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龙翔星游记归海鼋族

2021/6/11 5:18:10 作者:小芳姑娘 来源:飞卢小说网
龙翔星游记
龙翔星游记
作者:小芳姑娘来源:飞卢小说网
在一个和平的世界,外面的一切对于他们都还是未知的。一个叫龙翔男孩,在一次机遇后,经历种种磨难,开启了他传奇的一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北冥海。

按时间上来算,距离那日火舞与叶夭的谈话已经过去七天了。

原本按照火舞的意思,是想着让叶夭跟孔宣陪同她去除掉族中势力相对来说并不算大却又被几位长老看好的年轻一辈,叶夭倒是答应的很爽快,只是等到火舞带人离去之后,便带着叶孤星和孔宣匆匆赶往这北冥海。

“老叶啊,不是我说你,火舞那女人就是想拿你和老孔当刀使,你想想啊,事办的好了,得利的是她,办不好了,大不了就是推到你们头上,也不损害她的利益,这个女人啊,算的贼精贼精的。”叶孤星自打连日来服食水蓝果之后,身体强健了许多,也不像以往那般动不动就晕车了,只不过,连续的赶路让他根本没机会说这话,直到此时叶夭放缓了前进的速度,这才老气横秋的嘀咕道。

叶夭白了他一眼,他没孔宣那高冷不近人情的性子,只好开口解释道:“实话说,那天你就真以为如果我不答应这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你就不想想火舞为什么非得在我跟你们汇合之后现身?她如果只是单纯的想要拉拢合作对象,为什么红衣童子要布五原神火阵?”

叶孤星惊了一身冷汗,嘴巴长得老大,问道:“那什么什么阵你们联手都破不了?”

叶夭无奈,叹了一口气,再次说道:“我跟孔宣忌惮的不是这个阵,而是那五个红衣童子手中的五原真火旗,这东西配合五原神火阵,再以那些个红衣童子的原阳之气来催阵,除非我跟孔宣拼命,否则根本没有破阵的可能,而且就算破了阵,一个火舞,加上那个老婆子,重伤如我跟孔宣,也绝不可能活下来。”

“你看你看!我就说那女人算的贼精贼精的吧,这不摆明了就是告诉你不合作就是死嘛,就说了,哪个人能神经大条到这么无所顾忌的跑来跟你交底的。不对啊,那像现在,咱们要是跑了她也拿我们无奈啊。”

叶夭突然脸色一正,盯着叶孤星,很是严肃的说道:“你记住,跟别人谋划,对方能力越强,实力越高,虽然你会很危险,但你所得到的利益也会更高。”

叶孤星冷不丁的想起了小时候老喜欢跟自己爷爷在公园口下棋的老头,老头子也曾经感慨过一句话:玩火的人,固然容易**,但也能烧山。那时候小,没听懂这话的意思,现在想想不就这个道理么,风险与利益并存。

叶孤星刚想感慨两句,天空猛地阴沉了下来。抬起头,叶孤星简直吓了一跳,来时的路突然就没了踪影,整个身后变得如同一堵黑墙;脚下,翻滚着是黑色的海水,除了不远处有一座阳光明媚的孤岛以外,天地黑压压一片,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整个人宛如陷入了泥潭中一般,别说行动了,没趴下就已经算是万幸了。

“这,这,这是哪?”叶孤星颤抖着声音问道,这种比恐怖电影里还惊悚万分的场景让他不得不把双手抓紧了饕餮鬃毛。

“北冥。”

孔宣回了一句,身子往前一跃,临空立于饕餮上方,背后五色神光浮现,小心防备着四周围。

而叶夭则是双目紧闭,口中不知道念叨着什么,双手不停的在半空中划拉,看起来像是在召唤着什么。

突然,海面翻起了一个巨大的浪潮,浪潮落下,一头脸上长着三张巨嘴的怪鱼跃出水面,张口就咬向众人,只是还没等到它扑到面前,只听得一声巨吼,又有一头身体像鲨鱼身下却长着章鱼脚的巨大怪物呼啸而起,一把卷住怪鱼的身躯,血盆大口一张,竟将那怪鱼一口吞入腹中,吓得叶孤星直咽口水。

那怪物低鸣一声,浪潮再起,八条章鱼脚齐刷刷的打向叶夭等人。

“妈呀!”叶孤星大叫一声,立马把眼睛闭了起来,只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周围好像平静的一点声响都没有,按耐不住的他睁开一只眼睛,却发现自己三人不知什么时候竟落在了一座孤岛上,这岛正是此前叶孤星看到那座阳光明媚的小岛。

岛上万物逢春,生机勃勃,方圆百里,也不是黑色的海水,清澈的都能看到水中嬉闹的鱼虾,世外桃源一般的景色跟百里外的黑压压格格不入,诡异的同时又显得相当宁静。

“大爷的,哪个该死的蹄子,快给本大爷挪开,否则本大爷定叫你生死不能自理。”

尖锐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宁静,声音好像是从饕餮脚下传来的,饕餮吓了一跳,身形立马缩小,躲到叶夭脚边,叶孤星终究比不得叶夭跟孔宣的敏捷,一屁股摔在地上。

“哎哟,龟儿子的喂,这又哪个的屁股,再不给本大爷挪开,本大爷定叫你生死不能自理!”

叶孤星屁股一疼,翻了个身子,这才注意到声音的主人竟然是一头长相像鳖,却长着陆龟四足,身体只有巴掌那么大的奇怪生物,只见那生物很是人性化的直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沙土,刚准备开口,猛一看到因为好奇而凑近的饕餮,怪叫一声,立马匍匐在地,将头死死得埋在沙土中,身子露在外边,口中念道:“龟儿子的喂,哪来的饕餮,吓死本大爷的哎呦喂。”

“不对不对,龟儿子的喂,没有归家咒,外人怎么可能进得了归海鼋族的领地。”那生物念着念着,又开口说道,把头从沙土拔了出来,前肢遮着双眼,借着缝隙好不容易才看到饕餮身后的叶夭,立马叫道:“龟儿子的喂,龟小鸡,一定是你指使这东西,还有这东西来吓唬本大爷的是不是!”

它指了指饕餮,又指了指叶孤星,前肢往腰上一搭,舒了口气。

“死王八,我要见老祖宗。”叶夭笑骂道,看起来这两人应该算是熟识。

那生物狐疑的看了看叶夭,又看了看孔宣,再看看叶孤星,然后对视一眼饕餮,把头甩向一边,一副老子不高兴搭理你的模样。

“正事。”叶夭没好气的加了一句。

那生物叹了口气,身子一摇,立马化成一个光头胖子,一米六左右的个子抖了抖身上的赘肉,气道:“龟儿子的喂,本大爷姓王名八,别在大爷前面加个死字,否则本大爷定叫你生死不能自理。”

话虽这么说着,这位王八大爷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沙滩,一阵小跑到一块小石头前面,双手在沙子里扒了两下,随手拎出一头跟他本体差不多模样却大了一圈的老鼋,捏着尾巴摇晃了几下,顺手丢向叶夭,“龟儿子的喂,老祖宗,小鸡找你。”

叶夭赶紧接住老鼋,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拱手拜道:“晚辈拜见老祖宗。”

那老鼋晃了晃有些晕眩的脑袋,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看着叶夭慈祥的笑道:“这不是小公子嘛,这一转眼都这么大了,也不知老朽这次睡了多少岁月?”

“没多久,也就三十年而已。”王八往地上一坐,撇嘴说道。

“三十年啊,看来老朽是真的老了啊,往常这一睡就是千百年啊......”说着说着,老鼋本就没怎么睁开的双眼再次闭上,还打起了小呼噜。

气的王八赶紧上来就是一脚,老鼋在地上翻滚了一圈,再次睁开了双眼,敲了敲下肢,笑道:“哈哈,老朽这嗜睡的毛病可是让小公子见笑了,小公子此番前来,不知所谓何事啊?”

“晚辈是想询问老祖宗,如果我妖族失去天衍神通,可有办法恢复?”

王八此时离叶孤星最近,朝地上呸了一口,对着叶孤星怒道:“龟儿子的喂,小哥,你给说说,这一个是老不死,一个是三脚鸡,两不要脸的凑在一起还斯文上了,好好说话不行么!”

“大爷,多嘴问一句啊,您老为什么要叫王八?”叶孤星瞄了一眼在与老鼋交谈的叶夭,朝王八身边挪了挪,小声问道。

“龟儿子的喂,本大爷乃是归海鼋族王室八子,怎么的,本大爷这名字不好?要不改叫归头,意思就是归海鼋族的头领,啧啧啧,龟儿子的喂,本大爷这个智慧当真非凡,小哥,你觉得怎么样?”王八一惊一喜,满是期待的问道。

叶孤星是真的受到了莫大的挫败感,感情这洪荒年间的人取名字都这么随便的么,归头归头,唉,他叹了口气,只好说道:“大爷,您还是叫王八吧,王八王八,听着霸气。”

王八念了自己名字两声,又念了几声归头,拍了拍手,想想还是觉得王八听着舒畅,当准备跟叶孤星再次探讨一下名字的事情,叶夭捧着老鼋走到了这边,说道:“猴子,这位前辈是归海鼋族的老祖宗,世间真正的大智者,你的事情还得好好请教一下前辈。”

叶孤星看了看左右,指了指自己,这才反应过来,当即学着叶夭拱手一拜,说道:“晚辈猿族叶孤星拜见老祖宗。”

老鼋尽可能的仰起头,眼睛一张一合,好半天才说道:“奇怪奇怪,当真奇怪。你这天生道体好似巫族,却又不尽然;体内流着我妖族的血脉,却又天衍不通,观本源倒是跟那极地的猩族有些相似,可偏偏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唉,老朽白活了万载岁月,我妖族有此一脉老朽却丝毫不知,实在惭愧,不过,小公子既然提到了天衍神通闭塞,老朽也想起了些许往事,倒也可以一试一二。”

“等等等,天衍神通是什么,还有,老祖宗,你要一试一二,试什么?”这下轮到叶孤星懵了,惊问道。

“龟儿子的喂,小哥,你这都不知道的么,天衍神通就是妖族与身俱来便存在的和天地沟通的能力,也就是修炼,天地开辟,万物都有自己的道,妖族的每一脉都是如此......”

王八的解释太过繁琐,听了老半天,叶孤星总算明白了个大概,就比方说,天地是一本书,每个部分都是不同的文字,不同的记载,每一个个体就相当于天生就会相对应的文字,然后学习这种文字记载的内容,然后入门,然后成型,然后开始领悟更多的文字,学习更多的内容。

而现在,叶孤星就相当于根本不识字,所以也就看不懂任何的东西了。

但难受的也在于这里,因为每个个体的差异,导致每个个体在入门的时候,除了自身具备的天衍神通以外,别的根本用不上,俗称猫有猫道,狗有狗道。

“如此,就麻烦老祖宗。”叶夭再次拜道,同时将老鼋放至地面,走到王八身旁,在后者耳旁说了几句,后者愣了愣,多看了两眼叶孤星,又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

叶夭见状,轻轻一笑,对着叶孤星说道:“小猴子,你在这里待上两天,我知道你天性聪慧,有什么想学或者不懂的就问老祖宗,我们再怎么说也是跟火舞达成了协议,多少还是该去出点力。”

“去吧去吧。”叶孤星无奈叹了口气,也不矫情挽留,他心中清楚,叶夭特意带他来这北冥地带就是为了让他提升势力,这个时候还要矫情,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叶夭似乎也猜到了叶孤星的回答,点了点头,望向叶孤星的目光之中似乎莫名充斥着一股期待,只是这种感觉一闪而逝,而叶夭跟孔宣也是驾云而去,倒是饕餮反而被留在此地陪伴叶孤星。

饕餮等到叶夭离去后,也不管众人,四肢成大字型躺在沙滩上,睡意朦胧,悠哉悠哉的晒着太阳,何其惬意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墨月之影在线阅读第5章

    “看够了?怎么这些狗奴才都不需要跟本妃行礼的?”美人的声音很娇柔,但却让北宫浩天众人背脊有些发寒。“参见王妃。”众人同时在懊恼着自己刚刚的错觉,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他们怎么会怕呢?“哼!夜王妃好大胆,见到太子殿下也不行礼,还不知羞耻。”北宫浩天身边的一个太监尖细着声音喝道。想来,这就是北宫浩天的亲

  • 浪子楚笑天之再次相遇(1)

    A市。旋转的魔球灯,震耳欲聋的音乐,还有舞娘隔着薄纱若隐若现的体,将夜总会的气氛推到了最高点。台下的男人眼冒绿光的盯着舞娘雪白的身躯,齐齐呐喊道,“脱,脱,脱……”舞娘媚眼一勾,柔软的身躯做出各种撩人的姿势,更是将那些男人勾的如同饿狼一般,恨不得能跑到台上将舞娘摁在地上吃光抹净。就在大家聚精会神的等

  • 巅峰游戏剑(五)

    “城内就这样完了?三殿下那么英勇,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是的,城内完了!”北宫云对战马上的儿子说完后便转过了身。“北宫将士们,现在我以北宫铁骑主帅的身份命令你们放下武器!”听到北宫云的话,绝大部分士兵下了马,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北宫尘此时已经心灰意冷,曾经赏识自己的那个三殿下已经不在了,便也放下

  • 小甜吻(gl)在线阅读第二章

    聂维芙大学学的油画,毕业后没过家里的关系,正儿八经地通过正规考试进南城美术馆。方才在路边等车顺便八卦她私生活的三个女同事,一个展览部的,另两个是媒体部的,三人与她的关系平平,平时除了工作甚少有别的交集。她们之前八卦到她头上的流言,这段时间她隐隐也有听说过,无非是说她关系户走后门进来,因为她曾被同事目

  • 铁路子弟在线阅读第一章

    魔都一座高级小区的住房之中,唐宇有些呆滞的看着落地镜里面的人,一米八五的身高,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高挺的鼻梁。剑眉星目,深邃的瞳孔仿佛星空一般,让人沉迷无法自拔!亚麻色的头发有些凌乱洒落在头上!唐宇缓缓的躺在床上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的开始回忆起自己的正在电脑面前开发着一个类似恋与制作人的游戏,简

  • 西孝少年在线阅读第7章

    在愉妃灵前,五阿哥倒是哭得死去活来,昏过去不知道多少次,让不明白愉妃死亡真相的乾隆很是感伤,觉得这孩子真是越看越像自己,尤其这孝顺,更是像了自己,愉妃没白生养这么个儿子,“孝子”这俩还闪着金光的大字儿就这样戴在了五阿哥永琪的大脑门儿上。五阿哥也曾求见过静斓,说是“我听说额娘病重之时多赖郁贵人照料,永

  • 农女的二婚第4章在线阅读

    莫晓晓小时候父母离异,母亲带着哥哥走了,她跟着父亲。说是父亲家庭条件好,可以富养闺女,但只有莫晓晓一个人知道哥哥从小学习就好,而她却在中下游徘徊,母亲不止一次在他们面前说她丢人,甚至还说出龙凤胎只想要哥哥的话。莫晓晓不理,她知道自己没有哥哥好,但是哥哥疼的是她,就算两个人之间没有太多的交流,但心底的

  • [家教]目中无人在线阅读第9章

    于是夏砚梨只好认命的跟着容朔回到了那间熟悉的小屋中。容朔的屋子与夏砚梨上次来时相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不过是桌案上多了一个白色的瓷瓶,其中插了几支桃花。夏砚梨一边感叹着容朔真有闲情逸致,还会插花,一边顺着桌案走到了第一次来这所坐的地方。“阿砚。”容朔的声音很淡,却正好能让夏砚梨听得清清楚楚。夏砚

  • 迷案组绝望

    中都,星家,此刻星家所有长老齐聚在聚星阁。高台上,星傲云端坐与上,看了看众长老,目光落在站在首位的大长老,和声问道:“大长老,对于此事,您怎么看?”星云峰沉思片刻,开口道:“无痕所说的可能性很大,看来这次敌人图谋甚大,只是不知道这些人受雇于何人?对于此前他曾说的幽光一事,老夫心中有些猜测,却也觉得有

  • 三国之再造乾坤在线阅读第6章

    江渡从从他外祖父吕家出来时已经接近正午,手里捧着一个长木盒,里面是他外公吕禹碹前些年画的一幅水墨山水,扔拍卖行里少说也得拍个几千万。过了春分,天气渐热,江渡打了个电话给石子恒,喊他出来到海上明月喝酒。“你们家那边怎么说的,怎么个态度。”酒过半巡,江渡长腿放在茶几上,单手举着红酒杯,问道。石子恒扔了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