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爱久必婚:腹黑老公夜夜撩之开启纳戒

2021/6/11 6:11:10 作者:青青青儿 来源:3G小说网
爱久必婚:腹黑老公夜夜撩
爱久必婚:腹黑老公夜夜撩
作者:青青青儿来源:3G小说网
据说,某顾大小姐几年前逃婚不说,还去堕胎、跟别的男人私奔了!可偏偏,几年后,某个在别人眼里头上绿油油的闽大少,面不改色地带她去领证,结婚了!记者:顾大小姐,请问你和闽大少是什么关系?顾绯:交易关系。某男严肃:我们每天晚上都一起睡觉。记者:顾大小姐,听说你曾爱闽大少爱到死去活来?顾绯:你放屁。某男点头:然后心甘情愿地嫁给了我。顾绯气急败坏:闭嘴!闽南之,你还要不要脸了?某男笑道:别急,到了晚上你就知道什么是没脸。你奢望的爱情,我愿意给你一辈子。

不久之后

云猛将云松带到一间房屋前,道:“这里以后就是你的住所了,你看是否满意,若是不满意,再换便是”。

云松发现这间房屋比起之前的茅屋好了不知多少倍,而且,这里环境清幽,很适合人在此居住,对于这房屋,云松也很是满意,开口道:“谢谢大伯,这我很喜欢,我就住这吧!”

“好好好......你满意就好,你就在这安心休养吧!有什么需要的就尽管和我说,我会努力帮你办到的”。

“呵呵......若是真有什么需要的话,我是不会客气的”

云猛笑道:“哈哈哈......你小子,我还真怕你跟我客气呢!”

“哦!对了,还有一个月就是各大家族的成人礼了,到时三大宗门也会前来挑选资质出众的子弟,带回山门中去培养,各大家族都会派出自己家族中的天才来参加成人礼,那将是一场恶战,这几日,你和云芝就好好修练,有什么需要的话,就直接来和我说,我会尽一切的帮助你们,希望到时你们能在大比上取得好成绩”。

“三大宗门?”

“不错,确切地说是天剑门,丹云宗以及神女峰,每一个宗门,对于我灵云城来说,都是一方巨擘,深不可测,这样的机会三年才有一次,你们可要把握好机会哦!”

云猛的话,使得云松精神一震,自己所追求不就是武道巅峰吗,灵云城这种小地方,能提供自己修练的资源极其有限,自己必定往更高的层次发展,这次大比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只要自己足够出众,就一定能争取到好的资源。

“大伯,请放心,这次我与云芝一定会被选中的”,云松信誓旦旦地回答道。

对于三大宗门,云芝眼中也是充满期待,连连点头,表示会努力修练。

云猛再和云松寒暄了一会儿,就离去了,云芝见大伯离去了,顿时一喜,直接一把楼主云松的胳膊,眼中满是开心之意。

感受着云芝在自己怀中的那种温暖,云松的心中也是不知道要如何向云芝说起,原来的云松已经不复存在了,若是直接说明,这个女孩又能否接受得下来呢?此时,他的心中一团乱麻。

许久,云松才开声说道:“你对我为何变得这么强一点都不好奇吗?”

云芝愣了愣,眨了眨她那迷人的眼,然后说道:“如果你想告诉我的话,你自然会和我说的,你不说自然有你的理由,我尊重你的选择”。

云松显然没想道云芝会般回答他,心中对这个女孩更加的怜爱,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到时机成熟了,我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其实不止是云芝,云孟虽然对云松有些好奇,但是他最终也没有问过云松,不久后云芝便离去。

云芝与云猛给云松带来了极大的温暖,多少年了,自己一直陷入沉睡当中,无尽的黑暗一直笼罩着自己,当再次感受到亲情时,他的内心渐渐地温暖起来,曾经的他,也是孤身一人在外闯荡,一路都是踩着天骄过来的,他的修仙之路,铺满了无数的骸骨,从拼杀中一路路走来。

他的修行之路,注定是一条不平凡的道路。

自云松归来后,他对那枚戒指更加的好奇了,想想自己在渡劫时,什么都没有剩下,唯独这枚戒指至今尚存,当时,当他再次接触道这枚戒指时,他便一眼认出来了,这戒指,除了没有昔日的光华外,其外表丝毫无损,从他获得以至于到现在,他都没有搞清楚这枚戒指究竟有什么奇特之处,而自己能够再次重生,一定跟这枚戒指扯不开关系。

云松细细地大量着手中的戒指,随后,他便控制着丝丝元力缓缓地向戒指笼罩过去。

突然,他精神一振,“被吸收了?”他的那一丝元力早已不知踪影,这顿时使得他心中一喜,在过去,他在得到这枚戒指之后,不论他是如何输入灵力,可结果,都是没有任何的作用,灵力是比元力更加高级的能量,在元力蜕变之后便就是灵力,灵力要比元力更加的霸道,更适合武者修炼与对敌,当然,他现在还接触不到灵力。

“哈哈哈......尽然有效”,多少年了,这枚戒指一直都处于沉寂的状态,如今,尽然有一丝的反映了,至于何原因,有待他以后继续考究了,然后他不再犹豫,继续往戒指灌输元力,不过,那戒指像是无底洞一般,永远也灌不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期间,他的元力枯竭了几次,但是那枚戒指依旧是没有一丝的变化,云松没有放弃,既然这戒指能够吸收,那么就一定有效,只是自己元力不足,暂时填不满而已。

时间如白驹过隙,又过于了许久,期间,云松的元力又再次枯竭了几次,长时间的输入元力,已是让他身心具乏,正当他几乎要放弃的时候,突然,在他的脑海之中传来“咔咔咔......”的声音,好像是什么被打开了,随后,又是“嘭......”的一声。

云松立即运用神识感知过去,只见,那戒指内不在是虚无,眼前,正有一道门在缓缓地打开,一道神圣的光辉从门的那一边透露过来,洁白无暇,而那扇门高数百丈,云松在这门的近前,宛若一只蝼蚁般,十分的渺小,这门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坚硬无比,散发着金色的光芒,门上龙飞凤舞,百兽跪服,仿佛活过来一般,像是下一刻就要冲出大门的束缚,十分的生动,十分的古朴,十分的有气势,就算云松见多识广,此时也不经连连赞叹。

大门缓缓打开,门内,入眼的便是那一座高达九层的宝塔,还有一本书悬浮在一处玉石台上,就没有其余的东西了,不过,这里面的面积却是十分的空旷,周围白茫茫一片,看不见尽头,可见的也就十来方丈,正好将这宝塔容纳在内,这是一处小空间。

云松小心翼翼地踏步进入门内,所幸的是,并没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他四处打量着,他发现,他只能在这十方丈内进行活动,若是他想要走进那白雾之中,便会有一股气浪将他击退,饶是他如何的努力,依旧是无法踏入分毫,最后,他也是只能放弃了。

如今,这里就只剩下那座宝塔以及悬浮在半空的那本书了,而那座宝塔的周围也有一层白色的荧光笼罩,具体叫什么塔,他也看不清,估计也是进不去的,云松测试了几次,果然如他所预料的一般,那层白色的结界将他死死地挡在外面。

那么,最终剩下的便只有那本书了。

他来到那座玉石台面前,石台切面光滑,看起来手感很不错,但具体是何材料制成,他也是不清楚,这里的一切,他都感觉非常的陌生,好像不是这个世界的产物。

这本书看起来和普通的书籍倒没什么两样,粗陋的外表,不过云松对这本书也很是感兴趣,他缓缓地伸出手朝着那本书抓取,不过,这期间,他却是未受到一丝的阻碍,直到他将这本书稳稳地拿在手中,他才感到一丝的踏实,随后,他开始认真地翻阅起来,这一看,便使得他眉头紧蹙,这本书内什么都没有,对,空荡荡的,连个书名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呢?不应该啊!”云松开始暗自思索起来,想到当初他得到这枚戒指之时,也是无法打开,此次也是机缘巧合之下,他才顺利打开,“难道这本书也是戒指一样,需要特别的打开方式?”

想到这,云松也是不在犹豫,他试着往里输入元力,但是,下一刻,他的元力直接反弹出来,元力无效,他便又开始输入精神力,但结果也是被反弹出来。

“真是怪事啦!”

云松捣鼓了许久,但是那本书还是没有丝毫地变化。

“真是怪了啊”,云松只能苦笑。

看来只能以后慢慢的琢磨了,他将书放入怀中,可刚等那书进入云松的怀里,突然,他感觉胸前一热,云松刚与刘海大战回来,由于还未能换掉那身衣服,那衣服在之前沾染了云松的血夜,当云松将书放入怀中时,没想到那本书与那些残留的血液一接触,血液瞬间被吸收掉了,不尽如此,他那正在愈合的伤口也一下裂开,一股鲜血喷出,直接流向那本书,而那书也是直接吸收了。

此时,云松也是察觉到了,感到一股难以置信,没想到是需要他的血液才能开启这本书。

随着那些血夜被吸收后,那本书化为一抹光芒,直接冲入云松的识海。紧接着,一股庞大的信息涌入云松的记忆当中,那道光芒化作一个个金色符文,显得神圣而又古朴,深深地印刻在云松的灵魂深处,这使得云松的灵魂感到无比的刺痛,庞大的信息简直要将他的神魂撑到炸裂,但他还是死死的坚持着,随着那一个个金色符文的融入,他的神魂也在不断的蜕变。

一炷香后,此时,他的神魂隐约间好像慢慢地变成了人型,慢慢地,越来越凝实,而那神魂也变得跟云松一摸一样,金色的符文还在不断的融入,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云松渐渐地适应了那般的痛苦,他知道,这是对他神魂的洗礼,那么,那些痛苦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渐渐地,金色符文终于融入完毕,此时,云松感觉到他的神魂相比与往日,变得更加的强大了,他还发现,此时他的神魂,隐约间可以看到一副盔甲披在身上,腰间还有一把佩剑,背着一柄弯弓,若隐若现,看的还不是很真切,他感觉他的神魂拥有一股无上的霸气,仿佛自己就是这天地间唯一的神明一样。

看着眼前的这神魂,云松感到有一点不可思议,根据他所了解到的,武者的神魂会随着武者修为的提升而变得越来越强大,以至于最后可以化为与本身无异的灵体,但是这灵体身上可是不会出现什么盔甲啊!佩剑啊!弯弓之类的,但是,这确实出现在他的神魂中。

不过,这一切,在将来估计会给他带来翻天覆地的变换,云松不仅不担忧,甚至还感到无比的喜悦。

突然,一道信息自他灵魂深处传来,是《天演神决》以及修行之要,原来那些金色的符文便是《天演神决》的修行功法,随着信息量的增多,他直接惊呆了,这是...完整的《天演神决》。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也太过逆天了吧!眼里满是喜悦,虽然依旧没有功法等级介绍,但是他感觉这部功法比起他所见识到的都要强大,之前自己还无缘无故修行了这部功法的残本,他还在暗暗担心,害怕中途出了什么叉子,现在,他就什么也不用担心了。

他细细阅读着这一功法,让他惊骇的是,这尽是一部灵武双休的功法,所谓的灵武双修,就是同时修练灵魂力与元力,但这两类一直都是分开的,能够同时实现灵武双休的,估计也只有那上古时期,才会有这样的功法,若是这真的是上古时期的功法,他就可是赚大了,因为,那个时期的人,修为都是极其的强大,任何一位放到如今,都是可以气吞星宇的存在,说是神明也不足为过。

这样的功法极其的稀少,至少云松在这个世界中,他还没听说过有上古功法的存在,若是这样的功法出世,估计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整个世界都要为止震颤。

这功法有九层,每一层修练圆满之后才能进入到下一层,并且,伴随着的便是实力得到极大地增长,《天演神决》与他面前的九层宝塔相对应,如果将天演神决的第一层修练至圆满,那就能开启宝塔的第一层,如果将功法修练至第九层巅峰,就可以开启宝塔的第九层。

而据功法介绍,而当将功法修练至圆满之时,挥手间便可破碎虚空,瞬息亿万里,到那时,将会摆脱三界的束缚,拥有不死之身,天下之大,在无敌手,没有什么地方是去不了的。

这宝塔名为琉璃宝塔,每一层中都有着天大的机缘。

“逆天!”这是现在云松心中唯一的想法,这是他见过最为逆天的功法了。

本来,当他无缘无故修行《天演神决》的残本之后,他一心想要放弃这门功法,想要重新修行他前世的功法《九玄变》,如今,他却是想尝试一下这一部逆天的功法。

这些信息看的云松惊叹连连,但是,这功法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功法修行的进度会是极其的缓慢,而且,修练时所需要的资源数目更加的恐怖,越到后期,所需要的资源则越多,若是选着此功法,那修行一途注定将是一条布满荆棘,疯狂获取修练资源,坎坷而又不平凡的道路。

纵观过去的那些天骄,哪一个不是披荆斩棘,斩尽一切的艰难险阻,成功的背后都是尸横遍野,以一颗恒心,斩出一条康庄大道。云松的过去不就是如此吗?他的一生,都是在惨烈的厮杀走过来,没有修练资源,自己就拼尽全力去获取,没有背景,他依旧杀到他们胆寒。

想起那功法修炼之圆满之时,那种意境不正是自己所追求的极致吗?所以,云松决定,他要将这《天演神决》修至圆满,就算将来的道路如何的艰辛,他也不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学院传说之青春之歌第四章在线阅读

    破庙,陈志走了进去,喊:“李忠你在吗?”“咳咳...大人我们在这里,”李忠的声音从破庙一张破烂的桌子传来。“大人,你终于来了。”李忠走出来,突然“砰”一声跪在地上,低着头说:“大人,属下办事不力,请大人严惩。”陈志连忙扶起李忠,说:“李忠,你也跟我出生入死不是一两年了,虽然损失80名铁刀尉,但是你也

  • 活了五千年以后在线阅读第6章

    看清那人的面容后,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冷静如我,冷静如我,调整好呼吸,回头的时候还是没能控制住,叫出声来。一只梅花鹿从我脚边窜出来,就这样,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恍惚间,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闪着七彩的颜色,晶莹透亮的小水珠打落在岸边,他醒了。我的呼吸越发急促,清冽冷清的声音响起,“你为何在这儿

  • 但愿长醉通天喜得佳徒 圣人相继出世

    且说天极带着四人来到东海上空,对四人道:“公明,你可带你三位妹妹在东海等候,不日将有人前来收你们为徒。”四人虽是化身,却也具有本体大部分记忆,以为天极不要四人,要将之逐出师门,当下泪如雨下:“老师,可是弟子做错了什么?”天极见状,连忙解释,却是算到四人与那三清之一的通天有着不可割舍之缘分,虽然不知为

  • 魔道祖师阅读体云天学宫历史科普讲座在线阅读床头打架床尾和

    唐蓁蓁还没看清楚来人,就被一个软乎乎的小人给撞的后退一步。“婶婶!”“红妮!”唐蓁蓁看到小家伙讨喜的小脸,嘴角微扬,掏出之前买的糖块递给她。“这个送你!”“给我的吗?”乔红妮更开心了,“这糖纸好漂亮,咱们村都没有这样的!”“谁带你来的?”唐蓁蓁看向她身后,一直没看到乔家的人,乔红妮才六岁,总不能是自

  • 归路迢迢在线阅读第四节

    “治安司,”参虚本想拿出照片,却迟疑了一下,“你说治安司,他应该会相信的。”【南门治安局】参虚进了治安局,第一感觉,就是,局长真的不重要。该维护治安的,都已经出勤了;该救火的,也去救火了;有没有局长都一样。“局长,有几个队长需要调用物资,在等您签字。”“通知各队人马,有事到办公室请示。”“是!”秘书

  • [综英美]App不能拯救世界第5章在线阅读

    小男孩停下脚步,回过身,望着那红裙少女。看着小男孩那血红瞳孔散发出的冰冷杀意,红裙少女身体陡然一僵,放在小男孩肩上的手不自主的离开。“这是哪里来的孩子?!好可怕的杀气!”红裙少女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惊慌,说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邀请你去我家做做客。”小男孩眼中的杀意微敛,沉默少顷,语气微缓。“好。

  • 烈火军校:在民国男子军校我罩着大佬们的日子在线阅读归

    明国•帝都昭阳“轰,隆隆隆”乌云压在帝都昭阳天空之上,狂风怒号暴雨倾盆,但在滚滚乌云之中又有一团滑顺的圆形空隙,阳光透过那个空隙照耀在昭阳帝都中心不知为何变得破败不堪的摩诃迦叶问心场上。圣洁高贵的迦叶雕像呈从天而降的姿态,衣服璎珞飘荡在身后天空中,单脚踏地,脑袋低垂,胸前一双手合礼,脑袋右面一只手握

  • 星战深空鞭刑

    姚乾乾冷冷的看他一眼,提起裙摆便往上走,友好的那位脸色慌张,“夫人,使不得,小的们也是按规矩办事,求夫人别为难。”“什么规矩?相府的大夫人连进钱库这点权力都没有了吗?!”她逼问道。推开他,剑柄又挡在她前方,眼神往上瞟的那位冷笑道,“夫人,您还真是连这点权力都没有,只有老爷和这相府的持家主母,才可以进

  • 视界之耀光之吻之第五章 认错妹子

    跟在齐金嘴车后面那辆小面包车也停了下来,摇下车窗的刀疤男看着黑忉和齐金嘴跑进学校里。“呵!原来就是两个中学生,能有多大本事!”刀疤男一脸鄙视的看着副驾驶的麻杆儿!“额!大哥,你可别托大啊,那个家伙真的是个高手啊!”麻杆儿一脸委屈的说道!“哼!是不是大哥太久没出手了,你已经忘记我的厉害了!”刀疤男说话

  • 那个青年在线阅读第八节

    “我要到某个制造厂里面详细调查情况,这次很有可能会出现人命,你们要走要留随便你们。”北冥手里抓着方盘冷淡的说‘会出人命吗?’桑涵听到后心里有些许恐惧。‘不会的,可能北冥为了我们安全才骗我们别跟着去吧?’桑涵又给了些心里安慰。渡边沉默了一下然后做出了自己的决定。“我陪你去吧,你自己一个人我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