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血冠与怒剑之再次穿越

2021/6/11 6:05:05 作者:佬易 来源:纵横中文网
血冠与怒剑
血冠与怒剑
作者:佬易来源:纵横中文网
粹铁纪元末,当清洗运动再次成为主流,红布金月旗又一次挂在至圣殿高庭的白墙上,这个国家的命运也就真正意义上发生了改变。。。。。从东天庭大山脉到极西之地船头崖,从北大门到长白岸,对于这个面积将近三千万平方千米的大陆来说,这只是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一个十分普通的故事,就像是火把中迸溅出的一颗火星,但谁也没想到,它能星火燎原。

一路而来,跨过了无数山川低谷,穿越了无尽之海,最终奥的脚步停在了希利苏斯。

一柄庞大道无与伦比的剑扎在了大地之上,其露出部分仅仅是一个剑柄,但这个剑柄却是突破云层,延伸到了宇宙之中。

很快,他身后的狮鹫便赶到了。

“萨格拉斯~”一声怒吼从那头戴金冠的青年口中传出。

不用想,能将如此巨剑插入艾泽拉斯,出了萨格拉斯还能有谁。

“嗯?”就在这时,观察着大剑的烛烬却发现在大剑插入艾泽拉斯之处似乎出现了一片破碎的空间。

这一发现让烛烬有写惊喜,他拍了拍身下的奥,便直接朝着那破碎的空间俯冲而去。

“这空间破碎的程度,似乎足以让我回去!。”经过对这破碎空间的观察,烛烬心中顿时狂喜说道。

他身后,头戴金冠的青年听道他的话升起疑虑:“回去?难道……”

“是的,这出空间破碎极大,足以让我回到我原本的世界之中。”烛烬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狂喜。

沉默……

面对烛烬的狂喜,他身后的人群却没有人再说话。

许久之后,那头戴金冠的青年终于再次开口:“烛烬,你真的决定要回去吗?”

听到这句话,烛烬心中的狂喜渐渐的平稳了下来,陷入了沉思之中。

对啊,我是否真的要回去……

烛烬的思考,其余之人没有丝毫打扰,都静静的矗立在他的身边等待这他的回答。

过了许久,烛烬开口道:“安度因,我必须回去,那里才是我真正的家。”

安度因听道他的话之后正要再次相劝之时,烛烬却开口说道:“如今燃烧军团已经被击退,就连萨格拉斯都已经被封印,这里或许已经不需要我了。”

安度因闻言之后便消去了劝阻的念头:“那你什么时候离开。”

“现在。”烛烬想都没想便直接回答道,正如他所说,这方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只得他留恋的东西了,况且原本的哪方世界还有着一个人在等待着他。

听道烛烬的话,安度因张开双手,直接给了烛烬一个拥抱:“烛烬,我永远都会记得你的帮助,祝你一路顺风。”

“谢谢”

良久之后,安度因才缓缓的松开了手。

安度因松手之后,烛烬取下了被他背负于身后的巨剑,轻轻的在上面抚摸着:“伙计,你愿意于我一起离开吗。”

仿佛听懂了烛烬的话语,他手中的剑开始兴奋的轻吟,表示着自己的意愿。

烛烬脸上露出笑容,随后再次将巨剑负于身后,朝着那空间裂缝走去。

即将跨入之时,烛烬却转身对着安度因说道:“坚持你和平的理念,终有一天你会成功的。”

话毕,便再也没有犹豫,直接跨入了空间裂缝之中。

随着烛烬的离开,安度因不着痕迹的抹去眼角的水光,轻声呢喃道:“愿圣光与你同在。”

众神殿中,被封印的众人面前,一面由先知打开的投影清楚的显示着希利苏斯所发生的一切。

伊利丹看着烛烬的离开感慨道:“灰烬使者就这么离开了吗,这次燃烧军团的入侵,若不是有他的存在,艾泽拉斯能否继续存在都是一个问题。”

端坐在神位之上的先知开口说道:“虽然他已经里开,但却在艾泽拉斯留下了一个传奇,击碎了巫妖王的霜之哀伤,横跨无尽之海,征战四方,不知道对方到底为何有这么强的执念,想回到之前的世界。”

先知看着艾泽拉斯的世界,他并不意外有外来生物,要知道燃烧军团的到来,其实就是外来生物制造出来的,根本不是艾泽拉斯之中的智慧生物。

一条清澈的小溪旁,有牛三五成群的正在喝着溪中的水。

突然间,牛群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哄退而去。

小溪盘的一处草地之上,空间竟开始剧烈的颤动起来。

“咔嚓”颤抖间,空间仿佛已经承受不住,直接碎裂开来,形成了一个黑洞。

在黑洞形成的一瞬间,一道人影从黑洞之中跌落出来,倒在了下方的草地之上。

在人影跌出之后,黑洞便以极快的速度收缩,最终消失的无影,仿佛重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咳咳咳。”那由黑洞之中跌落出来之人剧烈的咳嗽起来。

许久之后,咳嗽声总算是渐渐的平息了下来,随着咳嗽的停息,那但人影艰难的从草地之中爬了起来。

“这是什么地方?”人影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喃喃自语道。

“没想到位面的穿越远比我想象的难的多,若不是有一声实力向护,恐怕得死在那时空乱流之中了。”看了看此时已经破碎不堪的鎏金战甲,烛烬苦涩的说道。

默默的感受之下,烛烬感觉道自己体内那充沛的圣光此时也已经没了踪影。

“没想到就连自己的一身圣光也在那虚空之间泯灭了。”烛烬心中想着。

“啊~”一声喊叫打断了烛烬思绪。

循着声音看去,一名看上去十二三岁的金发少年正一脸惊恐的望着烛烬。

此时的烛烬那破烂的鎏金战铠以分辨不出原本的模样,甚至因为在空间裂缝之中受了不轻的伤势,此时的烛烬几乎全身都被鲜血染成了猩红之色。

“小朋友,你别害怕。”烛烬看到自己吓坏了这小孩,连忙安慰道,说话间直接用空间背包内的衣物将自己那一声染血的衣着换去。

这衣物是早在他还在艾泽拉斯之时便特地找裁缝缝制好的地球上款式的衣服。

那少年见到烛烬身上的衣服突然间变幻,如同魔术一般,心中有点惊喜,但却依旧无法完全压制心中的惊惧。

不知是烛烬的安慰起了作用,或是因为此时的烛烬看上去并不像坏人,少年最终强忍着心中的惧意,小心翼翼的问道:“您…您是魔术师吗?”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烛烬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很快他便反应过来自己不再是身处艾泽拉斯,空间背包在这方世界之中根本不存在。

“嗯,我是一个魔术师。”烛烬笑着对少年说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日之我可以控制丧尸在线阅读第8章

    “你没事吧?”王羽蹲在潜水球旁,看着渐渐醒来的阿莱雅。“我...我...怎么了?”阿莱雅一脸娇红地抱着脑袋,躺在潜水球里有些不知所措。可只是等她稍微清醒一些,就立即跳了起来,警惕地观察起四周的环境。王羽急忙拉着她的手说道:“阿莱雅,周围很安全!你现在需要休息!”阿莱雅的身体像是触电了一般,颤抖了一下

  • 修心录新的开始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新闻资讯……昨天多国警方联合破获一起违法制造不明生物药品案件。该企业涉嫌违法制造生物药品,并进行极其恶劣的违法人体试验,现该企业已被查封,涉案人员已被抓获,受害人员已被各国安全接回,我国受害人员已被送回国内进行治疗……”吱呀,我身后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黑

  • 猎魂纪在线阅读第一节

    这个世界上,有的人日子好过,有的人不好过。在擂钵街这种地方,一百个里有九十九个大抵不好过。尤其物资匮乏的冬季,走在污水横流的地面上看见一具两具冻僵的尸体半点也不奇怪。成年人尚且无法保证“活下去”这个最低期望,至于失去双亲庇护的儿童来说,无非就是熬。熬过去又是一年春天,熬不过去,左右跑不了一张前往赛河

  • 玄幻狐妖之帝途争峰第五章在线阅读

    想到这里,罗子轩立即往节目组方向赶过去,他现在全身上下就身下五十块钱不到,要是节目组不给他报销来时费用,他连回去的路费都没有,会瞬间原地破产。而本就已经被自己的胡思乱想给吓到的工作人员们,见到罗子轩往他们所在方向冲了过来,顿时一个个被吓得连设备也懒得管了,一阵风似的往里面逃去。然而他们越跑,罗子轩就

  • 僵尸世界:一拳圣僧安姬

    我是被第二天清晨的阳光给隔应醒的!阳光打在身上的感觉咋说呢?就像是露天厕所的那种“黄金”真真是隔应死个人了!昨晚修炼时,看到月亮已经快满月了!川川的事情要抓紧了,先去找到川川的家人,然后见机行事吧!打定主意又去了昨晚的公园。白天的公园总算有了点公园的样子!不再是如昨晚那般!奇呼惨叫声!此起彼伏了。找

  • 龙族之屠龙者第6章在线阅读

    “只有自己的拳头才是真的!”霎那间杨煌眼神之中透露出一抹坚决,伸手一拍,只听嘭的一声闷响,那凝结成球的灵炎瞬间被他拍散,顿时一大篷火焰立刻四处飞散,将杨煌周身十米范围内的石台全部点燃。不但如此,这火焰似乎仍旧没有任何停止的念头,简直是凶猛异常,似乎要焚尽一切可以碰触到的事物,微微停顿一下便继续朝外面

  • 缱绻流年在线阅读第7节

    有些头疼的扶了扶自己的额角,陆轩游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掐死楚言诤的心情。他忍着自己的怒气,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不想上什么钻石。”楚言诤一怔,接着用一种痛心疾首的表情看着陆轩游,看得陆轩游差点以为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他指着陆轩游,颇为恨铁不成钢的说:“陆总,你没有梦想!”陆轩游咬咬牙,这跟梦

  • 我的心理医生之无情胜有情

    招牵在人们的恶意中长大了,她对世界的判断初步形成了,她的内心充满着渴望——渴望朋友,渴望真心,渴望不被欺负。还好,初中的朋友们,是那么多的宝贵,招牵感受到了善意,这也是后来招牵每次撑不下去的时候让她重新振作的支柱之一。第一天去初中,招牵仍然忧心忡忡,她害怕继续小学的故事。那天有好多人在校门口,招牵去

  • 星陨危机无敌剑意

    “邹拾光,别人都叫你剑狂,今日一见,当真是狂得不得了啊!”这里是一片群星璀璨的银河中心,由漫天星辰组成的天台之上,数十人站立。银河本是存在于虚空之中,能站立于此之上,那莫不是实力通天之人。这数十人围成一个圆,将一名十七八岁的长发黑衣少年围在中央,目光不善。“对你们这些垃圾,我还需要谦逊?”少年掏了掏

  • 洪荒:僵尸大帝第四章在线阅读

    “我不是故意见死不救的。”陆星轨手脚并用爬过去,“她早就被咬了,腿上的血是黑的,我救不了他。”他抿紧了唇,有些忐忑。就算面前的人是最大的反派BOSS,也不能让他觉得自己冷酷无情,不值得信赖不是。男人干涩起皮的唇瓣动了动,没说出话来。两人对视半晌,陆星轨也没话说,默默转身去烧水,守着煮饭锅冲了点奶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