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神夏]弥子瑕和夏洛克的日常在线阅读第八节

2021/6/11 5:36:56 作者:江风飒沓 来源:晋江文学城
[神夏]弥子瑕和夏洛克的日常
[神夏]弥子瑕和夏洛克的日常
作者:江风飒沓来源:晋江文学城
弥子瑕是一个【待人真诚温柔体贴】的好姑娘,然而这只是表象?!夏洛克是一个【不通人情的高功能反社会】,然而这依然只是表象?!这其实是一个明着吐槽的汉子(←_←奇怪的描述)和一个暗地里吐槽的妹子相互吐槽的日常作者的话时间退到bbc神夏剧情开始的十年前,也就是从2000年开始,弥子瑕穿越前后都是21岁她和他相差有三岁,一起走过时间的轨

超诡异。

这是初对此事的第一反应。

这不诡异吗?她的前相亲对象大晚上出现在这个地方,遛着她初恋养的狗,而在相亲时她都不知道原来这两个人是认识的。

一连串的想法迅速涌现在脑海,初皱皱眉。

他们认识?拼命从脑海中搜寻相亲的过程,找不出什么蛛丝马迹证明他们是认识的,是在之后认识的?就这么点时间就熟到给对方遛狗?可之前为什么装不认识,这是需要隐瞒的事吗?

难道说风见先生是和狗男人联合起来作弄她?…那倒不至于,风见先生看着不像是这样的人,而且那次相亲是双方家长安排的,狗男人再怎么样也插不了手吧。

那是风见先生知道她的事,怕尴尬才和狗男人装不认识?那他们这得认识多久了啊……倒不如说在这个前提下想到和风见先生说的那些关于狗男人的事,初后知后觉地感到几分尴尬。

他当时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听完的啊,还真是辛苦了,抱歉风见先生。

然而这件事怎么想都有说不清的地方,仿佛有什么在心底呼之欲出又差最后的力量破壳而出,让她有些微微的烦躁。

“你和他…安室先生认识啊。”长时间的沉默后初轻叹一口气,眼前的青年表情就和现在的气氛一样僵硬,令她有些于心不忍。

“啊…啊。”对方没有直接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应了声。

这也太惨了。就算现在说先失陪,但他明显刚遛完狗在回去的路上,看样子还是把哈罗送回去还得同路,既然怎么避都避不开还是别避了。

***

这也太尴尬了吧。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活了三十年风见裕也感觉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艰辛的时刻,他自认在处理工作方面是一把好手,虽然经常被上司挑三拣四,换种角度想也是上司对自己能力的一种认可。

然而降谷先生是天生克他吧!

为什么一旦摊上他相关的事总是会变成这种情况?低下头,视线内的小白狗晃着尾巴屁颠颠地只顾往前走,那无忧无虑的身姿让他无比羡慕。

这人啊,有时活得还不如一只狗。

心里暗叹后他调整情绪,把目光抛向处于尴尬漩涡的另一个当事人。他的前相亲对象,也是他上司的前女友上野初小姐。

——之前就感慨过了,还得再说一遍她是个好姑娘。

提出既然顺路不如一起走的人是她,不得不说她很顾虑到他。只是最开始问了下他们是不是认识就不再提这个话题,而是选了些相亲时提及过的日常和兴趣话题继续聊,没有让气氛变得更加尴尬和僵持下去。

就这点而言,她涵养也很好。

站在她的角度这真的有很多值得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事吧?之前相亲时看得出来她对降谷先生心结不小,当时肯定收场得不太好。然而现在她全部忍下来当没事人,估计也是因为顾虑到他的立场。

降谷先生那会到底是怎么处理的啊……这么好的姑娘。

他很尊敬降谷先生,却没法也不会给上司开脱,于情于理确实是他对不住人家。

自从相亲之后他私下也调查过很多,降谷先生不会主动提这些,但他不是白混的,细节东拼西凑后也能猜出个大致轮廓,只能唏嘘。

想到上司他又忍不住叹气。话又说回来,如果早知道会在这条路上遇到上野小姐,他根本就不会晚上还在这附近遛狗。

他清楚自己该做什么,和上野小姐保持好一定距离。

明明知道的,上野小姐和降谷先生住得很近,还有他俩的作息很多时候都是错开的遇不到一起。降谷先生因事出差把公寓的钥匙和哈罗拜托给他,临走时还特地提了上野小姐,他做过调查确信这个点上野小姐都在家里或者公司出现几率很低才去那条路遛的狗。

大概是有什么临时安排吧……。

“风见先生?”

“啊是!怎么了,上野小姐?”

“我们到了哦。”初露出一贯的梨涡,温柔地笑了笑,眼神示意就在前面几步的公寓楼。

仿佛沙漠中遇到绿洲的安心感,能迅速结束这个状况对他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事,风见点头附和,“是呢。”

两人默契地什么都没提,直到上阶梯才如释重负。哈罗还有些恋恋不舍地扒着上野小姐的脚,他只能歉意地笑笑抱起哈罗,两人冲着对方客气鞠躬随即迅速各回各地。

回到降谷先生家后解开狗绳,哈罗立刻冲往食盆喝水和吃狗粮。风见蹲下来,懊恼地揉揉小狗毛绒绒的脑袋,听着他呼噜噜的回应小声嘀咕,“还不都是为了你。”

哈罗支楞起耳朵低低地叫了声,委委屈屈。

“好啦好啦抱歉,怪我不怪你。”他应该更严谨些的,如果在工作上也那么疏忽的话肯定会造成很大的损害吧,也算涨个教训。

谁又能想到这次的教训还没完呢。

门铃被按响的声音猛地勾回他的思绪,风见愣了愣站起身。降谷先生自己有钥匙,这个点会是谁?他小心地走到玄关,看向室内监控的屏幕显示。

看到来客他更加懵然,但还是立刻拉开链条开门,“有什么事吗,上野小姐?”

“啊,抱歉风见先生,这时还来打扰你。”初对他微鞠躬,把手中夹着文件的硬板递出,“这是我们公寓里的留言板。这周轮到零了,等他回来请你转交给他。”

“好,我知道了。”原来是为了这个。他郑重其事地双手接过,就在下一秒他忽然察觉到刚才对话里的微妙之处,猛地抬头眼神接触,对方眼底的光令他心一惊。

听到声响的哈罗从房间里冲出来,兴奋地扑过来,初弯下腰摸摸脑袋。

一股不安从他内心深处扩散开来,咽了口口水,风见艰难地挤出一句,“我喂完哈罗就准备回去了,我会发个信息提醒安室先生。”

初看向他的目光充满深思,也没继续追究,只是笑笑,“那就麻烦风见先生了。”

有句话怎么说的,破屋更遭连夜雨,风见有时很气愤自己的不祥预感特别准这点,放在眼下这种情况更是如此。

楼梯那里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哈罗的小尾巴摇得更欢,要不是因为还在享受初的抚摸或许他这时候就冲了过去。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回来啊……

风见闭上眼,满脑子都是两个字,完了。

青年虽是深色皮肤,但那一头浅金色的头发放在夜晚也是极为显眼的存在。他单肩背着包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往他们的方向看来后似乎顿了顿,没什么犹疑地照常走过来。

这也是他佩服这个上司的地方,不管发生什么他都能判定清楚状况,情绪管理和表情管理都是一流,时刻保持着完美的营业笑容,毫无破绽。

“上野小姐?晚上好,发生什么事了吗?”

“嗯嗯没事,安室先生。”

初的应对也让风见愣怔了一下,有些微出乎意料却也合情合理。她指了指已经交给风见的留言板扬起嘴角,“本来想让风见先生转交给你,看来也不用麻烦别人了。”

“噢这样。”安室透回以爽朗的笑容,弯腰抱起自家小狗后又顺手从风见手中拿过留言板,“谢啦,风见。今天哈罗还好吗?”

敏锐地察觉到对方语气里的暗示,风见附和着小调用词,“挺好的,就是太过活泼,但都说狗狗似主人嘛,这样也不赖。”

要是平时的话他估计要被降谷先生瞪了吧。出口的一瞬间他颇有些心悸地看了看眼前的上司,对方扬扬眉笑,“行,你就知道损我。”

“两位关系真好呢。”初笑容不变。

这姑娘也挺行的,果然从某种意义上她真的很适合降谷先生啊……。

“嘛。”安室透不置可否地笑道,“风见,正好我有事和你说,留下陪我喝个酒吧。”

“行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也不打扰两位了。”

初鞠躬告辞,最后深深地看了两眼他们,便重新走到楼梯口上楼。

直至听到楼上传来同一方位的关门声,浅金色头发的青年才长长舒出一口气,伸手揉了揉额前的碎发,周身散发的气息也随之冷冽几分。

他有条不紊地走进玄关,脱下鞋子整齐地放好,把背包放在一边。全程风见都紧盯着上司的一举一动一言不发。

等把一切准备工作做完,安室透径直朝他走过来,风见赶紧避开。而对方只是从冰箱里取出一罐冰啤递给他。他伸手诚惶诚恐地接过,看着上司给自己也拿了罐单手拉开环仰头喝了口,擦了擦嘴角后淡淡地看着他。

——“所以,你能解释一下吗?”

***

微妙。

安室透听完全程的感想只有这两个字可以形容,这让他一时之间无言。所以说总结下来就是一连串巧合,这还真是让人不知道怎么评价?

“那个,很抱歉降谷先生,因为我的疏忽让您暴露了……”

“不用太在意这里,她一直很确信。”

初从来没怀疑过他是「降谷零」。哪怕他没法当面承认只能婉言否定,这对于他们来说始终都是心照不宣的事实。

或许他人会被他的演技蒙骗认为「安室透」真正存在,但也有那么几个人是能拨开外壳认出「降谷零」的,而她就是其中之一。

她是他曾经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维持最长时间亲密关系的对象,他们经历过所有该经历的事,他也是认真地对待这份感情,向她交付了全身心。

直到现在也没怎么拿回来过。

他的想法依然没有变,现在还不行,还不是时候。他不能把她卷进这些麻烦事,只能在暗中守着她,实际上最理智的做法应该是和她彻底拉开距离,就像前几年一样。

但他发现他做不到。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的人再次出现在眼前,还离他的生活那么近,他没法再塑身份重新开始,也不想再和她毫无交集。既然命运安排他们成为了邻居,那就利用好名正言顺地在明面上也能继续参与她的生活。

比起之前只能私下打听她的近况,像这样明暗面都能掌握好才更让他安心。

问题在于现在的初到底是怎么想的。

她并不傻,倒不如说她反应一直很快,虽然偶尔会思维比较发散跳跃容易蹦出些奇思妙想,大部分时候都很正常。

搞不好这件事会成为一个契机,至于会朝哪个方向继续发展还是得顺其自然。

不过话说回来,她还真是很容易遇到这种事呢。

以前他们认识到熟悉起来也是在一连串巧合之下…。膝盖间跳上一团毛绒绒的小东西,他伸手摸哈罗的脑袋,情不自禁地扬扬嘴角,抬头看向对面还各类情绪交杂面色很精彩的部下。

风见也是老样子,他有那么可怕吗?

“风见。”

“是、是!有什么指示吗降谷先生!”

“…你饿了吗?”

“还、还好?”

“我有点饿了,不如……”还没把后半句的做点东西或者出去一起吃说出口,对面的部下蓦地站起身鞠躬毕恭毕敬做手势礼。

“我懂了!我现在立刻去给降谷先生买吃的!”一边说他一边风风火火地冲到玄关慌乱地穿好鞋,打开门丢下一句降谷先生有什么想吃的发信息给我就头也不回地出门。

……

他真的那么可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诡探传奇之我是一颗白菜精

    第一章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在滴滴如同钻石般的露水的折射下熠熠光辉。清风裹挟着野花的清香轻柔地抚摸着大地。蝴蝶,微风,鲜花,阳光,还有一个栽着白菜的园子。一位头上绑着湛蓝色头巾,手上挽着柳条编制的篮子的少妇来到这里挖取着水嫩嫩的白菜做中午的菜。她伸出那一双带着老茧的手把根须牢牢抓住土壤的白菜给土里挖出来。

  • 天道的女人冥府残境

    如意衣庒,中年美妇把玩着手中的金钗,笑眯眯的看着叶寒秋“小子,看不懂这是什么吧?”确实,叶寒秋回来的路上就检查了三样东西,一只金钗,一只玉箫,一个玉盒,别的什么信息都没有,把叶寒秋郁闷个喵喵的。“其实这是灵物,难得的宝物,就像你拿着的那把大剑,也只是初级宝兵,宝兵上有灵兵,仙兵、还有神兵,当然还有些

  • 罪妾第2章在线阅读

    事情发生在港口黑手党和武装侦探社的休战期,双方大家长达成共识,本着和平共处合作愉快的原则(个屁),在处理某些容易引发争议的事件时,两个组织各派一人,组成两人小队,互相监视互相帮助。因为一些历史遗留问题,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被迫凑对。因为被太宰钦定为[新双黑],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被迫凑对。在[新双黑]频频

  • 吟游诗人之帝道抽奖 秦高?赵高! 【求鲜花 求收藏 求养肥】

    姓名:秦臻【赢臻】年龄:16根骨:6【中上之资,泯然众人】悟性:9【过目不忘,触类旁通】身份:嬴政不得宠的庶出子境界:未入武道抽奖次数:3【武道传承抽奖:1新手无限制抽奖:1新手抽奖:1】“想不到啊,我死了之后竟然来到了这样一个世界,这身份还真是…”,回想耳边的声音赢臻淡淡的想到,随手掀开被子,被子

  • 灵异系统是个小崽崽之没想到是我吧

    小念看着面前疯狂的母亲,淡定的对着电话“爸爸,妈妈让你带着小雅阿姨过来,不然就会对我不利”“小念”“小念”嘟嘟嘟。。。。。。“我已经听你的吩咐了,你可以把我松开给我一点水吗?”小柔看着眼前过分冷静的女儿,沉思了几秒就命人把绳子打开了,并让守在屋里的人都出去了。小念看着自己眼前的一切,难受的抱着自己蹲

  • 人间流云拂柳依之手雷的威力(求收藏评论鲜花)

    秦天站起身来,不动声色地消耗了2点经验值,兑换到一枚手雷。环顾四周:只见来人有的手上浮现火球,有的身边旋转着冰锥,有的人居然召唤出了异兽......“至于这么大的阵仗吗?”说话的同时,李牧原手中出现一面巨大的盾牌,背靠大树,将秦天护在了身边。“我们也是没办法呀,两个人就能杀死狂化风刃狼,还端了一群啸

  • 葬神在线阅读第5章

    第五章大婚族祭!就这样,一晃,时间便是来到了大婚的那一天。这一天,无论是新郎夜麟玄还是新娘子旃檀璃洛,都是穿着打扮的分外喜庆,看上去,当真是郎才女貌。夜麟宫的百余人分别站立在廊腰两旁,迎接着二人,而夜麟玄也是牵着旃檀璃洛的手一步一步走向了夜麟宫巨大的夜麟广场之上。因为在那广场之上,夜麟古皇与无痕真皇

  • 冷面杀手双重奏在线阅读第八章

    此后,岳梓乘的精神日益见好,也开始同以前一般和久澜开玩笑了。但久澜却从他的眼眸里看见了愈渐深沉的漆黑,再不如以往那般明朗,添了些她看不透的东西。他到底还是回不到从前了。枝上的花苞又多了两个。岳梓乘透过窗牖望着那枝头出了会儿神,又低下头去继续执笔写了起来。他受伤昏迷了好几日,也一直没个消息递回去,如今

  • 萦梦牵秦在线阅读第六章

    话说这顺平侯枪乃是三国时蜀汉大将赵子龙教习兵士的枪法,一共九招,招招只求一击必杀,精巧绝伦,力沉势大。当年赵爷爷正是使的这一手枪法,在那长坂坡杀了个七进七出,好不威风!后赵爷爷西辞,蜀汉皇帝赐了个顺平侯的美谥,这枪法也就命为顺平侯枪,一代代在军中传了下来。萧全北地边军重将,自是使的出神入化。那骑士见

  • 请别屏息等待我第七章

    时间一晃过去,转眼到了七月中旬。炙热的太阳火辣辣,仿佛要把大地水分蒸发掉最后一滴,田野的水稻黄澄澄一片,金黄饱满的谷穗沉甸甸垂向大地。三大队的村民聚集在村中心的晒谷坪,大队长桃建军正在慷慨激昂的讲话。“同志们,秋收在即,胜利就在眼前!为了丰收和粮食,我们不怕苦,不怕累!现在我正式宣布,小清河公社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