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在线阅读第三节

2021/6/10 21:53:58 作者:贰蛋 来源:黑岩网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作者:贰蛋来源:黑岩网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这才是男人该有的生活!赵洞庭穿越成皇,为这个小目标不断奋斗。本书交流群:302116591

黎邃出院那天并没有见到陆商,袁叔告诉他,陆老板身体不太好,现在在疗养院静养。

黎邃对这个“不太好”究竟不好到什么程度并不清楚,只想着大约是感冒发烧之类的,所以当他到达疗养院,看见陆商坐着轮椅出来的时候,他还是没能掩饰住脸上的吃惊。

“陆老板。”他低头叫了一声。

陆商并不多话,扫了他一眼:“别驼背。”

黎邃立即站直了,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身侧。

这孩子只是瘦,个头倒不矮,正处于少年和成年人的过渡段,隐约能瞧出点儿成熟男人的肩形,之前蜷缩着小小一团陆商只当是个小孩儿,现在站直了看,似乎比他还高一截。

陆商收回视线,把腿上的一份文件递过来给他,说:“看不懂问我。”

两个人说话的空档,袁叔已经出去了,房间只剩他们二人。

陆商靠在椅背上,半撑着头,望着远处的湖水出神,他平日里不苟言笑,连动作都不多,坐下来像一副黄昏时分的老油画似的。周围的一切仿佛被他感染,连屋外的鸟都不叫了,房间一时之间安静得只能听见翻阅纸张的声音。

黎邃吃力地翻完了,拿起笔在最后一页上签上了自己的新名字。

陆商扭过头来:“都看懂了?”

黎邃摇头:“大部分都没看懂。”

陆商觉得这孩子着实有趣,问:“那你签字做什么?”

黎邃抬头,眼里一片清明,他什么都没说,陆商却从他的眼神里看懂了他的意思。

“你不是我买来的商品,在我这里,你有拒绝的权利,”陆商语调平静,“我不喜欢强迫人做任何事,我给你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因为这个目的,将来你会付出巨大的代价,在此之前,我会尽可能去补偿你,但我希望那时候你是心甘情愿的。”

黎邃第一次听陆商说了这么长的一个句子,一时之间理解不能,低头去看手上的文件,满篇的甲方乙方又让他几乎头晕目眩。

陆商心知自己或许弄错了,他从商多年,任何事情习惯了按照规则来,口头合同,纸质合同,签字盖章,公证处公证……而这样一个孩子,显然他那套规矩是不适用的。

“先放着吧。”陆商把合约收回来,目光落到他的签名上,多看了两眼,道:“字不错,是谁教你的?”

“对着身份证抄的。”

陆商思考了一会儿说:“先教你读书。”

午饭是在湖边吃的,现捞的河虾和乌鳢,黎邃和陆商面对面坐着,多少还是感到有些拘谨。

陆商的十指很长,指甲修剪干净,没有文身,也没有戴任何饰品,伸手夹菜的时候会微微露出一截腕骨微凸的手腕,举止之间,动作随意又文雅。

黎邃不敢抬头乱看,只好盯着陆商时不时伸过来的手,一不留神自己碗里堆成了小山。

“不合胃口?”陆商见他没怎么动筷。

黎邃摇头。

“用不着这么拘束。”陆商抬头看了他一眼。短短半个月,黎邃比上一次见到时总算恢复了一点,只仍旧是瘦,隔着衣领就能看见明显的锁骨,头发打理过一遍,简简单单的发型,看起来像个普通高中生。

“李岩他们经常在酒吧以打人为乐吗?”陆商换了个话题。

黎邃没说话,但沉默已经说明了一切。

“李岩人品一向卑劣,下次见到他不用对他客气。”陆商说。

黎邃抬头,眼里有疑惑。

“吃饭吧,”陆商却不多做解释,起身离桌,“晚上跟我去参加个酒会,你准备一下。”

没一会儿袁叔过来了,黎邃问他:“陆老板的腿……好了吗?”

“他的腿没有问题,问题出在供血不足。”

“我看他坐轮椅出来,我以为……”

袁叔解释道:“他不常用轮椅,实在病情严重才会,他身体不好,不能久站,你在他身边,多帮帮他。”

黎邃认真地点了点头。

晚上,黎邃换好鞋子,在镜子前愣了许久。镜中的人一身得体的礼服,崭新的鞋子,梳理整齐的头发……他头一次这么认真地端详自己,一时之间竟只觉得陌生。

袁叔敲了门,他回过神来,把换下来的衣服叠整齐好生放进衣柜里,抬脚下楼的时候,脚踝隐隐一痛。

前不久的腿伤还未痊愈,今天白天进进出出走了一天,此刻全身的重量压在脚上,还是让他感到些许不适。

“发什么呆?”陆商在车里等他。

天微微下了点雨,黎邃把那阵疼痛忍下去,迈出步子,面色如常地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坐到后面来。”陆商发话。

黎邃顺从地坐到了他旁边的位置,冬天的雨水少,且总是带着一股金属味。车开始前行,陆商递给他一张纸巾。

“待会你跟着我,什么话也不用说,如果有人来跟你搭讪,不必理会。”

黎邃“嗯”了一声,陆商交代完这句,闭上眼不再说话。

车子正路过一座气象塔,蜿蜒的霓虹灯在雨中变幻莫测,像一条诡秘的毒蛇,孤独地俯瞰着大地,生活了这几年,这座城市对他来说依然陌生。

下了车,黎邃低头跟在陆商身后,在投射过来的或打量或好奇的眼神中,穿过人头涌动的大堂,走进一间装修更华丽的小厅。

这里正在举行舞会,还没到点,人群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谈笑,黎邃一踏进大门,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好漂亮的男孩子,”一位身穿红色礼服的年轻女孩儿率先围了过来,给陆商递上一杯红酒,“陆商,好久不见。”

直呼陆商名字的人不多,黎邃不由瞥了这个女人一眼,不料正好撞进对方的视线,立即尴尬地转过头。

陆商接过酒杯,象征性地举了举:“心悠,好久不见,上次的事情还没谢谢你。”

“谁说的,我收到你送的礼物了,”孟心悠笑着伸出手腕摇了摇,精致的手链闪闪发亮,她目光移到黎邃身上,“这位就是……”

“嗯,”陆商接过话头,目光扫向厅内的其他人,举起了酒杯,“今后承蒙关照了。”

孟心悠一阵愕然,厅内不少人都站了起来,纷纷举杯敬让了一番。

“你来真的?”她压低声音。

黎邃对视线很敏感,虽然躲在陆商身后没抬头,但他知道这女人的焦点一直没从自己身上离开过。

陆商倒是神色轻松,答非所问:“他很乖。”

这话实在令人浮想联翩,孟心悠面有绯色,怔愣的间隙,门口又进来两个人,周围爆发出夸张的调笑,不少人吹起了口哨,厅里迅速掀起一阵议论潮。

“李家的大公子还是这么喜欢高调。”

“他旁边那个美女是不是苹果台风头最劲的女主持?”

“……”

黎邃在人群中听见了熟悉的声音,条件反射地背后一凉,本就隐隐作痛的脚踝好像一脚踏进了炭火堆里,热辣辣的。

好在陆商没有继续与孟心悠寒暄的意思,在角落找了个相对清净的位置坐下了。

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怎么,黎邃的额头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跟着挪到沙发前,正犹豫着,陆商对他招了招手。

“过来。”

他刚坐下,陆商的手就伸了过来,握住了他的脚踝,轻轻揉捏。对面坐了个小眼睛男人,一脸戏谑地盯着他们俩。

黎邃半靠在沙发上,涨红了脸,一半是疼得,另一半是羞得。

“陆老板。”黎邃出声阻拦。

陆商转过头,昏暗的灯光中,目光深而幽远,眼珠看着有点蓝,像是混血,下一秒彩光流转,那道蓝影撤走,又恢复成了黑色,是他看错了。

“怎么?”

黎邃回过神来,一时之间忘了要说什么。

“陆老板……哟,小黎也在,抱歉,没打扰二位吧?”是刻意追过来的李岩,旁边跟了个穿着性感的辣妹。

黎邃的背一下子就绷直了,这点变化没能逃脱陆商的眼睛。

“怎么样,陆老板没亏待你吧?”李岩居高临下道。

黎邃低着头,心中牢牢记住了陆商之前说过的“谁也别理”的吩咐,李岩自然也被他默默包括进了这个“谁”里。

“谢谢,如你所见。”陆商不动声色地拍了拍黎邃僵硬的肩膀。

“收拾收拾,果然是个美少年,陆老板独具慧眼,看来我暴殄天物了。”李岩笑着在对面坐下来。他这话说得倒是有两分真,甚至带了一丝酸意,然而这却正是黎邃恐惧的地方,这一刻他突然害怕起来,万一李岩反悔了,要陆商把他送回去,陆商会同意吗?

“黎邃,给你岩哥敬酒。”陆商突然道。

黎邃怔松,双手攥成拳。

“新名字?”李岩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像是轻蔑,又像是警告。

酒杯被递到面前,黎邃接了,就听陆商贴过来,对着他的耳朵说:“谢谢岩哥慷慨。”

他忽然明白过来,陆商这是在帮他解围,忙深吸一口气,跟着学了一句,“谢谢岩哥慷慨。”接着不等李岩做出反应,直接一口闷了。

这逐客令下得……还真是一点儿不给人留面子,李岩尴尬地笑了笑,伸手比了个“你牛”的手势,搂住旁边的辣妹去了舞池。

身体放松,黎邃才渐渐品出味来,刚刚陆商给他喝的是杯葡萄汁。

“你怕他?”

黎邃茫然地低下头,控制住腿间的颤抖,知道自己的表现让陆商不满了:“我……我会尽力克服的。”

敢承认害怕,已经是个不小的进步了,其实也再正常不过,李岩对他来说就像驯兽员,小狮子之所以条件反射般地感到害怕,无非是幼年时期受过驯兽员太多鞭子,突破不了自己的心理桎梏,而并非没有反抗驯兽员的能力。

两个人又坐了一会儿,舞池开始热闹起来的时候,陆商带着黎邃,大摇大摆地从前门走了出去。这里的人都知道他不喜欢热闹,主人便也没有过多挽留,派了两个门童给他撑伞。

天已经黑了,外面小雨渐渐下成了大雨,袁叔一直等在门外,见他出来,立刻围了过来:“现在去许秘书家吗?”

陆商开门坐进车里,轻声道:“回家吧。”

袁叔想说些什么,看了黎邃一眼又咽了回去。

黎邃脸色有点苍白,虽然从小忍耐力就比别人高,但身体的承受极限却不是他能控制的,受伤的脚开始浮肿,在鞋子里挤得厉害。在车上他不好意思脱鞋,只好忍着,一路上看着街景数着秒,握成拳的手就没松开过。

陆家是个小三层独栋,袁叔并不住在这里,厨娘和保洁也是有需要才过来,大多数时候,这里只有陆商一个人。加上黎邃,现在是两个。

“冰敷,会吗?”陆商从冰箱里拿出一个冰袋,裹了层毛巾递给他。

黎邃顺从地接过,安静地坐在沙发上敷脚踝。

“屉子里有止疼片,要是忍不住就自己吃,不要过量。”陆商见他能自理,转头在客厅的餐桌上坐下来,打开笔记本开始工作。

陆家不是没有书房,但陆商却一直不愿意用,客厅有个方桌,紧挨着窗户,天气好的时候能晒到太阳,他喜欢在那里看那些枯燥的文件,仿佛文字也会有生气似的。

可惜现在是晚上,除了草坪上的一点绿光,连个鬼影子也看不到。

他工作时非常投入,且不知疲倦,等他回过神来,已经过了晚饭时间。黎邃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两眼放空,手上的冰袋全化成了水。

“饿吗?”陆商关了电脑。

黎邃摇摇头,肚子却不合时宜地“咕”了一声。

口不对心,陆商在心里轻叹一声,打电话让厨房端了两碗面上来,全部推到他面前,自己则倒了杯温米酒:“吃不完就放着,有人会来收。”

“陆老板不吃吗?”黎邃的目光立即被面上那两个流黄的荷包蛋吸引了,他正是长身体的年纪,食量自然要大一些,以前饥一顿饱一顿习惯了倒没什么,这段时间在医院一日三餐规律得不行,倒把他的胃口养出来了。

陆商摇摇头,捏了捏眉心:“脚还疼吗?”

“不疼了。”

陆商望着他一副“饿坏了”的囫囵吃相,知道这句“不疼了”多半也不能信,这感觉好像自己养了只猫似的,还是特别乖的那种,信手递给他一张纸巾:“以后在我这里,不必这么拘束,饿了就跟厨房说,身体不舒服找梁医生,缺什么可以告诉袁叔。你需要注意的只有一条——”

黎邃从面碗中抬起头。

“别离开我的视线。”

从黎邃接触起,大多数时候,陆商给他的感觉都是冷淡的,仿佛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对什么都无所谓,这是第一次,他从这个面有倦色的人脸上感觉到了强硬的一面。

黎邃知道,这就是陆商的底线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触碰的底线。

大概是面汤太烫,他没由来脑门冒了点汗,正襟危坐道:“我知道了陆老板。”

“快吃吧。”陆商替他擦了擦唇角,起身离座间,不咸不淡地抛了一记重雷,“晚上睡我房间。”

黎邃正在扒面条,听闻这话,低头一噎。

陆商微微皱眉,想起了什么似的,脸上浮现一丝隐隐的笑意:“知道包养是什么意思吗?”

黎邃的脸色变了,他以前没少在酒吧见到那些被包养的小明星小嫩模,李岩的身边就有不少,他就是再蠢,在那种环境里呆久了,只知道这层关系意味着什么。

“知道就行。”说完,陆商从容上了楼。

客厅里只剩下黎邃独自呆坐,他仔细回想了陆商白天的言行,这才渐渐回过味来,这是有点大金主宣告所有权的意思。

黎邃不知道,在外人眼里,一个从小在土匪窝里长大的人是什么样的,想也多半是卑微或者低贱之类,肯定不会是好印象。以陆商的性情,应该不会这样低看他,但也绝不会对他有什么想法才对。冷静下来一想,他那几句话里,好像的确是逗弄的语气更多。

卧室门没有关,他走进去的时候,陆商正站在窗前用英文打电话,穿着一身睡衣,薄薄的衣料下背部轮廓尽显。听见响动,转过身来指了指浴室,示意黎邃去洗澡。

浴室很宽敞,水池边放了叠好的浴衣和浴巾,有伤在身,黎邃没用浴缸,只漱了口,又用喷头冲了身体,刻意避开了受伤的脚踝。他洗澡很快,出来的时候,陆商的电话还没打完。

浴衣不知是什么面料,滑得他浑身发麻,轻飘飘地好像没穿一样,一走出来就徒生一种难以言说的耻感。

偏偏陆商还盯着他不放,黎邃更是难堪得头都抬不起头来。半晌那头终于挂了电话,冲他伸手:“帮我把药拿来。”

什么药?黎邃脑子一嗡,心说不会吧,抬头对上陆商的目光,才知道自己会错意了。

“哪个?”黎邃忙顺着他的目光拉开抽屉,发现里面瓶瓶罐罐竟然摆了十几种。

陆商挨着床边坐下来:“氯吡格雷、阿司匹林。”

黎邃一脸茫然。

陆商想起这些复杂的药名他八成不认识,指道:“第一排第二瓶和那个贴蓝色标签的。”

黎邃七手八脚地把药瓶翻出来,陆商瞥了他一眼,数了几颗药片就着凉水咽下去了:“你刚刚在想什么?”

“没……没想什么。”

“嗯,”陆商掀开被子,“衣服脱了。”

黎邃:“……”

“不愿意?”

黎邃给了他一个平静的眼神,没说话,迟疑了两秒,慢吞吞地把浴衣脱了。卧室的灯光打在这具年轻的身体上,显得格外柔和。陆商让他转过身,伸手摸了摸他背上层层交叠的伤疤,动作很轻柔:“怎么弄的?”

这些疤痕有新有旧,有些黎邃自己都记不得了:“烟头是领班烫的,割伤是酒瓶划的,皱巴巴的那块是被开水烫的。”

“这里……”陆商的手滑到他的肩胛骨,那里有个丑陋的小圆孔,“有个疤。”

如果这时黎邃转身,他会看见陆商脸上露出了他从未见过的表情。

黎邃认真地回忆了一下:“小时候的,没印象了。”

陆商在那疤痕附近流连一阵,转而拍了拍他的肩:“嗯,睡吧。”

没有任何暧昧,甚至连尴尬都没有,气氛坦然得让黎邃忍不住怀疑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他顺从地缩进被子里,看陆商熄灯躺下来,搭住他的肩,往自己身边带了带,闭眼就这么睡了,一点多余的动作都没有。

长期处于复杂的成长环境中,黎邃从小就锻炼出了一身对危险高度敏锐的感官。陆商比他见过的大多数人情绪都要藏得更深一些,他虽然不能猜出他心里在想什么,但身体潜意识深处反馈出的讯息是,这个男人对他压根儿没那种心思。黎邃暗暗松了口气,在被子里动了动,尽量让脑袋贴着对方的胳膊,身体却保持着相当的距离,既不越矩也不显得过于生分。

四周安静下来,屋外有很轻的雨声,飘飘渺渺的,很不真实。黎邃长到这么大,第一次与人同床共枕,浑身都写满了无所适从,仿佛连睡觉都不会了,怕吵醒身边的人,几次想翻身都被他竭力忍住。陆商身上有股淡淡的沐浴露香味,非常好闻,黎邃在这气息中反而大脑一片混乱,挺尸一样躺到后半夜,才渐渐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

这座城市的气候和宜人这两个字基本没什么关系,阴冷潮湿的雨天总是要持续很久,等到医院的风湿病患者排号都排到院门口,连绵的冷雨才有了收敛的架势,在这个夜里终于下成了雪。

黎邃醒来有一瞬间的错乱,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身在何处,房间里没有人,床头放着陆商换下来的睡衣。

“吱呀”一声门开,黎邃迟钝地觉出一点紧张来,来人却不是陆商,而是一位上了年纪的阿姨。

“醒了?”她满脸笑意走进来,径直把窗帘拉开,拿起床头的衣物,“楼下准备了早饭,洗漱一下去吃吧。”

“谢谢。”黎邃记起来,这是陆家的厨娘,陆商叫她露姐。这个女人长得很和善,脸上总是带着笑,黎邃对她很有好感,忍不住多问了一句:“陆老板呢?”

“他去公司了,怎么,你要去找他吗?”

黎邃顿感意外:“可以吗?”

“不可以。”露姐笑道。

黎邃:“……”

“逗你玩儿的,”露姐似乎也挺喜欢这孩子,“陆老板交待过,让你在家里养脚伤,下午梁医生会过来给你针灸。”

等黎邃下了楼,才知道事情陆商交待的远远不止露姐说得那么简单,他还有一上午的私教课要上。

黎邃没有去过真正意义上的学校,对于国内系统的教学模式没有什么概念,好在陆商找来的老师也并不刻板,很快针对他的情况进行了调整。

他其实是有基础的,只是有些使用频率不高的字,有时候音和意联系不起来,经老师一提醒,立刻链条式地回想了起来。

“你不像是第一次接触,是不是以前学过?”私教老师姓黄,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一脸严肃。

黎邃想了想,答道:“不干活的时候偶尔会偷偷学一些。”

黄老师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中午梁子瑞如期而至,不同于以往的意气风发,今天的他看起来非常萎靡,连扎针都扎得哈欠连天。

“梁医生没有休息好吗?”

梁子瑞把头点得十分愤慨:“我和你家陆老板不一样,我是给人打工的,昨晚熬夜写了一晚上的试验申请,觉也没睡,累死了。”

黎邃对学历高的人总是有一种特殊的羡慕,并且这种羡慕被他以最朴素的语言表达了出来,逗得梁子瑞哈哈大笑。

话匣子一开,梁子瑞就忍不住逗弄他,捡了些美国读书时候的趣事说给黎邃听,讲着讲着自己又先笑成了一团。相比之下反而是黎邃淡定得多,当然主要也是因为他压根儿没听懂,只好一头雾水地配合着笑。

过了片刻,梁子瑞开始拔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他听袁叔说起过黎邃,在性格养成最重要的那几年都有被虐待的经历,身上却一点儿没沾染上那种流氓匪气,实属难得。虽然偶尔也表现出拘谨,但并不扭捏,也没有反社会人格倾向,身上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从容感,这点倒是和陆商高度吻合。

也是命运捉弄,他要是能出生在一个完整的家庭里,好好培养,日后说不定能成大器。

“淤血还没散尽,这两天不要乱跑,睡前热敷,有什么状况及时联系我。”

黎邃点头,回赠给他一个感激的微笑。

天暗下来,壁炉烧得旺了些,整个屋子都被烘得热乎乎的。梁子瑞走后,黎邃把黄老师留下来的课本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颇有些爱不释手,写完布置的功课,觉得意犹未尽,又在课本上翻到“陆商”两个字,简体繁体各写了一长摞。后来他趴在沙发上睡着了,连陆商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

袁叔想过来叫他,被后脚进来的陆商拦了拦,示意他自己先回去。

黎邃的睡颜说不上多好看,但很安静,身体蜷起,双手虚虚地抱在胸前,半张脸埋在沙发里,是一个戒备的姿势。陆商在旁边坐下,从他怀里掏出课本,上面写满了字,苍劲有力,非常整齐。陆商在字迹中看到了自己的名字,目光又落到身边的年轻人身上。

黎邃的皮肤很白,不同于成年人保养出来的白皙,他的肤色更接近婴儿,一点瑕疵都没有。说来也怪,他身上那么多伤,脸上却一点未见,也不知是不是这张脸太完美,连施虐者都不忍心。

黎邃迷迷糊糊转醒,身体一僵,缓缓坐起来:“陆老板。”

“以后困了就去床上睡。”

黎邃“唔”一声应了,声音带了点鼻音:“我本来想等你回来。”

陆商顿了顿,轻声问:“一个人在家是不是不习惯?”

黎邃一个人独惯了,没有什么习惯不习惯这一说,但陆商这么问是关心他,他自然不会去反驳,措了下辞道:“陆老板平时在家也是这样过的吗?”

“嗯,”陆商低头,想了一会儿说,“明早我带你去公司玩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解忧记在线阅读第5节

    顾诗筠在工具间里吃完午饭出去洗便当盒的时候,正好从厕所出来两个人一边洗手一边聊着刚刚在食堂看到的八卦。她听到她们提到严铭轩的名字就忍不住上去询问。。两个人看到是顾诗筠这个平时有些熟悉的小姑娘,就忍不住八卦的心跟她仔仔细细地讲了一遍刚刚食堂里发生的事情。严总和新来的大美女是怎么的般配,严总又怎么地满眼

  • 开局直播改造火星之商讨救人

    御书房内。李烨站在窗前,双手负于身后,抬头望着天空,眉头紧锁。此刻的他简直心乱如麻。后周欲起兵攻打南唐,双方的实力太过悬殊。正如周宗所言,南唐若是与后周对峙,无异于以卵击石。大将军李昂在朝中如此无礼,显然没有将自己这个皇帝放在眼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举兵造反。如今的南唐,实属内忧外患。自己身为皇帝,

  • 网游之刺客之巅在线阅读第10节

    “无须在意,其实这也属于正常,毕竟乌蒙灵谷传承几十代,必然会不少令人羡慕的资源,如今乌蒙灵谷惨遭灭门,若非是天墉怕吃相难看被人耻笑的话,岂能会轮到这些势力?”宇文拓轻声安慰百里屠苏,他知道这个少年选择跟焚寂古剑融合在一起的时候,今生今世就已经注定了不会平静。放弃了能够苟且偷生的生活,那就意味着时时刻

  • 都市:超级外卖员上线之第六章

    顾堇茉出了银行的大门,看到熟悉的车型,夏清和的奔驰大大咧咧的停在“请勿泊车”的旁边。夏清和的车估计几天没洗了,灰蒙蒙的,白色的车身都是泥土。顾堇茉对车子也有认知,这个奔驰的车型很普遍,也不是什么顶级豪车。她觉得夏清和与其他的富二代不一样,她见夏清和从车里出来,似乎在等人,手指一直按着手机,余光瞥到顾

  • 君生在线阅读第二节

    白鹤童子身为鹤型,落到了凌霄宝殿外,滚身化作一个童子,头上梳两个发髻,白嫩嫩一个孩童,却是眉清目秀,躬身与千里眼顺风耳行礼。道:“两位上神与我通报,兜率宫大老爷有法旨与大天尊。”顺风耳与千里眼听说是老君有法旨,不敢怠慢,进去报与昊天上帝。昊天上帝道声有请。白鹤童子进来凌霄宝殿,拜见了昊天上帝,又与佛

  • 都市之国风美少年有点心动了!

    “听说了吗?七楼出事了。”“怎么回事,我看到好多陪酒的被弄下来了,一个个哭的挺伤心的。”“能不伤心吗,二十万啊,那是整整二十万的小费呢!可惜,没她们的份儿,谁让她们不干净了呢,人家要干净的学生妹……”“啧啧,还不止吧,我听说的可还有一些内幕。”“什么情况,说说?”……电梯内,慕暖静静听着身后几个人不

  • 海贼之宇智波斑第五章

    剧情也看的差不多了,虽然对于这个剧情有那么一点不严谨,但是沈伴还是很敬业的,迅速的把剧情理了一下,沈伴眯着眼睛躺倒了。“你晚上没有睡觉吗?”谢伦看了他一眼,“还是说在酝酿?为了这么一个小角色,不至于吧。”“不是,我在思考我现在在干什么。”沈伴非常严肃的睁开眼睛看着谢伦,谢伦心里咕咚一声,心想这个家伙

  • 不装了,咱家都是绝世高手在线阅读第四节

    时间是无情的,在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的传火后,即使像阳光之主葛温这样曾经传说赫赫有名的人物也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只在远古流传下来的遗物当中还可以猜想到某个陌生的伟人的存在。殊不知林易就是其中一个。这片土地上曾有个国家叫作彼海姆,而彼海姆的龙学院是研究、教授魔法的学府。他们认为魔法源自龙,于是以龙为尊

  • 意难平在线阅读第六章

    “别想太多了,师兄。”唐意映露出一个卖萌的笑脸,“我给你点蛋糕吃!”陈凫穿着常穿的卡其色外套,摇了摇头:“我没想,我知道宋老师为我们好。”“我还以为你是因为他才不回学校住呢,这么多天除了上课都看不到你人影。”唐意映委屈地道:“你是不是在外面有狗了?”陈凫:“啊?”他警惕地看向唐意映,眼神也跟着变了。

  • 佣兵万界傲娇的丫丫(求鲜红!求收藏!)

    PS:第五章请看作品相关,不小心进小黑屋了。“好!好的很!你们拍最好了。这部垃圾戏小爷本来就不乐意拍,一个臭莽汉形象简直侮辱老子的颜值和气质,像我这样的去演霸道总裁才是,你们这种泥腿子正好适合这种土里土气的戏。”张云翔嘴角微微抽丨搐,怒火已经把他彻底点燃,他张云翔出道至今还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侮辱,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