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专职和尚兼职遇灵之双亲殁(上)(3)

2021/6/11 9:23:20 作者:照世颜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专职和尚兼职遇灵
专职和尚兼职遇灵
作者:照世颜来源:晋江文学城
沙雕快乐风,我流写作开始描述段落比较多,还请忍忍,精彩的在后面已经完结啦!谢谢大家的喜爱,下一本估计要到年底开了,想看完整世界观走作者专栏《重雾》,最近得空会去大修一下娱乐圈文,感兴趣的哥们姐们咱们娱乐圈见!黑皮女装攻x和尚(假)受,傻的平方逗比恋爱年下1v1,副cp:反套路影帝攻x集团少东精英追星受套资本套牢自己追妻火葬场年上1v1世界观颇复杂烧脑,想彻底了解完整世界观的点击作者专栏《重雾》系列三沙雕快穿支线任务《演技派生存指北》已开文案,详见专栏,求个预收。另有新系列未来幻想赛博朋克《少年X

这晚皇帝又没有来。

坤宁宫说不出的冷清与孤单。

王皇后怀孕的时候,皇帝尚且还沉醉在郑妃的温柔乡中不肯出来。如今她没有生下孩子,他更是再也不肯踏入这坤宁宫的大门了。

他一直以来是对她不闻不问的,当她怀孕后,她依稀记得,他竟然对她有了少有的温存,哪怕是片刻的,哪怕有些虚幻得可怕。

她还记得她娇羞地问着皇帝:

“皇上,臣妾的孩子想要一个名字呢。”

“哦,”回应是淡淡的,“名字是该有的,只是早了些吧。”

“臣妾喜欢。”

她极力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拉拢,见皇帝的眼神里稍稍有了些回转,马上欣喜地让宫女准备文房四宝,然而转头一瞧,却看到他眼神里的不耐烦与敷衍,心中仿佛是被刺了一针,扎得生疼。

他在郑贵妃那里,也是如此地不耐烦么?

皇帝站在桌前,沉思片刻,大笔一挥,最终写下了“妤”这么一个字。

明□□朱元璋的《皇明祖训》给每一房都拟定了二十个不同的字,来作为这一房子孙后代名字中的第一个字,这便是“行辈字”。后来,燕王朱棣通过靖难之役,成为了皇帝,他们那一房的二十个字“高瞻祁见祐,厚载翊常由,慈和怡伯仲,简靖迪先猷”,也便成了明宫子女确定名字的铁律。她的心被狠狠地刺到。

整个寝宫内鸦雀无声,万历皇帝与王皇后都无言,难堪的沉默。

“皇后意下如何?”

皇帝瞥了她一眼,似乎在等待她的反应。

皇后盯着皇帝笔走龙蛇,匆匆写就的“妤”字,面无表情:按祖训,生下皇儿,名字该是“常”字,再加上一个五行之中的“水”旁,这便成了一个名字,至于“妤”……

皇后的心越发地沉到了谷底。“妤”是公主取名的选用字啊!

皇帝轻描淡写地赐了个公主的名,他但凡对自己还有一点点的怜惜,但凡有一个闪念,希望自己生下的是男丁,便不会想到赐这个名字!

原先的残存憧憬顷刻间化为乌有,仅存的那点希望,变成了镜花水月,万事成空。一切都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他们二人,原来已经到了这般田地,她的心里冷笑一声。

“朕起的这个名儿,皇后可否喜欢?”

皇帝似乎还不知足,偏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王皇后马上叩拜:

“臣妾喜欢……”

她的头触到那冰凉的地面,她的心更凉。罢了,罢了。

皇帝依然在郑贵妃的寝宫里流连忘返,而王皇后,终于也停止了她无谓的纠缠。

她等待着女儿的降临,然而到头来,老天爷重重地抽了她一记耳光,女儿,便是一个“毫不起眼”,无法继承皇位的女儿,她终究也没能生下来。她原先还恨这“妤”字的千不好,万不好,到头来,却连这个不好的也没落着。

王皇后小产的那夜,天很冷。坤宁宫如同倾倒的油锅一般,炸成一团。她大汗淋漓,两眼发黑,绝望而无助地呼喊着,宫女太监们跑进跑出,忙里忙外,宫里所有的太医都召集过来,可皇帝的身影却始终没出现。

恍惚中,她又看到了她大婚的场景:她是太后钦点的皇后,戴着凤冠霞帔,火红的胭脂遮住了她全部的娇羞。那一夜的主色调是红色,这一夜也一样。被单上浸透了她的鲜血。

一切的忙乱都是徒劳。她如同死去一般,昏昏沉沉地睡去,醒来后,太医告诉她,“娘娘洪福齐天,公主还会有的”。

她望着太医惶恐的面庞,再不想听他多说一个字,她抬起自己虚弱的手掌,抚摸自己已经陷下去的肚皮,她的心沉入了谷底,她自此断了所有的念想。

皇后有了小产这一波折后,皇帝便更是有了借口,说是产房血腥气重,不吉利。他一再用着这个理由搪塞着,到后来,甚至连这个理由也懒得找了,他再也不踏进坤宁宫的大门一步。

郑贵妃的翊坤宫,是皇帝求之不得的温柔乡,而她的那个坤宁宫,那个象征着荣耀的皇后寝宫,反倒成了一个华丽却可怖的冷宫。冰霜一样的孤苦寂寞吞噬着她。

都说花无百日红,她的花期过了,然而那郑贵妃却也没了往日的年轻啊。王皇后守在自己的宫殿中,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她在这锦绣宫门之中挣扎着,每一天都如同地狱中一样。宫里的花开了又落,落了又开,她依旧过着这行将就木的日子。

茯苓送来了午后的点心,她却一点也没法下咽,茯苓弓着身子退去了,马上小禄子就进来求见,她抬起那有些颤的手,小禄子马上会意,上前将她从那华贵的椅子上扶起。

王皇后张口喊了句薛公公,小禄子赶忙应承着,两人说了几句有的没的,薛公公趁势说出此次他要禀报的事儿。

王皇后怔住了,眼里是难以置信的目光:

“两年了?”

“是,娘娘,宫里的日子,快着呢。”

王皇后用她那干枯的手扶起腕子上的一只玉镯,如今她的胳膊很细,玉镯常常会滑落,她那双丹凤眼闪过一丝光:

“两年了,那贱婢……还活着?”

“回娘娘的话,还活着。”

“她生了孩子了?”

“那贱婢生了个女儿。”

“女儿?”

王皇后的手掌在微微地颤抖着,与其说是愤怒,倒不如是那妒火烧得正旺。

薛公公捕捉到了王皇后眼睛里闪过的那丝阴骘,赶紧附和道:

“是女儿,是女儿……”

王皇后的指甲嵌进手掌的皮肉,薛公公轻轻地说道:

“娘娘……我们的时候到了……”

薛公公阴险地一笑,王皇后如同一个装饰华美的布偶,一动不动,半晌,她点点头:

“这事儿,你去办吧。”

薛公公“着”了一声,王皇后马上又补了一句:

“带她回来,还有她生的那个孽障,我要活的。”

薛公公大惊,然而王皇后的懿旨,他又不敢不遵循,只得应承道:

“小的定会完成任务,娘娘放心。”

大门轰然倒下,欢庆的气氛顿时肃杀,邹庆的鲜血染红地面,蔓延到桌下。客人们仿佛惊弓之鸟,一跃而起。

萧氏的喉咙里发出恐怖的声音,怀中的鱼儿也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哭叫起来。

下一刻,她听到了一个熟悉又可怕的声音:

“杀了他们。”

那正是小禄子的声音。他来了,找到这里了。她以为老天放过了她,然而短暂的欢愉不过是假象,她前一秒还满心喜悦,下一秒,便是将她怀中的幸福,连同她的肉身一起,被血淋淋生硬硬地分离劈开。

一众穿着黑衣的武士冲进来,举剑便刺,逢人就劈,滚烫的鲜红的血溅在桌上,把鱼汤也染成鲜红。桌子倒了,杯盘碎了,满座的宾客,顷刻间就成了满屋的死尸,血腥味在屋中弥漫着。

萧氏被众黑衣人按倒在地上,鱼儿此刻被小禄子抱在手里,小禄子冷冷地:

“柔儿,我们又见面了。”

小禄子的指甲掐进鱼儿的皮肉,鱼儿发出痛苦的啼哭。

小禄子给了她一个阴冷的眼光,萧氏的心。

那一夜,熊熊的大火焚烧,黑烟滚滚,如同血一样的暗红色吞没了萧柔的房子,吞没了屋内的众人。

那富丽堂皇的紫禁城是她的一个梦魇,然而到头来,她依旧被那双无形的爪索回,再一次回到这个皇宫,再一次跌落入噩梦,落入深渊……

趁着夜色,她被推搡着穿梭过一条条曾经熟悉的路,进入坤宁宫的密室。

王皇后依旧是原先的装扮,华丽的金丝顶冠下,越发衬托着一张惨淡的脸庞,此刻,这张脸越发显得衰老与苍白。

萧氏神情恍惚,然而下一秒,她喉咙里一叫:

“鱼儿!”

她失声地喊出来。王皇后的手里是一个金丝的襁褓,襁褓里有个哭着的女孩,那哭声只听一句,便仿佛是用匕首在心上钻了个窟窿出来——为娘的,怎能不知自己孩儿的声音?

萧氏知道自己的鱼儿已经落在了王皇后手里,她惊叫着想要上前,然而宫娥们牵制着她,她与自己的孩子此刻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

皇后的眼睛一眨也不眨,仿佛是抽掉了魂魄似的,她不哭,也不笑:

“你叫她什么?”

可怕的肃杀。

“娘娘,这贱婢所生的孩子之名,乃是‘鱼龙混杂’的‘鱼’。”小禄子赶紧接口道。

萧氏离宫许久,自然是不知道王皇后的郁结所在,只是吓得脸色发青,不敢动弹。

王皇后微微颤动两篇僵硬的嘴唇,她终于开口了:

“两年了,日子过得很好吧?”

萧氏泫然落泪。

“你哭什么!”王皇后说道,“你知道这两年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吗?皇上再没到我的坤宁宫看过我一眼,他也许还在埋怨,埋怨我无能,连个皇子也保不住吧……”

王皇后百味杂陈地看着萧柔,那眼神里有恨,有厌,有她这两年一丁一点所积攒的苦……今天,她要让她偿还这一切,当初她加给她的,要加倍奉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雪舞奇缘在线阅读第二节

    +顾千秋最近这段日子的失眠症状严重,搞得她一天内的有效睡眠就只有迷糊的时候,这下一来到这个party,她精神更不好了。她那张本来就阴翳,看谁都不爽的脸也更是阴沉了,搞得周遭都没有人敢接近她,生怕一个不小心,哪怕没惹到她,只是单单看她一眼,就会被她的眼神杀死。顾千秋真的好可怕,真的是大魔王本王,江湖传

  • 重生:我有技能熟练度!第6章在线阅读

    下午课间休息。或许是因为明天就要考试,所以玩耍的人并不算太多。大多数的学生都是趁着这个时候认真复习,这一次的月考成绩很有可能会影响下学期的分科。很多学生基本都存在偏科严重,成绩总是被那些分数上不来的课程拉低。这一次的考试就比较重要了,之前有小道消息传,这回考试过后很有可能会把文理分开计算成绩,所以很

  • 再见幽澜露生气

    阿鸠虽然看到了多罗罗,却也不阻止百鬼丸,反而似笑非笑地看着多罗罗。多罗罗瞬间脸红,二哥、二哥这样子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又怪好看的……于是百鬼丸摸完胸,又摸过光洁无痕的大腿,才放下心来。见百鬼丸拉着阿鸠站起来,多罗罗才磨磨蹭蹭地走过来。“二哥你没事吧?我以后……是不是该叫二姐?”阿鸠斜睨了她一眼:“

  • 豪门影帝暗恋我[娱乐圈]之第六章

    [.....][.....][所以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齐木楠雄双目放空的靠在背后的挡板上,他现在正躲在三楼服装区的更衣室里,而刚刚意外撞见的胧岛绘梨与他不过厘米之隔。时间倒回五分钟前。齐木楠雄是被自家母亲赶来这家商场买衣服的。对衣服这种只起到蔽体作用的东西他是基本不怎么上心的,奈何拗不过齐木

  • 心罐山间雾

    等到戚柒回到商行,一开房门,沈旭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他抬头看了一眼朱玉,依旧挂得好好的。他将那朱玉取下,又将方才换来的玉玦挂上,这时沈小公子才有了动静。只见他夸张地伸了个懒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问:“你出去了吗?”戚柒盯着他看了半天,淡淡说道:“你不是跟了我一路吗?”“你怎么知道?!小爷我的

  • 在逃生游戏里当BOSS送你礼物

    第七章叶挽不知道江逸诚打电话说了啥,反正等她过了半个小时再去看微博的时候,热搜已经撤地干干净净了。觑着江逸诚重新变铁青的脸色,叶挽有些后悔给他看热搜,刚刚的视频白放了,又开始生气,家里有一尊随时随地冒冷气的大佛,叶挽怎么都不舒服自在。“江逸诚,”叶挽轻轻拽了拽江逸诚袖口,“我今天出门逛街给你买了礼物

  • 随身升级系统在线阅读搏击训练

    下午,在训练室里。何雷看着眼前站成一排的众人说道:“在远古时期,当我们的祖先面对野兽的侵袭的时侯,他们没有猛兽那样的尖牙利爪,也没有野兽般的力气。”“但是为什么我们的祖先却存活了下来,并且进化成为了地球上的主宰,成为了万物之长。”“因为我们的祖先拥有无穷的智慧,他们创造出来了弓,创造出来了矛,用来猎

  • 碱性优等生之第二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啊!是火啊!哈哈哈哈······”面容美丽的女人疯狂地大笑着,仿佛在嘲笑着什么。红色,到处都是火红的,通红的火焰照亮了整个皇宫。“你是谁?”我记得自己这么问她。听见了我的声音,女人转头看向我,“我是谁?哈哈哈哈!我是谁?!我是谁!!!”突然,她用力抓住我的肩,脸色狰狞的摇晃着

  • (HP)当朽木白哉成了救世主第五章

    哗——桉陵将清水洒在光滑的瓷砖上,拿拖把清理着卫生间的地面,就在他认真清理的时候,卫生间里又走进了几个医生,本来正说说笑笑,却在看到桉陵后立刻没了声音。由于这个卫生间是医院方面专门为医生建的专用厕所,所以不算大,只有三四个隔间,桉陵一米九的大个子在这个不算宽敞的卫生间里异常显眼。“啧,也不知道院长是

  • 斗战圣道在线阅读第8章

    岳朗上午刚说完,沈希罗下午就戴着婚戒现身了。只是岳朗怎么看怎么觉着沈希罗手上的戒指那么像某珠宝品牌的热卖婚戒系列。他摇了摇头,只当自己眼花,沈希罗这种人怎么可能用专柜通货!婚戒这玩意儿向来都是防君子不防小人,但到底只是些刚出鸟巢的小麻雀,还要脸面。而且沈希罗又是一派生人莫近的冷淡作风,渐渐的,蜂蝶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