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全能大佬又被逼婚了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1:02:39 作者:时南茶 来源:小说阅读网
全能大佬又被逼婚了
全能大佬又被逼婚了
作者:时南茶来源:小说阅读网
自从撞了时爷的车后,顾谨妩获得了失散多年的父母以及......不知何处冒出的黑粉?黑粉:骑自行车碰瓷,要脸么?总裁大哥掏出黑卡:我的妹妹,差这几个钱?黑粉咬牙:晚上戴口罩出门,谁知道是不是丑鬼!巨星二哥笑了:我们家的基因,你确定?黑粉倒吸一口凉气:她肯定没有品位!三哥翻箱倒柜:没事,我有,翡翠、黄金、高奢、古董妹妹你看看要什么?黑粉酸红了眼:那她肯定没文化!三位哥哥忽然沉默,顾谨妩高中退学,这是明晃晃的实锤。正当黑粉的嘴角快要与太阳肩并肩的时候。其他人不乐意了。集团副总裁:别装了,老板。博士学生

宋天圣三年(1026)腊月,夏州城西五十里毛乌素沙漠上,圆日西斜,霞光尽染天际;丘峰层叠,沙浪光影明暗;苍鹰低飞,翅破冬风烈烈。

沙峰间匆匆奔走着俩人,其中一个老者麻布大氅,麻布棉帽,右手扯着一个女童,女童衣着比起老者显得亮丽许多,内着八角回龙锦的鹅黄小袄,外披翠色雨丝锦绣䘿,下穿翠色窄裤,脚下蹬的鹿皮小靴更是葱翠欲滴。女童急奔之下,面颊霞红,鼻翼噙汗,不由得对老者说:”爷爷,我累了,咱们歇息歇息吧。“老者更是满脸汗水,侧头看了眼女童说:”都是爷爷连累了青非,我们不能歇息,你且奔且按心法调息,就快到了“。女童不再出声,只是屏息吐纳,脚下仍是急奔不止,老者气喘吁吁的跟着,身上不知的佩戴的铃铛或是其他铁器,风中叮当作响。

不一时,两人已奔到一髙丘之巅,凌高下望,只见此丘四环,中间竟是一方圆几里的盆地绿洲,盆地正中,一泓顷余泉湖,湖边胡杨四立,胡杨叶已落尽,枝条被风吹的呜呜作响。距湖几十步处,两棵百岁胡杨相对而立,树干峥嵘,枝桠遒劲,右树一虬龙擘枝之下挂着一块巨匾,匾上书着四个大字:“虬龙客栈”,四字蚕头燕尾,质朴奔放、浑厚博大,乃是用汉隶写就。

两树之下便是虬龙客栈,客栈高三层,皆用木料筑成,木色虽褪,却也是古朴稳重的一雅居之处。客栈孤立于盆地之中,风声之外再无响动,静谧的有些许诡异。爷孙二人一跃越过三级木阶,业已进了客栈大堂。

客栈内的诡异却又非外边可比,厅堂内十余台八仙桌团团的围坐了人,或三五一桌,或十余一桌。约略有百余人,如此多的人,皆有酒不饮,有肉不食,都直勾勾的盯着客栈门户,并无半点动静。因此,爷孙二人飞入门内时,一惊的不止爷孙二人,团座的人也均是一惊,有些许躁动。躁动瞬息平落,众人看了爷孙二人一眼便又把目光越过二人重新盯着门口。

女童见如此诡谲的场面不由的心中发毛,怯生生的躲在了老者身后。老者环视大堂一番,挽着女童径直走向西南角的一处闲桌,此处不易看清门口,是以没人入座。老者环视大堂时瞥见其中一桌上有人并未盯着门口,而是盯着大堂中间的一桌人,目光之中满是悲愤之色。忍不住又扭头看一眼,头还没回,就听一声怒喝:“阁下可是汉中夺命书生刘即是。”

老者回首细看时,站起怒喝的便是刚刚怒目盯着大堂中间的大汉。大汉一身庄稼汉打扮,浓眉虎目,阔口密髯,面色黝黑,身似铁塔,站在桌前威风凛凛,手指指向的便是中间那座的一个白面书生。

白面书生和众人一样,被一声怒喝惊得一个激灵,稍一愣神才醒悟过来大汉问的是自己。面色不悦的起身回到:“正是区区,阁下是哪一位好汉?”

大汉并不作答,脚下轻轻一磕,踢开座椅,径直奔过去:“是你便好,偿命来吧。”

书生一惊,跃离食桌,落在客栈门口的敞亮处:“慢来,你是哪个,为谁寻仇,莫要误送了性命。“

大汉不再搭话,怒目圆睁,吼声连连,欺身向书生逼去。书生冷冷一笑,挥手处,已把一把精钢折扇抄在手中。大汉拳风呼呼,书生闪转腾挪,瞬时之间二人已经斗在一起。

斗了三十余回合,大汉拳势不减,却终究不如书生灵活,脸上,臂膀和后臀已被书生抽打了四五扇,大汉出拳虽重,竟没有一拳打在书生身上。

又斗了十余回合,书生一势秋风扫落叶,挥扇打在大汉的眼角,顿时鲜血四溅,大汉并不理会,半边脸上任由血流不止,只是打不到书生急的吼叫不已。再斗片刻,大汉身上已被书生抽打的青红皂白,大汉见难以取胜,悲从心生,忍不住大声叫到:“张师哥,我尊你为掌门便是,请你杀了刘即是为师傅报仇吧。”

话音落处,一精瘦白面中年人,已经飞纵过去,身在空中回到:“你即使不尊我为掌门,我便不为师傅报仇吗?先杀了这天杀的恶人,掌门的事情我们回去再议。”说着和大汉围攻书生起来。书生本来单对大汉还有些游刃有余,突然之间被二人围攻,加上精瘦汉子身法灵活,顿时失却了先机,处境困窘,身上已被精瘦汉子打中了几掌。

书生见事急,大呼:“哥几个是要见死不救吗?”自是向同桌的几个同行的人叫的。

同行的几人本来还嘻嘻呵呵的看书生打大汉,见书生求救,早有一人站起手持一条铁鞭打向大汉,大汉急忙抽身去斗使铁鞭的。

四人呼喝不绝,斗在一处,时而大汉斗书生,时而精瘦汉子斗书生,招数各有千秋,大汉和使铁鞭的都是硬功夫,走的是力大势沉的路数,书生和精瘦汉子则是身份轻盈,招数精妙,四人混战约略有百余合,不见胜负。

客栈内落座的皆是武林人士,无不边看边指指点点,更有人对局势招数做些研判。女童听了几句邻座的言论忍不住对老者低声说:“爷爷,好生奇怪,虎鹤双形的拳法万不是这般打法,这黑大汉单单只是使虎形的招数,那白瘦的却又偏偏只用鹤形的招数,这般打法如何能胜人一筹。”

老者轻轻一笑,稍一沉吟,挥手捋须大声回女童:“你倒说说这中间有哪些不是。”

女童见老者大声发问,也略略提高些声音:“这虎形拳法招招是实着,拳一出,对手便知其所指。这鹤形拳法,招招是虚招,虽然精妙,却不能以实招击打,如此怎能算是好拳法。”

老者频频点头说:”青非我儿,若是你,你当如何使这虎鹤双形?“

“虎鹤双形本是一套拳法,若是我,断不会将其分开,我用自会以虎拳之实驭鹤拳之灵,以鹤拳之巧运虎拳之势。如此,这书生断不会走过十个回合。”

老者大笑:“周啸鹤以虎鹤双形拳法纵横中原,教的徒弟真不如一女童,如此不识人,死于恶徒之手也难怪了。”

值此时精瘦汉子正斗铁鞭大汉,听得爷孙二人如此评说,满面惭色,及老人笑声一停,似是突然醒悟。蓦然拧身纵落书生身后,双臂一招鹤鸣于天,将书生的双臂缠住,大汉一愣,顿时领悟,双拳一招黑虎掏心,势大力沉,击在书生胸前。书生哀叫一声,口吐鲜血,当场倒地。

书生同行的人都一惊,皆纵身去看书生,此时精瘦汉子挽了大汉的手,转向老者方向,深深一揖,没等书生的同行伙伴反应过来,已扯了大汉出门而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太子恐女(重生)在线阅读迷失于未知的危机

    一旁的壮汉大吼“:大家上,灭了这帮无耻的丧尸!”众人推开了大门,冲了出去,丧尸的吼声,人群的叫声,刺穿身体的声音,此起彼伏。郑雷见此情形,拿起了弓就跳到了楼上,疯狂的射击着丧尸,可是人数还是比不过丧尸的数量,众人只能把丧尸杀死,但是丧尸,却可以感染其他的人,只是一会儿,已有打大半的人变成丧尸了。剩余

  • 红楼之步步为赢之无我境界【新书起航,求收藏】(6)

    PS:既然没有等级,那作者菌就分一下等级吧地区级、都大赛级、关东级、全国级(普通高中生)、精英高中生、准世界、半世界、世界(异次元)就大致分一下,如果有疑问,可以在评论发言感谢所有读者大大们的打赏,拜谢...“来吧,手冢。”幸村嘴角含笑,看着手冢紫水晶般的眸子中,露出一丝精光。现在的手冢,能够将无我

  • 灿烂的七十年代之叶星(5)

    洛东堂再次醒来,睁眼看到的是漫天繁星。“嘶!”洛东堂猛地起身,却牵动身上的伤口,疼得猛吸一口凉气。“我没死?”洛东堂转头却见那青衣人生了一堆火,手里拿着根树枝正在烤鸡。“吃吧,待你伤势好了,我们再战!”青衣人见洛东堂醒来,手中烤鸡递了过去,声音淡漠,不含感情。洛东堂愣着看了看青衣人,又看了看眼前的烤

  • 渊魅第五章在线阅读

    海因里希终于把他的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这是本场比赛的第一次。二月的英格兰还是很寒冷的,即使海因里希看起来把自己用高定裹得很严实,可是依然可以看得出这个男人在冷空气里微微发白的指尖。他在原地来回走了两步,脸上看不出什么丢球以后的急切的恼恨,而是用那双眼睛在自家球员的脸上来回打转,而后伸出手指在场边比划

  • 沉默的寄生第三章在线阅读

    第3章天级秘籍被盗的消息立刻传遍整个平安城,各大势力纷纷行动起来,平安城已经被封锁,一个个出城的百姓都要被盘查好几回。更别说,城内四处都有巡逻的事情发生。阴秀儿所在的飘香院也被巡查过好几回。阴秀儿暗暗叫苦,虽然达到了她所说的混乱,可是平安城被封锁了,对她也不利得紧。欢嬷嬷允许她调养一些时日,但是这时

  • 斗星者在线阅读第2节

    虽然征服穆德兰已经变成了侵略的战争,但由于穆德兰的内战和落后的奴役制度,塔南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问题,不过地理的问题总是无法避免的,部队曾被陷在沼泽的一个特别泥泞的地区。有人差一点淹死在流沙里。这里被称之为穆德兰(泥淖之地)绝不是没有原因的,迅速组织着部队,砍倒附近的树木,并用它们作为便,以渡过这个地区

  • 九龙天尊.在线阅读第十章

    “喂,你怎么能这么说?”御茶子有点生气了,“绿谷君笑得很好看啦~”“对对,绿谷君别伤心了”听着大家安慰的绿谷觉得心里暖暖的,“谢谢,我没事”绿谷想要冲着他们笑一下表示自己没事,但是想到爆豪的话……他最后只是扯了扯嘴角。————————————————————下午是欧尔迈特的实战课。绿谷出久的战斗服是

  • 情殇总裁追娇妻在线阅读第2节

    两人起身走出咖啡厅,门口,停着一辆梅赛德斯奔驰S级迈巴赫,唐烟柔看到王瑞走近,豪车车灯仿佛有生命一般闪亮,她眼睛一亮,微微惊讶。“王瑞,这辆车是你的?如果我没看错,这应该是最新款的梅赛德斯奔驰,叫迈巴克吧?这辆车是不是很贵?”“咦?你很懂车呀,贵说不上,落地价也就三百多万。”王瑞不声不响又装了一个逼

  • 茈雪流年在线阅读第六章

    取下头盔,将窗户打开,呼吸了一口清新空气,夜晚的是多么的凄美,寒风带着一丝露水袭过我的脸颊。望着窗前的马路,我双手捂住脸,一身疲惫的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想,只想好好的睡一觉。“叮咚。叮咚”口袋里的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铃声,掏出手机一看,发信人是,方可欣,内容:“明天早上我来接你去一个地方,起早点。”我淡

  • 豪门最强仓鼠[星际]之第九章(9)

    好不容易唬住人的压切长谷部黑着脸看着破坏了气氛却毫不自知的两把刀,最终还是选择了无视“我亲爱的主人,知道为什么检非违使会这么容易进入本丸。”压切长谷部眼神冰冷的看着抱着枕头被付丧神护在身后的审神者。“......”仪陇紧了紧抱着枕头的双手,抿唇不语。“当然是因为您那所谓的防备之心啊,因为您的防备,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