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每日一怼白月光在线阅读第9节

2021/6/11 7:56:13 作者:微我以酒 来源:晋江文学城
每日一怼白月光
每日一怼白月光
作者:微我以酒来源:晋江文学城
谷陆璃正想找人形婚,微信群里秒冒出个素不相识的宋尧山,俩人一拍即合,就地结婚。宋尧山是个有话不直说的男腹黑,谷陆璃是个有话都直说的女怼怼。当怼怼遇上腹黑,先撩者贱,嘴赢者王,婚后日常更是斗智斗勇的修罗场。形婚一年,如约离婚,谷陆璃自以为皆大欢喜,却不料那腹黑还有句没直说的话叫做——我很久以前就已经很爱你。CP:对外汉语系女主X职业规划师男主注:1v1不坑固定更新时间12:00:01谢谢青瓦同学的封面!入v公告:2月8日开始完结v,入v后还请支持正版,群么么哒~求关怀我的轻松甜爽古言《长歌谢昭宁[

白启递了张纸巾过去:“别哭了,明明胆子那么大。”

于小君又哭了两下,把纸巾接过来擦擦眼泪,把最后一口面包吞下去,又喝了半碗汤。

“还有吃的吗?”她这次真的饿惨了。

“没了。”白启叹了口气,“我把我那份都给你了。”

能吃能喝,这姑娘心理素质好得很。

“谢谢。”于小君又擦了擦眼泪,把纸巾团成一个小团,握在手心里,“白启,你帮我出去好不好?”

“之前不是说过了吗?这个我也没办法。”白启说道,“能进到这里来的人都是有原因的,除非自己找到出去的路,别人帮不上忙。”

“怎么会帮不上?”于小君不信,“你肯定知道电梯间的入口在哪,只要你带我去或者告诉我具体位置,我可以自己出去。”

“这么跟你说吧,进来的门只有一个,就是丰都大厦的电梯间,但是出去的门却不止一个,而且每个人的门都不一样,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会出现,而且只有自己能看见。”白启说道,“比如说,现在我的面前就能看见我的那扇门,你能看到吗?”

于小君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只有餐厅的桌椅,什么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她喃喃道,“那你每天不在屋子里,是到外面去了吗?”

“不是,”白启摇了摇头,“进来这个地方的人,没有一个能出去,包括我。至于我去了哪里,还不能告诉你。”

于小君看了他半天,问道:“白启,我想问问你,你是人类吗?”

他体温那么低,又能和那些怪物周旋,怎么看都不像是人类。

这话一出,白启的神色有些古怪,他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

于小君还想继续问,白启已经站起身来。

“时间不早了,你跑了一整天,快去休息。”

于小君只好跟在他身后上了二楼,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她站在白启身边不肯走。

“我房间里不太正常,昨天晚上有人一直在敲窗户。能不能让我在你房间里睡?打地铺也行啊。”

白启摇头:“这里也有规则,如果不遵守的话,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什么规则?”

“规则之一,不能有空房间。如果有人走了,就必须有另一个人补充进去。”

于小君想起宋月:“这个屋子里面是不是也有吃人的东西?”

白启摇头:“不要问那么多。”

他打开房间走了进去,关上了门。

于小君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走廊上,她又想哭。原以为白启会帮她,但是他却不肯让她在他房间里面打个地铺。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在他身边就会很安全。

她沮丧地打开门,走了进去,又很快把门关上,然后把阳台和卧室之间的那块帘子拉紧。

因为又累又困,她也没有洗漱,一头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睡到半夜,那个敲击窗户的声音再度响起。

咚咚咚,咚咚咚。

于小君困到极点,却还是被这声音惊醒了。

她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盯着那块帘子。

那后面到底有什么,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外面敲?

像是被蛊惑了一般,于小君下了床,也不穿鞋子,赤着脚走到帘子前。

只要她伸手拉开,就能看见那到底是什么。也许是个面目可憎的人,也许是可怕的怪物,也许是……

忽然,她的手已经碰到了帘子,却又听见了敲门声。

敲击窗户的声音一下子就停了。

于小君猛地清醒过来,她才发现自己站在帘子前,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敲门声还在继续,她犹豫了一下,走过去,站在猫眼往外看。

门外走廊上站着一个帅哥。

于小君猛地拉开门:“白启!”

“你声音小一点……”白启有些无奈,接着递过来一副耳机,“带着这个睡觉。”

于小君接了过来:“谢谢……”

她的话还没说完,白启已经回房间去了。

于小君回到床上,仔细看那副耳机。

这是一副样式普通的头戴式耳机,可以把耳朵完全包进去,一般隔音效果很好。

只是,这耳机连根线都没有,也没办法插在什么播放器上,好像是个坏的。

这时,窗外再次响起了咚咚咚的敲击声,于小君把耳机戴在了头上。

一瞬间,仿佛一切都安静下来,敲击声没有了,耳机里面流淌着安静舒缓的音乐声。

于小君很快再度感觉到困意袭来,在意识模糊的时刻,她想起对面的白启。

来到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之后,所有能接收到的善意,全部都来自于他。

这一次,于小君一觉睡到天亮,感觉精神好了很多。她拿着耳机去对面找白启,然而对方又不在。

吃早餐的时候,餐厅里面也不见白启的影子。

当那两对男女走进餐厅的时候,看见于小君正在吃早点,全都惊呆了。

陈蓉蓉捂着嘴,竭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她的目光闪烁,看不出来是恐惧还是欣喜。

张书平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显然也很激动。

阿水出现在餐厅里,她和往常一样,笑眯眯地吃完饭就离开了,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等她走了之后,陈蓉蓉跑到于小君的旁边坐下:“你……”

“我活着回来了,是不是很惊讶?”其实于小君一直在等他们,所以才故意慢吞吞地吃饭。

“外面那些东西……没有抓你吗?”

“当然有,不过我跑掉了。”于小君故作轻松,“其实他们也没那么可怕。”

张书平摇头道:“那是你没见过他们是怎么吃人的。”

陈蓉蓉瞪了张书平一眼,像是责怪他打断于小君的话。

陈蓉蓉继续问道:“你找到出口了吗?”

“没有啊,否则我就不回来了。”于小君说道,“不过,我发现了一个地方,那些吃人的东西进不去。”

“哪里?”

“我来的时候经过一片荒野地,电梯间也是在那里消失的。”

陈蓉蓉立刻点头:“我知道那里!”

张书平却有些迷惑:“时间隔得太久了,我不记得进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了。”

于小君继续说道:“我敢肯定,那个电梯间一定会在荒野地里出现。与其在这里耗着,你们不如跟我一起再去碰碰运气。不过,要在那里找到出口,需要很长时间,所以我们要准备足够的水和食物。如果能在那里找几天,肯定能找到的。”

陈蓉蓉有些兴奋:“我觉得可以。”

张书平却冷漠地拉着她就走:“别听她胡说八道,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墨月之影在线阅读第5章

    “看够了?怎么这些狗奴才都不需要跟本妃行礼的?”美人的声音很娇柔,但却让北宫浩天众人背脊有些发寒。“参见王妃。”众人同时在懊恼着自己刚刚的错觉,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他们怎么会怕呢?“哼!夜王妃好大胆,见到太子殿下也不行礼,还不知羞耻。”北宫浩天身边的一个太监尖细着声音喝道。想来,这就是北宫浩天的亲

  • 浪子楚笑天之再次相遇(1)

    A市。旋转的魔球灯,震耳欲聋的音乐,还有舞娘隔着薄纱若隐若现的体,将夜总会的气氛推到了最高点。台下的男人眼冒绿光的盯着舞娘雪白的身躯,齐齐呐喊道,“脱,脱,脱……”舞娘媚眼一勾,柔软的身躯做出各种撩人的姿势,更是将那些男人勾的如同饿狼一般,恨不得能跑到台上将舞娘摁在地上吃光抹净。就在大家聚精会神的等

  • 巅峰游戏剑(五)

    “城内就这样完了?三殿下那么英勇,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是的,城内完了!”北宫云对战马上的儿子说完后便转过了身。“北宫将士们,现在我以北宫铁骑主帅的身份命令你们放下武器!”听到北宫云的话,绝大部分士兵下了马,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北宫尘此时已经心灰意冷,曾经赏识自己的那个三殿下已经不在了,便也放下

  • 小甜吻(gl)在线阅读第二章

    聂维芙大学学的油画,毕业后没过家里的关系,正儿八经地通过正规考试进南城美术馆。方才在路边等车顺便八卦她私生活的三个女同事,一个展览部的,另两个是媒体部的,三人与她的关系平平,平时除了工作甚少有别的交集。她们之前八卦到她头上的流言,这段时间她隐隐也有听说过,无非是说她关系户走后门进来,因为她曾被同事目

  • 铁路子弟在线阅读第一章

    魔都一座高级小区的住房之中,唐宇有些呆滞的看着落地镜里面的人,一米八五的身高,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高挺的鼻梁。剑眉星目,深邃的瞳孔仿佛星空一般,让人沉迷无法自拔!亚麻色的头发有些凌乱洒落在头上!唐宇缓缓的躺在床上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的开始回忆起自己的正在电脑面前开发着一个类似恋与制作人的游戏,简

  • 西孝少年在线阅读第7章

    在愉妃灵前,五阿哥倒是哭得死去活来,昏过去不知道多少次,让不明白愉妃死亡真相的乾隆很是感伤,觉得这孩子真是越看越像自己,尤其这孝顺,更是像了自己,愉妃没白生养这么个儿子,“孝子”这俩还闪着金光的大字儿就这样戴在了五阿哥永琪的大脑门儿上。五阿哥也曾求见过静斓,说是“我听说额娘病重之时多赖郁贵人照料,永

  • 农女的二婚第4章在线阅读

    莫晓晓小时候父母离异,母亲带着哥哥走了,她跟着父亲。说是父亲家庭条件好,可以富养闺女,但只有莫晓晓一个人知道哥哥从小学习就好,而她却在中下游徘徊,母亲不止一次在他们面前说她丢人,甚至还说出龙凤胎只想要哥哥的话。莫晓晓不理,她知道自己没有哥哥好,但是哥哥疼的是她,就算两个人之间没有太多的交流,但心底的

  • [家教]目中无人在线阅读第9章

    于是夏砚梨只好认命的跟着容朔回到了那间熟悉的小屋中。容朔的屋子与夏砚梨上次来时相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不过是桌案上多了一个白色的瓷瓶,其中插了几支桃花。夏砚梨一边感叹着容朔真有闲情逸致,还会插花,一边顺着桌案走到了第一次来这所坐的地方。“阿砚。”容朔的声音很淡,却正好能让夏砚梨听得清清楚楚。夏砚

  • 迷案组绝望

    中都,星家,此刻星家所有长老齐聚在聚星阁。高台上,星傲云端坐与上,看了看众长老,目光落在站在首位的大长老,和声问道:“大长老,对于此事,您怎么看?”星云峰沉思片刻,开口道:“无痕所说的可能性很大,看来这次敌人图谋甚大,只是不知道这些人受雇于何人?对于此前他曾说的幽光一事,老夫心中有些猜测,却也觉得有

  • 三国之再造乾坤在线阅读第6章

    江渡从从他外祖父吕家出来时已经接近正午,手里捧着一个长木盒,里面是他外公吕禹碹前些年画的一幅水墨山水,扔拍卖行里少说也得拍个几千万。过了春分,天气渐热,江渡打了个电话给石子恒,喊他出来到海上明月喝酒。“你们家那边怎么说的,怎么个态度。”酒过半巡,江渡长腿放在茶几上,单手举着红酒杯,问道。石子恒扔了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