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彼时年少未知爱之冰雪红梅贰(3)

2021/6/11 8:54:38 作者:归菀 来源:17K小说网
彼时年少未知爱
彼时年少未知爱
作者:归菀来源:17K小说网
在程如默的生命里,从来没想过可以有人改变她的一切,幸运的和不幸的,他带来的她都深深迷恋着,那些青春,惹来了欢笑,惹来的眼泪,也惹出了爱情。可是现在,她在每一个深夜抬头望观望天空,除了一片漆黑她什么都看不到,一样的夜空,一样的星星,我和以前一样在想你。我怕有一天我会失去你,可是你却无所不在,可是除了想你,我别无选择。如默后来才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顾止琛的地方,都是地狱。彼时年少未知爱,彼时芳华不敢再爱。

转眼时日,严冬来早。大寒未至,便已封山,且更胜往年。凛冽风狂,直把草屋窗牗都推进了屋,搅得一屋凌乱。书页哗哗,雪尘遍地。

红梅急将屋子整理,修窗补纸。风动窗门,若有人归。三探四望,却只见树影西斜绕东去,横扫满院铺天地。仍未,见君入目。

“明日便是大寒了。”红梅担心道。

见风雪狂傲,月都躲藏。又道:“若未归来也好。这样大雪的天,赶路也是危险。”

可她仍是痴痴地望着,任雪缀青丝,风卷衣。又道:“不知来年雪化,可否迟些。”

昂首飘雪入云,万里传。孤衫也轻一般,好风凭。

问白月,可指引,归君心?只消一眼平安,便足愿。

雪忽然小了,丝丝如雨,白月如履。

“红梅。”这声魂牵梦绕。

红梅即瞧去,正是书生。白袍胜雪,风尘仆仆。她转忧为喜,立时飞奔了过去。日日相思堆积,瞬时决堤。犹若梦中痴念,还不敢相信。

“你真的回来了?”红梅问道。

书生欣然替她拭去泪珠,温柔笑道:“许你之期,怎会相负?”

红梅簇簇,喜不自胜。默默难诉,唯有紧紧相拥。

盼啊盼盼啊盼,胡不归。春望夏秋长,惶惶岁月摧。眼见冬雪终回,却道山河梦追。年华错错空院碎,总叫相思无泪。只因封山千阻,也隔不断心儿飞。

“你在京中一切可好?”红梅问道。

书生道:“好。除了无你相伴。”

红梅娇羞垂了一下头,又问道:“来路风雪,你辛苦了。”

书生微微摇头道:“只觉归心似箭。”

红梅轻轻地扶去他头上霜雪,憔悴难掩。心疼道:“来年风雪莫要再赶路了。”

书生道:“不会了,我们再不分离。”

红梅知他想移梅入京,黯然难许。但不舍他此刻奔波辛劳,只道:“先歇歇吧,明日再议。”

书生微微颔首,由她扶到了床上。抱着她,沉沉睡去。

烛泪交融掩映窗,梅枝冒雪开成双。婵娟晓风休打扰,寂寂天地耀晴光。

连日小雪比起往年狂风,简直温柔得叫人如梦。

“往年可是风雪交加,今年怎么如此平静?”红梅奇怪道。

书生握着书卷,走来笑道:“雪也识趣,不忍良辰搅扰。”

红梅低眉,见他手上握着的资治通鉴,想起别离之期渐近,便已落寞难舍。轻轻搂着他,柔声道:“真愿此间已是白首,一生到头。”

书生一笑道:“岁月欢愉,何以如此悲观?”

红梅道:“相聚不易,天道无常,只恐劳燕分飞。”

书生莞尔安慰道:“情牵心坚,定胜天。”

红梅也不知为何心有凄然,但不愿毁了这难得相聚时刻,只微微一笑。

又过了多日,不觉时光荏苒。这一早,红梅忽觉倦倦,深感无力,以为将是春眠。可见屋外小雪依稀,仍是冬日。她想许是此次离树太久,伤了元气,便起身要回树里。到得门前,却见满树红梅零落,只剩枝条空空。

“这是怎么回事?”红梅惊慌道。

忽听有人进门,即躲入了树里。

“那大风的天,也不知将屋子折腾成什么样子?”老翁来道。

女子道:“爹爹几时这般多愁。那屋子乱了,整理便是。”

老翁一笑,自嘲道:“还不是叫那痴儿给惊出来的。”说着,进屋,却见整洁如故。又走去查看窗户,竟见修补痕迹。又道:“怪哉。谁人会过来打扫?”

女子也想不通,回头见到院中梅树。打趣道:“许是那院中红梅。”

老翁不以为然道:“那红梅难道还成精了不成。”

两人随又走向里屋洒扫。

红梅讶异瞧去。书生方才还在床上睡着,怎么不见了?

女子走到床前,准备将床铺换洗。奇道:“爹,这床上可还真有一股淡淡的红梅香。”

老翁走过去闻了闻,也怪道:“难道是那窗户封的不够严实。”

女子笑道:“看这床铺也干净。要我说啊,这叫红梅洗尘,好意头。”

老翁笑道:“还是我家丫头有学问。”

两人说说笑笑,很快将房间打扫好了离开。

红梅现身院中,见他们已减了衣衫,雪中并未打伞更是奇怪。

“看什么了?”书生忽然来道。

红梅一惊,回头问道:“方才你去哪儿了?”

书生道:“方才醒来不见你,我便到后山找你去了。”

红梅暗自松了口气,又道:“方才老翁和他女儿来了。”

书生道:“你面色有些苍白,可是昨夜没睡好?”竟恍若无闻。

红梅摇摇头道:“只是有些累了。”

“那我扶你回去休息一会儿。”书生道。

红梅微微颔首,随他进了屋。

下午小雪依稀,老翁又忽然到访。红梅即又躲入了树里。只见老翁背着一人,女子在后面小心扶着。快步走向了里屋,将人放在了床上。

“咦?怎么不见书生出来招呼?”红梅奇怪,从窗望去,书生依旧坐在窗前读书也不起身。

老翁气道:“我常说他痴,他还真是痴。那大雪连天,你说他非要赶回来作甚?”

女子道:“哥哥和嫂嫂因那大雪的天不回来,你不还念叨了吗?”

老翁道:“那怎能一样。他这草屋空空,又无人盼归。”

女子道:“正所谓,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那京中事多烦心,还不许他回家寻几日清净,安心安心?更何况,孤身在外,难免思乡。自然想回到这最熟悉之地了。”

老翁叹道:“也是。若能早日成个家,有人常伴左右。也不至于愁来无处诉,抑郁无人解了。”

女子宽慰道:“那待他醒来,您老给做个媒不就是了。”

老翁想想也是,见女儿悉心喂药,有些意思。正要问一问。

忽听床上人唤道:“红梅。”

老翁叹道:“痴,真是痴。这还昏迷着了,竟还念着那院中的红梅。”

女子道:“那红梅与他常年相伴,不正如他家一般。”

老翁又叹道:“那道士说,若再过三天不醒来,可就真醒不过来了。”

女子安慰道:“您不老说他痴。他抱负方展,又怎会轻易舍弃?”

书生还在窗前读书,竟似屋中全无他人。

红梅奇怪,悄然走到窗前探望。不想,那床上躺着的也是书生。

书生这才抬头,着急问道:“怎么哭了?”

“红梅。”同时,床上又传来了书生的挂念。

红梅止不住泪珠坠坠,恍然间,心如刀割。

“丫头先回去吃饭吧。”老翁道。

女子微微颔首,又喂了两口汤药,悉心帮书生擦拭后方才离去。

老翁又道:“今夜我就不回去了,你来时帮我带饭来。”

女子点点头,见他忧心,又安慰道:“他心心念念着红梅,如今回了家,兴许晚上就醒了。”

老翁欣然颔首,“快去吧。”

女子这才离去。

走到院中,见了红梅驻足,不觉叹道:“只可惜,雪化了,花也落了。”

红梅目送她离去,昂首看着漫天飞雪,只觉飘入了心底。

“红梅今夜为何如此悲伤?”书生走来道。

红梅回头,见草屋灯火,院中飘雪,百感交集。

书生不知她何以悲伤,只能将她拥入怀中,温暖安慰。

红梅真愿就此沉沦。可心间雪化却又忽成干柴,似火焚身。

书生感受到了她的伤悲,喃喃道:“红梅莫悲,红梅莫愁。千难万难,都有书生。”

红梅何悲?红梅何愁?千难万难不怕,正是怕与书生分别。

落雪琉璃沧月泪,奈何生在两重天。可是殊途非同归,纵有大道无梦圆?

红梅看向了窗前书案上开着的书,又看向了树下满地零落。别字心头,总躲不过。

过了许久许久,她轻轻将书生推开。轻声道:“我想去一个地方。”

飘雪忽然半空凝结。最后一瓣红梅降落,紧抓枝头。

书生问都不问就道:“我陪你去,不管什么地方都陪你去。”

红梅暖暖一笑,却又凄然。此话入心,因而更加伤心。

“不,你也有你该去的地方。”红梅道。

书生道:“我该去的地方,就只是你在的地方。”

红梅道:“你没忘,对吗?”

书生一怔,木然良久。

半空的雪忽然不见了,地上白毯瞬间消融,是碧草青青。

红梅柔声道:“回去吧。”

书生蓦然紧紧拽着她的手,转头又看向了屋里的灯火。

“红梅。”屋里又传来了呼唤。

红梅轻轻抱着他,柔声又道:“回去吧。那才是你该去的地方。”

书生踌躇良久,别愁离绪不觉溢满了眼眶。终是道:“等着我,今年我定会早点回来。”

红梅痴痴望着他,哪里还有重聚时?但为他能安然回去,只是默默无语。

书生再次将她拥入怀里,恋恋不舍。许久才松开了怀抱,走入屋里。随之一阵风起。梅香四溢,最后一瓣花落入尘里。换回春暖花开遍地。

却又自走入森森长道,阎王殿里。

人间幻境前,显现着之后寒冬画面。

风雪严侵白屋连,冰晶垂檐琉璃镜。足拓又覆皆浮萍,门前三尺没槛帘。

书生望着院中已成枯树的红梅,提笔作画。笔笔哀思,寸寸入心,尽往心间雕琢。欲点梅花之时,忽然一口鲜血喷出,趴在了桌上。便见,正好添了满树红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学院传说之青春之歌第四章在线阅读

    破庙,陈志走了进去,喊:“李忠你在吗?”“咳咳...大人我们在这里,”李忠的声音从破庙一张破烂的桌子传来。“大人,你终于来了。”李忠走出来,突然“砰”一声跪在地上,低着头说:“大人,属下办事不力,请大人严惩。”陈志连忙扶起李忠,说:“李忠,你也跟我出生入死不是一两年了,虽然损失80名铁刀尉,但是你也

  • 活了五千年以后在线阅读第6章

    看清那人的面容后,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冷静如我,冷静如我,调整好呼吸,回头的时候还是没能控制住,叫出声来。一只梅花鹿从我脚边窜出来,就这样,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恍惚间,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闪着七彩的颜色,晶莹透亮的小水珠打落在岸边,他醒了。我的呼吸越发急促,清冽冷清的声音响起,“你为何在这儿

  • 但愿长醉通天喜得佳徒 圣人相继出世

    且说天极带着四人来到东海上空,对四人道:“公明,你可带你三位妹妹在东海等候,不日将有人前来收你们为徒。”四人虽是化身,却也具有本体大部分记忆,以为天极不要四人,要将之逐出师门,当下泪如雨下:“老师,可是弟子做错了什么?”天极见状,连忙解释,却是算到四人与那三清之一的通天有着不可割舍之缘分,虽然不知为

  • 魔道祖师阅读体云天学宫历史科普讲座在线阅读床头打架床尾和

    唐蓁蓁还没看清楚来人,就被一个软乎乎的小人给撞的后退一步。“婶婶!”“红妮!”唐蓁蓁看到小家伙讨喜的小脸,嘴角微扬,掏出之前买的糖块递给她。“这个送你!”“给我的吗?”乔红妮更开心了,“这糖纸好漂亮,咱们村都没有这样的!”“谁带你来的?”唐蓁蓁看向她身后,一直没看到乔家的人,乔红妮才六岁,总不能是自

  • 归路迢迢在线阅读第四节

    “治安司,”参虚本想拿出照片,却迟疑了一下,“你说治安司,他应该会相信的。”【南门治安局】参虚进了治安局,第一感觉,就是,局长真的不重要。该维护治安的,都已经出勤了;该救火的,也去救火了;有没有局长都一样。“局长,有几个队长需要调用物资,在等您签字。”“通知各队人马,有事到办公室请示。”“是!”秘书

  • [综英美]App不能拯救世界第5章在线阅读

    小男孩停下脚步,回过身,望着那红裙少女。看着小男孩那血红瞳孔散发出的冰冷杀意,红裙少女身体陡然一僵,放在小男孩肩上的手不自主的离开。“这是哪里来的孩子?!好可怕的杀气!”红裙少女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惊慌,说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邀请你去我家做做客。”小男孩眼中的杀意微敛,沉默少顷,语气微缓。“好。

  • 烈火军校:在民国男子军校我罩着大佬们的日子在线阅读归

    明国•帝都昭阳“轰,隆隆隆”乌云压在帝都昭阳天空之上,狂风怒号暴雨倾盆,但在滚滚乌云之中又有一团滑顺的圆形空隙,阳光透过那个空隙照耀在昭阳帝都中心不知为何变得破败不堪的摩诃迦叶问心场上。圣洁高贵的迦叶雕像呈从天而降的姿态,衣服璎珞飘荡在身后天空中,单脚踏地,脑袋低垂,胸前一双手合礼,脑袋右面一只手握

  • 星战深空鞭刑

    姚乾乾冷冷的看他一眼,提起裙摆便往上走,友好的那位脸色慌张,“夫人,使不得,小的们也是按规矩办事,求夫人别为难。”“什么规矩?相府的大夫人连进钱库这点权力都没有了吗?!”她逼问道。推开他,剑柄又挡在她前方,眼神往上瞟的那位冷笑道,“夫人,您还真是连这点权力都没有,只有老爷和这相府的持家主母,才可以进

  • 视界之耀光之吻之第五章 认错妹子

    跟在齐金嘴车后面那辆小面包车也停了下来,摇下车窗的刀疤男看着黑忉和齐金嘴跑进学校里。“呵!原来就是两个中学生,能有多大本事!”刀疤男一脸鄙视的看着副驾驶的麻杆儿!“额!大哥,你可别托大啊,那个家伙真的是个高手啊!”麻杆儿一脸委屈的说道!“哼!是不是大哥太久没出手了,你已经忘记我的厉害了!”刀疤男说话

  • 那个青年在线阅读第八节

    “我要到某个制造厂里面详细调查情况,这次很有可能会出现人命,你们要走要留随便你们。”北冥手里抓着方盘冷淡的说‘会出人命吗?’桑涵听到后心里有些许恐惧。‘不会的,可能北冥为了我们安全才骗我们别跟着去吧?’桑涵又给了些心里安慰。渡边沉默了一下然后做出了自己的决定。“我陪你去吧,你自己一个人我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