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亲爱的爱情(重生演艺圈宠文)之国之王女

2021/6/11 6:43:05 作者:兰芝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亲爱的爱情(重生演艺圈宠文)
亲爱的爱情(重生演艺圈宠文)
作者:兰芝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书移动阅读基地平台名为:《重生之逃不出你的五指山》!!作者码字不易!谢绝转载!这是一个梦,是对幸福生活,对真爱的向往。《亲爱的爱情》这是一段在名利场里,依然固守本心,细水长流的爱情故事。‘我大好的一个人,凭什么跑到别人的生命里去当插曲?’前世被男友抛弃的顾宝贝,摆脱过去,展望未来。没有什么创举、特异功能、玛丽苏,只是踏踏实实过日子,学着爱与被爱。重生后,她遇见了他---傅君颜。然后,这个暖心的男人,缓缓地走进她的生命,温暖她的心,抚平她的孤苦,任她依,予她爱。在这真爱的难寻的世上,他们,共同谱

是梦?

伊斯莉亚面前的一切是一片荒芜的黑暗,没有人,也没有生命之源。

她清楚地感知到了在这片黑暗无影的世界里,压抑、黑暗、密集,还有一阵恐怖的杀意……

远处人影交叠在一起,相互攀谈着。伊斯莉亚想听清楚,却只能听到“圣光体……虚无……湮灭了”这样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语。

她闭上眼睛,听触觉变的极其灵敏,就算是现在还昏昏沉沉地处于噩噩的状态,但是她还是可以听见耳畔传来洋裙摩擦的声音。风很柔和,那人的呼吸声也十分的清浅……

呼吸?

伊斯莉亚断片的大脑终于回忆起自己在晕倒前看到的少女,但因为敌我不分,她没办法做到全心全意的相信她。此刻也更加拼命又努力地睁开眼睛,强迫自己保持清醒的大脑。

安娜贝尔被她突然皱眉的表情吓了一跳,她把手中湿润的毛巾快速扔到石床下面,把挽起来的袖子迅速放好。轻轻咳嗽两声调整着自己的尴尬,看着有逐渐转醒迹象的伊斯莉亚,她想了想又往后退了一步。随后这才摆出一个矜持又高傲的表情,小巧的下巴翘起,白皙的脸庞露出傲慢的神情。

做完这一切,她似乎又有点不好意思,抿了一下嘴快速扫了一眼伊斯莉亚,发现她逐渐转醒,立马又把表情变了回去。

“哼,可算是醒了!”安娜贝尔内心紧张极了,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十分的霸道。

伊斯莉亚单手撑着床,另一只手从丝绒被里抬起来,白皙纤细的皓腕抵在额头上,轻轻地揉了揉,缓解自己的不适。她尝试调动牧师法术来治疗自己的身体,却因为体内两种力量相互冲突的原因,根本都调动不了一丝光元素,那些光元素都如同死了一样,死活不给她法力回应。

她勉力压抑自己有些犯恶心的感觉,从床上下来,对着安娜贝尔行了贵族礼仪。

“起来吧。”安娜哼一声,她快速瞥了一眼正在起身的伊斯莉亚,有些想过去扶她,但是因为身份的原因又不想放下自己的架子,只能暗搓搓地在长袖白纱下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头。

伊斯莉亚想起那白洁的洋裙,在这个魔域森林穿这么有高级质感的衣服还能保持干净,说明了这人要么在这里势力非凡,要么就是地位不一般。

“感谢阁下出手相助,这里还是魔域森林之境吗?”伊斯莉亚不动神色地观察她的反应。

“自然是在境内!”安娜贝尔昂起了头颅,“吾乃亚泽兰三世之王女,大胆贱民,还不跪下行礼!”

得。

伊斯莉亚心里一个咯噔,感情自己遇到了小公主了。但是这亚泽兰三世的小王女不是在三年前失踪了吗?怎么会出现在王国边缘的魔域森林?她之前还猜测她是森林里不知种族的权贵,感情是猜错了。

但既然是三年前消失的王女,为什么会打扮的如此得当?

这和鲂海巨龙有什么关系?

她觉得有点头疼,特别是那条龙无缘无故把自己的力量给自己的行为不仅吓到她了,还让她心里的疑云顿生。眼前的王女和鲂海巨龙是什么关系?那她知不知道鲂海巨龙被她吸收掉的事情?

伊斯莉亚觉得有点烦。

她本来从家里出来就是为了摆脱家里的麻烦,没想到一出来,遇到的麻烦不仅没变少,反而还剧烈增多了。

她面色不显,依旧不卑不亢,心里已经开始为这些突然出现的不确定因素焦作起来。

“王女殿下。”她只得重新行了更加卑微和贴切身份的礼仪。

安娜贝尔其实只是想告诉她,自己是王女罢了。只不过从小被阿谀奉承长大,她已经不怎么会平和的与下等人沟通,在她眼里,与平民对话已经是莫大的荣幸,更别说是看她一眼了。

但当她看到伊斯莉亚把自己的行为和动作放的很低时,心里又没有那么开心。

她小声嘟囔了一句真烦,清了清嗓子试图挽回些什么:“起来吧贱民。”

……还不如不说。

她看到伊斯莉亚脸上的笑容又淡去了许多。安娜贝尔心中懊恼的同时,也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还有一丝莫名其妙的愤怒。

她气自己不会说话,也有些生气伊斯莉亚太过分了,自己明明是王女,居然还不像别人那样巴结过来!

可恶至极!让她这王女的脸往哪儿放?

好在伊斯莉亚从见到她、认识她的时候,就接触的是那张鼻孔看人的表情。此刻也懒得和她计较,对于这样身份高贵又傲慢的人,伊斯莉亚实在是没有结交的兴趣。

像安娜贝尔这样的人,满口贱民,是不屑和她这样的平民做沟通的。当务之急,还是赶紧离开,找到合适的地方把身体的力量化解干净,再想想该怎么去兑换母亲的白冕衣吧。

思及此处,伊斯莉亚心里转了好几个弯,又认真道谢,手上和身上的礼仪动作是一分不少:

“感谢殿下大恩,”她还是按着平日与别人客道那样,说出下面的一句话,“若您以后有用的到我的地方,敬请吩咐。”

伊斯莉亚温和地保持微笑,因为体质不好的原因,脸上也显得过分苍白,看起来没有一丝的血色。

“好啊!”

出乎意料,那高傲的公主居然顺着伊斯莉亚的话答应了她。安娜贝尔看着面色苍白的少女,心里想着“我就当你在求着我保护你了!”,想到在往后路程中她都会与伊斯莉亚相伴,心里更加激动几分。

“咳,本殿下允许贱民随行。”

伊斯莉亚面色有点绷不住了,如果没有修习淑女课程,她一定会大声骂一句脏话。

实际上她是不愿意和这种娇纵又身份特殊的人有过多接触的。一是因为相处极其麻烦,不仅要顺着权贵还要耐心地引导;二是若是被盖瑞思家的家主,她那好父亲知道了,一定又要大做文章。

“您——考虑一下吧,”伊斯莉亚低头,露出白皙的颈脖,皮肤太白了,从安娜贝尔的方向还可以看见她脖上细细的蓝色血管。她听到伊斯莉亚说,“殿下,我已经负伤了,路途中可能没办法护你周全。”

“若您不介意,佣兵工……”

娇气的公主并不想听任何解释,她冷哼一声,“本殿下说让你跟着,怎么?不愿意?”

伊斯莉亚:“……”

这可咋整哟,头秃啊。

“乐意至极。”她皮笑肉不笑道。

安娜贝尔很开心,她往伊斯莉亚身前凑了凑,想伸手揽着她的胳膊,搀扶一下她。但又觉得自己身份尊贵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情,犹犹豫豫做事不决,她踌躇了一会儿,伸出自己小巧的手递给了伊斯莉亚。

“扶着我!”

她傲慢无礼道。

伊斯莉亚:“……”

行吧,她这个伤病人员,居然还要哄着神一样的队友。

碍于身份,她伸手扶着了安娜贝尔。刚放上去,那小公主又不乐意了,猛地收回手,抱着自己的爪子,红着眼睛就对着自己大吼:“你干嘛!!”

“???”伊斯莉亚木了木,脸上的笑容都不知道该怎么维持好,“……扶着殿下啊……”

安娜贝尔和她接触到的手心热乎乎的,感受到刚刚探入手中的柔软玉指,那颗脆弱的心扑扑通通作响。因为心里隐秘的激动和兴.奋的原因,她眼睛一圈都是红的。

“你别碰我!”她突然大声呵斥,手也猛地抽回来。

伊斯莉亚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脸红脖子粗,仿佛在和自己较劲的王女,又看了一眼她的红彤彤的眼睛,理所当然的以为她被自己气到了——因为被贱民(她)摸了金贵的手。

伊斯莉亚也想明白了,反正就是这样了,那她说什么自己就做什么吧。

您说扶,好,咱们扶着。

您说滚,好,我麻溜走。

安娜贝尔看了一眼站在身侧显的格外安静的伊斯莉亚一眼,莫约估计着是自己的话伤到她了。踌躇了半响,心里又疯狂地做着思想斗争,最后还是喊回了伊斯莉亚,提出了新的要求:

“哼,我要你牵手。”

“?”

伊斯莉亚彻底搞不懂了。

但是怎么办呢,王女是贵族,傲慢无礼也是贵族,她惹不起。

伊斯莉亚只能伸出手,握住了放在她旁边的小手。被握住手的安娜贝尔似乎有些不适应,一路上不断蹭着胳膊,每次当伊斯莉亚以为她要松开手或者要发脾气的时候,她又没动静了。

两个人行进间也十分的默契,伊斯莉亚没有问鲂海巨龙和安娜贝尔的关系,安娜也没有问伊斯莉亚巨龙去哪儿了。

伊斯莉亚是觉得没身份问,毕竟对方管在哪儿,又是这样的性格,难保问了不会发脾气。而安娜贝尔知道一切,但是她也不想和伊斯莉亚说真相,所以就这样沉默了下来。

一直到靠近魔域森林的中段部分,气氛开始不对了。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的白色烟雾袅袅升起,在最前方还有着古怪的叫声,一声高过一声。因为听觉和视觉猛地增强的原因,伊斯莉亚可以清楚的感知到对方——六只四阶的幻影狼。

坏了!

要知道魔法师也好,武者也好,魔兽也好,她们都有自己的等级。伊斯莉亚之前是中级魔法师,相当于是魔兽4-6阶的实力。本来伊斯莉亚对付幻影狼是没有问题的,但问题就在对方是六只一起出动,相当于是她要单挑和自己同等级的六个人,这是根本就完成不了的艰巨事情!

之前有艾瑞利斯的存在,两个人一路走来都没有遇见魔兽。这下没了艾瑞利斯,她们遇到魔兽的几率就大大上升了。光元素还是调动不了,它们就像是一群不听话的孩子,故意在特殊时刻捣乱。

如是这样,她还是要保护着王女,因为这是魔法师的责任,也是魔法师的荣耀。

伊斯莉亚沉默地把右手法杖抬起,对着六只魔兽。在她看不到的地方,身边的安娜眼睛里微光一闪,杀意在眼底翻涌。

感觉到安娜的动静,以为她是害怕的伊斯莉亚松开牵着她的左手,把她揽在自己怀里。手腕上的保护圈褪下,印有三层咒文的手链在昏暗的森林里熠熠生辉,她轻轻地给安娜贝尔带上。

伊斯莉亚那张精致的脸,被咒光辉映出圣洁又清纯的天人之姿。

安娜贝尔眼里闪过惊艳,更多的是被庇护的喜悦。她犹豫了一瞬,双手伸出,抱住了伊斯莉亚纤细的腰,脑袋靠在她的肩窝,顺从地扮演着一个胆小的王女。

这个时候安娜贝尔才发现,原来自己比伊斯莉亚矮了大半个头。她快要被这一事实气死了,但又因为自己现在是被伊斯莉亚保护着的,心里也逐渐兴奋起来。

伊斯莉亚闭上眼睛,再次尝试调动光元素。可这次给予她反应的,则是之前盘踞在身体里沉如死海的蓝色法力。

那法力随着她的调动和吟唱在她身体里高速运转,伊斯莉亚金色的长发随着法力波动飘散在空中,湛蓝色的眸子睁开的同时,一道鎏金之光闪过。手中的法木杖也变的不再普通,流溢着古怪又没人见过的咒术。伊斯莉亚脑袋里出现了陌生的吟唱词,有个声音告诉她:“念!念!”

伊斯莉亚顺从地念了。

顷刻间,法木杖彻底喷发出巨大的能量,深沉而庞大的力量伴随着三颗小小的水晶发射而出。顷刻间,四周的声音和嚎叫统统消失,白光乍亮。

随后眼前出现了巨大的冲击光波,伊斯莉亚面前的大半森林,都被法术烧毁殆尽,化为乌有。

到什么地步呢?

伊斯莉亚站在原地看见了莫比乌斯小镇。

她居然直接把魔域森林打穿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学院传说之青春之歌第四章在线阅读

    破庙,陈志走了进去,喊:“李忠你在吗?”“咳咳...大人我们在这里,”李忠的声音从破庙一张破烂的桌子传来。“大人,你终于来了。”李忠走出来,突然“砰”一声跪在地上,低着头说:“大人,属下办事不力,请大人严惩。”陈志连忙扶起李忠,说:“李忠,你也跟我出生入死不是一两年了,虽然损失80名铁刀尉,但是你也

  • 活了五千年以后在线阅读第6章

    看清那人的面容后,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冷静如我,冷静如我,调整好呼吸,回头的时候还是没能控制住,叫出声来。一只梅花鹿从我脚边窜出来,就这样,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恍惚间,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闪着七彩的颜色,晶莹透亮的小水珠打落在岸边,他醒了。我的呼吸越发急促,清冽冷清的声音响起,“你为何在这儿

  • 但愿长醉通天喜得佳徒 圣人相继出世

    且说天极带着四人来到东海上空,对四人道:“公明,你可带你三位妹妹在东海等候,不日将有人前来收你们为徒。”四人虽是化身,却也具有本体大部分记忆,以为天极不要四人,要将之逐出师门,当下泪如雨下:“老师,可是弟子做错了什么?”天极见状,连忙解释,却是算到四人与那三清之一的通天有着不可割舍之缘分,虽然不知为

  • 魔道祖师阅读体云天学宫历史科普讲座在线阅读床头打架床尾和

    唐蓁蓁还没看清楚来人,就被一个软乎乎的小人给撞的后退一步。“婶婶!”“红妮!”唐蓁蓁看到小家伙讨喜的小脸,嘴角微扬,掏出之前买的糖块递给她。“这个送你!”“给我的吗?”乔红妮更开心了,“这糖纸好漂亮,咱们村都没有这样的!”“谁带你来的?”唐蓁蓁看向她身后,一直没看到乔家的人,乔红妮才六岁,总不能是自

  • 归路迢迢在线阅读第四节

    “治安司,”参虚本想拿出照片,却迟疑了一下,“你说治安司,他应该会相信的。”【南门治安局】参虚进了治安局,第一感觉,就是,局长真的不重要。该维护治安的,都已经出勤了;该救火的,也去救火了;有没有局长都一样。“局长,有几个队长需要调用物资,在等您签字。”“通知各队人马,有事到办公室请示。”“是!”秘书

  • [综英美]App不能拯救世界第5章在线阅读

    小男孩停下脚步,回过身,望着那红裙少女。看着小男孩那血红瞳孔散发出的冰冷杀意,红裙少女身体陡然一僵,放在小男孩肩上的手不自主的离开。“这是哪里来的孩子?!好可怕的杀气!”红裙少女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惊慌,说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邀请你去我家做做客。”小男孩眼中的杀意微敛,沉默少顷,语气微缓。“好。

  • 烈火军校:在民国男子军校我罩着大佬们的日子在线阅读归

    明国•帝都昭阳“轰,隆隆隆”乌云压在帝都昭阳天空之上,狂风怒号暴雨倾盆,但在滚滚乌云之中又有一团滑顺的圆形空隙,阳光透过那个空隙照耀在昭阳帝都中心不知为何变得破败不堪的摩诃迦叶问心场上。圣洁高贵的迦叶雕像呈从天而降的姿态,衣服璎珞飘荡在身后天空中,单脚踏地,脑袋低垂,胸前一双手合礼,脑袋右面一只手握

  • 星战深空鞭刑

    姚乾乾冷冷的看他一眼,提起裙摆便往上走,友好的那位脸色慌张,“夫人,使不得,小的们也是按规矩办事,求夫人别为难。”“什么规矩?相府的大夫人连进钱库这点权力都没有了吗?!”她逼问道。推开他,剑柄又挡在她前方,眼神往上瞟的那位冷笑道,“夫人,您还真是连这点权力都没有,只有老爷和这相府的持家主母,才可以进

  • 视界之耀光之吻之第五章 认错妹子

    跟在齐金嘴车后面那辆小面包车也停了下来,摇下车窗的刀疤男看着黑忉和齐金嘴跑进学校里。“呵!原来就是两个中学生,能有多大本事!”刀疤男一脸鄙视的看着副驾驶的麻杆儿!“额!大哥,你可别托大啊,那个家伙真的是个高手啊!”麻杆儿一脸委屈的说道!“哼!是不是大哥太久没出手了,你已经忘记我的厉害了!”刀疤男说话

  • 那个青年在线阅读第八节

    “我要到某个制造厂里面详细调查情况,这次很有可能会出现人命,你们要走要留随便你们。”北冥手里抓着方盘冷淡的说‘会出人命吗?’桑涵听到后心里有些许恐惧。‘不会的,可能北冥为了我们安全才骗我们别跟着去吧?’桑涵又给了些心里安慰。渡边沉默了一下然后做出了自己的决定。“我陪你去吧,你自己一个人我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