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的邻居是exo同人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6/11 0:33:50 作者:安梦雪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的邻居是exo同人
我的邻居是exo同人
作者:安梦雪来源:晋江文学城
她是在机缘巧合下偶遇过exo并爱上了这群大男孩,她看了我的邻居是exo后更加想看到他们,只可惜她有先天性心脏病,而上天在她临终前给了她一个机会,让她穿越到了这部剧中,他们会如何发展呢?敬请期待吧

九良善心赠票以后,徐泽木每周五都去广德楼听相声。最便宜的票,最遥远的座儿,高度近视的徐泽木根本看不清台上演员的表情,但这并不影响她纯纯地享受相声带来的快乐,开怀地笑,然后揉揉僵硬的脸,继续笑。

九良眼神儿好是出了名的,每次开场前,九良往台下扫一眼,就能准确的锁定姑娘的位置,然后就兴高采烈地说相声,大多数时候该高冷还是高冷,偶尔看姑娘乐得开心,会特别主动地给他孟哥捧场,弄得堂主一脸懵逼。

一个月下来,大家发现每到周五,周宝宝的心情都会特别好,不是那么急着下班了。

一个月下来,九良发现,姑娘总是风尘仆仆地来,将将能在开场前坐到位置上,每次都是买最便宜的票,虽然笑得开心,却也面带疲惫。她从来不接话,不翻包袱,只是笑和鼓掌。但在自家小区里、走廊里,没有偶遇徐泽木和杨百万很久了。

这个周末换场子,九良休息。

九良听到走廊里嘹亮的狗叫声,就知道,杨百万要出巡了。立刻拿手机、钥匙出门,与徐泽木、杨百万在走廊成功偶遇。

“遛狗?”九良问。

“嗯”徐泽木点头,然后和杨百万一起奔进电梯。

九良也走进电梯。

徐泽木礼貌地问“你出去呀?”

“买点东西”

“哦”哦完不知道说什么的徐泽木,头低得更低了。

“我看你每周都来听相声,喜欢吗?”

“喜欢,越来越喜欢”徐泽木不自觉加重语气。

“为什么都是最后一排?”

“因为穷,有问题吗?”徐泽木气愤地抬头,附赠小白眼儿一对。

“你真有理。喜欢哪些段子?”九良看着徐泽木可爱的小模样儿,忍住笑继续问。

“《黄鹤楼》、《汾河湾》、《当行论》、《瞧这一家子》、《规矩论》。。。”徐泽木兴致来了,认真地掰着手指头,几乎说遍了堂良组合说过的所有段子。

“你都听过了?”九良不敢相信,一个相声小白进步会这么神速。

“对呀,堂堂和你的相声,我都听了不止一遍”徐泽木自豪的说。

“堂堂?跟谁学的?”九良心里有点不舒服,完全忘了自己以前用“堂堂”调戏他孟哥,开心到起飞的情景。

“这是爱称。”徐泽木一副教育无知少年的嘚瑟样儿。

“好吧。既然你是资深粉丝,那大家都争着捧哏,怎么不见你出声?”九良不由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我,我怕刨你活,你接不上。”徐泽木怯怯地说,没有一丝丝戏谑。

九良从小学得就是基本功,就是灵活应对各种,八年了也没出过大的差儿头。观众认为相声演员都是机智的一休哥,无论怎么搭话,都能四两拨千斤。

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傻姑娘担心自己干死在台上,有点儿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心里有点儿涨,眼睛有点儿酸,看着姑娘那谨慎劲儿,突然有点儿小心疼。

“你接话吧,没事儿”九良想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安抚的话,砸现挂的本事是一点儿也使不出来。

两人之间,片刻寂静。

“那你喜欢听什么类型的相声?”九良在自己的专业中,找了一个比较开放的问题。

“VIP事件”以后,徐泽木深深迷上了相声,至于是不是因为某人,她不愿意深想。于是,徐泽木系统地学习了优酷和B站上堂良的全部作品,进广德楼也觉得自己底气渐足。

今天刚刚跟九良显摆了一下阶段性成果,报《相声名》,正在自鸣得意之中,九良一个“相声类型”,徐泽木又懵逼了,又怀疑人生了。

相声还有类型?徐泽木心里默默盘算着,我该怎么回答?经过一番天人交战,决定:在专业人士面前,不需要装什么大明白,直给。说错了你又能怎么样,有本事,你咬我呀?

“我喜欢听你唱,都好听。”徐泽木答道,小脸儿微红。

九良没说话,是真的不能承诺什么,虽然很想说。

徐泽木见九良没说话。突然想起,有人说,九良很少唱,原因众说纷纭。自己这样说,不是让九良为难嘛?话已出口,也收不回来了。徐泽木暗怪自己没带脑子出门。

徐泽木想救场,可自己最擅长的、家里常用的耍赖那一套,实在不合适用在九良身上。冥思苦想下,眉头渐渐皱起。

“每个相声作品都是有自己的节奏,起承转合,我们即使砸现挂,也要服务作品。演员舞台上的角色和言行都是要让作品呈现最好的效果。”徐泽木第一次听九良认真地和她谈相声,没有一丝上位者的居高临下,满眼满心都是一个相声演员对自己专业的认真、执着与喜爱,一派老艺术家风范。

九良看着眼前呆呆的徐泽木,想想也许是自己说得远了。赶紧补充到“有机会,我和弦三哥给你唱几段。”

徐泽木有种被“□□”砸到的眩晕感,周九良要给自己开专场演唱会?徐泽木,你一定是上辈子为广德楼搬过砖呀!

眩晕的后遗症就是,徐泽木脱口而出“你能不能再说一遍,我录下来,留个证据。”

“哈哈”九良笑了,露出四颗大白牙,眼睛一眯,回到“我啥也没说呀”但我会尽量去做。

“不带这样儿的,你是名人呀!”“汪汪汪”杨百万仿佛感受到了徐泽木的郁闷,和徐泽木一同嚎叫。

“我是周航”周九良心情愉快地去买东西了,虽然他压根不知道要买什么。

留下垂头丧气的徐泽木,继续遛狗。。。

后记:此后,细心地相声爱好者们发现,周五晚上去广德楼听相声,听到小先生开嗓儿的几率特别高。这直接导致周五的票越来越难抢了,间接锻炼了徐泽木的手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浮沉往事鹰眼:我一定是疯了

    【新书发书24小时内第五更!!!!求收藏!求鲜花!求票票!求打赏!求一切!新书期间数据真的很重要,各位读者大大能给的话尽量给一点吧!】毫无疑问,鹰眼根本就没有把青年白胡子的话当真。诚然。鹰眼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有那么一会儿的功夫,真的误以为眼前这个小鬼是四皇之一的白胡子了。原因无他,因为两个人实在是

  • 雪舞奇缘在线阅读第二节

    +顾千秋最近这段日子的失眠症状严重,搞得她一天内的有效睡眠就只有迷糊的时候,这下一来到这个party,她精神更不好了。她那张本来就阴翳,看谁都不爽的脸也更是阴沉了,搞得周遭都没有人敢接近她,生怕一个不小心,哪怕没惹到她,只是单单看她一眼,就会被她的眼神杀死。顾千秋真的好可怕,真的是大魔王本王,江湖传

  • 重生:我有技能熟练度!第6章在线阅读

    下午课间休息。或许是因为明天就要考试,所以玩耍的人并不算太多。大多数的学生都是趁着这个时候认真复习,这一次的月考成绩很有可能会影响下学期的分科。很多学生基本都存在偏科严重,成绩总是被那些分数上不来的课程拉低。这一次的考试就比较重要了,之前有小道消息传,这回考试过后很有可能会把文理分开计算成绩,所以很

  • 再见幽澜露生气

    阿鸠虽然看到了多罗罗,却也不阻止百鬼丸,反而似笑非笑地看着多罗罗。多罗罗瞬间脸红,二哥、二哥这样子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又怪好看的……于是百鬼丸摸完胸,又摸过光洁无痕的大腿,才放下心来。见百鬼丸拉着阿鸠站起来,多罗罗才磨磨蹭蹭地走过来。“二哥你没事吧?我以后……是不是该叫二姐?”阿鸠斜睨了她一眼:“

  • 豪门影帝暗恋我[娱乐圈]之第六章

    [.....][.....][所以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齐木楠雄双目放空的靠在背后的挡板上,他现在正躲在三楼服装区的更衣室里,而刚刚意外撞见的胧岛绘梨与他不过厘米之隔。时间倒回五分钟前。齐木楠雄是被自家母亲赶来这家商场买衣服的。对衣服这种只起到蔽体作用的东西他是基本不怎么上心的,奈何拗不过齐木

  • 心罐山间雾

    等到戚柒回到商行,一开房门,沈旭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他抬头看了一眼朱玉,依旧挂得好好的。他将那朱玉取下,又将方才换来的玉玦挂上,这时沈小公子才有了动静。只见他夸张地伸了个懒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问:“你出去了吗?”戚柒盯着他看了半天,淡淡说道:“你不是跟了我一路吗?”“你怎么知道?!小爷我的

  • 在逃生游戏里当BOSS送你礼物

    第七章叶挽不知道江逸诚打电话说了啥,反正等她过了半个小时再去看微博的时候,热搜已经撤地干干净净了。觑着江逸诚重新变铁青的脸色,叶挽有些后悔给他看热搜,刚刚的视频白放了,又开始生气,家里有一尊随时随地冒冷气的大佛,叶挽怎么都不舒服自在。“江逸诚,”叶挽轻轻拽了拽江逸诚袖口,“我今天出门逛街给你买了礼物

  • 随身升级系统在线阅读搏击训练

    下午,在训练室里。何雷看着眼前站成一排的众人说道:“在远古时期,当我们的祖先面对野兽的侵袭的时侯,他们没有猛兽那样的尖牙利爪,也没有野兽般的力气。”“但是为什么我们的祖先却存活了下来,并且进化成为了地球上的主宰,成为了万物之长。”“因为我们的祖先拥有无穷的智慧,他们创造出来了弓,创造出来了矛,用来猎

  • 碱性优等生之第二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啊!是火啊!哈哈哈哈······”面容美丽的女人疯狂地大笑着,仿佛在嘲笑着什么。红色,到处都是火红的,通红的火焰照亮了整个皇宫。“你是谁?”我记得自己这么问她。听见了我的声音,女人转头看向我,“我是谁?哈哈哈哈!我是谁?!我是谁!!!”突然,她用力抓住我的肩,脸色狰狞的摇晃着

  • (HP)当朽木白哉成了救世主第五章

    哗——桉陵将清水洒在光滑的瓷砖上,拿拖把清理着卫生间的地面,就在他认真清理的时候,卫生间里又走进了几个医生,本来正说说笑笑,却在看到桉陵后立刻没了声音。由于这个卫生间是医院方面专门为医生建的专用厕所,所以不算大,只有三四个隔间,桉陵一米九的大个子在这个不算宽敞的卫生间里异常显眼。“啧,也不知道院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