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雷炎战纪在线阅读第6章

2021/6/11 5:40:37 作者:一条书 来源:飞卢小说网
雷炎战纪
雷炎战纪
作者:一条书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个两百年前的传说,牵引了天界、人界、魔界三界的纠葛。一对双胞胎兄弟空和雨神魔之恋诞下的孩子不能抉择的命运,出生注定被追杀,然而诅咒却不单单仅是影响两兄弟,而是八乘八的故事一场痛苦的宿命牵连出一段更长更深的传说。PS本文有较多感情戏,尤其男女之间感情。(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动手吧!”王局长振臂一挥。

只听咔嚓一声响,莫尘背后的警探已经将子弹上膛完毕了。

莫尘想着,用子弹击打锁,应该可以破坏锁吧。

“啪”!莫尘突然感觉头部猛的一震。

“怎……怎么回……回事……”任玄良后退着,一脸呆滞。

“戏,到这差不多可以结束了。”阴影里,一个身影缓步走了出来,走进了灯光下,那脸庞依稀地显现出来,阴冷的眼神,上扬的嘴角,那是,竟然是徐仁义!

莫尘应声倒地,刚刚正是警探对着莫尘一枪爆头。子弹穿透了莫尘的头颅,裹挟着一团碎肉和脑组织,叮铃一声掉在了仓门上。

“我说,王局长,这么大费周章干什么,还劳烦我专门来一趟。”

“我做事向来滴水不漏,万一这蠢货背后有人指使,岂不是暴露了吗?让你来一趟亲眼看着,你肯定才放心。”王局长露出了镇定的微笑。

“哈哈哈,还是你懂我!”徐仁义大笑。

李嘉裕使了个眼色让任玄良快走,两个警探早已劫持住了任玄良,一把按在地上。

“没想到还有个同伙。”王局长笑道。

“为什么!”任玄良愤恨地质问。

“年轻人,这可是你们自找的,本来你们大可以享受美好人生,却偏偏非要管闲事。你看,你马上也要和你的好朋友一个下场了。”王局长一改严肃的神情,活像个恶魔,在低语着诅咒。

“好好到地狱里反省吧。”徐仁义结果警探的手枪,对准了任玄良被按在地上的头。

“请等等!”李嘉裕突然跑过来拦住枪,“万一暴露出去,怎么办!”

“在这荒郊野外,杀两个人没有人会注意到,再说了,你们可是警察,随便编个什么借口不能搪塞过去?”徐仁义很不耐烦。

“小李你怎么回事,不要忘了是谁给你这份工作的!”王局长严厉吼道。

“可是……”李嘉裕低头看着任玄良,任玄良的脸皮已经被地上的废铁碎渣磨烂了,眼睛里也满是灰尘,鼻尖渗着血,还在咆哮着挣扎。

徐仁义用着教育的口吻说:“小李,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挡了我们的路,就无论如何也要清除,社会就是这样。”

“社会不是这样!!!”

众人震惊,这声音,分明是莫尘!众人转头望去,莫尘正爬了起来,额头上的弹孔还在汩汩地流血。

所有人都呆滞住了,只有任玄良哈哈大笑。

“社会不是这样!你们这些病毒!休要再自以为是!”莫尘怒吼着。莫尘自始至终是个十分淡定的家伙,唯独面对这类人时,情绪会无法控制。

王局长当机立断,掏出手枪疯狂地对莫尘开枪,在这幽闭的空间里,子弹呼啸而过,六颗子弹结实地打进了莫尘的身体,打出了数个空腔。每颗子弹命中时,莫尘都只是身体往后震了一下而已。

“怪……怪物!”一个警探惊呼,匆忙着撒腿就跑莫尘一个瞬步,跨到他面前,说时迟那时快,一只手思死死卡住他的脖子:“看看你们扭曲的嘴脸,肮脏的行径,你们才是怪物!”

莫尘动用了魂力,把手指上的力量加到了最大,嘎巴一声,那个警探的头已经垂了下去。

挟持着任玄良的两个警探刚准备松手逃走,莫尘双腿下弯,附近地面被踩出了凹陷,随后一步跃去,空中一记转身踢腿,两人侧翻了出去,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莫尘没有停下,发现了正在逃跑的徐仁义和王局长,猛的加速飞奔过去,刚刚跑到窄道旁的两人,被一把按翻在地。莫尘从地上捡起一根锈迹斑斑的铁棒,抓着铁棒就对着王局长的背脊捅了上去,铁棒深深地扎进了地面,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凄厉疯狂的惨叫。莫尘一边踩着徐仁义,一边掰弯着铁棒,让王忠建无法逃脱。

“我错了!别!别杀我!”徐仁义带着哭腔哭哭哀求着。莫尘押着他来到仓门边上,从倒在地上的警探手里拿过手枪,砰砰两下打断了锁环。又拖曳着他的头发来到仓门下面的楼梯,一脚蹬着他的背,徐仁义踉跄着趴倒在了一堆箱子边上。

“这是什么!”莫尘踩着徐仁义的头,“这是什么!”

徐仁义没有回答,因为脸部肌肉被紧紧地踩着丝毫没法动弹。

任玄良这时也下到了仓门下面,死命地几脚跺在徐仁义背上:“问你这是什么!”

徐仁义咳嗽着,肋骨已经被踏断了几根,扎到了肺部,剧烈的咳嗽让他疼的昏厥了过去。莫尘这时稍微冷静了,扔下了徐仁义,走回地面上,眼神冰冷地盯着还在惨叫的王忠建,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李嘉裕全程跪倒在边上,眼睛圆睁着,面如死灰,面对这血腥和诡异的场面,三观正在崩塌着。

“身为局长,却和狡诈恶毒同流合污。”莫尘蹲了下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怎么中了弹还……”

“我是个已经死掉的人,现我回来,只为了惩罚你们这些渣滓。”

“杀了我你会后悔的,你逃得过法律的制裁吗?”

“我差点吐了,现在的你,在我面前讲法律?”

“我的一生在外人眼里光明磊落,滴水不漏,你认为,杀了我你会站得住脚吗?哈哈哈哈!”王忠建狂笑起来。

“这样的说辞可救不了你。”莫尘冷笑道。

“呵呵,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获得力量,但是在这之后,我是殉职的烈士,而你,是个残暴的杀人怪物,不正常的力量,只会引发群众的恐惧,你以为,你能对抗得了全人类?”

莫尘正准备抓像王忠建头发的手停住了,尽管这话是一个虚伪男人最后的挣扎,理倒是说得过去,莫尘迟疑了。

自己被怒火冲昏了。

“看见那个摄像头了吗?”王忠建颤颤巍巍地指向莫尘身后的断墙,黑暗中,墙壁里竟然镶嵌一小块圆形玻璃在微微闪动着红光。

“这可是徐老板早就准备的防爆摄像头,而实时录像全部保存在他的私人电脑里,你做了什么,全都记录下来了!”

任玄良笑了:“你们做了什么一样是被拍下来了,你难道不清楚吗?”

“你真的以为,我们的事会暴露吗?”王局长艰难地挤出了轻蔑的笑:“录像想修剪成什么样子,难道还不是手到擒来吗?加上一段马赛克,白噪音,如此简单的办法,年轻人,你还是太嫩了。”

任玄良的笑容凝固了,走近了莫尘问:“这可怎么办,我们……”

“是我考虑的不够周全。”莫尘攥着拳头,看着眼前被钢筋贯穿的,已经毫无反抗之力的男人,穿着冠冕堂皇的警服的男人,却无可奈何。

“你是要用这个当作筹码,换你的狗命?”莫尘死死盯着王忠建。

“万万没想到,我这次竟然被两个毛孩子逼到了绝路,不过这个筹码,呵呵,你们两个不会蠢到想被舆论压死,被国家级的武装力量消灭吧。”

莫尘自从变成这个状态以来的几天,最担心的问题就是被曝光于大众,更不要说被曝光后是一个罪犯。

“够了!”李嘉裕突然站了起来,眼珠布满血丝地瞪着,急促地喘着气,“我……我感谢您给了我这个职位,可我也是通过这样不正当渠获得这份工作,我已经没资格来评判你了,可……可是,这么些年来,你做过了什么,我全都看在眼里!我实在忍受不了了!”

“小李,你想干什么!”

“你不要再这样假装义正言辞的口气了!只会让我感到恶心,你知道吗?我曾经对警察这个职业有过多少憧憬?而现在呢?每天都活在内心的矛盾中,一边扮演着惩奸除恶的卫士,一边背地里看着自己的上司包庇罪人!自己却没办法说出口,我的父亲,每次听到我抱怨这个,都念叨着‘社会就是这样,社会就是这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样的社会,随他毁灭吧!”

李嘉裕突然举起了手枪,瞄准了王局长的面门,没等莫尘冲上去阻拦,立刻开了枪。

“小李你……”王局长没有说完他的遗言。

“你疯了吗!”莫尘飞身过去抢夺走手枪,没有来得及在开枪前夺走。

“哈哈哈哈,我疯了?不,我可太冷静了!我刚刚除掉一个十恶不赦的带恶人!”李嘉裕抽搐着狞笑。

莫尘和任玄良这时才回想起来,初中时李嘉裕退学原因除了成绩过差之外,还有间歇性精神病,刚刚一连串的事可能让他彻底崩溃了,无论是莫尘诡异的力量,血腥的场景,还是内心矛盾斗争,最终,他放弃了思考……

“已经没什么和他好说了,任同学,这次我真的非常对不起你,把你也拖进坑了,我们快逃吧。”

“你在说什么呢兄弟,就算亡命天涯,我也不会背叛你啊。”

“我们交情有这么深吗?”

“当然有!”

莫尘心里从来没有太装下过别人,认为朋友也不过是一时,联系少了,没了利益的利用价值,也最终是路人。任玄良这样一说,莫尘居然稍微有点自责。

“朋友……吗?”莫尘嘀咕着。

“啊,我想起来了,你们俩,知道吗,我以前有多嫉妒你们?你们永远不会懂一个只能依靠家人的废物,在你们这样优等生面前,有多么自卑!你,莫尘?还莫名其妙有了这一身本事?凭什么?嘛算了,这恶心的社会,你们也去死吧!”

“李嘉裕我念我们是老同学,我不想骂你,我们经历了什么你懂吗?我们的母亲可是在……”

“对啊,你们都死妈了,不如去陪葬吧!”说罢李嘉裕掏出了警用匕首对任玄良自上而下挥去。

可惜疯虽然是疯了,搏斗能力并没有变化,莫尘俯身滑去,飞起一脚踢在李嘉裕的手腕处,李嘉裕手一麻,匕首当即落下。莫尘转身提膝,肘部抬起,膝盖顶在李嘉裕腹部的同时,胳膊肘精准地磕在其后心,李嘉裕在那一瞬间感觉无法呼吸,气息仿佛被堵死,眼前一黑,瘫软了下来。

“你下手也太狠了。”

“以前教练这样教我的时候可也没手软。”

莫尘又走下楼梯,那三个昏迷的警探忽然起身逃跑,可见刚刚一直在装晕,任玄良刚准备喊,莫尘摆了摆手:“算了吧,他们也是被指使的,反倒是这个畜生。”莫尘指了指昏厥的徐仁义。

任玄良掏出随身的打火机说:“把这些毒品连通他都烧了吧。”

“也好,既然录像还在他们手里,肯定会有人来回收,也没办法当作证据,烧了!”

看着倒在地上的徐仁义,因肺部割伤,咳在地上的一摊血,莫尘不禁发恨:“仁义,这名字可真适合你啊。杀母之仇,今天算是报了!”

任玄良点上了火,把无力挣扎的徐仁义拖进了火堆,没有一点犹豫。

熊熊烈火已经烧了起来,浓烈的化学药品气味弥漫了整片废墟,恍惚间,好像有个老人的身影在穿梭,一边嚎啕大哭。

莫尘和任玄良已经跑了出去。

“刚刚是不是那个老头儿的声音?”

“算是吧。”莫尘轻叹,“希望烈火能洗掉他的罪孽,早日升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红楼之步步为赢之无我境界【新书起航,求收藏】(6)

    PS:既然没有等级,那作者菌就分一下等级吧地区级、都大赛级、关东级、全国级(普通高中生)、精英高中生、准世界、半世界、世界(异次元)就大致分一下,如果有疑问,可以在评论发言感谢所有读者大大们的打赏,拜谢...“来吧,手冢。”幸村嘴角含笑,看着手冢紫水晶般的眸子中,露出一丝精光。现在的手冢,能够将无我

  • 灿烂的七十年代之叶星(5)

    洛东堂再次醒来,睁眼看到的是漫天繁星。“嘶!”洛东堂猛地起身,却牵动身上的伤口,疼得猛吸一口凉气。“我没死?”洛东堂转头却见那青衣人生了一堆火,手里拿着根树枝正在烤鸡。“吃吧,待你伤势好了,我们再战!”青衣人见洛东堂醒来,手中烤鸡递了过去,声音淡漠,不含感情。洛东堂愣着看了看青衣人,又看了看眼前的烤

  • 渊魅第五章在线阅读

    海因里希终于把他的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这是本场比赛的第一次。二月的英格兰还是很寒冷的,即使海因里希看起来把自己用高定裹得很严实,可是依然可以看得出这个男人在冷空气里微微发白的指尖。他在原地来回走了两步,脸上看不出什么丢球以后的急切的恼恨,而是用那双眼睛在自家球员的脸上来回打转,而后伸出手指在场边比划

  • 沉默的寄生第三章在线阅读

    第3章天级秘籍被盗的消息立刻传遍整个平安城,各大势力纷纷行动起来,平安城已经被封锁,一个个出城的百姓都要被盘查好几回。更别说,城内四处都有巡逻的事情发生。阴秀儿所在的飘香院也被巡查过好几回。阴秀儿暗暗叫苦,虽然达到了她所说的混乱,可是平安城被封锁了,对她也不利得紧。欢嬷嬷允许她调养一些时日,但是这时

  • 斗星者在线阅读第2节

    虽然征服穆德兰已经变成了侵略的战争,但由于穆德兰的内战和落后的奴役制度,塔南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问题,不过地理的问题总是无法避免的,部队曾被陷在沼泽的一个特别泥泞的地区。有人差一点淹死在流沙里。这里被称之为穆德兰(泥淖之地)绝不是没有原因的,迅速组织着部队,砍倒附近的树木,并用它们作为便,以渡过这个地区

  • 九龙天尊.在线阅读第十章

    “喂,你怎么能这么说?”御茶子有点生气了,“绿谷君笑得很好看啦~”“对对,绿谷君别伤心了”听着大家安慰的绿谷觉得心里暖暖的,“谢谢,我没事”绿谷想要冲着他们笑一下表示自己没事,但是想到爆豪的话……他最后只是扯了扯嘴角。————————————————————下午是欧尔迈特的实战课。绿谷出久的战斗服是

  • 情殇总裁追娇妻在线阅读第2节

    两人起身走出咖啡厅,门口,停着一辆梅赛德斯奔驰S级迈巴赫,唐烟柔看到王瑞走近,豪车车灯仿佛有生命一般闪亮,她眼睛一亮,微微惊讶。“王瑞,这辆车是你的?如果我没看错,这应该是最新款的梅赛德斯奔驰,叫迈巴克吧?这辆车是不是很贵?”“咦?你很懂车呀,贵说不上,落地价也就三百多万。”王瑞不声不响又装了一个逼

  • 茈雪流年在线阅读第六章

    取下头盔,将窗户打开,呼吸了一口清新空气,夜晚的是多么的凄美,寒风带着一丝露水袭过我的脸颊。望着窗前的马路,我双手捂住脸,一身疲惫的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想,只想好好的睡一觉。“叮咚。叮咚”口袋里的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铃声,掏出手机一看,发信人是,方可欣,内容:“明天早上我来接你去一个地方,起早点。”我淡

  • 豪门最强仓鼠[星际]之第九章(9)

    好不容易唬住人的压切长谷部黑着脸看着破坏了气氛却毫不自知的两把刀,最终还是选择了无视“我亲爱的主人,知道为什么检非违使会这么容易进入本丸。”压切长谷部眼神冰冷的看着抱着枕头被付丧神护在身后的审神者。“......”仪陇紧了紧抱着枕头的双手,抿唇不语。“当然是因为您那所谓的防备之心啊,因为您的防备,所

  • 开局假装银行大亨之危机

    就在周星宇他们看着马上就要撞上火浪的时候,夏沫手中出现了一块深蓝色的护盾,那火浪仿佛遇到了最强劲的对手,谁也不堪示弱的对峙着,可最终还是夏沫胜了一筹,她用力的挥洒着灵力,终是到了白沐的面前。“玲玲,治愈术!”说时迟那时快,玲玲连忙捏起符印,没一会一道道光芒就从玲玲手中发出,慢慢的缠绕到白沐身上,夏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