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温水煮刺猬第7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2:44:39 作者:girlhedgehog 来源:晋江文学城
温水煮刺猬
温水煮刺猬
作者:girlhedgehog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简介;她?长相一般,身材一般,家世一般,就连文凭也只是高中毕业生而已。SO;她胆小,她害怕,她自卑,她小心翼翼像刺猬一般的活着。一如她的名字“迟微”。看似胆怯,阴郁,自卑,就像带着保护色的刺猬。其实内心却无比柔软,善良,热情,就如同太阳一般能射进人心。他?长相好,身材好,家世好,海归医学博士生,现今就任于n市人民军医院外科主刀医师。SO;他骄傲,他冷淡,却又谦虚有礼,待人接物皆有他的标准。虽然如此却从未对谁打开过心扉。一如他的名字“温清薄”。看似一碗温水,其实骨子里却淡薄,冰冷,孤寂。他对她

沙良宇被判故意伤人,禁赛五场,而9号球员的鼻子被打破了,自然也不能参加比赛了,由北极狼队的29号球员刘洋上场代替。

至于闪电银火狼这边,陈新龙则是代替沙良宇上场了。

北极狼队发球,2号球员控球推进,陈新龙上去防守,吓得那个2号球员直接将球传了出去,他怕这也是个疯子,对着自己鼻子来一巴掌,那可够他受的。

陈新龙显然也看出了这个2号球员在想什么,顿时感到有些无奈,自己没有那么可怕吧。

北极狼队新上的替补29号刘洋持球,迎上了焦提伟。

北极狼队的29号刘洋数次做出突破的架势,却总是没有突破,反而一直后退。

刘洋刚刚退到三分线外,忽然起跳将球投了出去,而焦提伟跳晚了一点,没能给他一个盖帽。

三分命中!

86:72

刘子扬发球,给了龙霄。

龙霄转身将球传给了陈新龙,而自己则是跑进了内线游窜。

2号球员对上了陈新龙。

陈新龙双手抱球,已经不再运球了,而2号球员却还以为陈新龙要突破呢。

只是他并不知道,陈新龙在突破方面的能力很差,只是在三分球,抢断上很厉害而已,而像2号球员这样放任陈新龙投球明显是一个错误。

陈新龙轻轻跳起,手中的篮球呈弧线抛了出去。

球穿过篮网,闪电银火狼再次命中一个三分。

89:72

“不错,回防。”

龙霄五人迅速后退,等待北极狼队的进攻。

北极狼队29号刘洋控球沿界线边缘往里突去。

焦提伟迎了上去进行防守。

刘洋还没有进入罚球线区域内,便不得不起跳后仰跳投将球投了出去。

焦提伟逼的实在是太紧了,使他根本突不进去了。

不过,刘洋的投球还是不错的这一球竟然进了。

89:74

闪电银火狼队发球权。

刘子扬两球发给了龙霄,龙霄持球从后场开始加速快攻,直冲前场篮筐。

北极狼队2号球员迎了上来,却志杰被龙霄以速度冲过去了。

29号刘洋见龙霄直冲篮筐下方空当,于是急忙闪身补防挡上。

龙霄一个控球转身,又过了刘洋,来到篮板下,在陶虹钢的挡拆下一个勾手上篮将球送进了球框。

91:74

落差已经是17分了,北极狼队可以说是没有机会了,不过北极狼队的人还是没有放弃的。

29号刘洋接球快攻,在2号和21号的挡拆协助下在三分线外直接命中了一个三分球。

91:77

差距又被缩小了三分。

不过,龙霄的目标可是让差距达到20分呢。

龙霄一接球,便是后场快攻,一连串花式动作,连续过了三个人,以一个低手上篮再拿2分。

93:77

北极狼队发球一开始,便又是刘洋持球快攻。

而闪电银火狼队也是同样一持球便是快攻,两队快攻不分上下,只是比分落差还是没怎么变化。

还剩下最后30秒时,两队的比分已经是106:89了,两队的分数落差还是17分,而现在的球权掌握在闪电银火狼队的陶虹钢手中。

陶虹钢来到了三分线外,招牌投球姿势又来了。

只见他双膝并起同时呈60度朝一旁倾斜弯下,屁股撅了起来,躬着身子,球放在头前方进行瞄准。

“陶氏三分球!”

陶虹钢屁股猛的一撅,双腿用力向后一蹬,双手一送,将球扔了出去。

“嘭!”

“滴!”

陶虹钢的陶氏三分球又进了,而本场比赛也结束了。

闪电银火狼以109分领先北极狼队20分,获得北方地区总决赛的首场胜利。

就在陶虹钢那一球进的同时,叶尘坐的板凳突然塌了,叶尘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卧槽…陶虹钢,你把我椅子给笑塌了…”叶尘揉着屁股咒骂道。

……

叶尘等人换好衣服离开了体育馆,而刚出体育馆,就看到了一道身穿粉红色长裙的倩影。

黑发随着风飘扬起来,美如天仙的面庞上挂着一起浅浅的笑容,眼神中布满着柔情。

“哎呦喂…”梁树祥众人一脸坏笑的看向了叶尘。

“咳咳…那个,你们不要笑的这么猥琐。”叶尘脸一红,走向了林雨馨。

而梁树祥等人又坏笑着随着叶尘的身影转移到了林雨馨的身上。

林雨馨脸颊微微一红,有些不好意思。

“一群白痴,不用理他们。”叶尘撇了撇嘴,对林雨馨说道。

“啊草!你才是白痴!”梁树祥众人齐声还口道。

林雨馨掩嘴笑了笑,对叶尘说道:“今晚去我家吧,爸爸想请你吃饭。”

“嗯?好,好久没和林叔叔再喝两杯了。”叶尘笑道。

叶尘和林雨馨算是青梅竹马,两个人从小就是邻居,两个人从小就一起玩,一起上学。

叶尘比林雨馨大一点,所以不管什么都护着林雨馨,就像爱惜自己的妹妹一样疼爱林雨馨。

叶尘和林雨馨的爸爸自然也是很熟,经常去林雨馨家吃饭。而林雨馨的爸爸则是在初中时就诱导叶尘喝酒。

而叶尘的酒量也的确不错,和林雨馨的爸爸自然也就成了酒友。

不过上高中时,叶尘去了外地上高中,也就和林雨馨分开了,自然也没多少机会去林雨馨家和他爸爸继续喝酒了。

直到大学,叶尘报考了山东大学,而林雨馨的成绩优异,原本能够去北京大学上学的,却在直到叶尘报考山东大学后毅然而然的也报考了山东大学。

“就知道喝!”林雨馨撇了撇嘴,有些生气的说道。

分开的这三年,再次遇见后林雨馨发现叶尘爱上了喝酒。比以前还能喝,而且经常喝酒,也经常在酒吧通宵,醉的不省人事,还有时胃疼,令得林雨馨万感心疼。

“我先和他们去买双球鞋,晚上我就直接去你家吧。”叶尘对林雨馨说道。

在叶尘和林雨馨上大学后,林雨馨的家人也就在当地买了一套房子,以方便照顾林雨馨。

林雨馨点了点头,乖巧的转身离开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王的品格[综]之抢劫也不容易啊(6)

    隔日。诺克和库里打包行李,准备离开了。这房子,他们就住了一天。不过,有钱任性。鬼墟墓地离这不远,一天的机程加上半天的脚程就能到了。为什么要半天脚程?因为那里,没人愿意去。诺克和库里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飞艇机场。第一次来飞行艇机场,诺克和库里都有些兴奋,这种东西,他们曾经抬头无数次也是看不见的。如今,

  • 六道归尘在线阅读第3节

    苏小鼎早准备好了一套说辞,哀兵政策。“叶岚和秦海谈恋爱,很不容易。大学四年,毕业又是十年,现在差不多三十二了。女人一生能有多少个十四年?她一头栽这男人身上了,好不容易熬出头,可男人也变心了。她家是单亲,本来毕业就要回家乡陪老母亲。她母亲心脏病,不能累不能生气,常年需要人照顾。可有了秦海后,都顾不上了

  • 毒药之外星人!?(3)

    阳恺看完后心想“也许是别人吓唬我,外星人是不会明目张胆地做事的。”几天过去了,阳恺并没有忘记这件事,但他似乎也记得不太清楚了。直到有一天:大家都沉浸在课堂的气氛中时,小明突然举手,“老师,我拉肚子了,我想上厕所。”老师点头示意可以,小明便去了厕所。几分钟后,学校的楼道响起了脚步声、呼喊声、哭声,原来

  • 麻吉在线在线阅读第八节

    简已经辞去了国家研究所的工作,叶寻对此很不解。“工作量太大,忙起来没完没了。”这是简的原话,他注册了个简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忽悠了几个老同学入股。两人相对而坐,火锅泛着热气,模糊了简的眼镜。“寻寻,你户口本带了么?”简将一片熟了的肥牛夹到叶寻碗里。“户口本?你查户口呢?”叶寻隐隐知道简的意思,顿时起

  • 都市之悠闲生活在线阅读第十节

    因为视线被阻隔,她没有灵力,无法透过轿子得知轿子里的人是何灵根。不过以这道气息比皇甫玉堂三灵根的气息要强,想来定然比三灵根好了。也不知里面是什么人,楚妍有心探究,可是形势不如人意,她只能从周围百姓闲话中听取信息,如果没有得到她想要的,或许她可以回去试探一翻楚南山。“大牛……我的大牛呢?”车驾一远离,

  • 巍澜同人-《烈日危机》第七章

    自从那次在奶茶店遇到左穆之后,隔了将近一周都没再看见人,夏至之后,中午都听不到几只知了叫了,倒是傍晚的时候叫的特别欢,好像要把白天没空叫的补回来一样。天热的不像话,楼下的树只有在热的不行的时候摆两下子,树叶凌乱的撞在一起,沙啦沙啦的响。沈天把窗户打开,轻飘飘的风跟着热流一起涌进来,和屋里的冷气冲撞在

  • 慧心决地球最强

    九十年代初期,七具铜棺从黄河水底冲入岸边,被神秘部门带走。二十多年以后,世界上出现了七个实力强大的修道者。他们成了这个世界上,最耀眼的明星。……“老婆,你后退一点,角度不对。”“头靠近一点……”姜成举着相机,指点着他老婆苏文瑶摆各种动作,而此时,两人正在拍婚纱照。“快点啊,好了没有,我累死了。”苏文

  • 乐队的暑假心之所向

    清晨的温和阳光透过层层树荫将光辉散落在这座半掩于林木中的神社,平添一抹神性。八神凛久出生在这个神社,有记忆起便是同自己的爷爷生活在一起。爷爷是这座神社最后的神官,随着个性时代的迎来,拜访神社的人也急剧减少,人们不再信仰神明,这座神社就像是被遗忘了一般寂静。爷爷去世前曾经将八神家世代传下来的神物交给她

  • 都市种子王第五章

    陆白不急着回去,先等刘素梅睡了,毕竟忍一时风平浪静。面对其他事情她能正面担,但面对家庭问题的时候,陆白却像软下去的棉花糖一样,扶也扶不正。这是她的软肋。陆白有想过,该怎么掰断这根软肋。两人一左一右,站洗手间,低头,都在试着把自己衣服上的那块奶油或番茄汁擦干净,陆白怎么擦也擦不干净,看看这暗黄色的短袖

  • 都市之以老服人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是哪儿?眼前是一片空白,无边无际的白,如同整个世界都是虚无的空白。许正四处张望,除了白色还是白色,天是白的,地是白的。许正低头扫视自己的衣着和双手,蓝色的衬衫,黄皮肤的手背,还好自己不是白色的。他就是这空白世界里唯一有颜色的生物。这里究竟是哪儿,又是梦境吗?他仔细回想,自从他回到宿舍后就一头栽在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