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狩道在线阅读第3节

2021/6/11 12:01:41 作者:发烧的冰块 来源:纵横中文网
狩道
狩道
作者:发烧的冰块来源:纵横中文网
若这天地为棋盘,则你我皆是棋子。我们在狩猎弱者,那,谁又在狩猎我们......

离开李家之后,谢琰便发现,长泽县城如今的境况可能比他预想的更加凄惨。数千马匹奔驰带来的地动轰鸣越来越轻,说明薛延陀人已经来到城门底下——取而代之的,则是几乎清晰可闻的鸣镝声。县城正北的城门便是薛延陀人的目标,城楼附近已然是一片火海。

长泽县的百姓们毕竟曾经历过国朝初建时那些惨烈无比的战事,此时也都已经渐渐反应过来。除了惶惶然想要奔逃而走的人之外,许多青壮男子甚至老丈都默默地拿起了已经生锈的横刀、柴刀,聚集起来匆匆朝着北城门而去。常年被塞北风沙吹得黧黑的粗糙面庞上充满了坚毅,亦展露出了属于大唐子民的血性。薛延陀人又如何?当初/突/厥/人如此强横,肆虐整个北方,如今不也成了大唐降部?自今上登基以来,大唐雄师连战连胜,伐/突/厥/,破吐谷浑,征高昌,令儿郎们早便已经豪气干云,对任何胆敢前来劫掠家园的胡人都毫无畏惧。纵然此去大抵不过是赴死,他们也相信这些敌人在不久的将来必会付出更加沉重的代价。

谢琰望着他们的背影,只觉得胸臆间热血沸腾:这才是铮铮铁骨!这才是真正的男儿!那些只会躲在家中伤春悲秋者,抱着祖宗昔日荣光死死不放者,甚至于自暴自弃、自怨自艾者,连这些最寻常的平民百姓亦远远不如。

一时间,保家卫国的情怀令这位小少年郎心中激荡不已,只觉得连日来的颠沛流离仿佛都算不得什么了。他并没有犹豫,拔足便小跑着跟了上去,混入了队伍当中。

他年纪尚幼,随在这队人后头,显得尤为醒目。一个须发斑白的老汉忍不住喝道:“哪里来的黄毛小儿!还不赶紧滚回家去!”

谢琰微微抬起首,道:“我习武多年,老丈与各位大兄能做的事,我也都能做!”

“呔!快滚!有俺们在,哪里轮得上你这小儿逞能?!”旁边一脸横肉的大汉不耐烦地将他拎起来,“赶紧找个地方窝着!别碍老子们的事!”

谢琰使巧劲微微一挣,便灵活地脱离了大汉的掌握。他知道这些人看起来凶恶,实则是不忍他小小年纪便去送死。但他已经答应李家小娘子,去城门附近探看敌情。就算只是为了完成诺言,他也必须去:“我绝不会碍事!”

见他如此固执,这群汉子便不再驱赶他。毕竟,这般胆大的少年郎总比那些只知道哭闹的混小子们强多了。而且,若是不见见血,多经历这种刀光剑影,也磨砺不出边塞的悍勇男儿。他们夏州汉子的血性,也只有这般才能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到得北城门前时,城楼、民宅早已经被薛延陀人射入的火箭点燃了。火光映红了暗沉的黑夜,照在那些大吼着冲上城墙的汉子们身上,仿佛给他们印上了一层血色。谢琰避过几个惊惶失措、四散奔逃的人,捡起角落里尸首抱着的弓箭,也跟着爬上城墙。他极力让自己忘记方才那具摔得血肉模糊、死不瞑目的尸体,然而甫登上去,一支箭便贯穿了身前那个老汉的头颅。

谢琰乌黑的双瞳微微一缩,无数惨烈的嘶嚎吼叫一瞬间仿佛都离得远了,只剩下老汉喉咙间沉重而嘶哑的呼吸声,以及箭头上那些红红白白之物。他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要扶住他,老汉却用尽最后的力气将他推倒在地上,自己摔下了城墙。

几支箭堪堪擦过谢琰的头顶,射入城内。他有些呆怔地望着老汉方才站立的地方,心中升起了复杂的情绪——既有对薛延陀人的憎恨,报仇雪恨的坚定,亦有对老汉的感激,更有对生命无常、生生死死的恐惧。

他从来都很清楚,每一场战事都意味着无数条人命,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便是如此。然而,书上看来的惨烈,却远远比不过亲身的见闻。他生在贞观年间,故乡远在安定繁华的中原,年纪又尚小,何尝经历过这样如佛家地狱一般的景象?

然而,无数心念转过,都不过只是刹那之间罢了。谢琰很清楚如今自己身在何地,眼下又该做什么。他咬着牙站了起来,寻了个合适的隐蔽处之后,便举弓抽箭。借着城楼燃烧的火光,他望向城外,意图瞄准敌人。不过,这一眼看过去,他的心便彻底地沉了下去:底下乌压压一片薛延陀骑兵,足足有三四千之众!区区一座长泽县城,必定守不住!何况,既然派兵攻打长泽县城,为了取得足够的战果,薛延陀人必定也盯上了夏州州城。若是州城被困,必定多方救援,谁还顾得上旁边的一座小县城?

心中虽然颇有几分绝望之意,但谢琰射箭时却异常冷静。若是此时有人注意到他,必会发现他小小年纪,竟然能做到箭无虚发。不过,数千薛延陀人,只在城墙稀稀落落的箭雨中倒下了几十人,自然丝毫未能引起旁人瞩目。

谢琰很快便将周围能搜集到的箭都用光了,也勉强挨过了薛延陀人的几轮箭雨。城墙上仍然安然无恙活着的人已经寥寥无几,完全无法压制试图攀援城墙的敌人。不多时,便有些身手灵敏的薛延陀人爬了上来,与大唐的儿郎们展开了肉搏战。

谢琰随手拿起一柄已经生锈的横刀,用尽力气斩落了两三人。温热的鲜血溅在他的脸上,沾湿了他的兔皮长袄,而后迅速变得冰冷。他心底也从刚开始的满怀忿恨,逐渐变得悸动不安,最终只剩下一片麻木。

砍杀,砍杀,砍杀。

直到双臂酸疼得快要抬不起来的时候,谢琰才停了下来。他心中清楚自己已经无法再战,便丢下横刀,转身离去。然而,在奔下城墙时,到底仍有几分愧疚,仿佛自己当了逃兵一般。只是,想到或许仍然在等他传消息的李家小娘子,他便觉得依旧身负着重任,决不能轻易死在此处。

“城门破了!!”

“薛延陀人杀进来了!!”

“快逃!!”

谢琰跌跌撞撞地穿过惶恐躲避的人们,好不容易才回到李家。因门户都已经被堵住了,他不得不跳墙而入。正要往内院走,却见几个粗使仆婢匆匆地拎着包袱躲进了下人所居的倒座房。随后,浓重的血腥味便传了过来,令他想起了城墙头上那片血肉横飞的景象。回过神,他不禁拧起了眉:如此异象,李家必定是出了什么事。李家小娘子、小郎君不知可安然无恙?

当他循着血腥味来到厨房边时,便见李家几个部曲正将三四具尸首藏到旁边的树丛后。孙氏吓得浑身战抖,搂着李遐龄轻声哽咽。李遐玉的脸色亦有些苍白,却已经将恐惧都深深地藏在漆黑的双瞳之中。而母子三人身边,只剩下威娘一个侍婢。

“李娘子,三四千薛延陀人已经破开了城门。”谢琰道。

李遐玉循声望去,一瞬间,那张白玉般的脸庞竟像是有些无悲无喜——仿佛已经因经历得太多反而超脱于外,又似乎是看穿世间生死的出家者。这般的神情出现在一个年幼的小娘子身上,委实有些奇异,却越发令人怜惜。不过,下一刻,她的目光便微微一动,上前一步:“谢郎君可曾受伤?”

谢琰恍然,抬手抹了抹脸上的血迹:“我无妨,只是溅上去的而已。”说罢,他看向那个被紧紧关住的菜窖:“世母、李娘子、玉郎,赶紧进这地窖里躲一躲罢。薛延陀人只为了劫掠而来,或许抢得粮食、牛羊和金银之后,便会很快离开。”即使这地窖看起来并不隐蔽,也总比躲在房间中好些。

“里头有人,且堵住了门。”李遐玉道。方才那些个搬空菜窖的仆婢有大半都背主了——眼看着即刻便要完全腾空的时候,七八个人磨磨蹭蹭地留在里头,忽然将菜窖关上,死死抵住,不让其他人进入。另外几人狗急跳墙意欲挟持李遐龄取得钱财逃亡,被部曲处置了。只剩下区区几人还算老实听话,威娘便分了些钱财与他们,让他们径自去寻地方躲藏,各安天命。

她曾经觉得自己主持中馈尚且算是得法,如今却连贴身婢女阿长都背叛了她,真是讽刺得很。到头来,她所能依赖的,也只有祖父和阿爷留下的部曲,与祖母□□的威娘而已。不过,生死关头,也怨不得这些未经收服的人做出这种选择。无非是他们并不将主人放在眼里,认为自己的性命更重要罢了。

部曲们正要去撞菜窖的门,远远地便已经传来了马蹄声。

李遐玉、谢琰均是一凛,互相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都看出了些许焦急之色。

“罢了,眼下已经迟了。”李遐玉摇了摇首,向威娘使了个眼色。威娘略带怀疑地看了几眼谢琰,便搀扶着孙氏,低声道:“在左耳房中,随奴来罢。”

位于正房西侧的左耳房,是前些年李信为了生性好洁的李遐玉而改建的浴房。里头十分宽敞,不仅摆放着一个偌大的浴斛,旁边还挖了一个小浴池。威娘将那浴池一角的青石砖取了下来,露出里头一方小小的乌黑空间:“这浴池郎君从未用过,只是障眼之法。而这个密室,也仅仅留作这种时候使用。”

在昏黄的灯火下,那处暗室看起来实在小得有些可怜。李遐玉心知,恐怕阿爷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才匆匆做了这番准备。只是,他当初从未将自己也考虑进去,仅仅想护住他们母子三人,又成日忙碌无暇顾及,所以才建得如此狭小。如今她与玉郎身量已经增长,孙氏又丰腴了些,恐怕连装下他们母子三人都很勉强。思及此,她便将李遐龄推进去,又去推孙氏。

孙氏却不知哪里来的气力,猛地将她按了进去。

这间暗室实在是太狭小了,李遐玉与李遐龄缩在一处,尚且不能伸展身体。而略显丰腴的孙氏若想入内的话,恐怕已经不可能。李遐玉挣扎着想出来,却不料孙氏又冷不防地将谢琰推到她身上,而后便命部曲与威娘将青石砖重新砌起来。

“阿娘……阿娘……”李遐龄仿佛察觉到什么,终于忍不住哀哀哭泣起来。

“阿娘,让我出去!你进来!”李遐玉高声道。她想要挣扎,却因谢琰挤在她身后而动弹不得。

“李家世母,我自己找个地方躲着便够了……”谢琰也道,倒退着便要出去。

“别动!!”孙氏低低地喊道,一向柔弱的脸孔上竟多了些许决然之色。她便像是突然从沉睡中醒过来的母狮,一双眼瞬间爆发出明亮的光彩,一时间竟将扭过头看向她的李遐玉与谢琰都震慑住了。

“谢小郎君,你是个好孩子,帮我照顾元娘、玉郎几日罢。你在今夜来到我们李家,也算是与我们有缘了。便是不让你进去躲藏,我也钻不进去,所以你很不必放在心上。”

“元娘,护好阿弟。阿娘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我和你阿爷失望。”

“玉郎,不许哭!你是小郎君,往后长大了还要保护阿姊,决不能软弱。”

孙氏一口气说完,部曲与威娘也砌上了最后一块青砖,只留出了一道缝隙作为通气口。而后,他们又将浴斛盖在浴池上,这才放心地离开了。

李遐玉听着脚步声远去,心中充满了惧怕与恐慌,又恨自己竟然如此无能,禁不住低低地啜泣起来:漫天神佛,信女求求你们,保佑我的阿爷和阿娘。于信女而言,他们是这世间最好的爷娘,信女绝不能失去他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但愿长醉通天喜得佳徒 圣人相继出世

    且说天极带着四人来到东海上空,对四人道:“公明,你可带你三位妹妹在东海等候,不日将有人前来收你们为徒。”四人虽是化身,却也具有本体大部分记忆,以为天极不要四人,要将之逐出师门,当下泪如雨下:“老师,可是弟子做错了什么?”天极见状,连忙解释,却是算到四人与那三清之一的通天有着不可割舍之缘分,虽然不知为

  • 魔道祖师阅读体云天学宫历史科普讲座在线阅读床头打架床尾和

    唐蓁蓁还没看清楚来人,就被一个软乎乎的小人给撞的后退一步。“婶婶!”“红妮!”唐蓁蓁看到小家伙讨喜的小脸,嘴角微扬,掏出之前买的糖块递给她。“这个送你!”“给我的吗?”乔红妮更开心了,“这糖纸好漂亮,咱们村都没有这样的!”“谁带你来的?”唐蓁蓁看向她身后,一直没看到乔家的人,乔红妮才六岁,总不能是自

  • 归路迢迢在线阅读第四节

    “治安司,”参虚本想拿出照片,却迟疑了一下,“你说治安司,他应该会相信的。”【南门治安局】参虚进了治安局,第一感觉,就是,局长真的不重要。该维护治安的,都已经出勤了;该救火的,也去救火了;有没有局长都一样。“局长,有几个队长需要调用物资,在等您签字。”“通知各队人马,有事到办公室请示。”“是!”秘书

  • [综英美]App不能拯救世界第5章在线阅读

    小男孩停下脚步,回过身,望着那红裙少女。看着小男孩那血红瞳孔散发出的冰冷杀意,红裙少女身体陡然一僵,放在小男孩肩上的手不自主的离开。“这是哪里来的孩子?!好可怕的杀气!”红裙少女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惊慌,说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邀请你去我家做做客。”小男孩眼中的杀意微敛,沉默少顷,语气微缓。“好。

  • 烈火军校:在民国男子军校我罩着大佬们的日子在线阅读归

    明国•帝都昭阳“轰,隆隆隆”乌云压在帝都昭阳天空之上,狂风怒号暴雨倾盆,但在滚滚乌云之中又有一团滑顺的圆形空隙,阳光透过那个空隙照耀在昭阳帝都中心不知为何变得破败不堪的摩诃迦叶问心场上。圣洁高贵的迦叶雕像呈从天而降的姿态,衣服璎珞飘荡在身后天空中,单脚踏地,脑袋低垂,胸前一双手合礼,脑袋右面一只手握

  • 星战深空鞭刑

    姚乾乾冷冷的看他一眼,提起裙摆便往上走,友好的那位脸色慌张,“夫人,使不得,小的们也是按规矩办事,求夫人别为难。”“什么规矩?相府的大夫人连进钱库这点权力都没有了吗?!”她逼问道。推开他,剑柄又挡在她前方,眼神往上瞟的那位冷笑道,“夫人,您还真是连这点权力都没有,只有老爷和这相府的持家主母,才可以进

  • 视界之耀光之吻之第五章 认错妹子

    跟在齐金嘴车后面那辆小面包车也停了下来,摇下车窗的刀疤男看着黑忉和齐金嘴跑进学校里。“呵!原来就是两个中学生,能有多大本事!”刀疤男一脸鄙视的看着副驾驶的麻杆儿!“额!大哥,你可别托大啊,那个家伙真的是个高手啊!”麻杆儿一脸委屈的说道!“哼!是不是大哥太久没出手了,你已经忘记我的厉害了!”刀疤男说话

  • 那个青年在线阅读第八节

    “我要到某个制造厂里面详细调查情况,这次很有可能会出现人命,你们要走要留随便你们。”北冥手里抓着方盘冷淡的说‘会出人命吗?’桑涵听到后心里有些许恐惧。‘不会的,可能北冥为了我们安全才骗我们别跟着去吧?’桑涵又给了些心里安慰。渡边沉默了一下然后做出了自己的决定。“我陪你去吧,你自己一个人我不放心。”“

  • EVE星门之仰望星空在线阅读第八章

    第八章祝老太太清清嗓子,“你们也都知道了,今天我要和白珍带着村里的女人们去镇上卖布,家里的三个老小子依旧去镇上卖豆腐,那么家中就剩下春丫,阿炎和袁宵,今儿还是个大晴天,黄豆地肯定又缺水了,春丫你和袁宵去地里浇水。”“啥?”本来沉浸在美味当中的春丫,被祝老太太突然间的安排,险些把手里的碗吓掉了,她瞪着

  • 大陆天衍第8章在线阅读

    丑东西颠着小脚吧吧的蹭到江北淇跟前,短小的前爪摸摸江北淇的脑袋,“呀?”江北淇双手撑着地板,抬起头怨念不已,“呀啥呀!”这下好了,家里有个不花钱还任劳任怨的劳动力。江北淇坐在椅子里大爷似的翘着二郎腿,“继续,对,往前推。”丑东西伸着小短爪按在柜子上,猛力一推,柜子“刷拉”一下挪动半米,丑东西扭头看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