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我为你缠绵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6/11 10:35:23 作者:儋耳蛮花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为你缠绵
我为你缠绵
作者:儋耳蛮花来源:晋江文学城
沈肃没有温暖的血液,却有世上最执著的眼神,戳中她的心沈肃没有动人的言语,却有铜墙铁壁般的怀抱,戳中她的心。他给的爱情除了忠诚与信任,还能让你成为自己,那比什么都重要。蔚筝吐槽:如今有身高、有长相、工作好人品好、喜欢动物、不烟少酒,还和我有共同话题的男人已经绝种了,即便真的有,也是从外星来的吧沈部长:(;==)***他曾像海底两万里那只无尽孤独的蛇颈龙行星的轨迹,宇宙的规则,又浪漫又残忍因为爱上你,我也曾浪费光阴莽撞到视死如归,然后又渴望长命百岁小贴士:1、基本少量科幻剧情,以轻松向、治愈系的小白

京城,阳春三月,踏春好时节。

距离大将军慕容冲回京已有半月。

京城吃瓜百姓又来了新瓜。

战王世子要娶九公主。

战王世子?不就是那什么废材吗?

九公主?淫、娃、荡、妇!这种女人竟然还有人愿意娶?!

不对不对,这两人凑对不是正好吗?别去祸害别人了。

李白荷手里热乎乎刚编好的黑料还没放出去,就听到下人回禀的消息,一时僵住,半响:“如此,最好不过!”

一个废材世子,估摸着是想要娶九公主讨好皇帝,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而已。

李白荷似乎忘了,她如今的亲亲老公,也曾是小白脸之一,还吃的同一碗软饭。

皇宫,御书房。

九公主低垂脑袋,坐在一侧。

皇帝目光复杂,到底是他宠过许多年的孩子:“小九,慕容冲已娶妻,你如今的名声……战王世子虽不争气了点,但为人不错,上头有老太君管着,必不会亏待了你。朕会吩咐贵妃,让你风光大嫁,你现在就安心待嫁。”

“儿臣……遵旨。”九公主握紧手中丝帕。

身在皇家,她比谁都明白,这门婚事成了,代表皇家脸面回来,容不得她拒绝。

战王世子,外面的传言她不是没有听过,明明是战王后代,可却是个文弱书生,然读书又读不好,整日与一些纨绔子弟混日子,就是个废材。

也罢,就自己这名声,配给谁只怕对方都嫌弃。

听说这次是战王府老太君来求娶的,指不定那陆墨根本不愿意。

自从母后去世,自己在宫中的日子一日不如一日。

慕容冲出征,她整日里提心吊胆。

后来传来慕容冲失踪,可能死亡,她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京城隐隐有了她克夫的话语。

等慕容冲回京,原本以为自己的好日子要来了,没想到自己的名声就那么臭了。

她曾想过,是不是哪个公主贵女针对自己,或者想要抢夺慕容冲,才出此毒计。

然一日日过去,慕容冲一次都没有来见自己,更别说维护自己,最后直接退了婚,听说现在还在准备与李白荷再次成亲摆宴。

她隐隐察觉到些许真相,可她不明白,自己哪里碍到了对方,竟是要至自己于死地!

九公主迷迷糊糊地走回宫殿,脑海里一时是慕容冲,一时又变成了陆墨。

剧情中,皇帝对九公主有愧,但作为帝王,绝不会承认自己对不起谁,一看到九公主,就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污点,皇帝干脆直接不见她。

后宫潜规则,见不到皇帝的面,就是被皇帝厌弃的信号。

宫人捧高踩低,刚开始是试探,最后越发过分,九公主心中尝尽冷暖,还未等她再见上皇帝一面,提出出家之事,和亲公主的名头就落在了她头上,最终悲苦一生,连死都成了慕容冲的垫脚石。

此时,慕容冲刚退婚,流言虽重,那些宫人还未敢过分。

而皇帝正对她愧疚不已,又有人愿意接手这烫手山芋,全了皇室脸面,皇帝自然不介意做个好父皇。

他大手一挥,私库打开……没多少宝贝。

这一年大旱,赈灾又打仗,国库早就空了,私库也咬牙补贴了宫里开销。

这也是为什么皇帝要给慕容冲脸面的原因之一——齐国再也经不起动荡。

于是,这特么就尴尬了。

皇帝没办法,甩锅给贵妃:“小九婚事,务必办妥,不能丢了皇家气度。”

贵妃一口老血闷在心口,这一年,大家都穷!

国库出钱是不可能了,皇帝又不补贴,这不是要让她自己掏钱吗?

可皇帝吩咐的事情,不能不办,而且还要办好。

贵妃左思右想,眼睛一亮,皇帝只说了不能失了皇家气度,又没说嫁妆必须多少真金白银。

皇室多年,别的宝贝没有,古董字画不少。

这东西,有说价值千金,有说价值连城,还有说是无价。

也就是说着好听,可实际上,拿到手那也是能看不能吃的。

这种名家字画,贵重古董,东西在谁那,大家心里都有个底,你要偷偷拿去卖,不出三日这名声就传开了。

所以,这东西皇帝放着除了欣赏也就是拿来赏赐用,每年过年过节的,还能从官员那回收一大批。

国库里私库里多的是。

贵妃回禀皇帝:“皇上,咱们皇家也许久没办喜事了,九公主是咱们宫中的宝贝,也代表着咱们皇家脸面。臣妾细细思量,唯有一物才能代表皇家底蕴,还请皇上割爱!”

“哦?”皇帝好奇,“你说说,是哪一物?”

“万马奔腾!”贵妃一脸肃穆,“臣妾记得,前年皇上寿辰,左相曾献上此副闫石真迹,价值连城,众臣无不羡慕,御史台的几位大人,为了目睹一眼,差点没打起来呢。”

“不错,不错!确有其事!”皇帝大笑,已然明白贵妃的打算。

“臣妾深知皇上对其喜爱,可为了九公主,臣妾斗胆,还望皇上割爱。”贵妃微屈膝盖,脸上满是对皇帝的愧疚与心疼,仿佛自己逼着皇帝付出极大牺牲一般。

皇帝满意地点点头,心想自己确实挺喜欢那副万马奔腾的,不过,既然是补偿小九,那便割爱了。

自己真是一个好父皇!

他一甩衣袖,豪气道:“一副真迹怎能代表皇家底蕴?朕的私库还有不少古董真迹,贵妃选选,都给小九带上!”

“臣妾替小九谢过皇上割爱。”

这两人你来我往,直接定下九公主的嫁妆。

此时两人都选择忘记,九公主早早定亲,宫中早在两年前就准备好嫁妆,再加上已故元后从九公主刚出生起攒的嫁妆,那就是笔天文数字。

然一年前国库空虚,后宫众妃为了自己口袋的银子,哄着皇帝用天下苍生的借口,逼九公主交出嫁妆!

九公主因慕容冲在前线打仗,生怕因为银两短缺遭遇危险,心甘情愿交了出去。

剧情中,九公主举步维艰,这个原因也占了很大一部分。

没有能收买宫人的金银,谁会替她这个失宠公主传信办事?

和亲公主嫁妆可怜,可见齐国对她的不看重,燕国又如何会对其尊重?

“公主!贵妃欺人太甚!”贴身大宫女翠柳恨得咬牙切齿,红了眼眶。

九公主冷漠轻嘲:“若无父皇允许,她又岂敢……”

从皇帝哄她交出嫁妆,后宫众人对她日日轻慢中,她早已看清了皇家亲情。

原本以为的受宠,只是因母后护着。

母后死后,外祖一家也渐渐没落,无力替她说话。

“公主!”翠柳大惊,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随后似是想通什么,低喃,“若是公主有个兄弟就好了 !”

皇后并非不受宠,然皇后娘家本就不高,族中也没出众的子侄,再怎么拉拔都扶不起来。

或许也因此,皇帝对她并不忌禅,在她身上少见的有几分帝王真心。

但皇后已经死了三年,再真的真心,又怎么敌得过现实。

如果皇后留下个皇子,九公主有其帮衬,怎么都会好许多。

宫妃敢这么欺负九公主,还不是因为看她无依无靠,除了皇帝的宠爱,别无依仗。

如今失宠,就尝到了苦果。

九公主收敛情绪:“半月后就是大婚,将宫中的东西都收拾了。”

翠柳应下,可心里却道,这座宫殿,值钱的早就在一年前捐了,哪还有什么东西好收拾的。

不管宫里宫外怎么猜测,战王府的仆从恨不得爹娘多生几双手脚。

忙!忙疯了!

战王战死,战王府一连少了两个最重要的主子,偌大的战王府,这些年老太君陆陆续续遣散了不少人,此时就显得捉襟见肘。

“世子,锦绣楼的师傅过来给您量身,正在外头厚着。”

小厮敲了敲门,恭敬地站在一侧。

世子自从落水醒来,就和换了个人一样,一身气势看着就唬人。

想到前几日,几个小厮故技重施,撺掇着世子出去玩,直接被打了十大板,赶去马房做事,这小厮就越发恭敬了。

“进。”

陆墨画完最后一笔,甩了甩酸痛的手腕,眉头微蹙:“锦绣楼?这名字有点耳熟。”

“叮!友情提醒,锦绣楼是剧情里李白荷与齐国首富合作的店。”

“所以说,我这是在变相给李白荷送钱?”

李白荷和齐国首富合作已经半年,已经推出酿酒火锅,这个时间点,正是她刚到京城,准备在服饰上大施手脚的时候。

“小人见过世子。”

风韵犹存的掌柜夫人悄悄打量这个即将要娶九公主的战王世子。

以她老道的眼神,一眼就看出这世子身姿挺拔,温和又不失气势。

她眼尖地瞄到书桌上平铺的大纸,上面画的条条框框是什么她不认识,但最靠近她的角落上那几个字,端端正正,极为好看。

这就是传说中不学无术,只会吃喝嫖赌的世子?

传言害死人啊!

这小子明明还是个处!

掌柜夫人暗暗后悔,这么个金龟婿,要是自己早点见到,上报给主家,那可真真是大功一件。

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圣旨已下,金龟婿成了九公主的。

掌柜夫人不知道,她在打量陆墨的同时,陆墨也在观察她。

衣着喜庆,细微之处可见一些现代化元素,李白荷已经出手了。

陆墨可以想到,大婚那日的热闹,京城吃瓜群众只怕都会凑上一脚,多大的宣传机会。

她都忍不住想要找李白荷要代言费了。

话说回来,自己到底要不要给李白荷送助攻?

一时间,书房静谧沉默。

掌柜夫人回过神,出了一身冷汗,她是有多大胆,才敢在一府世子面前打量走神?

“世子,您看……现在可方便小人给您量身?”

“可。”陆墨走到空阔之地,张开双臂。

锦绣楼是京城最好的制店,小厮领着这人过来,老太君那边只怕都选好款式付钱了。

这种事情上出尔反尔,只会让别人多一笔战王府的谈资。

李白荷能让首富看中,拿出来的设计图应该不赖。

无非是多花点钱,她战王府不缺这个银子。

不错,陆墨在看了战王府的金库后,被狠狠震惊了。

战王是个武将,古董字画他欣赏不来,真金白银才是他的心头好,所以留下来的全是些金条银条珍珠美玉。

一口口大箱子,装的满满的,叠了一整个库房。

这些银钱,足够养百万军队!

搞的陆墨都怀疑战王是不是有逆谋的打算。

也亏得原本的世子没有看过金库,否则早就尽情败家了。

他是真的觉得战王府没多少家底,和狐朋狗友去赌坊也克制着自己的赌性,心心念念想着家里还有个祖母要养。

陆墨为这少年点了一排蜡烛,然焉能不知是福非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活了五千年以后在线阅读第6章

    看清那人的面容后,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冷静如我,冷静如我,调整好呼吸,回头的时候还是没能控制住,叫出声来。一只梅花鹿从我脚边窜出来,就这样,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恍惚间,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闪着七彩的颜色,晶莹透亮的小水珠打落在岸边,他醒了。我的呼吸越发急促,清冽冷清的声音响起,“你为何在这儿

  • 但愿长醉通天喜得佳徒 圣人相继出世

    且说天极带着四人来到东海上空,对四人道:“公明,你可带你三位妹妹在东海等候,不日将有人前来收你们为徒。”四人虽是化身,却也具有本体大部分记忆,以为天极不要四人,要将之逐出师门,当下泪如雨下:“老师,可是弟子做错了什么?”天极见状,连忙解释,却是算到四人与那三清之一的通天有着不可割舍之缘分,虽然不知为

  • 魔道祖师阅读体云天学宫历史科普讲座在线阅读床头打架床尾和

    唐蓁蓁还没看清楚来人,就被一个软乎乎的小人给撞的后退一步。“婶婶!”“红妮!”唐蓁蓁看到小家伙讨喜的小脸,嘴角微扬,掏出之前买的糖块递给她。“这个送你!”“给我的吗?”乔红妮更开心了,“这糖纸好漂亮,咱们村都没有这样的!”“谁带你来的?”唐蓁蓁看向她身后,一直没看到乔家的人,乔红妮才六岁,总不能是自

  • 归路迢迢在线阅读第四节

    “治安司,”参虚本想拿出照片,却迟疑了一下,“你说治安司,他应该会相信的。”【南门治安局】参虚进了治安局,第一感觉,就是,局长真的不重要。该维护治安的,都已经出勤了;该救火的,也去救火了;有没有局长都一样。“局长,有几个队长需要调用物资,在等您签字。”“通知各队人马,有事到办公室请示。”“是!”秘书

  • [综英美]App不能拯救世界第5章在线阅读

    小男孩停下脚步,回过身,望着那红裙少女。看着小男孩那血红瞳孔散发出的冰冷杀意,红裙少女身体陡然一僵,放在小男孩肩上的手不自主的离开。“这是哪里来的孩子?!好可怕的杀气!”红裙少女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惊慌,说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邀请你去我家做做客。”小男孩眼中的杀意微敛,沉默少顷,语气微缓。“好。

  • 烈火军校:在民国男子军校我罩着大佬们的日子在线阅读归

    明国•帝都昭阳“轰,隆隆隆”乌云压在帝都昭阳天空之上,狂风怒号暴雨倾盆,但在滚滚乌云之中又有一团滑顺的圆形空隙,阳光透过那个空隙照耀在昭阳帝都中心不知为何变得破败不堪的摩诃迦叶问心场上。圣洁高贵的迦叶雕像呈从天而降的姿态,衣服璎珞飘荡在身后天空中,单脚踏地,脑袋低垂,胸前一双手合礼,脑袋右面一只手握

  • 星战深空鞭刑

    姚乾乾冷冷的看他一眼,提起裙摆便往上走,友好的那位脸色慌张,“夫人,使不得,小的们也是按规矩办事,求夫人别为难。”“什么规矩?相府的大夫人连进钱库这点权力都没有了吗?!”她逼问道。推开他,剑柄又挡在她前方,眼神往上瞟的那位冷笑道,“夫人,您还真是连这点权力都没有,只有老爷和这相府的持家主母,才可以进

  • 视界之耀光之吻之第五章 认错妹子

    跟在齐金嘴车后面那辆小面包车也停了下来,摇下车窗的刀疤男看着黑忉和齐金嘴跑进学校里。“呵!原来就是两个中学生,能有多大本事!”刀疤男一脸鄙视的看着副驾驶的麻杆儿!“额!大哥,你可别托大啊,那个家伙真的是个高手啊!”麻杆儿一脸委屈的说道!“哼!是不是大哥太久没出手了,你已经忘记我的厉害了!”刀疤男说话

  • 那个青年在线阅读第八节

    “我要到某个制造厂里面详细调查情况,这次很有可能会出现人命,你们要走要留随便你们。”北冥手里抓着方盘冷淡的说‘会出人命吗?’桑涵听到后心里有些许恐惧。‘不会的,可能北冥为了我们安全才骗我们别跟着去吧?’桑涵又给了些心里安慰。渡边沉默了一下然后做出了自己的决定。“我陪你去吧,你自己一个人我不放心。”“

  • EVE星门之仰望星空在线阅读第八章

    第八章祝老太太清清嗓子,“你们也都知道了,今天我要和白珍带着村里的女人们去镇上卖布,家里的三个老小子依旧去镇上卖豆腐,那么家中就剩下春丫,阿炎和袁宵,今儿还是个大晴天,黄豆地肯定又缺水了,春丫你和袁宵去地里浇水。”“啥?”本来沉浸在美味当中的春丫,被祝老太太突然间的安排,险些把手里的碗吓掉了,她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