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逆天绝仙第二章

2021/6/11 16:47:02 作者:云海观月 来源:纵横中文网
逆天绝仙
逆天绝仙
作者:云海观月来源:纵横中文网
末法时代,灵气萧条,世人皆曰仙路断绝,从此世上再无仙,吾虽蚍蜉,亦有一股成仙志,吾欲逆天改命,再续仙路

红星娘见小丫头一惊一乍,觉得她还因为爹娘的死没反应过来,放柔了声音哄她:“二丫别想太多,快回家睡一会儿吧。”

林芳点点头,蒙蒙呼呼的回到穿来时的屋子。

她要好好理一理。

林芳从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小辈中爷爷最喜欢她,对她最好,就连大伯家的小堂弟都比不上她。当然,林芳也最喜欢爷爷。

小时候爷爷喜欢说些以前的事情,林芳林林总总知道不少。

爷爷是个苦命人,儿时变成孤儿,努力养大三个弟妹,最后只剩自己。好不容易熬过饥荒,却被路过的车压断了脚变成了坡子。娶了脾气不好的媳妇儿,老年又得了心脏病。一辈子苦难又平凡。

林芳握拳,既然穿成了姑奶奶,说什么也要改变爷爷的命运。

不过,说到心脏病,她不会是因为这个穿越的吧。

林芳高三的时候突然昏倒过两次,送到医院说心脏有毛病。家里爷爷有几十年的心脏病,医生说可能是遗传。她不会是在出租屋里睡着睡着睡死了吧?

林芳也是心大,想着能够改变爷爷的命运,也不说什么穿回去了。

不过!

为毛我没有传说中的灵泉、空间、系统、随身老爷爷?粗粗壮壮的金手指你去哪儿了?

要是有个能放东西的空间就好了!

刚刚这么想,林芳一阵天旋地转坐在地上,有种要晕倒的感觉。

再睁开眼,林芳忍不住咧嘴哈哈大笑。

‘小仙女我真的有空间了!’

对门的红星娘听着林芳哈哈的笑声一阵心惊肉跳,这是疯了!

林芳心神沉入脑海中,环视有五六百平空荡荡的空间,得意的恨不得甩尾巴。

有了空间,多存粮食,二姑奶奶饥荒的时候还能饿着吗?

饥荒?!!!

林芳大惊,现在是几几年?

爷爷是建国后一年出生,爷爷八岁成了孤儿,所以现在是五八年。

五八年!

马上就是三年饥荒!

更糟糕的是他们这里灾难远不止三年,而是到六三年才结束!

随后就是十年动、乱,熬过去,等到改革开放日子才好过。

“二姐,你坐门口干嘛?”

一个两岁大的小萝卜头跑进来。

这个应该就是被送走的二爷爷吧。

黑黑瘦瘦小萝卜干一个!

“不干啥。”

林水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菱角,仗着她坐着他站着送到林芳脸前,“二姐,给你吃!”

菱角这玩意儿,林芳小时候没吃过却听过。

爷爷讲故事的时候听过。

嗯,一个鬼故事。

一个采菱角被水鬼抓住的故事。

据爷爷说他年轻的时候村子里的坑里还有菱角、芦苇、好运气还能抓到鱼。等林芳记事的时候,村子里的坑不是垃圾坑就是早被填平盖房子了,只剩下村外的几个大窑坑。

林芳不客气的抓过菱角,掰开壳子咬了一口白色的果肉,脆生生的甜,还挺好吃!

见旁边的疑似二爷爷的弟弟眼巴巴的看着,林芳大方的还给他一半。

林芳是第一次吃,觉得味道不错,“窑坑里菱角多不多?这个挺好吃。”

林水头也不抬,“都被摘完了,我觉得还是煮着好吃。”

没吃过,不评价。

两人你一个我一个,顺便把刚才红星娘给的一把也消灭掉。林芳觉得自己肚子火烧火燎的饥饿感好了许多。

“大哥去哪了?”

“给猪搂草了。”

“哦。”林芳才想起来刚刚哥哥走的时候说过了。

林芳想去村子里看看,“咱们去找大哥吧?”

“行!”

林芳跟着林水出门,家里没人,林水没忘记大哥的嘱咐,让二姐把门口的栅栏抬起来堵上门。

林芳跟在林水身后慢慢走,六十年前的农村和六十年后的农村简直天差地别。

随处可见的低矮土胚房,路更是大土路,偶尔路过几个人也是一身土布。这可真是一朝回到解放前啊!

林家在围城村东边,现在村子还没扩建,顺着土路往东走就是县城通往下面乡镇的石子路。

石子路也没以后宽,路面坑坑洼洼满是土。

石子路两边是一米多深的土沟,沟里长满野草。林水一路走也不闲着,偶尔看到黑姑娘忙窜到沟里摘下来。

小孩儿还挺懂事,知道给姐姐留一半。

夏收没多久,地里麦茬短短的,刚下种的玉米还没出苗。炎炎烈日,让林芳觉得比以后的夏天热多了。

走了大概几百米,一个小小的身影背着高高的拉拉秧慢慢沿着路走。

“大哥!”林水看到哥哥欢呼一声跑了过去。

林芳自从知道眼前的小孩是爷爷后,心里复杂的不知道怎么面对。

“二丫,太阳这么晒,你病还没好,怎么出来了,快回去。”

眼前的小男孩笑的时候露出一口白牙,可爱又真诚,不像爷爷那么沉默寡言。

林芳见林田背着拉拉秧的绳子在他背上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忍不住说:“我来背吧。”

林田想也不想的拒绝,“不用,你病还没好。我们快点回家,给你煮个鸡蛋补补。”

林水听了吞吞口水,却没说他也要吃。

三人慢慢走回家,林田去喂猪,林芳热的去饭棚子找水喝。进去的时候发现林薇也在,林芳眼尖的看见林薇突然把手背在背后,不知道在做什么。

自从知道林薇是自己大姑奶奶,林芳的感官比对林田更复杂。

爷爷说过很多以前的事情,弟弟二妹,却从来不提这个活着的大妹,两家从林芳有记忆开始从未来往过。少有的几次听说,也是奶奶哭自己命苦,说嫁过来的时候家里什么也没有,连双筷子都被林薇那个搞破鞋的贱人拿走了。

林芳不知道奶奶说的是真是假,可一向老好人的爷爷不跟她来往。肯定是林薇做了什么不能饶恕的事情。

没错!林芳就是这么爱爷爷!

就是这么相信爷爷的人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城鬼在线阅读第4章

    “你发什么呆呢,二爷也太好脾气了,居然没有发落那几人,只是罚了一个月的月钱。”绿芸撇撇嘴,一脸不满。“二爷这么做,自是有理由的,你还不去服侍姑娘,一会儿张嬷嬷该收拾完了。”柳见欢低着头扒着碗里的饭。第二日,白若茗在房里做绣品,嫁衣是针工局准备,不用白若茗动手。楚王的生母余庄妃早逝,是不需要准备绣品的

  • 花千骨之红尘殇第十章在线阅读

    岁月的洪流,卷走了青春,卷走了年华,剩下的只是一个被岁月刻下深深印痕的伤痕累累的躯壳和一颗沧桑的心。——某网站。流年若浮云,光阴似梭穿。十八年后,紫光城。今夜的夜晚是阴森的,不但星星一个个都躲在乌云后面,就连月亮的光芒都暗淡了许多。一个一脸邪魅的少年坐在一颗大树的树干上,静静的注视着公路上来来往往的

  • [家教]后桌女孩在线阅读第6章

    那天在酒店过了一夜之后,我和库洛洛都没再主动联系对方。相比之下,第二天我照常去上班的路上,莉央就已经按捺不住好奇心,发来消息问我和库洛洛之间的战况如何。因为前一天的晚上我拜托她订房间的缘故,她自然能猜到发生了什么。看到她消息的时候,我正在开车去公司的路上,嫌打字太麻烦,我就插上蓝牙耳机给莉央回了一通

  • 火影:开局吊打水门在线阅读第四节

    几天后,史诗级的VRMMORPG(虚拟实境大规模线上角色扮演游戏)、被誉为游戏界一大革新的‘刀剑神域SAO’,不声不响的开始了內测。刀剑神域的內测,仅在资深游戏玩家圈子中蕩起涟漪,对于寻常的东瀛市民来说,仅仅是多了些谈资。而此刻,位于Argus公司大厦底层,一副青涩模样的黑发少年,正捧着沉重的游戏头

  • 我,作妖就有钱第八章在线阅读

    “对、就是这样子!举起手心再翻手背,一、二、三、四、五、六、七,做得不错,请再重复一次。”我的专属复键师上野医生站在我的旁边,拿着本硬皮笔记本和笔,对着我很有耐心的重复着关于手复键方面的步骤。“好的,义诚君殿下请再翻转一次,一、二、三、四……”跟我想像中的完全一样,这位年纪不过三十岁的医生的确是一位

  • 致命重生之姝容在线阅读第3章

    尤眠是被饿醒的,他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他疲惫地爬出睡眠仓,看了看时间,离约定好的十点还有两个小时。没错,他是要去赴约的。昨天名叫唐臻的男人气质不凡,出手大方,一看就是上流社会的人,比那个路新北好了十万八千里,而且似乎对21世纪的东西很感兴趣,这也是尤眠在这个世界最大的优势。对现在的尤眠来说,任何的

  • 娇软美人恐怖求生在线阅读第七章

    “你以为我愿意住这里?”写着心烦的马赛克扔掉糖棍接着说道,“如果不是你惹出的那些糟心事,我现在已经去H星了。”“……哦,对不起。”“啧。”又变成无奈的马赛克慢悠悠地从沙发上起身,然后拖着棉花羊拖鞋进了厨房。边走嘴里还边嘀咕着:没想到老太爷竟然还和军部的人打交道。离戚榆极远却又耳尖的宁承泽:什么军部?

  • 神灵之珠第2章在线阅读

    睁开双眼,叶楚看到自己处于一个大房子里。房子很空旷也很豪华,但是一个人也没有十分冷清。他不禁询问道“系统,我现在在哪啊?”“恭喜宿主来到龙与虎的世界,接下来本系统会根据宿主的个人强度来决定任务”“龙与虎,之前好像看过这个动漫就是讲的高旭龙儿和大河的故事啊,是一部轻小说啊。没什么危险的吗”“是的宿主,

  • 长城惊魂在线阅读第7节

    昊天听到瑶池的话,忍不住笑着道“哦!没想到我的妹妹竟然有这样的聪明才智,你竟然能想出加快我们化形的办法,我倒是有些好奇,你这个能加快化形的办法,说来听听。”“哼!”瑶池不悦的哼了一声,对于她这个哥哥话中的看不好,让她的自尊心大受打击。她很是不忿道“昊天哥哥。”四个字拉的又长又娇,让昊天忍不住打了个冷

  • 漫威之我是鬼剑士第四章在线阅读

    “司景明?”季灵低头查看信息的工夫,季子谦很快便猜出了信息的来源。“堂兄果然聪明。”和司景明约好见面的时间地点,季灵笑眯眯地抬头,承认地非常爽快。“看来刚刚是我多虑了。”季子谦眉头微挑,亏他刚刚还在想要是司景明一直好不了,自己这个傻弟弟该怎么办。结果现在告诉他这两个人早已暗度陈仓?“堂兄关心我,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