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别样绽放第八章

2021/6/11 18:14:36 作者:我叫史努比 来源:纵横中文网
别样绽放
别样绽放
作者:我叫史努比来源:纵横中文网
米乐,一位28岁的职场白领,爸妈亲戚眼中的好孩子,她自律乐观善良,然而她期待的爱情却让她等了很久,最终呢?她等到了那个她期待已久的人...

不过片刻的功夫,这封弹劾折子就被递上了明宣帝的案头,实在是御史的效率够高,内阁的属臣们速度也够快。

不快不行,明宣帝这头还在大肆犒赏得胜归来的臣子们呢,那头不省事儿的闵王妃就开始拆台。若是今日这事儿处理不好,哪怕明宣帝对功臣们再和蔼可亲,效果也要大打折扣。

——哦,我在前头为你浴血奋战,如今立了功回来,倒要受一个宗室旁支的闲气么?

一个旁支的王妃,竟能当面折辱朝中重臣,若是助长此风,以后还得了?他们若是撞上这糟心事儿,是不是也只能受着了!真是岂有此理!

文官们素来嘴皮子利索,便是明宣帝犯了错都要谏上一谏,何况如今办蠢事儿的只是个王妃,参起来就更加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了。

明宣帝在收到奏折的时候,险些直接把这本折子扔到闵王妃的脸上去。幸亏女眷与臣子们不在一处,闵王妃方才逃过了这打脸的一幕。

不过,明宣帝显然没打算这么轻飘飘放过闵王妃,敢在大喜的日子破坏他心情,这王妃是不想做了吧!

明宣帝招来贴身太监王延海,对他这般那般吩咐了一番,王公公点了点头,很快去了女眷所在之处。

姜皇后听了由王公公转达的明宣帝的意思后,忽然收敛起了面上温婉的笑容,一双凤目不辨喜怒地看着坐在下首的公主王妃并朝中命妇们:“闵王妃何在?”

“臣妇在此,不知皇后娘娘有何吩咐?”

对于自己被点名一事,闵王妃感到颇为惊讶。闵王妃的身份说来高贵,可闵王这一支的血脉离明宣帝到底有些远了,且闵王只是个闲王,并无多少才干,闵王夫妇在明宣帝与姜皇后面前并不算十分得脸。

“有御史弹劾你无故欺辱朝之功臣,不知王妃你作何解释?”

“娘娘明鉴,是林家人撞上臣妇的马车在前,无礼在后,臣妇方才忍不住出言训斥一二。臣妇原想着,这件事过去也就算了,没想到,竟有小人在娘娘跟前搬弄是非,臣妇只得在娘娘面前自白一番了。”

闵王妃落落大方、谈吐得宜的模样看着倒是颇为可信。

朱妃也道:“皇后娘娘可要好生查探清楚才是,否则,若是被奸人蒙蔽,放纵了小人,怕是有损娘娘威名呢。”

姜皇后淡淡地瞥了朱妃一眼,眉宇间带着不可言说的威仪:“这句话,本宫倒要原封不动的还给朱妃了。朱妃可知道,告知本宫此事的,究竟是谁?”

“这臣妾就不知道了,只是臣妾想着,闵王妃素来是个稳妥人,当不至于如此,怕是着了小人的算计。”朱妃嘴上说着不知道,目光却不住的往林夫人的方向瞄,用意显而易见。

她早就看林家人不顺眼了,林家那丫头在宫里头不知霸占了太后和明宣帝多少关注力,林家人自回京后,因着这丫头的关系也与中宫走得颇近,能给林家人添点堵,朱妃求之不得。

姜皇后冷笑一声,看向朱妃和闵王妃的目光变得颇为凌厉:“告知本宫此事的,是圣上!”

“你们两个几次三番的诽谤皇上,可是对皇上心存怨望?你们置君父于何地!”

闵王妃闻言一惊,跪下道:“娘娘恕罪,臣妇不是有意冒犯陛下与娘娘的!娘娘恕罪!”

朱妃也赶忙下跪请罪,低下头的瞬间,掩盖住了眸中的愤懑。若是皇后一上来就说明这是皇上的意思,她又岂会顺着闵王妃的口风说什么小人之类的话?皇后这是存心要看她出丑呢!

“本宫再给你一次机会,到底孰是孰非,你当着本宫的面,说个清楚。”

闵王妃咬紧了下唇,抬眼瞄到一旁的林夫人,林家给自己扣的一顶顶帽子,不由心中一凛——此事断不能认,认了,可不就要将有的没的罪名全部往自家身上揽?

闵王妃柳眉轻蹙,目光诚恳:“此事不是娘娘所想的这般,请娘娘明鉴……”

“够了!你把圣上和本宫都当成傻子么?若是没有调查清楚此事,你以为本宫会来质问于你?当时在场那么多人,你当别人都是瞎子还是真以为你是王妃就可以只手遮天了?你知不知道,皇室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姜皇后的话一句比一句诛心,闵王妃早已面色苍白。她原想着,为了皇室的颜面,帝后定会将此事压下,却没有想到,帝后竟在这样一件小事上较起真儿来,这一刻,她清醒的认知到,一切的辩解都没有用了。

闵王妃膝下一软,跪倒在姜皇后面前:“娘娘……娘娘恕罪……”

姜皇后厌恶地看了闵王妃一眼:“来人,传本宫旨意,闵王妃齐氏,目无君父,诽谤圣上,无视百姓安危,在京中纵马横行,仗势欺辱朝中重臣,败坏皇家声誉,不堪郡王妃之位,今降为国公夫人!闵王妃之女嘉叶县主,小小年纪便疏于教养,娇蛮刻薄,无贵女风范,不堪县主之位,今去其县主封号,以儆效尤!”

“朱妃目无君父,诽谤圣上,行事不端,降为昭仪。”

朱妃,不,朱昭仪愕然地看着皇后,不过是一时失言罢了,姜皇后竟揪住她这个错处,直接降了她的位份!

比朱昭仪更吐血的是闵国公夫人。谁都没有想到,闵国公夫人竟直接被夺去了王妃封号,要知道,郡王妃底下还有个县王妃呢,姜皇后竟连县王妃爵位也不肯给闵国公夫人保留,可见这次是真的恼了。国公夫人虽是一品诰命,到底只是民爵,如何与皇室爵位相提并论?

闵王夫妇近些年来并不如何得圣心,不过守着先祖传下的爵位吃老本罢了,明眼人都知道,闵国公夫人这爵位一夺,想要再升回去,只怕就困难了。嘉叶县主更好,爵位直接给撸没了……只怕,闵王府是真的失了圣心,否则,断不至于被罚的如此重。

年幼的嘉叶县主——现在该称为肖清蕊了,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你们这些坏人,欺负我母妃!母妃,我不要呆在这里,我们去找父王!”

肖清蕊原本因着年纪小,长相可爱,难免让人疼惜几分。哪怕是做错了事,也没人会真正算在她头上。她失了县主之位,外人只道是受了闵国公夫人的拖累。如今,肖清蕊在大殿中大吵大闹,没有人会再觉得这个小姑娘可怜,只会觉得,闵王府的家教果真堪忧,肖清蕊确实配不上县主的位置。

“齐氏,管好你的女儿!”

闵国公夫人赶忙上去捂住女儿的嘴:“蕊儿年幼不懂事,请皇后娘娘不要与她计较,臣妇回去定会好好教导她。”

“都七八岁了,还这般不懂规矩,的确该好生教导一番了。”姜皇后冷冷道:“就罚她将宫规抄十遍吧。”

闵国公夫人在姜皇后面前卖可怜,姜皇后却丝毫没有顺着她说话的意思。

“皇后娘娘,蕊儿毕竟只是个小姑娘,这样罚了又罚,未免太狠了吧?若是传出去,外头不知道的,只怕要说林家跟一个小女孩儿斤斤计较呢。”朱昭仪抿着唇道:“依臣妾看,娘娘不如饶了蕊儿这一遭吧。她一个小女孩家家,才刚丢了县主爵位,凭她犯了什么错,这样的惩罚也够了。”

闵国公夫人说来与朱昭仪还有几分亲,闵国公夫人的弟弟娶了朱妃的堂妹,为的,就是加重朱妃在宗室中的影响力——老闵王在宗室中颇有些人缘儿,虽去了,也能福泽后代。如今,这力还没借上呢,闵国公夫人的王妃头衔儿就被撸了,经此一役闵王一脉在宗室中想必越发式微了,更何况,朱昭仪自己还因为卷入这件事中被降了一级呢,心中自然是不痛快的。但,再不痛快,这毕竟也是自家的姻亲……

林夫人站起来欠了欠身:“昭仪娘娘的话臣妇不敢苟同。萧姑娘做得不妥当,皇后娘娘罚她,原也是出自一番拳拳爱护之心,好让萧姑娘明是非,知对错。萧姑娘不能理解皇后娘娘一番苦心,口出妄言,皇后娘娘才又命萧姑娘抄写宫规以自省。就是外头人说起来,也只会赞皇后娘娘慈心,臣妇以为皇后娘娘的处置再妥当不过。怎么,昭仪娘娘竟觉得认为皇后娘娘做得不对?”

想要挤兑的她替肖清蕊一家求情,没门儿!姜皇后可是在替她们林家讨公道,若是这时候拆姜皇后台,她成什么人了!更何况,林夫人私心里也觉得,闵国公夫人一家子的确该好好得个教训。一想起那小小的一团跌出马车的情形,林夫人便是一阵心悸,幸而这次长子及时接住了小团子,否则林夫人非找闵国公夫人拼命不可。

林夫人不找闵国公夫人麻烦已经不错了,更多的就别指望了。

“臣妾自然不敢质疑皇后娘娘。”朱昭仪似笑非笑地看着林夫人:“倒是林夫人,嘴皮子功夫当真厉害。”

林夫人目不斜视:“不敢,不过是昭仪娘娘不解皇后娘娘苦心,质疑林家,臣妇少不得为昭仪娘娘分说一二,以免昭仪娘娘把这当成真相传了出去。臣妇素来是个胆小的,可听不得外头那些流言蜚语。”

朱昭仪一噎,合着外头要是有对林家不利的流言,都是她派人传的了?

“够了!本宫看,需要抄写宫规的不只是肖氏,还有昭仪你!既如此,昭仪你就比照肖氏的惩罚——抄写宫规十遍吧!来人,将朱昭仪带回去好生反省!”

十遍宫规不是什么严重的惩罚,对朱昭仪来说却相当打脸。她的惩罚跟肖清蕊一样,岂不是在说,她跟这小女孩儿一样不懂事?可惜,朱昭仪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拖下去了。

“朱昭仪那儿,本宫会约束着她,必不让她胡言乱语。在场的诸位夫人们的人品,本宫是信得过的,想来诸位夫人都是有分寸之人。”

在一旁当了许久背景的诰命夫人们颇知轻重,立马表态道:“娘娘放心,臣妇等定不会在外头胡言乱语。”心中却在感叹,皇后娘娘对林家真好,生怕林家吃亏呢。

明宣帝嫡亲的妹妹,荣泰长公主随后亦道:“此事谁是谁非一目了然,有何好说的!不管旁人如何,臣妹是决不做那长舌妇的!谁若管不住自己的嘴,上来先赏五十个板子,再一副哑药下去,也就是了!”

荣泰长公主此话一出,周围的人都沉默了。尽管知道荣泰长公主性子彪悍,但突然来这么一下也实在没人吃得消。

如果说皇后是软语相劝,那么,荣泰长公主这就是明晃晃的威胁了,且威胁的对象让人一目了然——

朱昭仪虽被拖下去了,她亲娘长安侯夫人却还在这儿坐着,此时被人左一巴掌右一巴掌的扇,脸已开始火辣辣的疼。闵国公夫人则抱住女儿,小心翼翼的往人群中躲,她真的很怀疑荣泰长公主会剁了她。

“皇妹你还是这样急性子。”姜皇后笑着道。

荣泰长公主朝她摆了摆手:“臣妹不过喜欢有话直说罢了。皇嫂有这样那样的顾忌,臣妹却是没有的。”说着,荣泰长公主朝林夫人伸出了手:“快将福儿抱给本宫看看,可怜的小乖乖,这回真是遭了无妄之灾。”

荣泰长公主虽脾气不好,但对着自个儿喜欢的人,也不吝笑脸,起码她在小团子面前,就笑得颇为慈和。她与这个孩子是真投缘,见了这孩子便忍不住心生欢喜。听闻养在宫中后,亲娘精神头都好了许多,更是对这孩子倍感亲近。

小团子原本正睡得香甜,冷不丁换了个怀抱,困惑的举着小拳头打了个呵欠,一双乌溜溜的眸子好奇地望着荣泰长公主端庄威严的面容。

原本虎着脸的荣泰长公主一见到白白嫩嫩砸吧着小嘴儿的小团子,一张脸立时便柔和了下来:“福儿在吃什么好东西呢?”

那声音轻柔的,简直与刚才判若两人。若不是对比太过强烈,诰命夫人也不能露出这幅见鬼的表情。好在她们还记得眼前这位主儿不是个善茬,及时收起了面上的异色,否则,要是被荣泰长公主看到,会怎么样,就不好说了。

一旁的诰命夫人们一边强忍着牙酸,一边想,这林家女也不知修了几辈子的好福气,不仅深得宫中三大巨头喜欢,还得了宫外一霸荣泰长公主的眼。日后,哪个不长眼的敢欺负她?闵国公夫人母女就是下场!

在后来的时间中,肖清蕊一直被她娘捂着嘴,冷眼旁观小团子被众星拱月。

她和她娘闵国公夫人,则彻彻底底成为了透明人。没有人愿意与她们来往,仿佛生怕沾染晦气一般,连与她家素日交好的几家也忙不迭与她们撇清关系。

然而,这还不是最令人绝望的。

待庆功宴散去后,肖清蕊和闵国公夫人才发现,闵王也被取缔了王位,成了闵国公。

闵国公夫人想,难怪她女儿的县主爵位没有了,国公之女,若无特殊情况,怎么可能得封县主呢?

至于朱昭仪,也被明宣帝申饬了一顿,勒令其禁足三月,罪名是不敬皇后。若不是怕皇子皇女面上不好看,明宣帝怕是要让朱昭仪的未分再降一降。

事后,明宣帝与姜皇后说起林家与闵国公府发生的冲突,倒是颇有几分感叹:“子安一家子行事,一如既往的直率啊。”想什么便说什么,连王妃的面子都敢当面撅回去。

姜皇后问:“林家大道直行,皇上难道不喜欢?”

“倒也不是,朕只是觉得,此等行事作风,未免刚硬了些。”

“人无完人,林家人有那样的本事,便是行事有一二不周之处,也是可以理解的。林家人劳苦功高,却从不居功自傲,在臣妾看来,这已殊为不易。”

明宣帝想了想:“你说得倒也在理。”若是底下做臣子的事事周全稳妥,长袖善舞,摸不清看不透,就该轮到他这个做君王的不安稳了。一直以来,他为什么这么信任林家,不就是因为林家人有本事,花花肠子少么?

这么一想,心里头那些许感慨就尽去了,对林家愈发满意,同时,对此事的始作俑者愈发厌恶。

姜皇后又道:“皇上别怪臣妾多嘴,那闵国公夫妇……近年来实在不像话,仗着老闵王留下的些许遗泽在京中作威作福。别说林家,就是臣妾,若遇到此等倒打一耙之事,恐怕也少不得要恼火。再者,这次福儿差点儿就遭了罪,也难怪林将军和林夫人要生气,”

“福儿没受惊吧?”明宣帝立马道。对这个宝贝疙瘩,他还是很看重的。

“这倒没有,福儿这丫头是个胆子大的,林夫人刚抱进来时,她还在呼呼大睡呢。”

“这就好。福儿受了这等委屈,朕怎么也要好生补偿一二。”明宣帝沉吟片刻:“宫里头刚进上些新鲜的瓜果,你挑些好的送去永宁侯府吧。福儿最是喜欢这些果子了,分明不能吃,还硬要拽在手里。另外,公主府那儿让他们上心些,务必要建得精致。”

“好,臣妾也正有此意呢。”

“日后……闵国公夫人那里冷着就是,无事也不必召她入宫了,没得丢人现眼!至于长安侯夫人,教女无方,也暂且让她在家思过吧!”

既拎不清自个儿几斤几两,还是先冷一段时间再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斗音 我能看见火爆值之白衣巫蘅(一)(6)

    巫蘅和巫娆被巫靖罚跪祠堂,是夜凄风寒雨,轩窗外有瘦枝摧折的枯响,祠堂外的一根梅花树,到了临夏时节已经耐不住这将炎的气候,耷拉着螓首恹恹无声了起来。巫娆嘟着粉唇,隔会儿便拿眼瞪跪在身旁的巫蘅。幽暗的烛火在光滑的青石地上摩挲过,巫蘅的腿进了湿气,发颤地细细抖着,但她咬着牙没吭声。祠堂牌位上刻着的字端正谨

  • 盗墓笔记之当铺账本第十章在线阅读

    从衣柜里找出一件最干净的衣服,草率的吹吹头发,看看镜子中的自己,好像较以前变了些模样,可又说不出是什么。“咚咚咚”整整衣领,敲了敲小美女的门。“吱呀”门开了,里面走出一个闭月羞花的女孩子,可谓星眸皓齿,挺鼻薄唇。梳着较长的马尾,上身各自衬衫,由于正值炎热的夏季,下身只穿了一条小短裤,雪腻光滑的双腿尽

  • 全京城都在等我掉马少年初醒

    几天后,“呀!距离我们捡到这颗蛋已经有些日子了吧!”这话从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口中说出,与他一同的,还有一位女子,两个人都长得很标致,那位女子吧,眼神有一些忧愁,时不时的打转,她的眼瞳竟是绿色的,一直散发出光彩,在她看来,这蛋只不过是她捡来的玩具。谁知在远处,她看见那孩子掉了下去,心头一阵,便有了想要

  • 蒲草行第八章

    白发人长的很是秀美,在这个都是西方人的世界里难得见到一个充满东方风情的少年。没错,真的是少年,和他苍老的声音不符是他恍若十六七岁的面孔,眼睛是让沈薇朵感觉熟悉的黑色,深沉就像是最黑暗的天幕。沈薇朵心里感叹:世外高人啊!在武侠小说里最不可缺少就是世外高人这么一个角色,每每在主角陷入困境或者是人生迷茫期

  • 这个师父有毒之题记(1)

    世上到底有没有鬼?众说纷纭。我从自己二十多年侦缉员经历的职业角度举两个例子:一是我们的手掌接触物体后,物体上会留下指掌纹,我们肉眼根本看不到,但如果在我们接触的部位撒上铝粉、磁性粉等专用粉末,再用专用刷子反复涂刷,指掌纹会清晰显现出来,肉眼都能看到,可以用指纹胶将其固定,作为法庭定案的“证据之王”!

  • 大唐:极品咸鱼县令在线阅读第4节

    农历正月初七,是夜。天空中飘洒着鹅毛大雪,一群训练有素的斯巴达士兵正行走于阿格龙冥河河畔之上,带头的正是我,一位伟大的魔剑士!跟在我身后的是一群身强体壮的斯巴达战士。“以伟大的战神阿瑞斯之名起誓,今日一战一定要攻占雅典,活捉雅典娜!”我扬起握紧拳头的右手向身后众战士说道。随着我的宣誓,一众将领顿时信

  • 食色撩人之突发状况(5)

    泰迪亚城东区。货车在419号公路上飞驰着。驾驶室里,巴特把操控模式切换成了智能驾驶,好让自己腾出空来,去享受一顿可口的晚餐。“老兄,今晚吃什么?”他倚在车厢门口,冲美食机前面站着的艾文问道。“熏肉披萨、薯条、可乐,这是晚饭的菜单。”“又是这些,不是说好有牛排和威士忌提供吗?”巴特脸上显出不满的神情。

  • 天能之第一章

    “嘀嘀嘀……”陆离听着耳边微弱而又清晰的电子音想要睁开眼睛醒过来,但是往日轻轻松松就能做的动作此时却是百般艰难,废了老大的劲才微微张开一道缝隙。陆离眼珠转动,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他好像是去给陆昊送晚饭,然后在回来的路上看见一道很刺眼的光,然后身体高高的飞起来,最后重重的摔在地上,浑身一痛就昏了过去。

  • [陈情令]不夜天,烧夜色在线阅读惩罚原由

    “呵呵……”嬉笑声传遍了整个森林,所有虫鸟都飞过去了,跟着女孩身后。她从出生时,万花盛开,就注定了她的命运,她的一生不平凡。她的娘亲为她取名凝兮,名字很为奇怪,意义却非一般的不同,愿天下万物平安,洁白的雪地是小公主出世的情景。“快来抓我啊!”凝兮奔跑着说道。“公主殿下,你慢点!”身后的两个女孩是小公

  • 甄嬛传小说同人之我是玄凌在线阅读第一章

    “赶紧招了,大爷让你少受些皮肉之苦,给你死的痛快!”木架上的人,紧闭着眼睛,紧紧咬住下唇,似在竭力忍受,左肩上还插着两根血迹斑斑的白羽箭,深深的嵌在被血染红的白衣上。伤口淌出的鲜血顺着发丝点点下坠,脸低低的垂着凌乱的头发掩盖了惨白的面容。自被抓来已经三月有余,而界主并未下令出兵支援洐山,而刑架上的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