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从狐妖开始的被动任务系统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6/11 1:01:39 作者:巴斯雷达 来源:飞卢小说网
从狐妖开始的被动任务系统
从狐妖开始的被动任务系统
作者:巴斯雷达来源:飞卢小说网
“叮,救出幼年期涂山红红成功,获得奖励,冰封二十年。”秦阳发现,被动任务系统,只要自己去做,就有可能触发任务,而任务的奖励,并非只有能够用于购买诸天万界各种宝物的点数,更是有着奇奇怪怪的奖励。【冰封二十年】:随机传送离开,失去意识冰封二十年,苏醒后修为暴增!坐以待毙将会一无所有,主动出击则可能应有尽有!(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刘奉听罢李锵一席话,面色一寒登时长身而起,叫道:“你这匹夫晓得是甚么事理?如今军粮遗失,海晏不清,尔身为鹰扬郎将罪加一等!二百石?二百石拿去辽东喂鸡吗?火已燎上了眉毛,那空额的粮饷你还待攥到什么时候?”堂中两旁坐着的六科们齐齐色变,樊永安亦是一脸愕然,不过转瞬间已是喜上心头,李锵如斗牛般的喘着气,握着拳头恶狠狠的如同从牙缝中挤出一般道:“尔这酸儒说甚?”

“吃空饷”一事由来已久且屡禁不止,乃是贯穿历朝历代约定俗成的“潜规则”之一,在座众人皆知刘郡丞与李郎将素有嫌隙,可有道是“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何况是这种避讳的事情,却不想刘奉竟将此事摆在了台面上。刘奉此番却并非与李锵怄气,眼见樊永安所为,刘奉心中顿时起了异样,此番军粮遗失之事定然难了,到时下狱问罪首当其冲就是李锵这鹰扬郎将其次便是他这浮萍般的郡丞,太守这根定海神针保不保得住他尚且两说,也就无怪乎平日里低眉搭眼的蓟县县令怕是已经惦记上了这郡丞的位置。刘奉不知李锵倚仗还道他竟在这节骨眼上犯浑,一时急火攻心竟是将这忌讳脱口而出。

通守张裕打着哈欠悠悠道:“刘奉你说的是什么浑话,活够了么?还不给李郎将赔罪。”两道目光已似剑般罩向了刘奉,心中暗恼这厮口无遮拦,若是寻常府军郎将还则罢了,这李锵可是担着屯卫的干系,连江守礼平日都礼让他三分,无缘无故的招惹他作甚。

刘奉话刚出口便道不好,此时一身冷汗,似被抽干了力气般跌坐在了椅子上,那李锵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双拳捏的骨节咯吱作响,满堂众人噤若寒蝉,眼见太守府中就要上演全武行,张裕眉头微蹙瞧了瞧一脸怒容的李锵,正待开口,旁边的太守江守礼已将茶盏往桌上一顿,玉磬般的脆响却如黄钟大吕震的堂中一滞,除了双目怒张的李锵和失了分寸的刘奉,众人皆望向太守。

江守礼道:“子敬,想你入仕亦有二十余载了,怎么说出这般笑话,叫外人看了去成什么样子,闭门自省三日,罚俸半年,以儆效尤。”刘奉顿时仿若回魂般感激的望了江守礼一眼,躬身连连称是。江守礼又看向李锵道:“这番胡话若钧若是做了真,可就贻笑大方了,刘郡丞亦是心忧前线将士,一时昏了头,若钧何必斤斤计较。”见那李锵仍是一副愤愤然的模样,江守礼又清风和煦的“嗯?”了一声,李锵方才怒哼一声坐了回去。

江守礼眯了眯眼道:“某素知若钧你是识大体重大义之人,如今正是全郡上下核舟共计之时,那两百石写在奏章中却也不甚好看,不若改成两千石,也好全了一府郎将的赤胆忠心,若钧以为呢?”纵然府军郎将与一郡太守不相知,眼前这位却也是他不愿开罪的,当下满面愤然的拱了拱手道:“便依太守所言,某这便回去吩咐,告辞。”说罢便头也不回的向门外行去,江守礼道:“若钧且慢,”见李锵一脸不耐江守礼也不以为意,笑着说:“某见若钧这茶尚且吃得开怀,便包一些带回去罢。”李锵一脸不以为意道:“有劳太守挂怀,某府中茶叶倒是多的紧。”说着又瞪了刘奉一眼。

江守礼却已吩咐了人去取,笑着道:“说来这茶若钧府中可吃不到,乃是陛下所赐。”李锵一脸诧异道:“这如何使得。”江守礼接过一包亲自放在李锵手中道:“若钧镇守一方说来却比某更饮得此茶,可不能嫌江某小器啊,这便是一半喽。”众人听得如此议论声四起,李锵全身僵硬的立在当场,讪讪的道:“这…这…”江守礼却已是笑眯眯的执起李锵的手道:“来,某送你一程。”李锵赶忙道:“太守留步,某自去便是。”江守礼一笑道:“无妨,”又转身对厅中众人道:“今日天色已晚,诸位便一起打道回府吧,就不留诸位宵夜了。”众人齐声称是,出得门去,但见得头前太守与郎将把臂而行相谈甚欢,哪还有方才的剑拔弩张。

厅中通守张裕如在自家一般,瞧了一眼半路折回的刘奉便与准备宵夜的丫鬟调笑起来,刘奉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正惴惴不安之时却听江守礼道:“子敬怎么不吃点,可是嫌某这太守府的糕点不比醉月楼的精细?”刘奉见江守礼进得门来,忙站起躬身道:“太守,某方才…”江守礼却是一把扶起他来道:“子敬你一向知深浅,今日之事却是失了分寸,倒也不怕那李锵闹出多大风浪,只是今后万不可如此鲁莽了,若是屯卫的那几位听了这话可就没法收场了,你晓得其中利害便是。”

刘奉一听“屯卫”二字顿时便明白了其中关节,连连点头道:“下官谨记,万不敢如此了,多谢太守回护。”张了张口却是欲言又止,江守礼摆手笑道:“怎么如此见外了,你我同郡为官,自当相互扶持才是。”张裕在一边翻着白眼,好似被噎住了一般,见他又作怪样,江守礼也不搭理他,此时小厮们已是搬了桌子进来,江守礼如兄长般拍了张裕一下,打断他继续胡吃海塞,丫鬟们这才趁势将桌上的吃食都搬上了桌,摆好碗筷后又鱼贯而出,只剩得厅中三人。

张裕斜睨了刘奉一眼,一边往嘴里塞着吃食一边嘟囔着抱怨了几句,江守礼无奈的看了张裕一眼道:“而立之年尚不知食不言寝不语吗?”见一旁的刘奉几番欲言又止一副神思不属的模样,江守礼放下手中碗筷道:“子敬可知今次这批军粮的运输线路么?”刘奉迟疑道:“照例…当是自永济渠入潞水吧?”江守礼点点头道:“不错,本是如此的。”接着笑了笑道:“你今日却也算错有错着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荆棘花在线阅读第9章

    “以后再也不说宿舍条件差了,宿舍虽然小了点,但相比于这野外,至少安全是有保证的,以前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丁奇突然睁开了眼睛,出去打量了一下外面的情况,发现没有僵尸出现,便开始了碎碎念模式。也难怪他会这样抱怨了,昨天夜里,隔一段时间,丁奇就会惊醒一次。风吹的声音啊、小动物靠近的声

  • [金光瑶同人魔道祖师同人]生死契之有趣的幻想之力

    与原本的世界相比,这是一个相似又有了一些不同的世界。幻想在这个世界不再只是一个甚至偏于贬义的词汇了,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力量。“唔,额……”夜晚的一个的宿舍中,躺在床上的一个青年忽然发出一声呜咽,但是又归入了沉寂。同宿舍的其余几个人也没有醒转过来,偶有一两个听到了也不过是当做睡梦中的反应吧。而此时这个

  • 我有一个镇魔群第1章在线阅读

    这是一间不知哪里的储藏间,阴暗,潮湿,此时有一个小小的女孩被锁在里面。她看身量像是六七岁,优良的基因让她看起来像个洋娃娃般精致,肌肤如雪,特别是那双溜圆的猫眼,黑白分明,近看,甚至带着不属于孩童的疑惑。“系统,你是不是传错了世界?”她在脑海里问。夏亦心前世是一个渐冻人,短短的二十年时间有一半多的时间

  • 锦途在线阅读第七节

    队员很快召集了,经由石宁的计划,日野比未来在将天海好也加入队伍之后,顺利地带着除了真理奈之外的所有成员正式地重新组建了GUYS!在相原龙和日野比未来在忙着大小事务的时候,石宁此刻来到了真理奈家。“真理奈家里一直只有自己一个人吗?”石宁问。真理奈准备好了茶水,递给了石宁说:“恩!因为工作的关系,父母还

  • 我的奥特曼之旅第二章在线阅读

    被班纳博士和波丽娜他们父女两人无害/可爱的外表给欺骗了的珍妮实在是放心不下他们(主要是波丽娜)的安全,所以打算干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直接送他们父女两人去戴维斯诊所。而且有熟人带路总比自己瞎找要省时间得多,以免耽误了就诊时间,哪怕班纳博士说了不用麻烦他们,他和波丽娜去戴维斯诊所不是为了看病而是

  • 绿茵梦在线阅读第八节

    叶修已经在大山中行走了两日,已经离开了十万大山边缘之地,进入到了十万大山之中。两日来叶修并未碰到任何野兽,或许是边缘的问题,也或者是因为叶修身上还未能成功收敛的气息导致野兽不敢靠近。不过这也正好省去叶修一番手脚,可以平静的赶路。不过叶修知道,往后的路程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平静了,十万大山充满着危险,要是

  • 我有一个系统在线阅读第5节

    “没事吧,许白,听说你爸昨天到学校来了。”一个皮肤黝黑的女孩跟了上来。许白回头看了一眼,索性停住脚。待刘雅玲跟上,便继续朝学校走去。“呃,没事。能有什么事……”“我都知道了,不就是为了我们班那个钟宇吗?安安说了他几句坏话,你就骂她了。”刘雅玲粗声粗气地坏笑起来,“嘻嘻,你肯定喜欢他,我没说错吧?”许

  • [夏目]再见以及再也不见之第八章

    虽然已经向席嘉道过歉了,但陆之昂还是得履行诺言,陪程七七练排球。为此他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解决方案。每天下午放学,先用自行车载席嘉回家,再骑自行车回学校陪七七打球。这样对陆之昂来说,两头跑,无遗是累了很多,但他甘之如饴。席嘉虽然对陆之昂还要跑回学校略有不满,但毕竟答应了人家不能言而无信。席嘉也不是蛮

  • 我活了5000年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十六岁,第一次迈进高中校园,心里总是有点按耐不住的小激动。这天天气很好,鸟语花香,天空的那朵巨大的浮云遮住半边的蓝天,太阳也时不时的被遮住,但这片云很快就飘走了,校园的那棵柳树洋溢着他那细长的柳絮,鸟儿有时也停在上面乘凉,一切都是祥和的样子,谁知,一个声音打破了这种祥和。“前面那几个小子你别跑,等

  • 娱乐之火爆天王之卧底警察和小混混(1)(2)

    周南拍了拍床上的土,把顾向阳扶到床上躺着,然后自己去接了点儿水,帮顾向阳擦脸。“嘶”那会儿血糊了一脸,天色又暗,周南什么都看不见,这会儿看清了,周南觉得顾向阳这脸一看就很男主,这眉!这鼻子!这唇!啧啧啧!周南默默点了个赞,就很ok!周南是个天弯,看着这么个美男躺在床上,只能看不能吃,心里十分痛苦。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