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半子第6章在线阅读

2021/6/11 6:02:29 作者:赵熙之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半子
半子
作者:赵熙之来源:晋江文学城
寒门出身的比部直官,五姓高门的入赘女婿,这是许稷的身份都说女婿如半子,算半个依靠但许稷既瘦且矮,体格羸弱少年白头,从不被看好不过表象是事实本身吗?寒门出身?入赘女婿?一辈子熬不出头的流内小官?“半子”于许稷而言,仅仅是“女婿”的意思吗?她又能否长成参天大树?没错,女主就是许稷【背景参考晚唐,封建时代财政大臣和武职官】

焚天宗外门

一个庭院的大殿里,双眼敷着冰玉躺在床上的陈玮陈大少,床前站着四个抱着蛋蛋的小弟!“废物,全他麻都是废物,此仇不报,誓不为人!马上给我联络我堂哥,非得废了这小子!”

“我们是废物,可是你也不是让人家给揍了吗”

这几个小弟心里抱怨,嘴上可不敢说啊!那黄毛小子还算仁义,要是再狠一点,估计这辈子和女人就无缘了!蛋蛋现在还一抽一抽的。

“嗡”孙圣一回到屋里炼化起灵石可是如饮甘露,那叫一个舒服,灵气顺着无名心法的运转,一个个灵石都变成了粉末,经脉和穴道充斥卓强大的力量感,骨骼闪烁着淡淡的金色,浑身散发着一丝说不出的灵动和气韵。这是突破了吗?

孙圣一现在识海感觉十丈之内一切非常清晰,一草一木,甚至于蚂蚁的叫声都能听见,只要自己愿意。

丹田里灵气翻滚,已经拓展如小湖,单手握拳,元气凝聚,展开手脚一连数招,轰隆!轰隆!整个房子被孙圣一直接拆掉了!

靠!这不是蔚蓝星的房子,这里的房子都是有阵法加持的。

听见响声,院子里几十个修炼的弟子都跑了出来,不知道这个野兽般的黄毛小子何故毁了房子。

“无事,无事!”孙圣一讪讪的挠挠鬓角,嘴角一抽。

众弟子相互看看默默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要是不长眼,被这黄毛小子爆蛋就悲催了!

孙圣一对于目前的境界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离开了孙老头,没人指引,全凭自己感悟了。

只是感觉自己还能再突破,孙老头曾经说基础越雄厚,未来的修炼之路才能更长远,宗门基础五行之法没去修炼,是孙圣一感觉自己的潜能还未完全发掘。

识海中的石头一闪一闪,其实一大半灵气是被识海中的石头吸走了!反正目前孙圣一也搞不明白这玩意!貌似对自己没啥伤害,随他去了。

又是一身异味,赶紧去洗刷。

黑师兄看着被孙圣一毁掉的房子心里一阵抽搐,这是个什么玩意啊,定定神色。

“师兄,杨长老让我请你过去一下,房子我等会找人重新修葺一下。”

孙圣一耸了耸肩,“黑师兄,额先去你房间里洗漱一下,就去。”

……

“见过杨长老”孙圣一恭敬的站在杨长老的面前,对自己好的人保持尊敬,这是孙圣一自己的处世之道。

“圣一啊,你来焚天宗也有些时日,也没有对你怎么照顾,我当初说的也没几个兑现,有没有怨言啊?”捋着自己稀疏的胡子杨长老淡淡的问道。

“杨长老等带我入宗,圣一就感激不尽了,还有什么怨言!”

杨长老满意的看着孙圣一,愈发觉得自己识人的本事还是不错的!

虚空一划,手里出现了一个袋子和一个玉简。

“这玉简是一本技法,应该适合你修习,袋子里是一些灵石,应该足够你修炼到筑基境界了,希望你勤加修炼好生利用,去吧!”

接过袋子和玉简,杨长老也没有再挽留。

“圣一 谢过长老”孙圣一退出了杨长老的住处。

瞌睡遇见枕头,这杨长老真是不赖,想什么来什么,刚想着怎么能弄到技法,这就送来了,孙圣一觉得自己的运气还是不错。

回到住处,房子已经被修缮完了。

按着杨长老的提示,孙圣一凝气稳神,把玉简贴在额心之处,玉简“啪”一声,化为粉末。识海中多了一篇“妖神拳“的拳谱,最奇妙的是当识海中的石头散发出柔柔的光芒包裹了那些文字和图案,形成了一个虚影,而虚影竟然一招一式的演练起来,当一遍演练完毕,虚影消失了,孙圣一的识海感到一阵空虚,赶紧退出识海打坐恢复。

恢复大概半个时辰,孙圣一迫不急待的习练起来。

这一练,他立刻发现之前的自己有点好高骛远了。

理解是一回事,但能不能做到又是一回事。

这拳法,很刁,要将身体扭曲,很多都是违法了人体的结构,强行扭转之下,不但疼,有些角度很难达到。

但对于孙圣一来说,虽然难度有,但是从记事起就和一群野兽生活孙圣一就不是事。

在修炼这件事上,孙圣一一向很疯狂,他玩了命似地折腾自己,不知疲倦。

要做,就做到最好。

一遍一遍,纠正着自己的错误,直到精疲力尽。在这样的变态要求下,十天时间恍如白驹,这妖神拳被自己练得纯熟圆满,而识海的坚韧性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焚天宗,内门陈长兵的院子。

“堂哥,你一定要给我报仇啊,杨长老带回的那个黄毛小子很是嚣张,不废了他!我睡觉都不踏实”双眼依然红红的陈玮几乎嘶吼着!

“一个刚入外门的渣渣你都对付不了,平时让你勤加修炼,你都不屑,靠家族用灵药堆积到先天九层有什么用!”

“我不管!反正你得找人帮我废了那小子!

“一个未入筑基的垃圾,不值得我出手”陈长兵傲然说道,天才都有自己的骄傲。

“你留意这小子,宗门内不好动手,外门新入门的弟子不是要完成一个历练任务莫,到时候你找刘天虎、刘天龙两兄弟去干掉他,就说我说的……”

“谢堂哥!”陈长玮知道这兄弟俩,都是跟着堂哥混的,修为更是已经步入筑基初阶巅峰,都是狠手,下手毒辣!

陈长兵看着远去的这个堂弟,要不是自己这一脉是偏支,他不会理这个堂弟的。

他志向远大,向往王城,帝都,待在这个每况愈下的焚天宗也就是自己的一个跳板。

孙圣一停止了修炼,睁开双眼,他挠了挠自己的鬓角吗,“修炼不是一味的枯坐就能进步,需要历练实践结合才能有更大的长进,不过历练前需要更好的了解这个世界,先去藏经阁看看.……"

孙圣一去藏经阁一待就是三天,一层的杂七杂八的书籍,几乎翻了个遍,当然他现在没有资格去观摩功法秘籍,他需要的是对这个是世界和所在宗门的地理,人文有一个宏观的了解。看守藏经阁的胖老头也没必要为难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配她总是在吃醋[快穿]选择

    两人都没想到姬南这么凶狠,一言不和就开砍,当下不由自主地往后狂退,但还是躲闪不及,只听咔哧一声,衣服被划破,连肚皮都翻卷出一条伤口。逼退两人后姬南站在门口,也不继续出手,把刀一横,恶狠狠道:“想占我的地盘,先问问这把刀答不答应!”“这混蛋,他想杀了咱们!”葛三惊惧不已,肚皮上的刀伤火辣辣疼,若非自己

  • LOL:基操勿六在线阅读模仿

    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了。重写

  • 穿越只为与君相守斗战圣体,复制天赋! (求鲜花评价票)

    至此,聂明算是正式拜入菩提门下。接下来的日子,聂明也没有耽搁,想要在这个世界立足,先行复制天赋、根骨的事不可耽搁。通过询问洞中弟子,聂明知道了孙悟空的所在。正是和原著中一样,被菩提安排做那七年扫地的差事。第二天清晨,不过刚刚破晓,他便是来到了洞中一角,林木无数之处。视线所致中。迎着初升的朝阳。一只浑

  • 我穿成了史前废物在线阅读第二章

    房东呵呵的跟着干笑,“我先回去了,有事你就过来找我啊。”葛吾恩很高兴的点头,非常感动的说道:“我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遇到您这样好的房东,实在是太感谢了。”房东被说的都不好意思了,肥硕的脸上露出一抹红色,“有事你说话。”葛吾恩转过头,瞬间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打开门,吊死鬼已经将房间打扫干净了,她略微检

  • 第一凰妃在线阅读第4节

    虽然这么一小点驱魔水对这个手鬼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但是没有关系。若这个家伙以为自己只能用柳条浇浇水,那就大错特错了!玛利亚手上的花瓶其实不是花瓶!它叫做玉净瓶·驱魔特供版,是和驱魔水配套使用的,只要玛利亚不断地消耗积分购买,就能够无限制装下驱魔水。并且,她的伞也用积分进行了改装,增加了一个玉净瓶专用

  • 星宫奇缘在线阅读宣告

    本书名已从虚拟现实游戏大老板改成虚拟现实游戏。另外,求收藏和推荐票,谢谢!!!

  • 穿越之三姐妹玩转古国在线阅读死亡之谷

    “少帅可是要见穆元帅?”一瞬间,叶尘身边气息变得冰寒许多。穆元帅!叶尘已经整整十年不曾听到这个名字,但过去了十年,当叶尘再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依旧是杀气纵横,戾气冲天阙!穆青!星辰帝国,北境封王!原星辰帝国三军副帅,曾经叶无敌最骄傲的徒弟,叶尘最敬仰的伯伯。十三年前,四方七大帝国合力围攻星辰帝国,当

  • 拒绝做贵人[快穿]在线阅读第七章

    其实燕玄第一次见到君广白时的想法很简单。——这大夫真好看。燕玄自幼出生在苍云军中,人生里每天就是习武,出操,听令,任务,上阵,杀敌。军中也有漂亮的师姐师妹,或者嫁与某些将士的温婉贤妻,以及他们的女性家眷,在他的印象中,漂亮好看这样的词,要是用在人身上,就理所应当是用在女子身上。可这从万花谷而来的大夫

  • 穿书后发现书看串了第6章在线阅读

    宋俊杰现在住的房子是叶楚然给他租的,宋俊杰从前穷的睡花街门口,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勾搭上叶楚然才有了稳定收入。宋俊杰舍不得自己出钱租房,就卖了几次惨,舌灿莲花的让叶楚然心甘情愿的去给他出了租金,特意选的市中心的高档小区,一套房子一年的租金都够在城郊买一套房了。在原身眼里,宋俊杰现在住的房子,是

  • 密室逃生收电费的陈初生

    x.x.x号,是周五,下午放学以后,张乘风没有像其他孩子一样贪玩,急急忙忙的就往家里赶,几个姐姐都不在家,父母又得下地干活,家里饲养的几头猪牛都在圈里嗷嗷等着张乘风回来。“二舅,今天这电费你交是不交?”“我家都没有用去那么多度电,我为什么要交那么多钱给你?”“好,你不交的话,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