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琅琊榜之风起在线阅读第5章

2021/6/11 12:32:43 作者:四星堆 来源:晋江文学城
琅琊榜之风起
琅琊榜之风起
作者:四星堆来源:晋江文学城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到了第五日狐之助终于看不下去,把烛台切和长谷部抓到审神者房间进行思想教育。

他苦口婆心的再度把平行世界这个可怕概念讲了一次,成功激起长谷部和烛台切的斗志。为了避免两刃的拖延症重新发作,狐之助趁热打铁把已经提前安排好的任务拿出来,让两刃出阵一整天。

到了晚上,两刃的练度已经有了不小提升,面对未来的平行世界任务也有了些底气。

当晚长谷部和烛台切头一次没有就橘猫究竟膝枕谁的腿这个问题产生分歧,而是相互勾肩搭背的倚靠同伴的身体,一步比一步沉重的回到本丸。

“太狠了……狐之助真的太狠了……”长谷部喃喃说道,眼里已经没有一丝神采。

他们俩一整天完全没有休息时间,刚回到本丸就得从狐之助手中接受另一个任务。

其间长谷部不是没有抗议战斗过于密集,但狐之助立刻拿出了政府发布的平行世界任务通知书。四天前的谈话后狐之助就向政府申请了一个简单的平行世界,希望让长谷部和烛台切出去适应一下未来的任务。

政府给的准备时间是一周。

狐之助本想着一周的时间,怎么都够长谷部和烛台切用了,他们努力一点说不定每天动一动还能凑个练度满。但狐之助忘了无论是长谷部还是烛台切,实际上都有轻微的懒癌症状。

四天的时间两人仅仅是懒懒散散的出出任务挣个猫粮资源而已,根本没有用心提升自己的练度。

狐之助把政府的任务书拿出来,两刀才如梦初醒开始紧张。狐之助也算是看了个明白,这两刀就是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行动的习惯,得慢慢改。起码他梦寐以求的、时之政府曾经引以为豪的工作狂长谷部暂时是无法出现了。

要把本来分配到七天里的准备时间压缩到三天,每天任务量无疑是翻倍还多,而且难度也在逐渐增加。这样高压的任务次数是他们从未体验过的——不,不仅仅是他们没有体验过,烛台切甚至怀疑不会有其他刀能体验到。

因为审神者也是需要睡觉的啊!

所以不可能有审神者连续三天,每天十六个小时都在安排任务,只留下八个小时让他们在手入室治疗休息,任务一结束伤一好就丢出另一个任务追他们走!

烛台切进入戒堕本丸后政府发下来的奖励资源也没被浪费,全部用在了两刀的修复维护上。一旦受伤立刻送到手入室接受快速治疗,治好了就被狐之助“嗷嗷”叫着赶出去继续。

想到离出任务只有三天时间他们也没脸抱怨,举起本体就往任务点冲。

三天以后长谷部和烛台切两振刀都累傻了,晚上睡觉都梦到自己在出任务。最后一天任务结束后,大半夜的烛台切梦到自己今日最惊险的一次受伤。当时他被敌刀拦腰砍至重伤,几近碎刀,如果不是长谷部拉着他就跑凭着机动脱离战场他死定了。

一身冷汗的从被褥里翻起来,烛台切后怕的抚摸着已经消失的伤口,头一回反省自己刚遇到长谷部时太短小队的所作所为。

“……幸好当时五虎退决定去看看。”

烛台切之所以会被敌刀重伤也是因为他们所在的任务主队并未出现,导致他和长谷部只能两刃面对三倍数的敌刀。

长谷部机动高闪避快,受伤的次数比他少。可烛台切就不同,行动稍慢就被敌刀一贯砍穿由肩到胸腹的位置。

那不是他们为主队的任务,所以中途脱离也没关系。

只是这样仓皇逃跑对烛台切来说真是生命中的第一次,死里逃生的经历让烛台切许久没有出现过的战斗意志得到了完美发挥。

长谷部是打刀,还要一路奔逃。必然有心无力,无法抵挡所有追兵。所以烛台切哪怕重伤濒死也必须强迫自己继续挥刀,靠着求生的意志甚至出现了好几次真剑必杀。

半夜梦醒,他突然觉得自己明白了狐之助口中的懒癌不仅仅是指的懒惰,而是付丧神们失去了对生的期待。

不想活下去,不想努力,所以连身体里的热血和战斗的本能都在渐渐丧失。“打起来”的真谛也并不是他们听上去的那么可笑,更不是什么起哄人群才喊的口号。

时之政府是真心希望他们重拾作为刀剑的本质,在平行世界里以刀应有的姿态完成任务。

或许这本是时之政府希望他们在平行世界任务中慢慢体会的东西,没想到两刃拖延症发作,导致出阵密集任务难度大增,被他提前注意到。

烛台切闭上眼深呼吸,掀开被子打算去庭院里坐下静静。

刚拉开门就看到本丸里那只被长谷部捧在手心里宠的橘猫正在走廊漫步。

猫体型小小个,正步履维艰的在走廊上爬行,听见拉门的声音便扭头望他。

烛台切其实平日里不是真的那么喜欢这只猫,只是觉得和长谷部争起来挺好玩。

他喜欢热闹的气氛。

以前和原主人在一起时多是些欢快的日子,所以被以付丧神的姿态召唤后,哪怕没有出阵,也攻陷不了厨房,烛台切与其他伊达组的伙伴还是热热闹闹的度过每天。

现在独自一人到了这个戒堕本丸,他也就下意识的把长谷部当成同伴对待。

橘猫本就是肚子饿了才想去厨房,现在看到厨房的掌控者出现在眼前立刻“咪咪”叫着爬到对方脚背上,可怜兮兮蹭肚子。

烛台切蹲下把橘猫捞起来捧在手里,摸到了小家伙干瘪的肚子一下就懂了。不过手里的重量总让他觉得不对,烛台切疑惑的掂了掂:“你是不是胖了?”

这几天他没什么空关注橘猫的食量,只是对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橘猫的手感的确没有这么扎实。

“大概是这几天吃得多吧,每次回来都见你在喝奶。”

烛台切笑起来,把橘猫放在衣服里让猫能贴近他温暖的肚子免吹冷风。这才缓步往厨房走去,打算顺了橘猫的意给他加个餐。

长谷部坐在离庭院不远的万叶樱下,他所在的位置没有光,加上太刀的夜视能力不怎么样,所以烛台切并没有看到他。但走廊上的灯光和打刀勉强的夜视,让长谷部能把烛台切和橘猫的互动看得还算清晰。

他羡慕烛台切还能这样自然的面对橘猫。

今日的最后一战不仅仅是烛台切重伤,实际上长谷部也是重伤,只是留下的伤远不如烛台切深。毕竟太刀的体质放在哪里,让太刀重伤所留的伤口远比长谷部要可怕许多。

带着那样的伤挣扎脱战,真正远离战场的时候烛台切连意识都模糊了,自然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

在他们脱离战斗后,长谷部在远处亲眼看到敌刀立刻转向,投入了破坏历史的行动中。已经重伤的长谷部无力阻止他们,偏偏本该出现的主队又迟迟不到。

于是不该发生的历史修改在他眼前发生。

负担着烛台切的体重,长谷部忍住了冲上去的念头使用回程符回到本丸,拖着伤体,来不及去手入室治疗就开始编写任务报告。

他只希望自己的报告提交及时,政府还赶得上派出一队中坚力量改变他失败的一战,历史不会因为他们的失败衍生出平行世界。

那一刻长谷部无比憎恶自己,为什么前四天把时间浪费在没有意义的事上。

明明主还不到可以食用猫草的年龄,他却在种猫草?他只是以种猫草为理由在拖延自己应该做的事罢了!以主做借口,为自己的行为遮羞。

“像我这样的刀……还有什么资格做戒堕本丸的近侍……”

现在的他连面对橘猫的勇气都没有。

主还那么小,却要负担这座本丸的灵力供应。手入室的治愈除了需要资源,同样需要审神者的灵力补充。正因为如此,所以三天来的密集出阵除了让他和烛台切不断受伤,也让橘猫总是很饿,白天晚上都吃得很多。

今晚也是如此,他和烛台切重伤归来,导致橘猫又要花费大量灵力为他们治愈。所以到了半夜饿得出来找吃的,他不敢露面只敢暗中一路护送橘猫。听到烛台切起身的声音才躲都一边。

他的不作为,连累这么小的主要和他一起分担后果。

其他有审神者在的中坚本丸,所有刀都那么努力的让主不要过多费心……相比起来,他都做了些什么啊?

幸好烛台切不知道橘猫就是这座本丸的审神者,这样的错误让他长谷部一刀承担吧。作为近侍的职责他一定会更加认真的执行。

明天就要带上主出发前往第一个任务世界,长谷部窝在万叶樱的树干边上坐了一整晚。

烛台切在厨房里为橘猫喂了点奶垫肚子就开始煮幼猫猫饭,见猫吃得“哼哧”、“哼哧”无比专注的模样,忍不住蹲下身,点了点猫的头顶。

“真羡慕你啊,傻乎乎的。”

即便起因不同,但那一刻烛台切和长谷部的歉疚感仿佛相通。迟迟不现的主队、可能出现的平行世界成为他们不愿向同伴提起,只能放在自己内心发酵的耻辱记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大学无悔在线阅读第七章

    店员见着顾言薄冲出去,自己也连忙跟上,瞧着顾言薄毫无方向感地去找,急忙道:“小猫是在店后面的花园不见的。”顾言薄立马转身,往后头跑去。他们转了整个花园也没见着莫白的身影,顾言薄开始着急了。店员安慰他,“你先别急,可能是小猫自己看到新奇的东西跑去玩了,说不定一会儿就回来。”顾言薄垂头沉默,再次抬头,附

  • 听海情缘在线阅读第十节

    「我想再见到他,然后再也不分开了……」山茶是一只鸟,之所以叫山茶,是因为它是在一从山茶花下被捡到的。它是在风雨中破壳的。刚破壳的时候,窝里就只有山茶和它周身破碎的蛋壳。也许是因为蛋迟迟无法孵出,它的父母以为这是一颗死蛋,便抛弃了它。但刚出生的幼鸟能做什么呢,无法捕食,除了等死似乎没什么出路了。而屋漏

  • 我拥有两个身体在线阅读第六节

    “术武双修,在整个人类历史上都是为数不多的存在!据说每一位术武双修的人最后的成就都是常人无法想象的,还有一位就曾差点飞升成仙了,被称为仙界以下第一人……”奕师兄激动的说着,说完后看着赵燃,眼神尽是羡慕。赵燃听完奕师兄的讲解,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原来,老子是一个奇才!“哈哈哈,一听就让人热血沸腾呢。”赵

  • 幻尘浮世之直抒己见

    楚锦瑶想了好久,还是想不通,她只得将姑母回家这件事搁下。没过一会,丫鬟取银子回来了。赵氏又嘱咐了她们几句,然后就让姑娘们自己去准备见客的衣裳头面。闺中清闲,姑娘们大多数的时间都要在长辈面前消磨,待在母亲这里和丫鬟说说话,缝几针,一下午就过去了。寻常人家都是这样的,但是到了长兴侯家,楚锦娴没有选择待在

  • [火影]守望卡卡西在线阅读第5节

    “下去,本宫陪着她。”众人唯唯诺诺地退下去。骨节分明的手指抚摸着少女静恬的面容,剑眉微皱,墨色的瞳里满是怜惜。大灰被主人的情绪影响,俯身爬在少女腿上。“倾倾……”声音带着一丝忐忑不安。安静了片刻,富有磁性的声音再次想起,但这次却隐约带着哄骗的意味。“醒来好不好?我知道你可以听见我们说话,难道你真想忘

  • 超神学院之镇边将第5章在线阅读

    离开任务堂已经是傍晚,秦宇无比兴奋的奔向修炼场,三天时间实际上只有三个晚上,他一刻也不想浪费。但是在中途却预见了杂物管理的王罗长老,秦宇也只能迎上去。“王长老”,他微微躬身行礼。“秦宇?你怎么在这,柳长老召集所有外门弟子去斗武场,你为何不去”,王罗长老脸色一沉。“回长老,我刚刚才从采集队回来,尚不知

  • 天下风云志三年之约的背叛

    库库鲁:安安,对不起,我要回拉贝尔大陆了三年之后我一定回来[坚定的说]安安:好吧[流泪]一定要回来啊,我等你说完,库库鲁跳进泉里。千韩:别难过,库库鲁会回来的。雪城爱:对不起,女神,我也要回去了。三年之后,我也会回来的[扑通跳进泉里]安安:大家,嗯三年之后安安:怎么还没回来伊瞳:都怪库库鲁,害我们家

  • 醉香含笑在线阅读第3节

    紫霞只觉脑中一阵天旋地转,娇躯被一股无形巨力卷动,自己竟毫无反抗之力,夹带着呼呼飓风,全身肌肤更感刺痛,风沙吹得睁不开眼睛,无奈之下唯有运出灵力护住周身,就这样在出口中被吸力以电光石火之速穿行了数息之久,倏时只闻“扑通”一声巨响,只觉身子一阵巨痛,穿行之势已嘎然而止。当她睁开眼时,发现自已躺在碧绿如

  • 春光无限好在线阅读第三章

    说了无数次不喜欢写日志,但依旧动笔写下了第一句话。也是偶然间突然有了这个念头,打开小黑屋后翻到了曾经的一篇日志,心绪安然,思维恬淡,情感平和,是我从很久之前就刻意追逐的心境。此间有过诸多的情感变化已不必多年,大凡年轻也都有过思想巨变的时候,但可惜的是周围人连你本质世界观不同了这一点都无法发现,然后会

  • 娱乐:带明星越狱第5章在线阅读

    岳灵珊气呼呼地转身离开,脸色阴沉,杀机凌然。心中更是直接判了莫易的死刑。竟然敢毁她清白,还要让她做暖床丫头,简直是岂有此理!而莫易则是收起那一百两银子,同样转身离开。一路所过,气宗弟子对他都是冷眼相待,眸子中满是敌意。莫易叹了口气,他么的,真把小爷当剑宗余孽了?真是好笑,若是他们知道经年往事,知道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