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娱乐之从非诚勿扰开始之第十章(10)

2021/6/11 17:57:12 作者:我是个杀手 来源:飞卢小说网
娱乐之从非诚勿扰开始
娱乐之从非诚勿扰开始
作者:我是个杀手来源:飞卢小说网
从非诚勿扰开始,李安就看中了丫丫,佟丽娅。从非诚勿扰到我们相爱吧,两个人从假扮情侣到假扮夫妻。从我们相爱开始之后,两人升温。当丫丫打算成为李安的老婆的时候。这时候一堆女明星站了出来。我们不同意,因为我们也喜欢李安,李安也和我们在一起过。娱乐文:不多说,更新就完事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十章

19.

吴助赶到的时候,有人正在走廊里踢正步,来回都认真仔细地数着。

“谢小姐,这边走,你需要醒醒酒——”

他刚要去拉她手臂,谢小延立马高高举起了右手,笔直地伸向天空,目光炯炯地盯着他,一字一句:“不。我现在要回海里了。”

说完绕过吴助,继续摇摇晃晃走向走廊的另一头。

笑话,他高中的时候可是体育生,连个喝醉的女人都拽不住,工作表现好不好不说,面子还要不要了?

何况温别就靠在不远处窗沿旁,双手环胸静静看着这边。

思及此,吴助的动作和步伐都变得冷峻起来。

五分钟后,谢小延灵活的金蛇盘团、飞鹤亮翅击退了他。

下一秒又把自己抱成团,直接滚到了另一边。

吴助:……

Fine。

20.

“不要碰我。”

她警惕地盯着吴助。

吴助选择不再看那只成精的海龟。

他无奈地转向温别:“现在怎么办?”

他非常期待温别让他把人打晕了拖进去,虽然知道八成不可能。

温别总习惯性地把责任揽到自己那里,把事情处理的滴水不漏。这种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不在他处世的准则里。

果然,长身玉立靠在窗沿旁的男人极轻地笑了:“如果有那么简单,我不会叫你来。”

“等她玩累了,再把人带进来。”

温别直起身,径直从她大开的房门走了进去,临了又清淡地追加了一句:“看着她,免得一路滚到一楼。”

-

温别进来之前,其实下意识屏住了一瞬呼吸,他偶尔喝酒,但从不碰啤酒。

好在味道并不是很大,空气里有股淡淡的麦芽味,大概是刚才开门通过风的原因。

她刚进来没有几个小时,喝酒就喝成这样。

温别视线扫了一圈,房间里空落落的,她带的行李箱在最角落里。

他直接迈开长腿走向办公桌,捞过边上转椅坐下,双手交错在身前,若有所思地望着面前屏幕漆黑的笔记本电脑。

——Lucas真的得这时候背叛他吗?不能等回地下城了再说吗?这点你怎么没跟我提过啊?

Lucas,《复刻》里的主要配角,剧情那时候正到了短信里提到的那个进度。

那天,这条信息只在她手机上闪过短短一瞬,但温别一瞥间望了个全,几乎藏不住讶异。

讶异到他答应了她荒谬的要求。

现在想想,冲动真是魔鬼。

那个语气也不一定非得是发给作者的,读者之间的交流也有可能。

何况,要把这篇科幻文,跟外面那个正在练五禽戏的人联系起来,还真是有点困难。

他有种强烈的预感,他不仅找错了人,对方可能还会给他带来无尽的麻烦。

温别靠在转椅上,手指叠成塔状,指腹轻对,浅棕色的漂亮双眸垂了垂。

从胸腔处,他听见自己深深呼出了一口气。

大概从很多年前起,温别就没有彷徨的少年青年期经常会有的那种……茫然四顾的心情了,不安与焦虑的阕值越来越高。

无论什么阶段,他身边总是有很多人,大家习惯性地去接近那些相处起来更轻松的人。温别这人优秀成熟,脾气好有原则,对谁都是一视同仁,能帮一把基本都不会拒绝,人缘好再正常不过了。但敏感的人会发现,一般只到这为止,再深就没有了。

现在他难得有种哭笑不得的心情,是对几天前的自己大脑回路的质疑。

虽然说本来也没真的准备跟陌生人睡一张床,让她住隔壁都勉勉强强,可现在温别发现他不喜欢极了周遭有人的感觉,即使住在他底下,他也觉得极不舒服。

温别下了决定,就没再多想,他撑了一把扶手,准备起身离开,却听到电脑‘叮’的一声信息音,他没去看,抬手要把笔记本合上,小拇指指腹却不小心滑过鼠标区域,碰亮了屏幕。

不。应该说直接,嗯,碰开了。

温别没想到,这年头还有人不给自己的电脑设密码,也没进入休眠状态。

屏幕上的Safari,赫然停在启文的阅读界面上。

段落不能更熟悉了。

线下遇到读者,还是头一遭。

温别的心情有点奇妙,他把电脑一把扣上,朝门外大步流星地走去,中途顺了一件她挂在沙发背上的飞行服外套。

-

吴助正魂游天外地蹲守在墙边。

海龟开始金鸡独立了,牛逼。

他到底什么时候能等到她累?

他已经累了。

甚至开始反思职业生涯的选择是不是出了问题,为什么早早把自己跟温家拴在一起。

惨就一个字。

砰——

不轻不重的关门声响起,吴助缓缓扭头,一脸超脱:“她还没累。”

温别点头,拍了拍他的肩,温声道:“你先回去吧,我来解决。”

吴助:“能有什么办法?要我说还是让经理找几个人来,把她直接弄晕了抬进去……您要不忍心可以不用看着的……”

在温别的凝视下,吴助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弱,最后化成了一缕烟尘。

吴助举起双手投降,无奈道:“当我没说。那您怎么解决?”

温别朝右前方望去,那只海龟正双手合十举高在头顶,单腿独立,面壁中,只留给观众一道无限深沉的背影。

“带她醒酒。”

温别顿了几秒,说道。

没等吴助再挣扎着拉住他,温别已经走到她身边,站定,垂眸看着她:“你想回大海?”

谢小延瞥了他一眼,又失落地转开眼,重重点了下头:“嗯。”

温别:“我带你回去,你家在哪里?”

温别见她看着自己不说话,提供了一排选择:“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有你住的地方吗?”

他倾身,望进她的眼睛,风吹叶动,轻懒温柔。

谢小延咬着嘴想了半天,拨浪鼓似地摇头:“都不是,在北冰洋!”

温别笑了:“好。”

温别后退半步,朝她微微一躬身,伸出右手,掌心朝上,一个近似邀舞的姿势。

“走吧,我知道路。”

他语气放缓了些,垂着眼的时候,柔软的羽睫合一合,敲在傻海龟发懵的心上。

“知……知道……路?你?”

谢小延犹豫着把手交了出去:“那,好吧。”

吴助眼看着男人弯腰将人打横抱起,迈开长腿消失在电梯门后,才真正确认了这一点:他父亲那边,让他烦心的事解决的差不多了。

原来那个温别又渐渐显山露水,之前揭开的一角冰冷已经退去。

要不然怎么能哄人哄这么熟练?

-

谢小延做了一场很长的梦,她骑在风驰电掣行在空中的巨兽身上,张着嘴,任由大风灌满。

晚风浩荡冰凉,吹得她又冷又舒服。

她想梦里就是好,这两种感觉竟然能并存。

奇怪的是,她前面还坐了一个人。

谢小延在梦里一向都神智清明,但是在这场梦里一切都十分模糊,她试图戳了戳前面人的肩膀,对方也没转过来。

“我——们——是——去——一——个——地——方——吗——”

她双手张成喇叭,超高分贝喊道:“小——心——啊——我们快撞到云上了!!”

已经很晚了,滴水湖附近的路上,无论是人还是车都没有影子了,所以温别放心踩下油门,过了一百六也没什么心理障碍。

车顶是无穷的星空,从头到尾海龟都半直起身子,两只手伸得高高的,仿佛一下能碰到天一样,兴奋地快要钻出安全带了。

“是去一个地方。不会撞云上的,提前跟车管局报备了。”温别左手把着方向盘,右手让她往下错了错:“动作别太大,等会儿飞出去了。”

“不会的——!”

谢小延坚定地摇了摇头,话是这么说,还是乖乖往底下坐了一点。

她记起来了,这人说要带她回家,回北冰洋来着。

谢小延:“这位大哥,你认路不?不认的话我可以给你找地图。”

温别扭头看了她一眼,嘴角蕴了一点笑意:“好啊。多份保障当然好。”

谢小延说干就干,立马准备解安全带,好在温别眼疾手快一把给摁住了:“你去哪找地图?”

谢小延认真地看着他:“我去店里给你买,所以我得自己飞一会儿,等会儿来这边跟你会合。”

温别松开油门,让速度平缓下来,在就近的街角掉了个头:“万一丢了呢,”说着,他侧头凝神看了谢小延一眼:“风把你的爪子吹歪的话,你家人就认不出你了。”

谢小延两手抓着安全带,仰头望着他,深思熟虑了接近一分钟,才沉沉地点头:“你说的有道理。”

“可我还是有个问题。”

温别踩着刹车在红灯前悠悠停下,好耐心道:“什么?”

谢小延靠在椅背上,喃喃道:“你为什么这么好看,你是太阳的儿子吗?”

温别顿了顿,低头看着她,深邃眼眉一片静然。

“不是,因为我们要去北冰洋。”

谢小延嗯了一声,声音很低:“我家人都被网套住了,因为海洋污染太严重了,爪子动不了,动不了,”她伸出双手,很认真地强调:“你看,就像这样,”她的嘴角向下,很难过的样子:“所以后来就只有我一个人,我游了好久呢,都没找到他们。”

温别沉默良久:“我知道了。”

谢小延鼻音有点重,抽了两下,双眸含着水光望向他:“你知道什么?”

他声线温静:“爱护海洋环境,要从最小的个体做起。”

谢小延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是的。”她的视线在左右两边来回转了转,最后竖起了左手大拇指:“没错!”

温别摇头笑了笑,又瞥了她一直在震动的衣兜:“你有电话。”

谢小延duang地把头靠到窗户上,喃喃自语:“海龟哪有电话,海龟把电话藏壳壳里吗?”

其实手机响了不止一遍了,有过前车之鉴的温别怕她错过了重要的事,还是从兜里把手机拿过来,滑下接听和免提:“你好。”

对方的声音明显迟疑了:“你好,我打错了吗?我找……谢小延?”

温别淡淡道:“没错,她在休息,有什么急事吗,我可以转告。”

那边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温别以为电话已经挂了,对方才试探道:“你,是她男朋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冥王独宠绝色王妃第1章在线阅读

    1.“唉......”樊玖之已经记不起来这是第多少次叹息了,他看着自己所处的这个白雾茫茫的空间,卸下全身的力气向后倒去。周围的浓雾瞬间聚起将他托住,樊玖之无聊地在上边打了个滚,看着眼前无尽的浓雾,觉得自己可能会在任务开始之前就先无聊死。他到底还要在这个鬼地方呆多久啊......樊玖之本是时空管理局的

  • 救救宇宙吧食神系统觉醒

    当丁一终于决定要参加之后,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导演王恬更是如此,他其实心里头对丁一的到来非常的头疼。这个小子突然冒出来,还被台里钦定为必须参加节目的素人,挤掉了本来定好的人选。这种事情,简直就是每个导演最反感的事情之一了。当黄小鸣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差点没发飙,还是赵蔚给他劝了下来。更重要的是,王恬

  • 六界门在线阅读第五章

    翌日黄奕直接从昨天的中午睡到了今天的中午,显然这一个半月看似收获挺大,但是收获大的代价就是疲劳,长时间使用魔力会使人十分疲惫,黄奕也算意志力强的了,要不然这一个半月肯定撑不下来。“现在应该学习一些魔法了,但是该怎么释放魔法呢?”现在的黄奕顶多只能让空间扭曲,这是一个十分鸡肋的魔法,没有任何软用,最多

  • 陆小凤同人之剑神追着剑修跑义父来探

    叶婉柔记得这个声音,想到那个白衣男子,吓得不由得手一抖,打翻了桌上的杯盏。四个原本充满活力的丫鬟,听到这个声音立即都跪了下去,头低低的挨着地面,丝毫不敢动一下。当那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屋子里时,叶婉柔如见现世恶魔一般也跟着跪了下去。梁桐跟在展云风身后进来,随后出声将风、花、雪、月四个丫鬟都带了出去,走

  • 幕后至尊第4章在线阅读

    嗯,一千朵鲜花加一更。五百张评价票加一更。虽然是个新人作者,但感觉这两个东西挺重要的。每天四更保底,所以不要怜惜作者,尽情的拿鲜花评价票砸我把!

  • 那就,修仙吧!第九章在线阅读

    一大早,姜小龙刚来到班级就觉得不对劲,教室里的桌椅反了过来,而且桌子之间也都拉开了距离。姜小龙愣了愣,向胖子问道:“胖子,这是干嘛呢?怎么搬成了这子,难道你家又开张了新生意,要在教室里剪彩庆祝?”胖子竖了竖大拇指,道:“小龙,我就服你,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家开张在班级庆祝个什么劲儿?这是考试啊,你

  • 到底意难平在线阅读第4章

    我们常听老人说,算命的人,他的子女不会过得太好,不会大富大贵,因为她泄露了太多天机会遭到天谴。我们听到这些总觉得会是无稽之谈,然而,当我渐渐长大,遇到的事多了,很多东西看得分明,却也更加不理解,这世间总有那么一些事情,是没有办法用科学去解释的。我妈妈和我说,一个曾经给我算过命的老人,很多人都去找她,

  • 武侠之公子无双之女装

    汤笃慌不择路地从一个巷子蹿到另一个巷子,身后熟悉的声音紧追不舍:“汤笃!你再跑……呼呼……你再跑我就要告诉仙尊了!”汤笃边跑边嫌弃地撇嘴,仙尊大人怎么会来理这种小事。他虽然天资平常,但和同届的弟子半斤八两,这会儿占了先机,一时半会儿人家也追不上他。但汤笃吃亏在——对方人多。他急转进一条小巷,闷头往前

  • 绽放之御魔边疆在线阅读第4节

    宫宴后,京中传喜报道:峪山关大捷!成王爷入京了!要说那成王,可是这乌烟瘴气的大靖国里少有的明白人。成王乃先帝赐封的异姓王,其人能文善武,仪表堂堂,可谓是志虑忠良之辈。本想着这大靖在他的辅佐之下能得再创盛世,却不想昏君登基后,竟听信小人谗言,弃之而不用,将他遣到了峪山关那等苦寒之地。是以这京中,皇帝昏

  • 海贼:我!黑胡子!为所欲为!在线阅读第3节

    “叮,系统发布新任务,请宿主在三天之内卖出198份【扬州炒饭】,每份定价198元,要求先收钱后炒饭,如有违背,系统将停止供应食材一个月。”什么意思?一碗扬州炒饭,定价198?这是要发财的节奏啊!只是要先收客人钱才炒饭,这倒是个麻烦啊。实话说,叶向南已经对自己的炒饭信心十足了,别说是198,就算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