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穿成男主的夫子后之雾谷寨的迷雾(三)(9)

2021/6/11 13:06:55 作者:苹果烤肉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成男主的夫子后
穿成男主的夫子后
作者:苹果烤肉来源:晋江文学城
入V通知:3月27号,星期五入V,当天万字更新,发评论,随机掉红包。文案一季远川穿书了,叫长盛天下,他是一名算学夫子,结局被五马分尸,他以为自己穿得早,谁知原主刚刚就罚男主跪在门口了。未来的大贪官、暗杀首领、宦官头子、铁血帝王。现在都是他的学生。而且他发现,这些反派在霸凌男主——未来的帝王。呵呵,是嫌命太长,还是嫌题太少?那为师就多多布置功课吧,《三年科考》《五年算术》怎么样?。文案二长盛天下,讲述了顾长盛如何从一个小兵成长为铁血帝王的小说。因为男主前期是个可怜,所以总有无数女主想来温暖他,成为

阿达穆当然不会认,他沉着脸说:“如果你们来这儿的目的就是为了断魂蓟,我可以给你,拿到以后你们就赶紧走吧。”

“阿爹!”阿武急了,“这种时候就别想着息事宁人了,附近的人都知道断魂蓟只有我们雾谷寨才有,要是他们拿去做了什么坏事,被人算到我们头上可怎么办?”

阿达穆迟疑了一下,张驰就说:“怎么会呢?有人用菜刀杀了人,难道大家还会去怪打菜刀的铁匠吗,你们卖断魂蓟给别人又不是第一次了,要是有人追查到这里,你就说卖得太多,你记不清不就结了。”

阿武一楞,反驳道:“胡说,我们从来没有将断魂蓟卖给外人。”

“从来没有?”张驰看着阿达穆的眼睛,留意观察着他的神色,“这么好的东西,你们居然一直藏着不卖,可真是暴殄天物啊。”

“我骗你干什么?不是我们不想卖,而是这东西根本没人要。”阿武看起来也是个实在人,有什么说什么,阿达穆也叹了一口气,神情完全不像是在说谎:“我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听说断魂蓟的,但这东西确实没什么用处,它只有新鲜的时候能毒死人,摘下来最多放一天也就坏了,一天的时间你连这座大山都出不去,买去能有什么用呢?”

张驰无所谓地说:“我可以连根挖出来养在花盆里呀。”

阿武冷哼了一声:“就算你有本事把脚盆大的花盆带在身上,最多也就养个三四天,能走出去多远?这么多年来,我们还是第一次碰到想买断魂蓟的人。”

张驰和慕流云对视了一眼,张驰一下站起来说:“原来如此!也就是说,果然是你们雾谷寨的人下的毒手!”

阿武和阿达穆都愣住了:“你什么意思?”

张驰表情凌厉地看着他们:“就在不久前,离这一天路程的村子里,华山上清宫的四位道长投宿客栈时被人用断魂蓟毒死了,你们可知道这事吗?”

阿达穆一时被吓到了:“这……这可不关我们的事啊。”

“恐怕你得跟上清宫的人亲自解释了。”张驰笑了笑,对慕流云挤了挤眼招呼道,“我们的任务完成了,这下可以回去复命了。”

慕流云不知道张驰在搞什么名堂,但此前已经答应一切顺着他的意思来演,就一言不发地站起来打算出去。

“慢着!这种事情你们可不能出去乱嚼舌头啊。”阿达穆急了,阿武也移到了门口,手握着弯刀一副他们敢跑就要杀人灭口的架势。

“这条消息可值钱的很,要么你给我封口费--”张驰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块铁牌子,在手里上下抛玩着,“要么这消息我可就带回去明码标价,价高者得了。”

慕流云眼尖,看到那令牌形状的牌子中间是一个大大的“包”字,边缘镂刻着猫头鹰形状的图案。

阿达穆也“唰”地站了起来,大惊失色地看着张驰:“你是‘包打听’的人?”

“然也,想不到首领还是有些见识的。”张驰得意地一脚踩在凳子上,“实话说了吧,我对这死活带不出三十里的毒`药可没兴趣,此番我们就是受人之托,来查这神秘剧毒的来历的。现在来历已经查到了,至于其它的,可就不是我该担心的事情了。”

他竖起一个手指,在剑拔弩张的阿武面前摇了摇:“可别动歪脑筋啊,你要是杀了我们,‘包打听’一定会知道的,再说你还未必是我这位兄弟的对手呢。”

“……阿武,过来。”阿达穆只能无奈地妥协了,他知道阿武的武艺是寨子里最好的,但毕竟昨天晚上被慕流云两下就打飞出去的那两个人,也算是他们寨子里比较能打的了,二打一还被打成那样,要是单论武功的话,寨子里恐怕没有人是慕流云的对手,他们只能屈服,“说吧,你们……要多少钱才肯保密。”

“就意思意思给个三千两吧。”张驰漫天开价。

阿武连坐地还钱的心情都被吓没了:“三千两!你开玩笑吗?我们全寨人不吃不喝几辈子也凑不到那么多钱。”

“没钱?那就拿更多更有用的消息和线索来换呗,虽然我们接到的委托只是查明此毒的来源,但如果我们能更进一步,直接查到了毒死那几个人的凶手是谁,这条消息就更值钱了,上清宫是个名门正派,只要凶手伏诛,肯定不会因为断魂蓟是从雾谷寨里流出来的就来找你们泄愤。到时候我们得钱,你们得平安,双方各得其所宾主尽欢。”张驰特别无所谓地说,“若是查不清这件事,我们只好将这半截消息交给上清宫,让上清宫的人亲自上门来找你们讨说法了。”

到这会儿,阿达穆和阿武父子俩已经完全被张驰给唬住了,阿达穆无奈地说:“我们并没有要跟上清宫为敌的心思,如果真的有人拿断魂蓟毒死了上清宫的人,作为寨子的首领,我也不会为了包庇一个凶手而给寨子招来灾难,可我并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你只要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能不能赚到这笔钱就看我的运气了。”张驰说,“上清宫的几位道长是在七天前遇害的,我们再往前推一下,十天之前,有哪些人带着断魂蓟外出过?”

阿达穆说:“这东西我们都是当祸害在防着,要不是怎么也铲不干净,早就让它绝种了,为了避免小孩和牲口误食,长着断魂蓟的山谷一直都是有人看守的,十天前,看守山谷的人就是阿武,如果有什么人拿了断魂蓟,阿武一定是知道的。”

阿武皱眉沉思:“我记得那几天时候只有谷婆婆要了一把断魂蓟,是让达招进去采的。”

阿达穆也想到一个:“好像还有白灵,有人看到她带着断魂蓟出了寨子。”

阿武疑惑地说:“是吗,这我倒是没看到。”

“好,告诉我这三个人的消息,就先从他们身上查起。”张驰微微一笑,给了慕流云一个“搞定”的眼神。

***

“我不明白。”回到他们暂住的吊脚楼以后,慕流云就问了,“你故意隐瞒我的身份,拿假消息来哄骗他们,是有什么用意吗?”

“我这么跟你说吧,在没有共同利益的时候,别人未必会对我们说实话,有时候不必刻意说谎,只要隐瞒一点点关键的消息,或者给一点错误的提示,就能让我们往错误的路上越查越远。”张驰说,“试想一下,如果你的身份是上清宫的师叔,前来调查师侄的死因,而我的身份是被你揪住不放的嫌疑犯,那么迫切想要得到答案的人就是我们,有求于人的也是我们,而他们却要为了不相干的我们,在他们自己人里找出一个凶手,这时候我们就很被动了,而他们就算迫于你的武功和你背后的势力,表面上合作,也必定会在言辞中有意无意地包庇自己的族人,因为死的反正是外人。”

慕流云点点头:“确实如此。”

张驰笑着说:“而现在,我们成了查得到更好查不到也无所谓的那一方,迫切要洗脱嫌疑的人成了他们,他们当然会无条件地把最真实的消息交出来,并且全力以赴地协助我们调查,生怕我们查不到凶手是谁。”

“着实是有些手段。”慕流云佩服地说,“那你又是怎么知道他们这几天不断地试图给我们下蛊?”

“你心胸坦荡,又江湖经验不足,就容易忽略掉一些其实不太正常的行为,比如我们从进寨子起,第一顿饭就拒绝了不吃,他们却还不死心地接二连三给我们送饭,我偷偷地追踪过,我们不肯吃的饭菜,他们拿回去既不喂鸡,也不喂狗,就挖个坑埋了,足以说明饭菜当中必有猫腻。而且你看他们,平时连话都不肯跟我们多说一句,却总有人热情地跑来关心我们的水缸灌得满不满够不够用,还有昨天那个小姑娘,跟陌生人说个话都脸红,如果不是有人指使,哪可能主动给我们送条大活鱼来。”

“原来如此。”慕流云点点头,“你说的‘包打听’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首领如此忌惮?”

“不是吧,你连‘包打听’都没听说过?”张驰不大相信的看着他。

“听人提起过,但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和贩卖消息有关。”慕流云看着张驰,“你真的是包打听的人么?”

“你既然有兴趣也有时间,就听我详细地跟你说。”张驰倒了杯水想喝,忽然又想起什么,把水泼了开始生火烧开水,“本来呢,江湖上闻名的消息组织一共有三个,分别是‘万事通’、‘百晓生’和‘包打听’,而其中万事通主要向贩夫走卒们流传一些‘哪里可以找活干’,或者向商人们兜售‘什么地方粮价低’之类的消息,百晓生主要关心武林各大门派的事情,整些个‘兵器谱’啊,‘高手排名榜’啊之类的满足一下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最近,这两家的风头已经完全被我们压了下去,你知道他们输在哪儿吗?”

慕流云摇摇头,看着张驰像个说书先生般声情并茂地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说:“因为我们上头有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绿窗集在线阅读第三章

    三看完这些物品后陈星便是直接将身体强化药水拿了出来,看着蓝瓶的药水,陈星不由得脱口而出:“蓝瓶的,更补钙!”摇了摇头,直接咬掉上面的盖子,一口气便是将药水一口气喝掉。药水慢慢的进入了陈星的腹中,陈星感觉身体暖暖的,浑身上下的肌肉也是之间的变得完美,细胞都在欢呼。睁开眼睛,陈星看着现在自己的面板。姓名

  • 都市解忧记在线阅读第5节

    顾诗筠在工具间里吃完午饭出去洗便当盒的时候,正好从厕所出来两个人一边洗手一边聊着刚刚在食堂看到的八卦。她听到她们提到严铭轩的名字就忍不住上去询问。。两个人看到是顾诗筠这个平时有些熟悉的小姑娘,就忍不住八卦的心跟她仔仔细细地讲了一遍刚刚食堂里发生的事情。严总和新来的大美女是怎么的般配,严总又怎么地满眼

  • 开局直播改造火星之商讨救人

    御书房内。李烨站在窗前,双手负于身后,抬头望着天空,眉头紧锁。此刻的他简直心乱如麻。后周欲起兵攻打南唐,双方的实力太过悬殊。正如周宗所言,南唐若是与后周对峙,无异于以卵击石。大将军李昂在朝中如此无礼,显然没有将自己这个皇帝放在眼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举兵造反。如今的南唐,实属内忧外患。自己身为皇帝,

  • 网游之刺客之巅在线阅读第10节

    “无须在意,其实这也属于正常,毕竟乌蒙灵谷传承几十代,必然会不少令人羡慕的资源,如今乌蒙灵谷惨遭灭门,若非是天墉怕吃相难看被人耻笑的话,岂能会轮到这些势力?”宇文拓轻声安慰百里屠苏,他知道这个少年选择跟焚寂古剑融合在一起的时候,今生今世就已经注定了不会平静。放弃了能够苟且偷生的生活,那就意味着时时刻

  • 都市:超级外卖员上线之第六章

    顾堇茉出了银行的大门,看到熟悉的车型,夏清和的奔驰大大咧咧的停在“请勿泊车”的旁边。夏清和的车估计几天没洗了,灰蒙蒙的,白色的车身都是泥土。顾堇茉对车子也有认知,这个奔驰的车型很普遍,也不是什么顶级豪车。她觉得夏清和与其他的富二代不一样,她见夏清和从车里出来,似乎在等人,手指一直按着手机,余光瞥到顾

  • 君生在线阅读第二节

    白鹤童子身为鹤型,落到了凌霄宝殿外,滚身化作一个童子,头上梳两个发髻,白嫩嫩一个孩童,却是眉清目秀,躬身与千里眼顺风耳行礼。道:“两位上神与我通报,兜率宫大老爷有法旨与大天尊。”顺风耳与千里眼听说是老君有法旨,不敢怠慢,进去报与昊天上帝。昊天上帝道声有请。白鹤童子进来凌霄宝殿,拜见了昊天上帝,又与佛

  • 都市之国风美少年有点心动了!

    “听说了吗?七楼出事了。”“怎么回事,我看到好多陪酒的被弄下来了,一个个哭的挺伤心的。”“能不伤心吗,二十万啊,那是整整二十万的小费呢!可惜,没她们的份儿,谁让她们不干净了呢,人家要干净的学生妹……”“啧啧,还不止吧,我听说的可还有一些内幕。”“什么情况,说说?”……电梯内,慕暖静静听着身后几个人不

  • 海贼之宇智波斑第五章

    剧情也看的差不多了,虽然对于这个剧情有那么一点不严谨,但是沈伴还是很敬业的,迅速的把剧情理了一下,沈伴眯着眼睛躺倒了。“你晚上没有睡觉吗?”谢伦看了他一眼,“还是说在酝酿?为了这么一个小角色,不至于吧。”“不是,我在思考我现在在干什么。”沈伴非常严肃的睁开眼睛看着谢伦,谢伦心里咕咚一声,心想这个家伙

  • 不装了,咱家都是绝世高手在线阅读第四节

    时间是无情的,在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的传火后,即使像阳光之主葛温这样曾经传说赫赫有名的人物也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只在远古流传下来的遗物当中还可以猜想到某个陌生的伟人的存在。殊不知林易就是其中一个。这片土地上曾有个国家叫作彼海姆,而彼海姆的龙学院是研究、教授魔法的学府。他们认为魔法源自龙,于是以龙为尊

  • 意难平在线阅读第六章

    “别想太多了,师兄。”唐意映露出一个卖萌的笑脸,“我给你点蛋糕吃!”陈凫穿着常穿的卡其色外套,摇了摇头:“我没想,我知道宋老师为我们好。”“我还以为你是因为他才不回学校住呢,这么多天除了上课都看不到你人影。”唐意映委屈地道:“你是不是在外面有狗了?”陈凫:“啊?”他警惕地看向唐意映,眼神也跟着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