都,星家,此刻星家所有长老齐聚在聚星阁。高台上,星傲云端坐与上,看了看众长老,目光落在站在首位的大长老,和声问道:“大长老,对于此事,您怎么看?”星云峰沉思片刻,开口道:“无痕所说的可能性很大,看来这次敌人图谋甚大,只是不知道这些人受雇于何人?对于此前他曾说的幽光一事,老夫心中有些猜测,却也觉得有

  • 三国之再造乾坤在线阅读第6章

    江渡从从他外祖父吕家出来时已经接近正午,手里捧着一个长木盒,里面是他外公吕禹碹前些年画的一幅水墨山水,扔拍卖行里少说也得拍个几千万。过了春分,天气渐热,江渡打了个电话给石子恒,喊他出来到海上明月喝酒。“你们家那边怎么说的,怎么个态度。”酒过半巡,江渡长腿放在茶几上,单手举着红酒杯,问道。石子恒扔了颗

  • 风羽翎第十章在线阅读

    韦德表示很后悔,他现在非常后悔为什么打了名片上的那个电话。自己被送到一处地下工厂,被人当成小白鼠一样躺在肮脏的试验台上,浑身上下被绑的紧紧的,嘴巴被一块白布封着口,鬼知道上面红色的污渍到底是什么。他本来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原以为可以免费治疗他的癌症,结果却落到现在这种地步,还要受着那个男人的折磨。“我

  • 真三国之妻乃大将军在线阅读第7节

    “呃,好饿,那个臭陈云天,都不肯多给我一点钱。”王晓捂着空空如也的肚子,拿着一叠刚从老板那里接下的小广告,开始他日常的工作。钱都花光了,他又不太好意思再找陈云天要钱,就只能干回自己的老本行。他想起昨天晚上陈云天跟自己说的话。“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知道你去参加卡特兰生化试验的事情?”陈云天盯着满脸都是

  • 攻略大反派们[末世]关谷神奇的选择

    次日早晨的酒吧,因为是早上的缘故,酒吧里的人很少,荆专正坐在酒吧的吧台上愁眉苦脸的,旁边是子乔带领着的曾小贤,赵海棠还有张伟四人。吕子乔拍了拍荆专的肩膀说:专哥,我小姨妈一生的幸福都靠你了,我已经和关谷越好在酒吧见面,一会儿我们打通电话,你想点办法套他话,然后把他撵走。荆专呼了口气说:好吧,我尽力。

  • 少主不虞在线阅读第五节

    在刘协的强烈要求下,他们派了个太医来,随意帮伏寿看了看,留了个药方便走了。毕竟,伏寿只不过是个女官,而如今雒阳城中栾城一团,何太后崴了脚,又受了惊,小皇帝刘辩更是生了风寒受了惊吓满口都是胡话。太医们全部的主意都放在救治太后和皇帝身上,哪里有空去管这个小小的,不得权势,就连个母家都没有的陈留王?不值得

  • [兄弟战争]我是正常人在线阅读第七章

    漩涡鸣人是被歌声唤醒的。女孩的声音虚幻飘渺,随着鸣人的意识逐渐苏醒,歌声与旋律也越发清晰。眨眨迷惘的眼睛,横躺在草地上的鸣人转转脑袋瓜,终于在河畔一块大的足以当座椅的石头上,发现了艾娅和艾欧的身影。兄妹俩肩靠着肩,如出一辙的面孔在月色下模糊了性别,若非还有头发长度的差别,鸣人都要分不出哪个是艾欧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