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小可怜[快穿]之英雄救美(2)

2021/6/10 22:09:02 作者:顾咕咕咕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可怜[快穿]
小可怜[快穿]
作者:顾咕咕咕来源:晋江文学城
改论文,佛系填坑。但肯定会填【有榜日更,无榜隔日养下字数】【有急事会说明】江岐作为快穿执行者,目标是解决各个世界身携“穿越”、“穿书”、“重生”、“系统”等各种金手指,却依旧刻意伤害别人改变自己命运的异端者。成为每个世界小可怜的江岐开始漫漫的铲除异端+自我改造。背景板攻杜一川:【叼烟】江岐是个小可怜,聪明可爱还很甜。·寒门贵子凤凰男+vs+重生少爷(完)·十八线锦鲤小明星+vs+娱乐圈影后系统女(完)·优秀基因机甲大师+vs+自以为是天才男(ing)·忠犬系小跟班+vs+自带白月光混混·天籁之音

坐在车上,苏以欢双手摆弄着方向盘,双眼目视前方,不慌不忙的慢腾腾的向前行驶。

她的车子刚刚稳稳的开到对面,红绿灯转变为红色。

而她身后被红灯阻拦在对面的红色跑车发出一声急促的鸣笛。

以示对她慢腾腾的不满。

置若罔闻,苏以欢的车辆继续以均速行驶。

红灯转为绿灯,红色的宝马紧踩油门,从她的车旁漂移而过。

她似乎看见宝马车司机从里探出脑袋朝她比了一个中指,并低咒,“臭娘们。”

这是明显的车怒症的表现形式。

她很想告诉司机,如若不加以控制这种情绪,任凭发展,很有可能延伸为暴怒症。

只可惜宝马车司机只留给她一个销魂的背影。

陡然,放在副驾驶位的手机铃声响起。

苏以欢斜眼打量着手机屏。

苏某某几个大字在手机屏上不断跳跃。

见此,苏以欢微微慌神,车辆也不合时宜的闯了一个红灯。

铃声熄灭。

不多会儿,安静片刻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苏以欢眉梢微皱,快速的将视线移开。

可副驾驶的手机铃声却不依不饶,完全有苏以欢不接,它便不停歇的架势。

犹豫半响,苏以欢靠边停车。

一直看不出任何表情的脸庞此时稍显异样。

手机接通,对面传来孩童的稚嫩呼喊,“姐姐,我是团团。”

苏以欢一愣。

那边手机似乎被夺去。

紧接着便是一片寂静。

就在苏以欢准备挂断电话之时,那边才传来中年男人极为镇定的声音,“以欢,在忙吗?刚才团团无意中拨通了你的电话。”

“哦。”

又是一阵静谧,那边的人率先开口,“以欢,晚上回来吃晚饭吧,李阿姨今天包了水饺。”

“不了,我研究室还有工作。”如往常一般,苏以欢没有丝毫犹豫的开口拒绝。

“要不,要不今天你工作完成,回来一趟吧,团团想你了,如今闹着要见你。”男人与苏以欢商量道。

正在苏以欢犹豫之际,电话被递到了团团的手中。

只听见听筒内传来孩子奶声奶气的声音,“姐姐,团团想你了。”

不知该如何拒绝,苏以欢正踌躇的组织着语言。

“不管多晚,我们都等你一起吃饭。”

电话挂断,也终止了苏以欢的反驳。

握着电话,苏以欢微楞,这不是那个人的风格。

犹豫再三,她还是将车掉了个头。

她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刚才虽算不上答应,但她没来得及拒绝,勉强也算的上默认。

那个人的家其实离她的研究所很近,不过二十分钟的车程。

小区潺潺流水、绿树环绕,环境极好。

苏以欢的视线落在了不远处亭子内搭建的秋千上。

以前她看见别人家的父母都会带着自己的孩子来荡秋千,她也吵着让父亲带自己一块儿来玩,当初父亲总是推脱工作忙,一直到她离开都未陪她玩过千秋。

后来发生了那件事,大多数孩子们喜欢的玩意她也都厌了。

站在秋千旁的一大一小似乎也看见了她。

一个穿着粉红色公主裙的小家伙飞快地朝她扑来,抱着她的腿,甜甜的开口,“我就知道姐姐会来的,姐姐一定也想团团了。”

还是不太习惯任何人的热诺,苏以欢小心翼翼的将身子移开。

手中一空,团团眉头一皱,哇的一声就要大哭起来。

身后的人及时将她捞入怀中,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好似安慰。

“回来了?走,回家吃饭吧,李阿姨已经等了好久了。”

苏以欢静静的打量着面前的人。

上次见他那会儿,还是刚回国的时候,如今不过大半年光景,他看着便老了许多。

“怎么了?”走在前面的苏明回头望着这个许久未见的女儿。

八年前她便出国了,出国期间他们的联系也寥寥无几,一直到她回国,他才终于见了她一面。

而今天应该也是她时隔八年第一次回到这个家。

房门打开,屋内比她年长不了几岁的女人便迎了上来,热络的开口,“欢欢,回来了,我做了饺子,还有你最爱吃的板栗烧鸡。”

苏以欢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女人却笑嘻嘻的回复,“欢欢,要不你先去你的房间休息一下,这板栗烧鸡还得过些时辰才能入味。”

“你的房间还和以前一样。”苏明道。

他们俩还是和当年一样觉得尴尬所以急需要将她打发离开。

她一直不明白当初是他不问她的意见便将她遣送出国,这些年他一直给她发送的那些邮件又算怎么回事?

懒得浪费自己的脑细胞,苏以欢默默地上了楼。

在她上楼之际,稍显年轻的女子便拥住了苏明,语气轻柔,“我就说欢欢会回来的。”

男人的笑意在脸上扩大,“我欠她的,希望以后可以弥补。”

“总有一天欢欢会明白你当时的逼不得已。”

屋里还是和以前一样,书柜上装满各式各样的读书。

苏以团站在桌子旁,小心翼翼的瞅着苏以欢。

她很喜欢这个姐姐,她觉得姐姐又聪明、又漂亮。

对了,她的姐姐还上过电视和杂志呢。

当她把采访过她姐姐的杂志送给她的同桌之后。

第二天她那个一直对她爱理不理的同桌便从家里面带了好多吃的送给她。

说是她妈妈让她送的。

所以从此她便多了一个小尾巴。

她的同学们都羡慕她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小姐姐。

可是时间久了,大家都说她是骗大伙的。

她的姐姐那么聪明,她怎么可能这么蠢。

被盯的有些不自然,苏以欢将一本书放到苏以团的面前。

是追风筝的人的中文版,她五岁的时候已经会看一些中文版的名著用来识字。

等她上初中的时候便将中文版的换成了全英文版的。

小家伙一头雾水,不过既然是姐姐给她的,她还是拿起来研究了好半会儿。

点评,“我好喜欢上面的这个风筝。”

苏以欢一愣,不过还是开口,“你先看完第一章,有不认识的字做个标记,等会儿我讲给你听。”

好不容易最喜欢的姐姐交代她一件事,团团自然不会反驳。

紧挨着苏以欢坐下,举着书本研究半天。

一个字都不认识。

越看越想睡觉是怎么回事?

苏以团踢踏着小短腿跑到隔壁拿起一本故事书,递到苏以欢的手中。

撒娇道,“姐姐,我想听这个。”

苏以欢淡淡的瞥了一眼,是一个花花绿绿的本子。

小家伙拽着她的衣袖,“爸爸讲到了王子亲吻公主。”

童话书?她不喜欢。

见苏以欢不为所动,小家伙就快哭出来了。

无可奈何,苏以欢有些别扭的拿起花花绿绿的书本子。

不太熟练的一字不落的朗读着。

门外正端着两杯果汁的苏明不忍打扰,勾了勾嘴角,默默地离开。

希望团团能弥补一下以欢缺少的那部分童真。

团团已经枕在书桌上陷入了浅眠。

苏以欢正犹豫着要不要将她喊醒之际,苏明从外面走了进来。

将苏以团抱入怀中,“她每次都这样不管在何时何地,只要一听故事书就会睡着。”

苏以欢的心中涌现一抹失落,想必他应该常常会把团团搂在怀中给她读故事吧,以前他是极少抱她的。

察觉到了苏以欢的异样,苏明将话题岔开,“饭已经做好了,下去吃吧。”

苏以欢点头、起身,并没有过多的客套。

刚走到楼梯处,她手腕处的腕表便发出红色的亮光。

这个腕表她装了特别的设备,一旦她的研究室的温度高于正常的温度便会发出警报。

慌慌张张的下楼,险些绊倒脚踝。

幸好身后苏明及时出手稳住了她的身形。

“抱歉,研究所发生了一些事我必须赶快赶过去。”

言毕,不待苏明反应过来,苏以欢快速的关门离开。

关门的声音盖过了苏明的哀叹,以及他那声,“我送你。”

还未进研究所的大门,苏以欢便听见一阵急促且让她心惊的警车鸣笛。

起火的方向正是他们所在的那所研究室大楼。

袅袅青烟伴随着肆无忌惮四处飞跃的火焰以嚣张之势吞没着整座大楼,又或者说是毫无顾忌的烧毁着她和她的团队夜以继日所获得的劳动成功。

不,她不允许他们的付出功亏一篑。

“苏姐,你要干嘛去?”刚刚从实验室逃出来的袁媛望着奔进火光中的苏以欢惊呼。

她的大喊惊动了正在一旁执勤的陆之问。

陆之问处理完案件正准备离开之际,研究院却突然着火了。

火势越来越凶,似乎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

“求求你,救救我们苏姐。”头发蓬乱的袁媛抓住了身穿军装的陆之问。

陆之问眉梢轻佻,“苏以欢?”

“对,苏姐刚才跑进了研究室。”

闻言,平时不显山露水的陆之问低咒一声,“我去,她嫌自己命长了。”

随即,便见他快速的用水将自己淋湿,并朝着小白低声命令道,“都给老子守在外面,违背命令军法处置。”

浓烟熏的苏以欢眼睛都睁不开,大量的二氧化碳入鼻,此时她浑身乏力,软倒在桌子角,怀中紧紧的抱着刚刚抢救出来的资料。

或许她今日真的要死在这里。

也罢,人活百岁,最终不过一抔黄土。

一个木柱被火光烧断,朝她砸来。

苏以欢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阖目,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苏以欢用尽全身的力气睁开眸子。

模糊之间,依稀可见一个男人穿着军装稳稳的用手臂支撑着倒下的木柱。

火光的衬托之下男子肌肤更显白皙,一双眉眼也极为动人。

恍惚间,苏以欢似乎想起了一首诗词。

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靠,傻了?跑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蒲草行第八章

    白发人长的很是秀美,在这个都是西方人的世界里难得见到一个充满东方风情的少年。没错,真的是少年,和他苍老的声音不符是他恍若十六七岁的面孔,眼睛是让沈薇朵感觉熟悉的黑色,深沉就像是最黑暗的天幕。沈薇朵心里感叹:世外高人啊!在武侠小说里最不可缺少就是世外高人这么一个角色,每每在主角陷入困境或者是人生迷茫期

  • 这个师父有毒之题记(1)

    世上到底有没有鬼?众说纷纭。我从自己二十多年侦缉员经历的职业角度举两个例子:一是我们的手掌接触物体后,物体上会留下指掌纹,我们肉眼根本看不到,但如果在我们接触的部位撒上铝粉、磁性粉等专用粉末,再用专用刷子反复涂刷,指掌纹会清晰显现出来,肉眼都能看到,可以用指纹胶将其固定,作为法庭定案的“证据之王”!

  • 大唐:极品咸鱼县令在线阅读第4节

    农历正月初七,是夜。天空中飘洒着鹅毛大雪,一群训练有素的斯巴达士兵正行走于阿格龙冥河河畔之上,带头的正是我,一位伟大的魔剑士!跟在我身后的是一群身强体壮的斯巴达战士。“以伟大的战神阿瑞斯之名起誓,今日一战一定要攻占雅典,活捉雅典娜!”我扬起握紧拳头的右手向身后众战士说道。随着我的宣誓,一众将领顿时信

  • 食色撩人之突发状况(5)

    泰迪亚城东区。货车在419号公路上飞驰着。驾驶室里,巴特把操控模式切换成了智能驾驶,好让自己腾出空来,去享受一顿可口的晚餐。“老兄,今晚吃什么?”他倚在车厢门口,冲美食机前面站着的艾文问道。“熏肉披萨、薯条、可乐,这是晚饭的菜单。”“又是这些,不是说好有牛排和威士忌提供吗?”巴特脸上显出不满的神情。

  • 天能之第一章

    “嘀嘀嘀……”陆离听着耳边微弱而又清晰的电子音想要睁开眼睛醒过来,但是往日轻轻松松就能做的动作此时却是百般艰难,废了老大的劲才微微张开一道缝隙。陆离眼珠转动,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他好像是去给陆昊送晚饭,然后在回来的路上看见一道很刺眼的光,然后身体高高的飞起来,最后重重的摔在地上,浑身一痛就昏了过去。

  • [陈情令]不夜天,烧夜色在线阅读惩罚原由

    “呵呵……”嬉笑声传遍了整个森林,所有虫鸟都飞过去了,跟着女孩身后。她从出生时,万花盛开,就注定了她的命运,她的一生不平凡。她的娘亲为她取名凝兮,名字很为奇怪,意义却非一般的不同,愿天下万物平安,洁白的雪地是小公主出世的情景。“快来抓我啊!”凝兮奔跑着说道。“公主殿下,你慢点!”身后的两个女孩是小公

  • 甄嬛传小说同人之我是玄凌在线阅读第一章

    “赶紧招了,大爷让你少受些皮肉之苦,给你死的痛快!”木架上的人,紧闭着眼睛,紧紧咬住下唇,似在竭力忍受,左肩上还插着两根血迹斑斑的白羽箭,深深的嵌在被血染红的白衣上。伤口淌出的鲜血顺着发丝点点下坠,脸低低的垂着凌乱的头发掩盖了惨白的面容。自被抓来已经三月有余,而界主并未下令出兵支援洐山,而刑架上的这

  • 全身都是福[星际]在线阅读第一节

    王智感觉像是又回到了婴儿时期,温柔而富含营养的羊水包裹着他,让他感觉到久违的温暖与舒适。暖洋洋的羊水如一双温柔的手,轻柔的按摩着王智的全身。王智懒洋洋的享受着这丝珍贵的温存,不愿意睁开眼睛,也或许是他还没有进化出视觉。“去吧,我的孩子,去杀死敌人,杀死所有的能动的东西!”突然,王智听到了一股催促他的

  • 超级帅哥在都市抵达特训基地,三大导演共同录制!【求收藏】

    “教官来了?!”“真的是教官!”“教官好!”在萧寒走进机舱内后,火凤凰的其他成员纷纷起立,惊喜喊道。火凤凰特战队共有八人。分别是:队长——何璐,代号:和路雪,上尉军衔。观察手——沈兰妮。代号:灭害灵,中尉军衔。火力加强收手——曲比阿卓,代号:奢香,下士军衔。狙击手——叶寸心。代号:敌杀死,上等兵军衔

  • 兽法狂暴第三章在线阅读

    面对袭来的古加兽,美美顿时吓得愣在了哪里。“黑亚古兽,使用马赫猛刺”只见黑亚古兽以马赫的速度冲到了古加兽的头上,用爪子给了古加兽一个狠狠的刺击。古加兽顿时被打了一个踉跄。“别给它机会,黑亚古兽使用马赫猛刺联合,然后使用小型火焰”夜冷知道成熟期和成长期的差距,所以不给对手任何机会,打算一鼓作气干掉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