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堕入王道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6/11 7:11:42 作者:丁大少 来源:17K小说网
堕入王道
堕入王道
作者:丁大少来源:17K小说网
意外重生附体来到陌生的世界,主角以赌为本捐官入仕,在黑暗肮脏的仕途中有着太多的身不由己,又或者说在他血液中原本就流淌着不甘久居人下的野心?看主角如何凭着自己掌握的知识技能与聪明的头脑一路斩荆披棘、平步青云。********

收到刘家仁邀约的时候曲海遥还在读《丰年》的原作小说。这阵子曲海遥一直在读,小说很有年代史诗感,他读第一遍的时候就被小说中构建的那个时代和世界带进去了,第二、第三遍时才细细体味,然后动笔开始写读书感悟,一边写一边还在回去翻小说中的细节。刘家仁这阵子一直在谈中部某城市的开发项目,回到北京之后就约了曲海遥一起出来放松一下。他的一个朋友在渤海湾建了个度假村项目,他就是打算约曲海遥去那儿玩的。

其实曲海遥不太想去。他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很好,越是细读小说他越是觉得自己心境和要扮演的角色贴得更近。离电影开机还有一段时间,他想在这段时间之内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这种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度假很可能会打乱曲海遥的节奏。可这个角色本来就是刘家仁给曲海遥拿到的,所以曲海遥没怎么犹豫就还是决定答应这趟行程。

刘家仁的司机开车把他们送到了度假村,刘家仁没有兴师动众地找一堆人来伺候他们,这让曲海遥很是放松。虽然不太想来,但是见到刘家仁他还是挺开心的。刘家仁给他带了一份礼物,是块江诗丹顿的黑钻表。曲海遥受宠若惊,他不太想接受刘家仁的这种贵重得能砸死人的礼物,总是让他觉得自己不是刘家仁追求着的对象,而是他包养的小情儿。刘家仁看出曲海遥的想法了,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抿了抿嘴唇,用比平常低了几度的声音说:“我也不清楚你喜欢什么,又不敢随便买,就买了个我觉得能配得上你的。你不喜欢也没关系,就当做是给我的测试题吧,让我在这几天里弄清楚你喜欢什么,在你电影开机之前当做贺礼送给你,好不好?”

刘家仁微微低头,眼睛深深看进曲海遥的眼里。曲海遥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这种撩妹的手段啊!如果自己是个女的恐怕现在已经要扑进刘家仁怀里了!好在曲海遥的直男自尊让他心里的那个小人儿还坚守着不屈的底线,他整张脸连着耳朵都红得不行,弱弱地干咳了一声,手里握着手表盒子没有放开。

“我挺喜欢的,就是有点儿……受之有愧……”

刘家仁笑了。“这有什么受之有愧的?我想送给你,就是因为我觉得它配得上你。”

啊啊啊别再撩啦你想让我在车里就脱裤子投怀送抱吗!!曲海遥心里的小人儿抓着脑袋咆哮着,他突然想起不久之前林琦和自己之间的一段对话,对话中林嬷嬷对曲海遥的不经撩动表示了十足的鄙夷,又对曲海遥的前途表示了百般的忧虑。在林嬷嬷看来曲海遥这种不经人事的雏儿要被刘家仁这种老鸟把到手,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我怎么是雏儿了!我前女友还夸我除了脸和鸡鸡之外一无是处嘞!”那时的曲海遥对林琦的怒其不争样儿十分不满,将前女友搬出来抗议道。

“这也算夸?”林琦用愁人的眼神朝他鸡鸡的方向看了一眼,摇了摇头。“更何况你应该明白我说的雏儿是指哪里。”

林琦的目光落在了曲海遥的屁股上。曲海遥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屁股,夹起尾巴就往外跑,动作姿态倒像是得了痔疮一样。

现在曲海遥不禁敬佩起了林嬷嬷的眼光独到,他自己也觉得再这样下去,都不用刘家仁来泡他,他自己就哭着喊着要上刘家仁的床了。新落成的度假村几乎没什么客人,设施建设得相当完美,就算季节不好,这里也显得又浪漫又奢侈,白痴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刘家仁为什么会选这种适合情侣休闲的地方来度假。他们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两个人草草吃了点东西就去睡觉,准备从第二天开始好好把这里玩个遍。

度假村显然是花大价钱建的,刘家仁的朋友给他们安排的是一栋别墅。别墅本身自带恒温游泳池,正适合现在这种不适合下海的季节使用。刘家仁和曲海遥第二天就在游泳池里游了个爽,这泳池能够生成波浪,曲海遥玩得不亦乐乎,简直忘记了他是陪刘家仁来的。而越是相处曲海遥就越是觉得刘家仁十分体贴,平时静下心来想到刘家仁的时候他也会疑惑,像刘家仁这种人,要什么俊男美女不是手到擒来啊,怎么就会一见钟情看上自己呢?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这天中午他们吃了一顿非常美味的鲁菜。今年是渤海湾海鲜的大年,禁捕期结束之后,海鲜都被养得又肥又美。大对虾看上去简直能活活钳死人,海参又弹又软、鲜嫩可口,鲅鱼饺子是渤海湾之外极难找到的美味。曲海遥是内陆人,香辣的东西吃得多,海鲜类的东西吃得少,这一餐他吃得相当开心。刘家仁看上去就优雅很多,吃了半天曲海遥才感觉到自己这种饿死鬼投胎一样的吃相简直丢人现眼。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刘家仁,动作总算斯文了点。

“我觉得你的吃相很可口啊,为什么要收敛?”刘家仁又给他夹了一段海参,“跟你一起吃饭感觉我的胃口都变得更好了。”

曲海遥一边抓了抓头,一边用筷子尖儿戳了戳软趴趴的趴在碗里的海参:“其实本来我也觉得我的吃相挺……挺‘可口’的,可是跟你坐在一起,我就觉得‘可口’好像是‘惨不忍睹’的委婉说法了。”

刘家仁笑了起来。“你想得真多。我是因为喜欢跟你一起吃饭,所以才带你来这儿的。更何况你过一阵子就要进组了,剧组里没什么好条件,还不得趁这个时候把你养胖一点?”

刘家仁深邃的眼睛里满是笑意。曲海遥感觉自己脸又有点红了,赶忙掩饰般夹起海参往嘴里塞,然后含混不清地说:“嗯……我听说袁导很严格的。”

“没错。但是只要你表现好、足够努力,他是不会给你穿小鞋的。”

其实刘家仁会根据曲海遥的情况事先给剧组打招呼,但是这种话他当然不会明白地告诉曲海遥。而且曲海遥刚才说的话里也有一点令刘家仁很在意。

“你跟人聊起过袁导吗?”刘家仁状似不经意地提了起来。曲海遥抓了抓头道:“也不算是……那天在《特殊指令》的首映礼上我见到了容意老师,他告诉我的。”

有一瞬间,曲海遥仿佛觉得对面坐着的已经不是刘家仁了,而是一只长着刘家仁面貌的饥饿怪兽,那双本来就深邃的眼睛里蓦地放射出骇人的光芒。曲海遥心中一惊,定睛看去却发现刘家仁还和平常一样,顶多是更饶有兴致一些地望了过来。

“你见到了容意本人?感觉怎么样?”

曲海遥还没完全从刚才那一瞬间的错觉中完全回过神来,耳朵里听到刘家仁问他,神经上却没跟上耳朵的反应。刘家仁见他没反应,又紧跟着问了一句:“问你呢,容意怎么样?”

曲海遥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回忆着答道:“特别帅,真人很有气场,就是太瘦了。人也挺好,确实像媒体说的那样有点不冷不热的,但是……”曲海遥想起那天容意对自己说的有些不明不白的话,他抿了抿嘴唇,续道:“我还是觉得他是个好人。”

“看来你对他印象不错啊。”刘家仁的眼里闪动着有些玩味的光彩,“那现在就更不排斥和他戏路重叠了吧?”

“完全不排斥!”曲海遥一脸坚定,两手一上一下在胸前握拳的动作像是要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我要以容老师为目标,争取早日当上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他耍了个宝,但看样子刘家仁并没有什么反应,也可能是他这种已经是CEO、随时都活在普通人的人生巅峰里的成功人士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梗。刘家仁看着他笑了笑,只说了句:“有信心就好。多向容意学学吧,他也算得上是年轻演员的好榜样了。”

曲海遥点头答应下来,但心里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晚上照例,曲海遥应该发条微信给林琦报个平安。但是这天晚上曲海遥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把电话拨了过去。林琦没接,可能是在忙,曲海遥洗完澡之后就正好接到林琦回拨过来的电话。

“怎么了?有什么状况发生吗?”林琦开口就问。曲海遥摇着头说:“没有,就是……我觉得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了?”

“整件事情都奇怪……你说家仁哥这样的人,什么俊男美女没见过啊,怎么就偏偏看上我了呢?”

林琦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瞬,然后用一种很无奈的语气叹道:“我记得这个少女心爆棚的问题你在以前就已经跟我探讨过了,怎么?难道这问题是你的姨妈期吗?每月总有几天要冒出来一下?”

“正经说话!”曲海遥一边拍打着抱枕一边向林嬷嬷抗议道。林琦在电话那头翻了个曲海遥看不见的白眼,不太有诚意地说:“行,那你正经说一个我听听。”

曲海遥抓了抓头,眉心不经意地蹙了起来。他想了一下,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哎林嬷嬷,你知道家仁哥和容意以前有没有什么瓜葛吗?”

林琦顿了一下:“没听说啊。容意参演的电影里好像从来没乐帆集团什么事儿过吧,”他慢吞吞地一边回忆一边对着电话那头问,“你该不会怀疑刘总……对容意有意思吧?”

曲海遥心里确实有这个猜测,但是被林琦这么清楚明白地指出来,他还是觉得有些受不了。可是想起午饭的时候刘家仁脸上那一闪而过的……不知是真实的表情还是错觉,曲海遥定了定神,还是硬着头皮道:“林嬷嬷,你帮我查查看吧。查不查得到、到底有没有什么瓜葛另说,这要是什么都不做,我怎么也不能安心。”

林琦抿了抿嘴唇。曲海遥的声音很低,听上去显然情绪不高。他没问曲海遥到底是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的,跟曲海遥接触了一年多下来,林琦看得出这孩子虽然二了点,但并不是傻子,有时候神经还相当敏锐。更何况这个问题林琦并不是没考虑过,他最疑惑的是以刘家仁和曲海遥两个人的条件落差,刘家仁怎么会以这种方式展开对曲海遥的“追求”?但是有钱人的心态他一向想不明白,索性也就不想了,反正刘家仁也是他们得罪不起的对象。现在曲海遥既然问到了、疑惑了,林琦也觉得自己应该多长个心眼。

他答应了下来,又跟曲海遥多说了几句之后就收了线。

之后的几天,曲海遥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似乎一点都没有因为这天的猜疑而受到什么影响。反倒是刘家仁,在那天之后就再没有说过“要把曲海遥养胖”这一类的话了,甚至是在曲海遥敞开肚皮大吃甜食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提醒过他小心长蛀牙。曲海遥倒是没想过这个,他本来就因为公司的刻意控制而很少有吃甜食的机会,可现在刘家仁这么一说,曲海遥就突然想起那天午饭的时候自己对刘家仁提过容意非常瘦的事儿。那天的一幕幕再次在曲海遥脑子里过了一遍,其实非要解释起来也没什么可疑的,绝大部分所谓的“疑点”就连曲海遥自己都觉得是自己在疑神疑鬼。但是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长势就是一发不可收拾,他当然没有蠢到让刘家仁发现自己内心的疑惑,表面上一切如常地和刘家仁一起开开心心地过了几天,然后回到了京城。

林琦在他回去的路上发了微信给他,说忙完之后会直接去曲海遥的公寓找他。曲海遥马上就知道林琦是有话要说了。

林琦过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曲海遥收拾完了东西,洗完了澡,刷完了微信正在刷微博的时候林琦才到。曲海遥过去给他开门,一看林琦的样子曲海遥就知道林琦要说的话题绝对不会轻松了。

“你知道容意刚出道的时候并不是演员,而是玩乐队的吧?”

林琦一进门就开门见山地直奔主题了。曲海遥给他拿了罐牛奶,林琦看都没看一眼,坐在沙发上的身子直挺挺的,像是有把枪指在他后背。

曲海遥点了点头,微微握紧了自己手里的那罐牛奶。

“容意大学是上海音乐学院的,在学校里就混得风生水起。还没毕业他就搞了个乐队出道了,容意不光是主唱,还是键盘手,刚出道的时候也算是新人王——你听说过‘Hyperion’吗?我听说过,我上大学的时候这支乐队在新人里还挺红的。”

曲海遥听说过这支乐队,但也只是在查看容意资料的时候顺带扫到过一眼,他从来没听过这支乐队的歌,也从不觉得这支乐队红过。

“他们刚出道的那一年还引起了不少关注,签在了一家叫‘悦动’的唱片公司下面,但是第二年他们就被公司雪藏了。雪藏之前听说乐队内部大闹了一场,之后他们再也没有以乐队的身份公开亮相过。乐队签的是五年约,五年之后就自动解约了,但在这之前很久,乐队和成员们都处在完全没工作的状态下。而乐队解约之后,悦动就被收购了,‘悦’字改成了‘乐’字,也就是乐动工作室的前身。”

“乐动工作室”……曲海遥眯起了眼睛。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耳熟,他一个激灵之后才反应过来,这是一个负责音乐制作的工作室,专门为一些影视剧做配乐和主题曲,在圈内并不算有名,曲海遥知道它的原因是它根本就是挂靠在乐帆集团下面的。

曲海遥瞪大了眼睛看向林琦,林琦的表情很是凝重。“我找人打听了一下悦动以前的财务状况,其实他们在签Hyperion之前状况就不太好了,那段时间正是流行音乐的寒冬期,唱片销量很差。那阵子倒了很多唱片公司,悦动之所以还撑着,是有它自己的途径。它经常给旗下的歌手们‘拉皮条’。”

曲海遥心里一片冰凉。

“话说到这份儿上,我想你差不多也该明白了。”林琦沉声说。“音乐圈和影视圈并不完全相通,而且流行音乐圈式微也有一段时间了,有些事情没心的话确实很难发现,就算是现在,实打实的证据我也一个都找不出来。但你要让我猜,我肯定会猜当初容意就是因为不愿意给刘家仁陪床,才得罪了他们公司,搞得乐队也散了、前途也没了。我对过时间表,容意和Hyperion被雪藏之后的第二年,刘家仁也被他们家派出国了,在美国呆了两年半。那段时间悦动还在苟延残喘着,结果刘家仁一回国就直接对悦动下了手,可能是咽不下这口气吧。悦动本来就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给刘家仁三两脚就踹崩了,后来直接卖到刘家仁的手上,但那时候Hyperion和悦动的约已经到期了,容意连人影儿都找不到,刘家仁也拿他没办法。而等到容意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是影帝加身了,就算是刘家仁,轻易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更何况那时候,乐帆还没有正式做电影产业——行了,别再捏了,奶都要被你捏爆了。”

林琦有些无奈地看了看曲海遥手上的牛奶盒子,又看了看他惨白无人色的脸,觉得有些心疼。在林琦带的几个艺人里曲海遥是年纪最小的、带的时间最短的,但神奇的是曲海遥也正是和林琦私交最好的。无论是从年龄上还是从阅历上来看,曲海遥都太过年轻了,林琦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在和刘家仁相处的这段时间里,曲海遥其实多少动了心。像刘家仁这种身份和本事的男人,要处心积虑地讨一个人的欢心,很难有人招架得住,更何况曲海遥本来就涉世不深,没什么防备。林琦抿了抿嘴唇,走到曲海遥的跟前搂着他的肩膀柔声安慰道:“这也是好事。你机灵,发现得早,才能及时止损。现在你该考虑下一步的打算了。”

曲海遥深深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从肺叶里吐出来。他放开了手里那盒可怜的牛奶,灰败的脸上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嗯,让我考虑考虑吧,这事儿……”曲海遥伸出手来狠狠搓了搓脸:“谢谢你把这事儿告诉我。”

林琦明白曲海遥的意思。他毕竟是公司的经纪人,这种事情站在公司的立场上来说是不应该告诉曲海遥的。刘家仁是他们得罪不起的对象,现在林琦把事情告诉曲海遥了,万一曲海遥心生愤懑,直接断了和刘家仁的关系,第一倒霉的肯定是曲海遥本人,第二倒霉的显然就是他们汇星文化了。可是这件事情的疑点本身就是曲海遥自己发现的,他问到了林琦的头上就是出于对林琦的信任,尽管林琦是公司的一份子,但同时他也是曲海遥的经纪人,他怎么也没办法在明知道事情有猫腻的情况下还把已经心生疑窦的曲海遥往火坑里推。

刘家仁这样一个心思深沉又手段狠辣的人,林琦并不想看到曲海遥对他付出不该付的真心。曾经的容意就是他们的教材,而现在无论是林琦还是曲海遥自己都明白了,曲海遥只不过是被刘家仁当成了他求而不得的容意的替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红楼之步步为赢之无我境界【新书起航,求收藏】(6)

    PS:既然没有等级,那作者菌就分一下等级吧地区级、都大赛级、关东级、全国级(普通高中生)、精英高中生、准世界、半世界、世界(异次元)就大致分一下,如果有疑问,可以在评论发言感谢所有读者大大们的打赏,拜谢...“来吧,手冢。”幸村嘴角含笑,看着手冢紫水晶般的眸子中,露出一丝精光。现在的手冢,能够将无我

  • 灿烂的七十年代之叶星(5)

    洛东堂再次醒来,睁眼看到的是漫天繁星。“嘶!”洛东堂猛地起身,却牵动身上的伤口,疼得猛吸一口凉气。“我没死?”洛东堂转头却见那青衣人生了一堆火,手里拿着根树枝正在烤鸡。“吃吧,待你伤势好了,我们再战!”青衣人见洛东堂醒来,手中烤鸡递了过去,声音淡漠,不含感情。洛东堂愣着看了看青衣人,又看了看眼前的烤

  • 渊魅第五章在线阅读

    海因里希终于把他的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这是本场比赛的第一次。二月的英格兰还是很寒冷的,即使海因里希看起来把自己用高定裹得很严实,可是依然可以看得出这个男人在冷空气里微微发白的指尖。他在原地来回走了两步,脸上看不出什么丢球以后的急切的恼恨,而是用那双眼睛在自家球员的脸上来回打转,而后伸出手指在场边比划

  • 沉默的寄生第三章在线阅读

    第3章天级秘籍被盗的消息立刻传遍整个平安城,各大势力纷纷行动起来,平安城已经被封锁,一个个出城的百姓都要被盘查好几回。更别说,城内四处都有巡逻的事情发生。阴秀儿所在的飘香院也被巡查过好几回。阴秀儿暗暗叫苦,虽然达到了她所说的混乱,可是平安城被封锁了,对她也不利得紧。欢嬷嬷允许她调养一些时日,但是这时

  • 斗星者在线阅读第2节

    虽然征服穆德兰已经变成了侵略的战争,但由于穆德兰的内战和落后的奴役制度,塔南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问题,不过地理的问题总是无法避免的,部队曾被陷在沼泽的一个特别泥泞的地区。有人差一点淹死在流沙里。这里被称之为穆德兰(泥淖之地)绝不是没有原因的,迅速组织着部队,砍倒附近的树木,并用它们作为便,以渡过这个地区

  • 九龙天尊.在线阅读第十章

    “喂,你怎么能这么说?”御茶子有点生气了,“绿谷君笑得很好看啦~”“对对,绿谷君别伤心了”听着大家安慰的绿谷觉得心里暖暖的,“谢谢,我没事”绿谷想要冲着他们笑一下表示自己没事,但是想到爆豪的话……他最后只是扯了扯嘴角。————————————————————下午是欧尔迈特的实战课。绿谷出久的战斗服是

  • 情殇总裁追娇妻在线阅读第2节

    两人起身走出咖啡厅,门口,停着一辆梅赛德斯奔驰S级迈巴赫,唐烟柔看到王瑞走近,豪车车灯仿佛有生命一般闪亮,她眼睛一亮,微微惊讶。“王瑞,这辆车是你的?如果我没看错,这应该是最新款的梅赛德斯奔驰,叫迈巴克吧?这辆车是不是很贵?”“咦?你很懂车呀,贵说不上,落地价也就三百多万。”王瑞不声不响又装了一个逼

  • 茈雪流年在线阅读第六章

    取下头盔,将窗户打开,呼吸了一口清新空气,夜晚的是多么的凄美,寒风带着一丝露水袭过我的脸颊。望着窗前的马路,我双手捂住脸,一身疲惫的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想,只想好好的睡一觉。“叮咚。叮咚”口袋里的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铃声,掏出手机一看,发信人是,方可欣,内容:“明天早上我来接你去一个地方,起早点。”我淡

  • 豪门最强仓鼠[星际]之第九章(9)

    好不容易唬住人的压切长谷部黑着脸看着破坏了气氛却毫不自知的两把刀,最终还是选择了无视“我亲爱的主人,知道为什么检非违使会这么容易进入本丸。”压切长谷部眼神冰冷的看着抱着枕头被付丧神护在身后的审神者。“......”仪陇紧了紧抱着枕头的双手,抿唇不语。“当然是因为您那所谓的防备之心啊,因为您的防备,所

  • 开局假装银行大亨之危机

    就在周星宇他们看着马上就要撞上火浪的时候,夏沫手中出现了一块深蓝色的护盾,那火浪仿佛遇到了最强劲的对手,谁也不堪示弱的对峙着,可最终还是夏沫胜了一筹,她用力的挥洒着灵力,终是到了白沐的面前。“玲玲,治愈术!”说时迟那时快,玲玲连忙捏起符印,没一会一道道光芒就从玲玲手中发出,慢慢的缠绕到白沐身上,夏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