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综穿之魔鬼交易埋骨地

2021/6/10 22:21:13 作者:沐子旦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穿之魔鬼交易
综穿之魔鬼交易
作者:沐子旦来源:晋江文学城
传闻中说,当人心里的执念达到某一阈值的时候,就能够召唤出魔鬼传闻又说,魔鬼无所不能,TA能让时间倒流,能让容颜不老,能让痴心永存……只要唤出魔鬼的人能付出足够的代价,魔鬼就能让你的心愿达成召唤出魔鬼的人啊,准备好你要献祭的祭品了吗?入V公告:本文将于1月19日周四入V,入V当天会有三章更新掉落哦!谢谢一直支持我的小天使们!(づ ̄3 ̄)づ专栏来一发

安静的山洞像是熟睡的猛虎,睡熟时可爱得像一只小猫,轻轻抚它的毛,它会向你露出它的肚皮,但它醒时便会张口血盆大口将你吞入腹。

陆小凤和花满楼都很清楚,这是一个他们完全陌生的地方,前路有多少危机在等他们。

陆小凤道:“花兄,我忽然觉得很紧张。”

花满楼道:“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陆小凤笑道:“太安静的时候总会让我觉得不安,而且花公子也不和我说话,我只好主动跟花兄说话了。”

花满楼道:“你想说什么?”

陆小凤突然拉住花满楼的衣袖,停下,手中挥出一颗石子,乱箭从壁上飞出,他道:“就说说看那个叫小九的姑娘怎么样,花兄觉得那个小姑娘是大眼睛小嘴巴呢,还是柳叶眉细腰呢?”

花满楼摸到腰间,顺手想拿出腰间的折扇,又想到山洞里凉,不比外面,他道:“全都被陆兄说完了,又要我说什么呢?”

箭落了一地,花满楼踩着空隙的地方往前走,微侧头,又道:“与其问花七,这种问题不如让陆小凤来谈谈。”

陆小凤跟上去,道:“花兄真要我讲?”

花满楼道:“讲。”

陆小凤笑道:“那我可讲了,是花兄要听我讲的。”

他道:“欧阳情别有的一番风情自然不必我多说,就连老实和尚都忍不住去找欧阳情。这柳如媚就更胜欧阳情了。不光天姿国色,还十分聪明。也难怪是江南第一花魁了。峨眉四秀又是各不相同的性格,各有优点,都长得清雅秀丽。可惜孙秀青已经是西门吹雪的老婆了。朋友妻不可欺。”

花满楼道:“即便是陆小凤真有这么大胆,只怕西门吹雪也要追杀你到天涯海角。不过听说陆小凤常和老板娘一起喝酒,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朋友妻当真不可欺?”

陆小凤笑意更深,他道:“朱停朱老板是我的朋友,但老板娘也是我的朋友,和朋友喝酒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

陆小凤在等,他想等着,他想看花满楼会不会生气。

花满楼笑道:“如果我有了妻子,一定不会让我的妻子认识陆小凤。”

陆小凤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觉得此刻的自己忽然成了哑巴,却又不禁想如果真的成了哑巴也好,他们一瞎一哑,哑巴配瞎子,可真好。

花满楼忽然道:“陆小凤。”

花满楼很轻的在喊他,整个走道忽然静下来了,陆小凤也发现了。

有人在跟着他们。

花满楼一把拉过陆小凤,身贴着石壁,他用极轻的声音道:“把火灭了。”

整个通道是一片黑暗。

在左边。

花满楼脚下生风,往左去。

来人也反应很快,一柄短剑从腰间拔出,他和花满楼不同,只能凭着感觉挥剑。

黑暗中花满楼如鱼得水,袖间打出一记风,打在胸口,那人被打得措手不及,脚下一软,跪在地,手中短剑掉落在地。

陆小凤知道,没有了眼睛作为倚仗,正常人很难在短时间适应,这样的情形,只有花满楼能清楚的感知一切。

陆小凤道:“你是谁?”

那人不语,手立刻摸到身侧的剑,剑锋指向陆小凤,忽然又折回,往相反的方向逃。

花满楼喊到:“陆小凤!”

纵向两侧突来的碎石向中间砸来,慌乱中花满楼被搂紧,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味道,再熟悉不过的朋友。

陆小凤笑道:“花满楼,我没事。”

花满楼闻到了血,他伸手在陆小凤身上检查,确定没有任何的伤口,道:“还好你的运气总是不太差。”

“还是有一点不太好的。”陆小凤突然停顿,又轻笑道,“就是擦破了一点皮。”

花满楼推开他,微笑道:“生死关头还能在这里偷笑的,怕是世上只有陆小凤了。”

陆小凤大笑道:“那可不一定,不是还有七童吗?”

危险在暗中悄悄潜伏,前路却变得轻松。同样的路,或许在别人走来,一定是战战兢兢。

可是现在这里站的是花满楼和陆小凤。

他们可以一路说着话,调笑对方。也许前方是悬崖,他们也可以轻松的往前走。

人生路也是这样,人和人走的是同样的路,免不了有坎坷,不同不过的是走的心境和身边的人。

陆小凤点着火,看着前路被乱石堵住,道:“花兄,看来有时候话不能乱说,现在这里可能真的要变成我们的埋骨地了。”

花满楼贴着石壁,坐在了地上,道:“不如坐下来等等,说不定我们的运气真的很好。”

陆小凤紧连着花满楼在一旁坐下,嘴上却和行动不一,他道:“哎呀,要是花兄说的是我们能一起被埋在这里叫运气好的话,我还是答应的。”

花满楼微笑道:“陆小凤,你好像总有一套乱七八糟的说辞,你说要是有一天你不能说话了会怎样。”

陆小凤笑道:“那这世上恐怕要有很多人为我伤心了,没有了我这样一个人陪花公子说话,呆在这里会有多难受。”

花满楼笑得更开心,道:“虽然你说得很对,我却不太想承认。”

陆小凤道:“花满楼什么时候也学会了心口不一?心里和脸上都笑得这么开心,嘴上却不愿意承认。”

花满楼正想开口说话,忽然他好像听见了,是进门时的泉水声。

陆小凤道:“你听见了什么?”

花满楼起身,道:“陆小凤,把火云霹雳弹拿出来。”

陆小凤道:“你怎么知道我带了?”

花满楼笑:“你说呢?”

花满楼走到另一侧的石壁前,他的手放在石壁上,耳朵紧贴着石壁,水流的声音更加清晰。

花满楼道:“往这里丢。”

陆小凤道:“好。”

火云霹雳堂的来历在江湖上总是一个迷,也有不少后来者曾仿制过火云霹雳弹,可惜都不如正宗的火云霹雳弹。

火云霹雳弹一碰到壁,霎时间炸开一圈烟雾,烟雾的背后,是山间的泉水流下。

山间的泉水会流到这里,形成了一道水帘,隔着水帘是另一间石室。

陆小凤道:“花兄,我先过去。”

陆小凤从水帘通过,不禁一抖,泉水冰凉流进了他的脖子里,这时他忽然有些使不上力。

花满楼通过水帘,察觉到陆小凤有些奇怪,他道:“你不舒服?”

陆小凤立刻封住身上几处大穴,勉强打起精神,道:“花满楼,这几天我好像一直在你身上闻道一阵香味,不知道是什么这么香?”

花满楼从怀里取出那个绣着鸳鸯的护身符,两只鸳鸯中间是一道剑痕,他道:“是别人送给我的护身符,应该是在里面放了什么香料,只可惜现在坏了。”

陆小凤叹了一口气,他不禁感慨,今天的运气真是再坏不过了。他感觉到那是中毒的痕迹,只是万万没想到,不过是伸手挡住了一块落石,没想到这样一个小小的伤口,竟然能要他的命。

阳春雪之毒,如针孔的伤也可入体。

花满楼本想开口问他,为何叹气,又改口道:“既然坏了,就不要了。”

越往前走,陆小凤就发现石道越变越宽,看来他们马上要到一个地方了。

往前走,又到了一扇石门前,与先前的门不同,门高不过四尺,正常人只有蹲下身从门进去。

而门前,是一具枯骨,身上的衣物早随着时间的久远而烂成了一堆破烂。

从上往下,可见的是生前这个人之前被捅了数十刀,刀刀入骨,他的左手没有小指的指骨。

陆小凤道:“看来清风剑方清风已经死了很久了。”

花满楼道:“听闻,方清风最得意的就是他的清风剑,从来是剑不离身,如果方清风在这里,那清风剑呢?”

陆小凤道:“或许就在这扇门后。”

陆小凤看到门旁是一块凸起的石块,他将石块按下,小小的石门缓缓升起。

那是一整间空旷的石屋,足足宽十丈余,角落是堆积起的宝箱,杂乱的珠宝堆成了小山。

那是多少人几辈子也用不完的金银珠宝。

怕是不会再有人愿意想起曾经的黄龙帮,那是江湖最黑暗的日子,没有人不惜命,他们只有用金钱去换。

最令人惊异的,是堆积的宝箱上,还有一个人,一身红衣。

柳如媚笑道:“陆小凤,你看起来好像不太舒服。”

陆小凤道:“看来你早就把戒指拿到手了,并且你对这里还很熟悉。”

柳如媚道:“你猜出来了。”

陆小凤道:“原本我是不知道的,但你对这里实在是太熟悉了,就不得不让我猜到你的身份了。这里是黄玉龙替自己准备的墓,除了他能对这里了如指掌,那剩下的人一定是他最亲近的人。”

柳如媚道:“继续。”

陆小凤道:“除了黄龙帮的三堂堂主,就应该是黄玉龙的妻儿了。可惜黄玉龙这个人生性多疑,妻妾不少却从不信任何一个人。”

柳如媚冷眼道:“那是因为世上再不会有一个女人像我娘一样傻,傻到愿意为一个男人背弃父母,只能每天守着一间空荡荡的屋子,一天天苍老,最后病死在床也没能见到那个男人。”

陆小凤道:“我知道你一定很恨黄玉龙,而现在你已经可以拥有他的财宝了。”

柳如媚大笑:“这些财宝本来就是我的,只是可惜了你陆小凤,即便你现在封住了身上的大穴,过不了两天你还是会死,我早就跟你说过阳春雪的厉害,你怎么就不信我呢?”

花满楼皱眉,道:“阳春雪?”

柳如媚道:“花满楼你想不到吧,这毒还是你害的呢。那个护身符里装的就是阳春雪的粉末,只要一点点伤口,毒就能入体。不过不用担心,你们还是可以一起死的。”

地在动,陆小凤看到他们站的那一块地周围裂开缝,很快他们看不见那一身红衣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敬亭山上勋花开在线阅读第二章

    清晨,城市里的风裹挟着一股冷冽的寒意。苏宛漫步在市中心的街道上,有些新奇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她发觉几乎人人手上都带着一种方形腕表,时常看到顿足不前的人,面前交织着一片片蓝色光幕,旁若无人的交谈对话。街边大厦的全息屏幕里,正滚动播报着时事新闻——“据最新消息称,自半个月前的实验事故

  • 世藤在线阅读第九节

    目送关景芊离开后,纪初竼才慢慢收回视线,停在司凝夏的侧颜上。母亲离开后,司凝夏马上和她拉开了一些距离。纪初竼一阵无奈,“夏夏。”司凝夏看了她一眼,问:“什么?”“我不在学校的这段时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没有啊。”司凝夏平静道。纪初竼立即紧接道:“那就是我哪里做得不好,你在生我的气?”司凝夏表现得

  • 荆棘花在线阅读第9章

    “以后再也不说宿舍条件差了,宿舍虽然小了点,但相比于这野外,至少安全是有保证的,以前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丁奇突然睁开了眼睛,出去打量了一下外面的情况,发现没有僵尸出现,便开始了碎碎念模式。也难怪他会这样抱怨了,昨天夜里,隔一段时间,丁奇就会惊醒一次。风吹的声音啊、小动物靠近的声

  • [金光瑶同人魔道祖师同人]生死契之有趣的幻想之力

    与原本的世界相比,这是一个相似又有了一些不同的世界。幻想在这个世界不再只是一个甚至偏于贬义的词汇了,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力量。“唔,额……”夜晚的一个的宿舍中,躺在床上的一个青年忽然发出一声呜咽,但是又归入了沉寂。同宿舍的其余几个人也没有醒转过来,偶有一两个听到了也不过是当做睡梦中的反应吧。而此时这个

  • 我有一个镇魔群第1章在线阅读

    这是一间不知哪里的储藏间,阴暗,潮湿,此时有一个小小的女孩被锁在里面。她看身量像是六七岁,优良的基因让她看起来像个洋娃娃般精致,肌肤如雪,特别是那双溜圆的猫眼,黑白分明,近看,甚至带着不属于孩童的疑惑。“系统,你是不是传错了世界?”她在脑海里问。夏亦心前世是一个渐冻人,短短的二十年时间有一半多的时间

  • 锦途在线阅读第七节

    队员很快召集了,经由石宁的计划,日野比未来在将天海好也加入队伍之后,顺利地带着除了真理奈之外的所有成员正式地重新组建了GUYS!在相原龙和日野比未来在忙着大小事务的时候,石宁此刻来到了真理奈家。“真理奈家里一直只有自己一个人吗?”石宁问。真理奈准备好了茶水,递给了石宁说:“恩!因为工作的关系,父母还

  • 我的奥特曼之旅第二章在线阅读

    被班纳博士和波丽娜他们父女两人无害/可爱的外表给欺骗了的珍妮实在是放心不下他们(主要是波丽娜)的安全,所以打算干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直接送他们父女两人去戴维斯诊所。而且有熟人带路总比自己瞎找要省时间得多,以免耽误了就诊时间,哪怕班纳博士说了不用麻烦他们,他和波丽娜去戴维斯诊所不是为了看病而是

  • 绿茵梦在线阅读第八节

    叶修已经在大山中行走了两日,已经离开了十万大山边缘之地,进入到了十万大山之中。两日来叶修并未碰到任何野兽,或许是边缘的问题,也或者是因为叶修身上还未能成功收敛的气息导致野兽不敢靠近。不过这也正好省去叶修一番手脚,可以平静的赶路。不过叶修知道,往后的路程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平静了,十万大山充满着危险,要是

  • 我有一个系统在线阅读第5节

    “没事吧,许白,听说你爸昨天到学校来了。”一个皮肤黝黑的女孩跟了上来。许白回头看了一眼,索性停住脚。待刘雅玲跟上,便继续朝学校走去。“呃,没事。能有什么事……”“我都知道了,不就是为了我们班那个钟宇吗?安安说了他几句坏话,你就骂她了。”刘雅玲粗声粗气地坏笑起来,“嘻嘻,你肯定喜欢他,我没说错吧?”许

  • [夏目]再见以及再也不见之第八章

    虽然已经向席嘉道过歉了,但陆之昂还是得履行诺言,陪程七七练排球。为此他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解决方案。每天下午放学,先用自行车载席嘉回家,再骑自行车回学校陪七七打球。这样对陆之昂来说,两头跑,无遗是累了很多,但他甘之如饴。席嘉虽然对陆之昂还要跑回学校略有不满,但毕竟答应了人家不能言而无信。席嘉也不是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