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银魂)松下物语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6/11 18:05:47 作者:KenDmr 来源:晋江文学城
(银魂)松下物语
(银魂)松下物语
作者:KenDmr来源:晋江文学城
「漫长生命,从今往后,与你分享。」披着「乡村爱情」外皮的两只老怪物的日常故事,有女主的女儿(伪),私塾的孩子,宇宙的朋友,天道众,天照院等等人物串场。两只老怪物都以为对方是普通人食用需知:1.女主苏苏苏,金手指粗大2.男主松阳老师,不是虚3.正文第一人称;结局下和番外第三人称4.全员he,剧情会被蝴蝶,万事屋永存5.已完结,小概率出现番外掉落

此时,龙泽宏和林冰瑶姐妹走出剑府门外。

“接下来你要去哪?”龙泽宏对着林冰瑶开口问道。

“当然是回去了,都已经来这里来了这么多天,再不回去我父母会着急死的。”林冰瑶有些担心的说道。这次和自己妹妹是完全背着爹娘偷偷跑出来,事先也没跟他们说一下,恐怕他们一定很着急吧!

“真的这么快就回去吗?我还没带你和你妹妹去皇宫玩玩呢!”龙泽宏出口挽留道。

“是呀!姐姐,我们还是听三皇子哥哥的,去皇宫那里玩几天在再走吧,我们还可以去见太子殿下呢!”林彩儿美眸望向林冰瑶,大大的眼睛带有一丝期待之色。

“不行。”林冰瑶立刻说道。随后她又对这林彩儿说道:“我们这次出来没跟爹娘说已经是犯了大错,再不回去他们会担心坏。”

林彩儿俏脸立刻露出异常委屈的神色,两双大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望着林冰瑶。

“好了,别装了,你这招早已经对我没用了。”

林彩儿看到自己的撒娇也没用,不由得露出一股失望之色,微微低下头小小声说道:“哼,姐姐真坏。”

站在一旁的林冰瑶听到林彩儿说的话不由得无语了一下。

“真的不再考虑去皇宫玩几天再走吗”龙泽宏最后的尝试的挽留道。

“不用了,这几天还得多谢三皇子殿下照顾我们姐妹二人呢!”林冰瑶感激说道。

林冰瑶心里还是很感激这位三皇子的,在去看检阅时被护卫拦在门口就是他和剑无心出现才得能够进去,后面在酒馆时险些丧命,也是龙泽宏的出现才得以化解。他们本没有见过面,可龙泽宏却一而再再而三帮助她们,让她这位外表有些潇洒不羁、平易近人的皇子殿下改变了一些看法,一些她对皇室子弟的看法。

“哈哈,你我之间什么关系还需要道谢。”龙泽宏露出一股邪笑,对着林冰瑶有几分玩昧之色的讲道。

林冰瑶没有说什么,只是白了他一眼就拉这林彩儿的小手走了。龙泽宏呆呆的站在那,默默看着林冰瑶姐妹走去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此刻,几道人影漫步在皇城外,为首的那人气宇轩昂、一脸傲气,后面还跟这几名黑衣人,像是护卫一样保护为首的那名男子。

此人便是“金云裂。”后面几名几名黑衣人便是金云霸临走派来保护金云裂的。因为在检阅上,剑无心与金云裂的那一战最终金云裂惨败受了重伤晕死了过去。所以只能留在天龙国养伤,那时龙渊也没拒绝,尽管自己痛恨白虎国,但金云裂在天龙国受得重伤,而且金云霸在那时就向龙渊保证伤养好,便立即离开天龙国,所以龙渊便答应下来。

“太子我们该走了。”走在后面的一名黑袍老者对这金云裂说道。在那时,金云霸就对那名老者嘱咐道等太子伤养好了立即将太子安全带回,而且还重点说了要安全带回。

“急什么,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也要给天龙国留下一点难忘的东西。”金云裂邪笑道。他说这句话时想起跟剑无心的那一战,那一战在三大国皇室的瞩目下惨败剑无心,那一战成了他的唯一的耻辱,而且一生都抹不掉的耻辱。假以时日他一定要把他所受得耻辱十倍百倍奉还给他,金云裂握紧拳头心中暗暗想到。

“可是……”老者还没说完金云裂便打断他的话“不必多言,我自有分寸。”金云裂说道。

老者暗暗叹了口气,心中想道:“但愿不会发生什么事,要不然回去可不好交代。”然后没说什么便跟了上去。

金云裂边走着边左瞄一眼右瞄一眼,貌似在物色这什么。他目光朝这左前方的一名身材性感的美丽女子望去,只见他看向那女子,目光透露这一股强烈的欲望。

这时,两个女子突然从他眼前走了过去。一名女子容貌极美,一双丹凤眼,雪白的肌肤、精致的容颜,从上到下都散发这一股倾国倾城的气息。另一个女子年龄显然比那女子小很多,不过这女子长得一双大大的眼睛、瓷娃娃一样可爱的脸蛋,身材也是娇小可人,看上去十分的清纯可爱。金云裂看向两人后,缓缓开口道:“不错,就你了。”

她们便是“林冰瑶姐妹”二人。

“姐姐!你说三皇子哥哥会不会喜欢你呀!”林彩儿好奇盯着林冰瑶

“你胡说什么,人家可是三皇子,怎么可能喜欢我。”林冰瑶直接否认道。

“可是我看他对你很好呀!”林彩儿大大的眼睛透露一股奇怪的盯着林冰瑶的脸继续说道。

林彩儿的大大眼睛一直盯着林冰瑶仿佛一定要把她看透了一般。

林冰瑶被林彩儿这样盯着心里有些受不了,玉手重重拍了下林彩儿脑袋道:“别八卦,还要赶路回家。”说着,她直接往前走了。

这时一只巨大的手抓住林冰瑶的手臂。林瑶心头微微颤了一下,随后往后面看,只见一个一脸傲然的的男子抓住了她,目光散发一股强烈的垂涎之色。

“姐姐!”林彩儿看见林冰瑶被一个男子抓住了手臂,急匆匆跑了过去,对着那男子说道:“坏人,你想对我姐姐做什么!”男子并没有理会林彩儿只是一直盯着林冰瑶看。

此时的林冰瑶十分害怕,不知道眼前的男子会对他做什么,而且她感觉这男子有些熟悉感觉像在哪见过?

林冰瑶着急在想,突然身体颤了一下,脸色苍白的望向眼前的男子说道:“是你,金云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有一个镇魔群第1章在线阅读

    这是一间不知哪里的储藏间,阴暗,潮湿,此时有一个小小的女孩被锁在里面。她看身量像是六七岁,优良的基因让她看起来像个洋娃娃般精致,肌肤如雪,特别是那双溜圆的猫眼,黑白分明,近看,甚至带着不属于孩童的疑惑。“系统,你是不是传错了世界?”她在脑海里问。夏亦心前世是一个渐冻人,短短的二十年时间有一半多的时间

  • 锦途在线阅读第七节

    队员很快召集了,经由石宁的计划,日野比未来在将天海好也加入队伍之后,顺利地带着除了真理奈之外的所有成员正式地重新组建了GUYS!在相原龙和日野比未来在忙着大小事务的时候,石宁此刻来到了真理奈家。“真理奈家里一直只有自己一个人吗?”石宁问。真理奈准备好了茶水,递给了石宁说:“恩!因为工作的关系,父母还

  • 我的奥特曼之旅第二章在线阅读

    被班纳博士和波丽娜他们父女两人无害/可爱的外表给欺骗了的珍妮实在是放心不下他们(主要是波丽娜)的安全,所以打算干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直接送他们父女两人去戴维斯诊所。而且有熟人带路总比自己瞎找要省时间得多,以免耽误了就诊时间,哪怕班纳博士说了不用麻烦他们,他和波丽娜去戴维斯诊所不是为了看病而是

  • 绿茵梦在线阅读第八节

    叶修已经在大山中行走了两日,已经离开了十万大山边缘之地,进入到了十万大山之中。两日来叶修并未碰到任何野兽,或许是边缘的问题,也或者是因为叶修身上还未能成功收敛的气息导致野兽不敢靠近。不过这也正好省去叶修一番手脚,可以平静的赶路。不过叶修知道,往后的路程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平静了,十万大山充满着危险,要是

  • 我有一个系统在线阅读第5节

    “没事吧,许白,听说你爸昨天到学校来了。”一个皮肤黝黑的女孩跟了上来。许白回头看了一眼,索性停住脚。待刘雅玲跟上,便继续朝学校走去。“呃,没事。能有什么事……”“我都知道了,不就是为了我们班那个钟宇吗?安安说了他几句坏话,你就骂她了。”刘雅玲粗声粗气地坏笑起来,“嘻嘻,你肯定喜欢他,我没说错吧?”许

  • [夏目]再见以及再也不见之第八章

    虽然已经向席嘉道过歉了,但陆之昂还是得履行诺言,陪程七七练排球。为此他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解决方案。每天下午放学,先用自行车载席嘉回家,再骑自行车回学校陪七七打球。这样对陆之昂来说,两头跑,无遗是累了很多,但他甘之如饴。席嘉虽然对陆之昂还要跑回学校略有不满,但毕竟答应了人家不能言而无信。席嘉也不是蛮

  • 我活了5000年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十六岁,第一次迈进高中校园,心里总是有点按耐不住的小激动。这天天气很好,鸟语花香,天空的那朵巨大的浮云遮住半边的蓝天,太阳也时不时的被遮住,但这片云很快就飘走了,校园的那棵柳树洋溢着他那细长的柳絮,鸟儿有时也停在上面乘凉,一切都是祥和的样子,谁知,一个声音打破了这种祥和。“前面那几个小子你别跑,等

  • 娱乐之火爆天王之卧底警察和小混混(1)(2)

    周南拍了拍床上的土,把顾向阳扶到床上躺着,然后自己去接了点儿水,帮顾向阳擦脸。“嘶”那会儿血糊了一脸,天色又暗,周南什么都看不见,这会儿看清了,周南觉得顾向阳这脸一看就很男主,这眉!这鼻子!这唇!啧啧啧!周南默默点了个赞,就很ok!周南是个天弯,看着这么个美男躺在床上,只能看不能吃,心里十分痛苦。瞅

  • 凰歌潋滟第7章在线阅读

    雷灵山顶部。一头巨大的妖兽看着天空中浓密的劫云,眼神充满了凝重。它就是这雷灵山的霸主,拥有一丝远古麒麟血脉的妖兽,雷麟金猊。“自古以来,多少妖族先辈死于雷劫之下,依旧没有屈服,更有其他大妖从此一步登天,晋升妖王。我雷麟,又岂会甘心做一只大妖。”“吼!”雷麟金猊一声大吼,整座雷灵山的灵力顿时疯狂涌动,

  • 怪物大师之暗黑魔王的救赎在线阅读第四章

    虽然安桐几度想磨刀霍霍向许相如,可到底还是考虑杀人偿命的律令后,收起了杀意。把镰刀丢回竹篓里,安桐琢磨了一下措辞,不让自己接下来说的话显得很奇怪:“我听闻令尊近来常出入花柳巷和酒肆。”自尊心极强的人并不会接受别人转述这样丢脸的事情。可许相如脸色并无变化,似乎一点都不诧异,反而平静道:“你该告诉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