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开局选择蝙蝠战车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6/11 7:57:30 作者:夜夜欢歌 来源:飞卢小说网
开局选择蝙蝠战车
开局选择蝙蝠战车
作者:夜夜欢歌来源:飞卢小说网
叶俊在送快递时遇到个富婆要非礼他,眼前出现了三个选项。“选项一:答应富婆,获得奖励精品钢丝球*1”“选项二:拒绝富婆,获得现金奖励10万。”“选项三:把富婆介绍舅舅,获得奖励蝙蝠战车一辆。”叶俊想起年少时常年诓骗他压岁钱的舅舅,默默的选择了第三个选项.....“养舅千日,用舅一时,老舅,恕侄儿不孝!!!”(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盛夏,空气中都带着燥热。

李半溪到家时正是下午两点,他额头沁着一层细细密密的小汗珠,两颊泛粉,在玄关脱完鞋后就迅速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大半瓶,他才缓过来。

李半溪是个漫画家,平时多宅在家里对着电脑画图,日常也就两只猫作伴,在别人看来这年轻小伙子长得虽俊性格却内向到有些自闭,但他倒没这么想,反而觉得自己是个乐天派。

除了夜深人静,偶尔想起已经去世几年的父母时。

李半溪放下那小半瓶矿泉水,从包里掏出一叠画稿,那是江姐今天要他拿回来修改的,有些分镜和对话还需要再推敲一番。

江姐是他的责任编辑,平时负责催稿、修改、审核之类的工作,但这人大大咧咧倒没什么心眼儿,平日里对李半溪也挺照顾。

李半溪正从包里掏出那画稿时,突然听到一声脆响,应该是包里有什么东西掉到地板上了。

他弯腰寻找,只见桌子下有一块玉佩。

李半溪惊讶,他从没见过这玉佩,怎么会从自己包里掉出来?转念一想这东西可能是江姐的,刚在公司和画稿混在一起后又被自己全部丢进包里了。

这般想着,李半溪便想捡起这块玉佩,仔细看这玉佩花纹繁多复杂,玉体通透,内里还带着几丝红色,一眼便可知不是凡品。

哪知他刚触碰到这玉佩,就觉得遍体生寒,眼前一黑,随即晕眩过去。

李半溪恢复知觉后头痛欲裂,浑身酸痛。他缓和片刻这才慢慢睁开眼,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

他发现自己正处于一间空房子里,还是那种古老式瓦房,四道横梁贯穿整个屋顶,再往上一看,那瓦砾堆砌的屋顶上方,开了一个小小的天窗。

也亏得这处天窗,得以让原本阴暗的房间多了光线,才让他看清四周环境。

李半溪发现自己在一张大床上,床上还有被子、枕头……一应俱全,只是看不清原来颜色的被子上布满点点霉点,那枕头也和他见过的大部分不太一样——那是个瓷枕。

这房间倒是偌大空荡,只是破旧不堪,灰尘味很重,好几处都结了蜘蛛网,一看就知好久没人住过了。

“该不会是被绑架了吧。”李半溪顺着全身摸了一遍,发现连块指甲都是完好无损的后长舒一口气。

直到他准备下床时差点被绊倒时,才发现一个问题。

身上的衣服变了。

他回想起今天出门时穿的一件白色短袖,但这时竟换上了一玉白色暗纹宽袖长袍,腰间系一同色宽带,只是模样颇为脏乱,甚至还有几处裂口。

对这服饰百思不得其解之时,李半溪这才反应过来头有些重,用手一摸竟又有一髻于顶,外面包着一块布。

李半溪用力一扯,头皮剧痛,那一头黑色快及腰的头发散落下来。

他见这头发并不是别人恶作剧给他戴的假发,这才慌乱起来,如今自己身处何方并不知情,眼下得先保持镇定。

李半溪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房子四梁皆在,开一天窗,屋顶为瓦,加上这身衣服和一头长发,该不会……该不会是……

李半溪下意识否定了这个想法,就传来一阵敲门声,引起一阵心惊。

“谁?”他迅速冷静下来,先试探这屋外为何人。

只听屋外传来一老妇人声音,格外苍老粗犷:“这位衙内,休息半日未见出行,我家官人担心于你,特意与我过来看看。”

李半溪被这古老的语言冲击到了,衙内?什么衙内?还有官人?

虽这般想着他还是下床准备开门,只见地上一纯黑半长靴,他边费力套上边对着门口应和:“您等着,马上过来!”

终于胡乱将这黑靴套上,李半溪快走到门口,这木门无锁,只用栓关上,他一移动那栓,门就开了。

只见那门口站着一对老者,看模样都年过半百,那老伯胡子花白,头发竖起包裹在一深蓝头巾里,穿一身灰色布袍,虽满脸皱纹但脸色甚好,而另一妇人衣服素净,头发也盘成发髻于头顶,那髻上还插着一朵新鲜清香的小黄花。

这妇女见李半溪无恙,眉开眼笑,那眼边的皱纹都挤到一起:“你没事就好……”,说完又将手中篮子递上,之间里面有一些馒头和烙饼,用纸半裹着,旁边还放着几件灰色布衣,“这里有一些吃食与衣裳,农家里粗茶淡饭难免不合胃口,但好歹能填饱肚子,另外,这是自家厮儿旧时衣裳,虽都老旧但已洗涤干净晾晒两天,好歹能将那身脏衣换下。”

见两位古代装扮的人正站在眼前,李半溪心中“咯噔”一下:该不会被自己猜对了吧!

无论想法如何,他还是先接过那递上来的篮子,道了声“谢谢”。那两人见他无碍便准备离开此处,却被李半溪一口叫住。

“请问……”,李半溪拖了半晌才问出口,“现在什么年份?”

那两位被叫住的老者皆瞠目结舌,一时无言。少顷,李半溪怕被对方怀疑,急忙加上一句:“我……不太记得了……可能……可能……”

李半溪还没编出一个可信的理由便被几声抽泣声打断,那妇人竟在低头哭泣:“这孩子长这么俊,怎就先后遇见这番事情?”说完竟还落下几滴眼泪。

李半溪被说得一头雾水,但还是先开口安慰那妇人:“您……别哭了,我这还剩下一条命便是最好的。”

那妇女见自己一时失控,怕惹得别人心乱,只擦干眼泪说道:“饿不饿?去自家坐着,边吃边说吧。饭马上就做好了,这般站着不方便,且边吃边聊着。”

李半溪一来敌不过那妇人热心肠,二来也想知道自己身份以及心中猜想是否属实,便跟在两人身后出了门。

待走在路上他才惊讶发现,眼前景色正如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一般!

几条小路纵横乡里,各种农作物整齐置于形状规则的农田里,周围还有几个小儿嬉戏玩闹,十几间瓦房三三两两坐落在田间,正冒着炊烟。不远处有条小溪,如玉带般环绕着整个村落,眺望远处有座山,山不高,但各色植物郁郁葱葱,甚为赏心悦目。

李半溪回头看了眼刚待过的那屋子,只见外面絮败不堪,外围一层篱笆经风吹日晒只剩下不到一半,被肆意疯长的藤蔓缠了个结结实实,那被篱笆围起来的院落也已杂草丛生。

显然是个荒废已久的屋子。

“那屋子好几年没人住了……”,那妇人见他回头望,便以为他连身处何地都忘记了,“不过那家人搬走了而已,不是什么凶宅,大可放心住,但到时候可要重新修葺一番,再仔仔细细前后打扫一遍方可。”

“我和官人到时自会帮你。”那妇人拍了拍旁边老伯肩膀,“官人心肠比我还热些,就是天生不会说话,但什么事都会做的。”

怪不得那老伯从始至终都未说话。

李半溪连忙道谢,走过几条小路后便见两间瓦房置于半高的围墙后,那屋子虽有些年头却干净明朗又充满烟火气。

“这两间屋子便是我家了,昨天你来过的……”,那妇女可能是突然想起李半溪失忆之事,又不禁捂嘴,“瞧我这记性……不说这些了,等会一边吃饭一边细细说来。”

刚说完就拔高声音,大声吆喝道:“二子!”

只见从右边屋里出来个穿灰布衣的中年男子,他正满脸灰的走出来,手上还拎着捆柴。

“叫你看会儿锅看成这样,哎……”,那妇人怕是心想着要在外人面前给自家孩子留个脸面,便未数落下去,只道,“来客人了!快上桌!”

这中年男子应当为两人之子。

席间,李半溪也无心品尝这农家无公害的菜肴,潦草咽下几口后便引出话题,他知道时间地点都有问题,便学着他们称呼道:“大娘……请问,现如今什么年代?”

那妇人也知他失了记忆无心用食,便也放下筷子,叹气道:“如今为大宋天禧二年。”

李半溪苦笑摇头:大宋……原来……原来真的穿越了吗?

就因为一个玉佩?

对了,那玉佩呢!

李半溪这才想起那玉佩来,自从醒来后便再也没见过这东西,如果找到它再次触碰的话,是不是就能回去了?

这期间那被唤作“二子”的中年男子见李半溪时而低落,时而焦灼,有些不解道:“这位公子……是不是早些时辰来过我家,怎么过了会儿连年号也忘了?”

那妇人瞪了他一眼,便满是心疼的安慰李半溪:“年号忘了的话,肯定连自己是谁也忘了吧!你上午来敲我家门,我一开门,你便问我讨要口水喝,我见你样貌不凡,衣服虽脏乱但料子极好,便断定你是哪家出身高贵的公子落难于此地。你当时站在门口,满脸通红,表情痛苦,我便请你进屋休息一下。”

“接着如我所想那般,你果真为世家子弟,但因为官职调动一家人在山路被劫,结果只有你一人逃出。我见你气息微弱,想让你在我家歇着顺便请个郎中看看,你拒绝后问我这附近有无古庙也借宿一晚,我见你无心留下,便指了那座废屋给你,结果你进去后便不再出来,我和官人怕你出事拿着吃得穿得过去看你,结果……”

那妇女又摇头,于心不忍道:“也是可惜当初没问你姓名,如今你可是连自身叫什么都忘了……”

见妇人又要落泪,李半溪怕老人伤心难过,便轻拍她后背安慰道:“我能从此次劫难中活下已是老天对我不凡,至于姓甚名谁这般小事又能代表什么。我虽失了记忆,却能遇见你们一家如此热情善良之人,也是我劫后余生的福分。”

妇女听完他这番话,赞叹之情油然而生,只觉得这般淡泊安然的气度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便止住哭泣,抹干眼泪,握住李半溪的手道:“好孩子,留着这条命倒是比什么都好,真过日子的话你要缺什么就跟你兰大娘说,你兰大娘虽然家里穷,但多个人吃饭暂时还没问题!”

李半溪连忙道谢,虽为穿越者,他庆幸穿到的是这无拘无束的农家而非尔虞我诈的庙堂与江湖。

他也不求平步青云升官发财,只求温饱度日活到再次穿越回现代那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炮灰后我掰弯了反派总裁之意外之外(3)

    陕州.陕县苏谦初捏了捏手上仅剩的几两银子,看着旁边的包子铺心想:“就这点,没当我到长安的时候就早都饿死了,早知道就把面子甩开,多要一点呢,”苏谦初本想买个包子,快步走向包子铺,但刚踏出第一步就立马缩了回来,摇了摇头,灰头土脸地离开了。“今日好像上官府的三小姐要抛绣球招亲,”“天呐,到底是天下怎么样的

  • 浮沉往事鹰眼:我一定是疯了

    【新书发书24小时内第五更!!!!求收藏!求鲜花!求票票!求打赏!求一切!新书期间数据真的很重要,各位读者大大能给的话尽量给一点吧!】毫无疑问,鹰眼根本就没有把青年白胡子的话当真。诚然。鹰眼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有那么一会儿的功夫,真的误以为眼前这个小鬼是四皇之一的白胡子了。原因无他,因为两个人实在是

  • 雪舞奇缘在线阅读第二节

    +顾千秋最近这段日子的失眠症状严重,搞得她一天内的有效睡眠就只有迷糊的时候,这下一来到这个party,她精神更不好了。她那张本来就阴翳,看谁都不爽的脸也更是阴沉了,搞得周遭都没有人敢接近她,生怕一个不小心,哪怕没惹到她,只是单单看她一眼,就会被她的眼神杀死。顾千秋真的好可怕,真的是大魔王本王,江湖传

  • 重生:我有技能熟练度!第6章在线阅读

    下午课间休息。或许是因为明天就要考试,所以玩耍的人并不算太多。大多数的学生都是趁着这个时候认真复习,这一次的月考成绩很有可能会影响下学期的分科。很多学生基本都存在偏科严重,成绩总是被那些分数上不来的课程拉低。这一次的考试就比较重要了,之前有小道消息传,这回考试过后很有可能会把文理分开计算成绩,所以很

  • 再见幽澜露生气

    阿鸠虽然看到了多罗罗,却也不阻止百鬼丸,反而似笑非笑地看着多罗罗。多罗罗瞬间脸红,二哥、二哥这样子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又怪好看的……于是百鬼丸摸完胸,又摸过光洁无痕的大腿,才放下心来。见百鬼丸拉着阿鸠站起来,多罗罗才磨磨蹭蹭地走过来。“二哥你没事吧?我以后……是不是该叫二姐?”阿鸠斜睨了她一眼:“

  • 豪门影帝暗恋我[娱乐圈]之第六章

    [.....][.....][所以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齐木楠雄双目放空的靠在背后的挡板上,他现在正躲在三楼服装区的更衣室里,而刚刚意外撞见的胧岛绘梨与他不过厘米之隔。时间倒回五分钟前。齐木楠雄是被自家母亲赶来这家商场买衣服的。对衣服这种只起到蔽体作用的东西他是基本不怎么上心的,奈何拗不过齐木

  • 心罐山间雾

    等到戚柒回到商行,一开房门,沈旭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他抬头看了一眼朱玉,依旧挂得好好的。他将那朱玉取下,又将方才换来的玉玦挂上,这时沈小公子才有了动静。只见他夸张地伸了个懒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问:“你出去了吗?”戚柒盯着他看了半天,淡淡说道:“你不是跟了我一路吗?”“你怎么知道?!小爷我的

  • 在逃生游戏里当BOSS送你礼物

    第七章叶挽不知道江逸诚打电话说了啥,反正等她过了半个小时再去看微博的时候,热搜已经撤地干干净净了。觑着江逸诚重新变铁青的脸色,叶挽有些后悔给他看热搜,刚刚的视频白放了,又开始生气,家里有一尊随时随地冒冷气的大佛,叶挽怎么都不舒服自在。“江逸诚,”叶挽轻轻拽了拽江逸诚袖口,“我今天出门逛街给你买了礼物

  • 随身升级系统在线阅读搏击训练

    下午,在训练室里。何雷看着眼前站成一排的众人说道:“在远古时期,当我们的祖先面对野兽的侵袭的时侯,他们没有猛兽那样的尖牙利爪,也没有野兽般的力气。”“但是为什么我们的祖先却存活了下来,并且进化成为了地球上的主宰,成为了万物之长。”“因为我们的祖先拥有无穷的智慧,他们创造出来了弓,创造出来了矛,用来猎

  • 碱性优等生之第二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啊!是火啊!哈哈哈哈······”面容美丽的女人疯狂地大笑着,仿佛在嘲笑着什么。红色,到处都是火红的,通红的火焰照亮了整个皇宫。“你是谁?”我记得自己这么问她。听见了我的声音,女人转头看向我,“我是谁?哈哈哈哈!我是谁?!我是谁!!!”突然,她用力抓住我的肩,脸色狰狞的摇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