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庶长子的从容人生在线阅读第6章

2021/6/11 7:47:38 作者:柳清雪 来源:晋江文学城
庶长子的从容人生
庶长子的从容人生
作者:柳清雪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幸穿成世家庶长子的林子涵,本以为自己会上演宅斗大戏,变成可怜的苦命小白菜,可时间久了他才发现,自己拿的是人生赢家剧本,嫡母对他比对自己女儿还好,嫡姐对他更是护成了宝贝推荐基友完结文:红楼之小皇子奋斗记,洪荒之人皇不好当,红楼之庶长子的从容人生

走!走快点!穿着个破衣服还真以为自已是贵族了?那名貌似是这些人头目的人盯着林天语气生硬的说道。一会用一块黑布把这家伙的头一霥,拉出去随便在人前溜溜,然后随便找个地方杀了,带着尸体回去交差就行了,也算你这小子倒霉,本来在矿区里虽然过着人不如狗的生活,但好歹不会为性命担忧,但现在却由不得你了,官官相护已经是这个世道的常态。林天心中此时也是一阵无语,这是哪个败家玩意惹得这个祸呀,甩锅倒是甩的挺厉害的,不过你倒是没事了,可把我给坑惨了,不过林天转念一想,如果不是这么大的阵仗,恐怕自已也出不来了,但现在出倒是出来了,问题是怎么跑呀。这时,前方正好有一家客栈,一行人中顿时有一些人叫苦了,向那名首领抱怨道,一大早就十几个人跑过来抓这小子过去,连口水都没喝上,经过这名士兵一起头,队伍里顿时一声起,百声应。就是,就是。反正他们也只是要我们做个形式而已,可不能苦了咱们兄弟们呀。这时,下面的附和声更多了,那名首领只是微微一瞪,底下顿时鸦雀无声了,此时林天也是微微一怔,想不到这名军官还是挺有威慑力的,那么溃散的军心似乎只要有他在随时都可以拧成一股绳似的,看来官府中还是有那么一些有能力的人着。

此时那名军官平静的说道,你们想要喝酒可以,但不能耽误了大人交代给咱们的事,要不然,后果你们自已心里掂量掂量后果。随着声音落下,顿时有人附和道,是呀是呀,不过就这小子,别说现在还被铁牢关着那,就算是不关,老子也能一只手打他十个。

毕竟林天此时看起来与这些人相比还是有些单薄的,但他们又哪能知道凡人与修士之间的差距。就这样,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就来到了那家客栈,穿过庭院,来到后面的大院落。那首领一把抓住关着自已的铁牢子中的自已,其实林天想要躲开本是轻而易举的,但心念一动,还是没有躲开,只是苦着个脸,任由他一把把自已抓了过去抛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林天心里一惊,看的出来,这首领虽然不是修士,但应该是锻过体的,那么重的铁牢加上自已竟然被他一只手就抓起来了。随后一行人就又陆陆续续的回到了前厅喝起酒来。林天向门外一看,顿时一喜,自已还隐藏了一路的实力,看来还是能骗过他们的,门口竟然连一个人都没有看管自已。看来自已在他们眼中已经是待宰的羔羊了。不过这样也好,越加不重视自已,自已逃生的机会越大。可是眼前的麻烦却是先要解决一下的,自已又没锻过体,身上的铁牢该怎么打开,总不能一路带着铁牢跑吧,简直就是行走的靶子呀,想让人不注意都难。想着,林天注意到院子里还是有一些破旧的铁棒的,以自已现在的力气想要把铁牢撬开一个足以让自已出去的口子应该不难。于是林天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已的铁牢缓缓着向那边翻滚着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但林天知道自已的机会只有这一次,错过了下次想逃就不是这么的简单了。林天尽力让自已的心态变得更平静一些,终于林天拿到了那破旧的铁棒,突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二十米,十米,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了,快了,快了,林天不停地这么安慰着自已,终于,在脚步声快要进门的一瞬间,林天终于破开了铁笼,向着后院墙夺命而逃。就在林天走后的没多长时间,只见那名首领走进了院落,手中还提着一壶酒,开着已经被撬开着铁笼,顿时大气。原来,他本来是想林天估计活不过这半天了,还想着送来这一壶送行酒,也算对得起自已的良心了,没想到却看见了这一幕,知道是自已小瞧了林天的实力了,不过这也难怪,又有谁会想到一个矿区少年会有如此力气来睁开那铁牢,又有谁会想到林天还是一名修士。所以对于林天的出逃出乎意料之外,仔细想想却又在情理之中。于是,那名首领回到前厅,看到自已手底下的兵还在喝酒,顿时骂道,喝,喝,喝,还他妈的给我喝,人都跑了都不知道,随手抓起一个酒壶就朝他们脸上抛去,现在他跑了,拿你们去当替死鬼吗。而就在此时的另外一边,林天正舍命的狂奔着,连他自已都不知道,他此刻在逃跑中仓促见使出的的步法正是逍遥九步,。

一夜过后,自已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这是他昨晚去一个民房中偷来的,虽然有些下作,但林天想着,管他那,不要脸就不要脸吧,连小命都快没了还要脸干什么。让林天感到有些奇怪的是,小镇上竟然没有通缉自已,亏自已还自已还乔装打扮了一番,其实就是用炭灰把自已抹了一脸黑。其实仔细一想也是,自已本就是替罪羔羊,通缉自已,那不是明白的告诉大家这件事的真相吗,林天见此时的自已已经没有了潜在的威胁,才大大的喘了一口气,这几天自已的思维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在不放松一下,恐怕还没死自已就先疯了。

就在林天琢磨着接下来去哪的时候,反正此地是不能呆了,难免会被别人认出来,林天可不想拿自已的性命做赌注。这时,沉默已久的天煞终于传来声音,我倒是有个好地方,离这大约赶三天路就到了,就看你敢不敢去了,林天不由得问道,危险吗,危险!天煞想了想还是把实情说了出来。林天听了赶忙摇头,那还是算了,自已已经被这货坑过一次了,如今刚逃出来,可不想在被坑第二次了。那还有一个没那么危险的的地方,从这一直向西走就到了。真的?林天不确定的问了一下,但这次声音没有再次传来,仿佛又沉睡了一般。算了,去了,反正现在自已也无处可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王的品格[综]之抢劫也不容易啊(6)

    隔日。诺克和库里打包行李,准备离开了。这房子,他们就住了一天。不过,有钱任性。鬼墟墓地离这不远,一天的机程加上半天的脚程就能到了。为什么要半天脚程?因为那里,没人愿意去。诺克和库里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飞艇机场。第一次来飞行艇机场,诺克和库里都有些兴奋,这种东西,他们曾经抬头无数次也是看不见的。如今,

  • 六道归尘在线阅读第3节

    苏小鼎早准备好了一套说辞,哀兵政策。“叶岚和秦海谈恋爱,很不容易。大学四年,毕业又是十年,现在差不多三十二了。女人一生能有多少个十四年?她一头栽这男人身上了,好不容易熬出头,可男人也变心了。她家是单亲,本来毕业就要回家乡陪老母亲。她母亲心脏病,不能累不能生气,常年需要人照顾。可有了秦海后,都顾不上了

  • 毒药之外星人!?(3)

    阳恺看完后心想“也许是别人吓唬我,外星人是不会明目张胆地做事的。”几天过去了,阳恺并没有忘记这件事,但他似乎也记得不太清楚了。直到有一天:大家都沉浸在课堂的气氛中时,小明突然举手,“老师,我拉肚子了,我想上厕所。”老师点头示意可以,小明便去了厕所。几分钟后,学校的楼道响起了脚步声、呼喊声、哭声,原来

  • 麻吉在线在线阅读第八节

    简已经辞去了国家研究所的工作,叶寻对此很不解。“工作量太大,忙起来没完没了。”这是简的原话,他注册了个简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忽悠了几个老同学入股。两人相对而坐,火锅泛着热气,模糊了简的眼镜。“寻寻,你户口本带了么?”简将一片熟了的肥牛夹到叶寻碗里。“户口本?你查户口呢?”叶寻隐隐知道简的意思,顿时起

  • 都市之悠闲生活在线阅读第十节

    因为视线被阻隔,她没有灵力,无法透过轿子得知轿子里的人是何灵根。不过以这道气息比皇甫玉堂三灵根的气息要强,想来定然比三灵根好了。也不知里面是什么人,楚妍有心探究,可是形势不如人意,她只能从周围百姓闲话中听取信息,如果没有得到她想要的,或许她可以回去试探一翻楚南山。“大牛……我的大牛呢?”车驾一远离,

  • 巍澜同人-《烈日危机》第七章

    自从那次在奶茶店遇到左穆之后,隔了将近一周都没再看见人,夏至之后,中午都听不到几只知了叫了,倒是傍晚的时候叫的特别欢,好像要把白天没空叫的补回来一样。天热的不像话,楼下的树只有在热的不行的时候摆两下子,树叶凌乱的撞在一起,沙啦沙啦的响。沈天把窗户打开,轻飘飘的风跟着热流一起涌进来,和屋里的冷气冲撞在

  • 慧心决地球最强

    九十年代初期,七具铜棺从黄河水底冲入岸边,被神秘部门带走。二十多年以后,世界上出现了七个实力强大的修道者。他们成了这个世界上,最耀眼的明星。……“老婆,你后退一点,角度不对。”“头靠近一点……”姜成举着相机,指点着他老婆苏文瑶摆各种动作,而此时,两人正在拍婚纱照。“快点啊,好了没有,我累死了。”苏文

  • 乐队的暑假心之所向

    清晨的温和阳光透过层层树荫将光辉散落在这座半掩于林木中的神社,平添一抹神性。八神凛久出生在这个神社,有记忆起便是同自己的爷爷生活在一起。爷爷是这座神社最后的神官,随着个性时代的迎来,拜访神社的人也急剧减少,人们不再信仰神明,这座神社就像是被遗忘了一般寂静。爷爷去世前曾经将八神家世代传下来的神物交给她

  • 都市种子王第五章

    陆白不急着回去,先等刘素梅睡了,毕竟忍一时风平浪静。面对其他事情她能正面担,但面对家庭问题的时候,陆白却像软下去的棉花糖一样,扶也扶不正。这是她的软肋。陆白有想过,该怎么掰断这根软肋。两人一左一右,站洗手间,低头,都在试着把自己衣服上的那块奶油或番茄汁擦干净,陆白怎么擦也擦不干净,看看这暗黄色的短袖

  • 都市之以老服人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是哪儿?眼前是一片空白,无边无际的白,如同整个世界都是虚无的空白。许正四处张望,除了白色还是白色,天是白的,地是白的。许正低头扫视自己的衣着和双手,蓝色的衬衫,黄皮肤的手背,还好自己不是白色的。他就是这空白世界里唯一有颜色的生物。这里究竟是哪儿,又是梦境吗?他仔细回想,自从他回到宿舍后就一头栽在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