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南家有玉第九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8:54:28 作者:不会下棋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南家有玉
南家有玉
作者:不会下棋来源:晋江文学城
柏南听从养父母的安排去相亲,却没想到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那什么……相亲对象这是对自己“一见钟情”?#相亲对象暗恋我##每个不被爹妈待见的小受都会被威武霸气的攻君圈养##我家攻君的画风好像有点小学生,怎么办,在线等,急#知道BJD吗?知道手办吗?知道木偶吗?知道陶瓷吗?是的没错,小受是干这个的。知道玉器吗?知道翡翠吗?知道怎么浪费败家把玉当废石头玩吗?是的没错,小攻是干这个的。CP:柏南&班玉作者有话:甜文,因为全文存稿的文被毙掉了,所以开了这个小甜文,感谢基友做的封面,么么哒。入V公告:本文

“那小子真的得到了尚先生给的妖丹吗?”

“千真万确!”

“岂不是吃了离羽手上的妖丹可以妖力大增?尚先生给的妖丹啊!”

第二天离羽被无相跑轮子的声音吵醒,看一眼时间已经六点半,索性起来准备干活。

拿人钱财替人做事,尽管钱不多,但还是要拿出认真的态度。

上午和下午离羽在认真的跑堂,客人们说吃他的话被他自动过滤,微笑对待每一个顾客是他的宗旨。

至于其他伙计,比如大花,面对客人几乎拽到天上的态度——你爱点不点,爱来不来对我们没影响,反正你也不会见到离妖娆。

其他人没见好到哪去。

离羽猜测他们敢这么拽是因为他们厉害,他不一样。

客官您要吃什么?

客官您慢慢看我们的菜谱。

客官您这么坚持肯定会见到我们掌柜,您再喝几杯茶。

这么一比,离羽的简直把这些妖当作上帝。哪怕这些上帝要吃他,离羽丝毫不动摇脸上的笑容。

他也不可能所有时间在前堂,累了躲到厨房里坐着玩玩手机,反正离妖娆不会发现,其他伙计看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大家都这么做。

忙到吃晚饭,离羽照常去厨房给自己拿两道菜,坐在后院的石椅上,一边刷电视剧一边吃。

离羽看的下饭剧就那么几部,今天看的剧更是看了不下两遍。

看到不喜欢的地方直接跳过去,他的手伸过去准备划过去,被身后的妖叫停。

他听到身后嚷嚷:“干啥玩意儿,跳啥跳,这不是最关键的位置吗?没看到要亲上了吗?”

迟疑地回头,发现有两只妖端着碗站在自己身后,聚精会神地看手机。

如此,离羽不敢贸然动进度条,任由他们跟着自己一起看。

除了吃饭的时候有些压力感,其他还好。

顶着巨大的压力吃完晚饭,四十分钟的剧看过去了。离羽回头发现他们还在,并且多了一个。

“那个,这集看完了。”离羽提醒道。

三只妖低头发现碗里的饭也吃完了,刚才说话的妖拍拍离羽的肩膀:“明天晚上也一起看,他们啥时候才能在一起啊!”

“嘿,站你身后居然能吃下饭。”另一只妖惊呼。

“你这要是一直放下去,我还能再吃一碗。”

人类少年离羽不敢说话,收起手机把碗筷送到厨房。

吃完晚饭,正准备继续晚上的工作,离妖娆找到他。

“你周末写作业了吗?”

一句作业把离羽吓得眼神躲闪完全不敢看离妖娆。

“晚上这里不需要你,现在去把作业写了。作业写完记得写走读申请,我给你签字。不管怎么说你也高二了,学习的事上点心,若是高考考上了一本,我给你减五十年的债。”

离羽望着离妖娆的青葱玉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试探性的问:“考上一本真的减五十年吗?”

“我离妖娆说话向来说什么便是什么。以你现在的三四百分的成绩,想上一本可没那么容易,好好学习吧!”

说完,离妖娆迈着步子离开离羽的视线。

考上一本减五十年,那他晚上还干什么活?学习才是最紧要的事。

前堂其他妖看离羽不招呼客人,嘴里念叨着一本一本小跑回自己的房间。

一本是啥玩意儿,今晚不少妖心中多了疑问。

回到房间的离羽防止无相跑轮子太吵,把笼子放到门外。由于房间里没有台灯,他让灯笼精变成台灯,他要好好学习。

如心血来潮般的学习让离羽感到有些吃力,但还是一点才洗洗睡。

看来学习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特别是那个物理,他只是上课嗑了一包瓜子,之后再也听不懂班主任在讲什么了。

至于化学,因为那个快要退休的老头讲课的时候总是喜欢配上手部的动作,离羽觉得有意思,每节课都有在认真听。

其他科目别说了,认真吐槽,他有太多话要说了。

他决定明天去请教一下班上的学霸。

新的一周,离羽被阿壮开车送到学校。来得还挺早,班上第一个到。

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离羽打开书包,一团黑烟飘出来。

出于紧张,离羽下意识地抓住黑烟,压低声音问:“无相,你来这里做什么?”

无相露出一张嘴,开始叭叭:“离羽,你好狠的人类啊!昨天晚上居然把我放在走廊上整整一夜,你睡了都不出来关心我。今天早上出门也不注意门口的笼子是不是不见了。我来是警告你,不准再把我放在走廊上,晚上的走廊非常冷!”

“妖也怕冷?”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重点是你把我放在外面不管不问!”无相痛斥离羽,若不是烟形态的他不能流眼泪,他现在能表现一个痛哭流涕。

教室暂时没人,离羽便松手,他撑着自己的下巴:“只要你在我学习的时候不跑轮子,我就不把你放在外面。还有,你跟着我来学校做什么?”

“我特别好奇你们人类怎么在学校学习,但是之前想进学校一直都有一堵墙不让我进来。跟着你果然进来了。”无相开心的在教室里转圈圈,看什么都稀奇。

他时而凑到黑板前认真看上面的习题和留下的作业,随后飘到讲桌前拿起粉笔尝一口。很快他又虚化成离羽的模样坐在第一排,装作认真听讲的模样。

离羽只觉得多了个麻烦,“你可以自己回去吗?”

一听到离羽要把自己赶走,无相立即飘回来,生气的问:“为什么要回去?我要跟你一起学习,离妖娆给了我一个任务,监督你在学校学习。不准你谈恋爱,也不让你打架,更不能让其他人影响你学习。”

“据我所知,你们妖也有学校,如果你想学习,可以去那里。那才是你上课学习的地方。”

无相围住离羽,“那个地方我早就毕业了,你让我在你身边吧!如果离妖娆发现我回去了,一定不会放过我。而且,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可以变成仓鼠在你口袋里。”

说罢,无相变成一只仓鼠在离羽桌上来回跑。

望着对自己卖萌的小仓鼠,离羽抓起他放在口袋里。

“别乱跑。不然就把你送到尚先生那儿托管。”

无相果然不说话了,他安心把离羽的口袋当窝。

五分钟后终于有同学进教室。

离羽的同桌是他的好兄弟,他见离羽来这么早,特别稀奇:“哟,羽哥今天怎么来这么早,看来你这个星期过得很安稳啊!脸上没新伤疤。”

“嗯,周末没回去,住在另一套房子里。”离羽手拿水性笔,无精打采的和试题干瞪眼。

“害,你早干嘛不住在另一套房子里,还跟你姑姑一起住。我当初特别不能理解你,怎么说是坐拥百万的富二代,还跟着你姑姑生活,这不是遭罪吗?”

杨拓嘴不停歇的一直说,发现离羽不理他,凑过去跟见了鬼一样。

“卧槽,羽哥你在做什么?!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杨拓一只手捂眼睛,另一只手指着离羽桌上的东西,十分惊恐。

离羽冷笑:“呵,我在学习。”

“别啊!”杨拓抱住离羽的手鬼哭狼嚎,“羽哥,你好歹也是我们瑞星的校霸,怎么突然开始学习了?你这样,校霸的位置岂不是让隔壁班那个怂货抢走了?”

由于杨拓的声音太大,引来了其他同学的注意,他们看向后排小声议论。

离羽十分嫌弃地甩掉杨拓的手,“我都多久不当校霸了,他要抢赶紧拿走。再说了,校霸怎么不能跟学霸挂钩了?以后你们说瑞星的校霸还是学霸,多有面子啊!你们说是不是?”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同学们齐声:“是!”

杨拓一脸难受,说不出话。

不是他阻止离羽学习,但是自家兄弟是什么样的人,他能不清楚吗?

整个一不露声色的富二代,以前最大的兴趣是打架,路见不平一声吼是他离羽,后来十分中二的说已经厌倦了打打杀杀的生活,开始沉寂在班上每天睡觉偶尔学习。

你以为他真的要让出瑞星校霸的位置了吗?

离羽不!一旦有人约他打架,他保证赴约,并且把对方打到服。

如果真的打严重了要请家长,离羽这边请不来人,他倒也会与对方的家长和学校教导主任道歉谈心,要赔钱绝不含糊。

所以离羽在瑞星校霸的位置坐得稳稳当当,谁也无法撼动他的位置。

倒是最近隔壁班来了一个转校生,嚣张的说要跟瑞星校霸打一架抢了他的位置,约了时间地点。

等到那天,离羽去赴约,等了两个小时也不见来人。

第二天来学校,转校生说没看到离羽,说离羽怂了。离羽当时也不多说话,甩出他到地点拍的视频,让那家伙彻底闭嘴。

闭嘴不等于不再对校霸的位置蠢蠢欲动。

至于离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跟离羽一起长大的杨拓知道,他的改变转折点在父母失踪之后。

以前的离羽算是一个积极向上的少年,不说他是多好的人,至少热爱生活,还积极参加学校的活动,收获不少奖项。

现在,不提了,连运动会跑步都在努力且做作的划水。

“把你那丧门脸给我收起来,别打扰我学习,我可是要考一本的人。”离羽的声音超级大,引来几个同学偷笑声,他没太在意。

杨拓差点眼睛一翻被离羽这句一本送走,他缓过来后哭腔着说:“羽哥,你受什么刺激跟我说,不要自己闷着。实在不行咱一起去看医生,你那不是不少钱吗?治病肯定够。”

“去去去,不爱学习的人别打扰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浪子楚笑天之再次相遇(1)

    A市。旋转的魔球灯,震耳欲聋的音乐,还有舞娘隔着薄纱若隐若现的体,将夜总会的气氛推到了最高点。台下的男人眼冒绿光的盯着舞娘雪白的身躯,齐齐呐喊道,“脱,脱,脱……”舞娘媚眼一勾,柔软的身躯做出各种撩人的姿势,更是将那些男人勾的如同饿狼一般,恨不得能跑到台上将舞娘摁在地上吃光抹净。就在大家聚精会神的等

  • 巅峰游戏剑(五)

    “城内就这样完了?三殿下那么英勇,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是的,城内完了!”北宫云对战马上的儿子说完后便转过了身。“北宫将士们,现在我以北宫铁骑主帅的身份命令你们放下武器!”听到北宫云的话,绝大部分士兵下了马,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北宫尘此时已经心灰意冷,曾经赏识自己的那个三殿下已经不在了,便也放下

  • 小甜吻(gl)在线阅读第二章

    聂维芙大学学的油画,毕业后没过家里的关系,正儿八经地通过正规考试进南城美术馆。方才在路边等车顺便八卦她私生活的三个女同事,一个展览部的,另两个是媒体部的,三人与她的关系平平,平时除了工作甚少有别的交集。她们之前八卦到她头上的流言,这段时间她隐隐也有听说过,无非是说她关系户走后门进来,因为她曾被同事目

  • 铁路子弟在线阅读第一章

    魔都一座高级小区的住房之中,唐宇有些呆滞的看着落地镜里面的人,一米八五的身高,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高挺的鼻梁。剑眉星目,深邃的瞳孔仿佛星空一般,让人沉迷无法自拔!亚麻色的头发有些凌乱洒落在头上!唐宇缓缓的躺在床上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的开始回忆起自己的正在电脑面前开发着一个类似恋与制作人的游戏,简

  • 西孝少年在线阅读第7章

    在愉妃灵前,五阿哥倒是哭得死去活来,昏过去不知道多少次,让不明白愉妃死亡真相的乾隆很是感伤,觉得这孩子真是越看越像自己,尤其这孝顺,更是像了自己,愉妃没白生养这么个儿子,“孝子”这俩还闪着金光的大字儿就这样戴在了五阿哥永琪的大脑门儿上。五阿哥也曾求见过静斓,说是“我听说额娘病重之时多赖郁贵人照料,永

  • 农女的二婚第4章在线阅读

    莫晓晓小时候父母离异,母亲带着哥哥走了,她跟着父亲。说是父亲家庭条件好,可以富养闺女,但只有莫晓晓一个人知道哥哥从小学习就好,而她却在中下游徘徊,母亲不止一次在他们面前说她丢人,甚至还说出龙凤胎只想要哥哥的话。莫晓晓不理,她知道自己没有哥哥好,但是哥哥疼的是她,就算两个人之间没有太多的交流,但心底的

  • [家教]目中无人在线阅读第9章

    于是夏砚梨只好认命的跟着容朔回到了那间熟悉的小屋中。容朔的屋子与夏砚梨上次来时相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不过是桌案上多了一个白色的瓷瓶,其中插了几支桃花。夏砚梨一边感叹着容朔真有闲情逸致,还会插花,一边顺着桌案走到了第一次来这所坐的地方。“阿砚。”容朔的声音很淡,却正好能让夏砚梨听得清清楚楚。夏砚

  • 迷案组绝望

    中都,星家,此刻星家所有长老齐聚在聚星阁。高台上,星傲云端坐与上,看了看众长老,目光落在站在首位的大长老,和声问道:“大长老,对于此事,您怎么看?”星云峰沉思片刻,开口道:“无痕所说的可能性很大,看来这次敌人图谋甚大,只是不知道这些人受雇于何人?对于此前他曾说的幽光一事,老夫心中有些猜测,却也觉得有

  • 三国之再造乾坤在线阅读第6章

    江渡从从他外祖父吕家出来时已经接近正午,手里捧着一个长木盒,里面是他外公吕禹碹前些年画的一幅水墨山水,扔拍卖行里少说也得拍个几千万。过了春分,天气渐热,江渡打了个电话给石子恒,喊他出来到海上明月喝酒。“你们家那边怎么说的,怎么个态度。”酒过半巡,江渡长腿放在茶几上,单手举着红酒杯,问道。石子恒扔了颗

  • 风羽翎第十章在线阅读

    韦德表示很后悔,他现在非常后悔为什么打了名片上的那个电话。自己被送到一处地下工厂,被人当成小白鼠一样躺在肮脏的试验台上,浑身上下被绑的紧紧的,嘴巴被一块白布封着口,鬼知道上面红色的污渍到底是什么。他本来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原以为可以免费治疗他的癌症,结果却落到现在这种地步,还要受着那个男人的折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