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绝品剑尊在线阅读报纸

2021/6/11 3:03:16 作者:短鼻匹诺曹 来源:17K小说网
绝品剑尊
绝品剑尊
作者:短鼻匹诺曹来源:17K小说网
地球考古学家,穿越危机四伏的蛮荒大陆,成为门派小小杂役,遭逢欺凌,受尽白眼。却在走投无路下,体内神秘灵魂苏醒,助他走上无上修炼之路,将曾经遭受的不公,统统偿还!走出宗门,踏上了一条,成为绝世强者的道路!这一生,不求有何回报,只愿无愧于心!这一剑,不求惊天动地,只望得证我道,万古留名……

森哥旁边走着一位芝兰玉树的青年,戴着时尚的白框平光眼镜,陈安全认出来,是唐仪初。

看样子,他们准备出门。

陈安全低下头装鹌鹑,贴墙站着默默等他们走过去。

森哥头发依然油光铮亮,和唐仪初兴奋地比划着什么,说到兴起处,勾着唐仪初的肩膀摇来晃去,唐仪初也面带笑容。

看见陈安全的时候,仿佛他是只不起眼又讨厌的小蟑螂,自然是视而不见。

将要错身而过,森哥脚步一顿,终究有些不甘心,扭身,在陈安全脑袋上大力拍了一掌:“我说小全,看不出来,你换金大腿倒挺快的,嗯?”

陈安全缩了缩肩膀,不敢动,像小蟑螂被踩住了须子。

森哥又劈头盖脸往他身上招呼了好几下:“怎么,看上易时风了?别怪森哥我没提醒你,易时风是光年的台柱子,要是敢把他拉下水,弄出什么新闻,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走了!”旁边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催促,是唐仪初。

“小傻逼,刘制片到现在还问起你呢,哪天想通了,随时过来找我,跟哥哥好好认个错,哥绝不会亏待你!”

森哥丢下这句话,才悻悻离开。

陈安全甩甩脑袋,把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捋顺,继续徐徐朝前逛去。

莫名其妙挨揍,不过也习以为常。

露天花园和茶水吧是他最常去的地方,也是各路八卦人群集散地。

陈安全到露台的时候,道具组的小姐姐正在空地上检查演出服装,见到他,直起身一把拉住:“小全,你上报了嘞!原来昨天你跟着易时风一起出去了?”

不远处就有书报架,小姐姐拉着他奔过去,拿起一份报纸,翻到娱乐新闻版面递给他。

版面中间颇为醒目的位置登了一张照片,是易时风站在昨天那间路边小店里,旁边站着津津有味吃着热狗的陈安全。

“你怎么了?脸色突然这么难看!”小姐姐奇怪。

陈安全摇摇头,脸色确实发白。

“嫌把你拍得不好看,还是你不愿上报纸?”小姐姐问。

陈安全没吭声。他不愿上报纸!但是显然这件事情已成事实。

陈安全把报纸摊平,一字字看下去,八卦新闻切入的角度比较正面,称赞易时风做为国民童星多年来一直不忘初心,是娱乐圈新生代代表,对待粉丝和路人有素质有礼貌。

作为证明,还刊登了一段对小粉丝的采访,小粉丝说小风哥哥看到他们的第一句话就是让他们早点回家,不要在路上耽搁太久,家长会担心。

这年头,什么话可以给自家爱豆吸粉,怎样把自家爱豆安利出去,粉丝们恐怕比记者摸得还清楚。

不过,小姐姐随即递过来的手机上,差不多的主题和内容,渣浪娱乐新闻推送下面的评论就没这么客气了,说什么的都有。

——“老天爷鹅,我家崽今天终于营业了,我不管,被营业也是营业!”

——“啊啊啊啊啊今天又是和老公恋爱的一天!我老公这路拍生图也太能打了!先舔为敬……”

——“所以我儿砸现在是有钱自己出来买饮料了吗?没看助理跟着。”

——“弟弟毕竟成年了,有点零花钱应该的,一人血书求求光年让弟弟自己理财。”

——“上面说让易时风自己理财的,清醒点好吗?为这事粉丝闹几次了?光年靠这个牵制弟弟呢,可能点头吗?”

——“把话撂这儿,易时风迟早单飞,一年之内肯定解约!”

——“光年好不容易捧出个易时风,如果解约,光年就空壳了!”

——“古早有人传过,光年有黑.道背景,想解约没这么容易!”

——“傻.逼啊,光年空壳?唐仪初马清磊了解一下?”

——“欺负唐仪初没糖粉是不是?拖糖糖下水的请原地爆炸!抱走不约!”

——“ysf跟光年解约了更好,糖糖资源更多,光年一定把重心全放在捧糖糖上,可怜我糖这几年被压得好惨……”

——“cnm楼上挑事?你家唐先生万年八十线逢戏必六番关易时风什么事?”

网上的图片比报纸多,角度一看就是那些初中生偷拍的,昨晚八点多钟被爆出来,大V疯狂转发,这会儿还挂在热搜上。

小店光线不算太好,陈安全傻站在人堆里舔热狗,不仔细看没有人会留意到他,这令他松了口气。毕竟这类花边新闻,也就是几个小时的热度,很快会被遗忘。

现在他终于知道森哥那番莫名其妙的话源头在哪儿了。

陈安全不追星,所以很多内容半懂不懂,字儿都认识,放一起就不知道怎么理解了,好在有旁边的小姐姐比网上粉丝还热情,一直解说普及。

昨晚八点多钟啊——陈安全放下报纸,呆呆地想,那时候那个少年才刚在他的单人床上小睡一觉,被助理接走,要了他的微信,说要还给他钱。

那个少年睡着时,眼下有黯淡疲倦的青色。

不是说好了不会拍照片,不会发网上的吗?那些初中生为什么不守信呢?小小年纪,就学会骗人!!这些粉丝,在为自己能和明星近距离接触而洋洋得意时,有没有想到过明星的心情?

不知为什么,想到这里陈安全有点难过。

还是有少少几个细心的人注意到他,小姐姐指给他看——

“站风风旁边那小男生是谁啊?亲戚吗?”

“不知道,不过长得好好看,好乖……”

“我想捏爆他的脸……”

小姐姐真的捏了几下陈安全的脸,笑:“我们小全有人喜欢咯,想不想出道啊……”

“不想!”陈安全摇头,根本不用考虑。

小姐姐回去工作了,他忽然没有心情再逗留光年,慢慢沿墙根又走出去。

“咦,小全,今天这么早走?”

“嗯,我还有事,谢谢杨叔。”

上了电梯,陈安全忽然改变念头,想去二十六层看看,不做什么不找谁,就是看一眼。

“对不起,您所按的楼层无效!”智能电梯发出提示音。

即便他想看,也不是能随便看的,想看的人多了去。

这个意料中的结果,让陈安全心里原本鼓荡的意难平,忽然就平息了。

这些所谓的爆料爆照八卦花边,本就是明星公众人物们生活的一部分啊,刚刚评论不是有人说过,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想必,当事人也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也许还有不少明星暗搓搓羡慕着呢。

说到底他算个鸟?关他屁事?有什么资格难过?

——

以松懒的状态走出光年大楼,下午的斜阳马上罩住他,热空气扑面而来。

他继续选择溜着建筑物的边儿走,因为可以获得更多阴凉。

经过7-11便利店,有几个女生坐在里面喝水闲聊,隔着玻璃橱窗看到他,竟然认出他来。

她们拿出手机对着照片比对,最后确认,从冷气充足的便利店冲出来,在大太阳下尖叫。

“就是他就是他,昨天站在风风旁边的。”

她们一路跟着他走,试探着叫:“喂,小哥哥,你是我们小风的谁啊?”

“是小风的新师弟,还是亲戚?我们都是暴风雨,能跟我们聊几句吗?”

她们年纪很小,应该是逃课出来,胸前挂着价格不菲的专业相机。

少年陈安全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开始还强装镇定,保持着步伐的匀速,后面干脆拔腿狂奔。

这种被无形的网搏住的感觉,令他窒息。

——

确定她们没有跟上来,少年才放慢脚步。

太热了,他随便买了一支蜜桃味的冰冻宝矿力,蹲在巷子角落里猛灌。

两侧民房围成的巷子,南北走向,一边是阴影,另一边斜斜透进半片阳光。

陈安全两只细白的手臂搁在膝盖上,喝剩小半瓶的宝矿力在手指间吊着晃来晃去。

左手边有间杂货店,门前除了摆放各种颜色的扫帚拖把,还摆了一张旧旧的四人座休闲椅,撑在头上的遮阳伞不翼而飞,桌面印着深蓝色百事可乐广告。

几个年轻妇人坐着打扇闲聊,她们的孩子躺在儿童车里熟睡,四面护栏敞开着,让巷子里的穿堂风悠悠吹过孩子柔软的身体。

陈安全掏出手机,犹豫,犹豫,还是按下一串熟悉的号码。

那边很快接起了电话,传来陈母略带疲惫的声音:“喂?”

少年蹲着没吭声,手心的热汗把机身浸湿。

又喂了两声,少年用指端轻轻摩擦声筒,制造杂音,那边咕哝着“打错了吧”挂断了。

陈安全的父母虽严厉,却从来没有勉强过他,小时候他学过架子鼓,学过钢琴,学过乐高,还有一些爱好短暂到他都忘记了,但无一例外,全部半途而废。

父母最多斥骂几句,也就随他去。他们没什么不对,是他自己太烂,不配做儿子。

陈安全想起易时风,十岁,他站在舞台中,穿着戏服,右腿笔直上踢至头顶。也许世间有些人,生来就该不凡。

有只脏兮兮的小狗嗅着地面跑过来,年纪还小,奶声奶气嗷呜着,陈安全逗弄了一会儿,踏着夕阳孤单地慢悠悠回家。

路过昨天易时风被拍照片的街边小店,远远看到有比往日多了数倍的人群包围着,全是年轻人,老板站在柜台后指挥次序,脸上乐开了花。

也算做了件好事呢!这就是最直接的粉丝变现粉丝经济,所以有很多人喜欢,终究是件好事,前提是下次他要谨慎点,不要再被拍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城鬼在线阅读第4章

    “你发什么呆呢,二爷也太好脾气了,居然没有发落那几人,只是罚了一个月的月钱。”绿芸撇撇嘴,一脸不满。“二爷这么做,自是有理由的,你还不去服侍姑娘,一会儿张嬷嬷该收拾完了。”柳见欢低着头扒着碗里的饭。第二日,白若茗在房里做绣品,嫁衣是针工局准备,不用白若茗动手。楚王的生母余庄妃早逝,是不需要准备绣品的

  • 花千骨之红尘殇第十章在线阅读

    岁月的洪流,卷走了青春,卷走了年华,剩下的只是一个被岁月刻下深深印痕的伤痕累累的躯壳和一颗沧桑的心。——某网站。流年若浮云,光阴似梭穿。十八年后,紫光城。今夜的夜晚是阴森的,不但星星一个个都躲在乌云后面,就连月亮的光芒都暗淡了许多。一个一脸邪魅的少年坐在一颗大树的树干上,静静的注视着公路上来来往往的

  • [家教]后桌女孩在线阅读第6章

    那天在酒店过了一夜之后,我和库洛洛都没再主动联系对方。相比之下,第二天我照常去上班的路上,莉央就已经按捺不住好奇心,发来消息问我和库洛洛之间的战况如何。因为前一天的晚上我拜托她订房间的缘故,她自然能猜到发生了什么。看到她消息的时候,我正在开车去公司的路上,嫌打字太麻烦,我就插上蓝牙耳机给莉央回了一通

  • 火影:开局吊打水门在线阅读第四节

    几天后,史诗级的VRMMORPG(虚拟实境大规模线上角色扮演游戏)、被誉为游戏界一大革新的‘刀剑神域SAO’,不声不响的开始了內测。刀剑神域的內测,仅在资深游戏玩家圈子中蕩起涟漪,对于寻常的东瀛市民来说,仅仅是多了些谈资。而此刻,位于Argus公司大厦底层,一副青涩模样的黑发少年,正捧着沉重的游戏头

  • 我,作妖就有钱第八章在线阅读

    “对、就是这样子!举起手心再翻手背,一、二、三、四、五、六、七,做得不错,请再重复一次。”我的专属复键师上野医生站在我的旁边,拿着本硬皮笔记本和笔,对着我很有耐心的重复着关于手复键方面的步骤。“好的,义诚君殿下请再翻转一次,一、二、三、四……”跟我想像中的完全一样,这位年纪不过三十岁的医生的确是一位

  • 致命重生之姝容在线阅读第3章

    尤眠是被饿醒的,他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他疲惫地爬出睡眠仓,看了看时间,离约定好的十点还有两个小时。没错,他是要去赴约的。昨天名叫唐臻的男人气质不凡,出手大方,一看就是上流社会的人,比那个路新北好了十万八千里,而且似乎对21世纪的东西很感兴趣,这也是尤眠在这个世界最大的优势。对现在的尤眠来说,任何的

  • 娇软美人恐怖求生在线阅读第七章

    “你以为我愿意住这里?”写着心烦的马赛克扔掉糖棍接着说道,“如果不是你惹出的那些糟心事,我现在已经去H星了。”“……哦,对不起。”“啧。”又变成无奈的马赛克慢悠悠地从沙发上起身,然后拖着棉花羊拖鞋进了厨房。边走嘴里还边嘀咕着:没想到老太爷竟然还和军部的人打交道。离戚榆极远却又耳尖的宁承泽:什么军部?

  • 神灵之珠第2章在线阅读

    睁开双眼,叶楚看到自己处于一个大房子里。房子很空旷也很豪华,但是一个人也没有十分冷清。他不禁询问道“系统,我现在在哪啊?”“恭喜宿主来到龙与虎的世界,接下来本系统会根据宿主的个人强度来决定任务”“龙与虎,之前好像看过这个动漫就是讲的高旭龙儿和大河的故事啊,是一部轻小说啊。没什么危险的吗”“是的宿主,

  • 长城惊魂在线阅读第7节

    昊天听到瑶池的话,忍不住笑着道“哦!没想到我的妹妹竟然有这样的聪明才智,你竟然能想出加快我们化形的办法,我倒是有些好奇,你这个能加快化形的办法,说来听听。”“哼!”瑶池不悦的哼了一声,对于她这个哥哥话中的看不好,让她的自尊心大受打击。她很是不忿道“昊天哥哥。”四个字拉的又长又娇,让昊天忍不住打了个冷

  • 漫威之我是鬼剑士第四章在线阅读

    “司景明?”季灵低头查看信息的工夫,季子谦很快便猜出了信息的来源。“堂兄果然聪明。”和司景明约好见面的时间地点,季灵笑眯眯地抬头,承认地非常爽快。“看来刚刚是我多虑了。”季子谦眉头微挑,亏他刚刚还在想要是司景明一直好不了,自己这个傻弟弟该怎么办。结果现在告诉他这两个人早已暗度陈仓?“堂兄关心我,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