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综漫:最强剑道之章;算无遗策!(4)

2021/6/11 10:17:40 作者:七心术语 来源:飞卢小说网
综漫:最强剑道
综漫:最强剑道
作者:七心术语来源:飞卢小说网
秦道穿越到由众多动漫混杂组成的危险世界。青梅竹马女友名为桂言叶,占有欲极强,时不时有提着砍刀黑化的病娇女。同桌名为苍那.西迪,是闲着没事体验生活的纯血恶魔贵族大小姐,距离他家不远处,有一家名为古董店的咖啡馆,其中的服务员雾岛董香更有驱使眷兽的吸血鬼,吞噬存在之力的红世使徒,引发空间震的精灵,四处破坏的怪人……(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张三,你还想活命吗?”楚离不动声色的对着瘫软在地的人道。

“殿下,是奴才不好,是奴才辜负了王爷期盼”张三灰败的目光忽然闪过一道亮点。

他本做好了死亡的打算,可如今看来........

楚离然后将红色的迷魂丹拿出。

“吃了它!”

“殿下,这.........”

张三冷不叮的打了个冷颤,看着那猩红的丹药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要想太多,生活就像强x,不能反抗就去享受”

楚离没好笑的说道。

张三看着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深知自己别无选择,若是不从,恐怕就要面临雷霆一击。

他有些颤栗的结果丹药,吞了吞口水。

咕咚!

药力入口即散,在楚离的观察中,张三的目光开始失神,最后没有焦距,宛如行尸走肉。

“主人!”他缓缓起身,对着楚离绝对恭敬,万分服从。

“这!这药效有点猛啊!”楚离微怔:“系统出品,绝对精品”

“你附耳过来”

“是,主人!”

“现在孤告诉你,你只需这样,这样...........”

楚离将自己的目的在张三的耳郭事无巨细说了出来。

“切记,不得露出一丝马脚,你明白吗?”

“是,主人!”

“嗯,下去吧!”看着这个下人逐渐变得正常,楚离长出了一个气。

这也没有办法的事,这副管事刘彪乃是淬脉七重的武者,比现在的自己可是高了一个大境界。

还是采取稳妥的方式比较好。

花牌坊,云城著名的青楼中,脂粉气缭绕。

“来,喝!都陪本大爷喝!”

一个孔武有力的大汉对着手下嚷嚷着,手上也不停,在一个丰满圆润的女子身上不断探索着。

“哎哟,刘爷,我敬你一杯”

“不嘛,不嘛,我先来”

“还是我先........”

几个花魁争相表现,使出浑身解数,雪白肌肤露出一大片,大腿润滑有力。

“还是大人好啊!”

“不错,还是大人好福气,我等都跟着刘大人享福喽”

一众手下不断恭维着脂粉堆乐不思蜀的汉子。

“哈哈哈!没错,跟着本大爷享福,吃香喝辣!”

刘彪被手下一顿吹捧,更令得那些花魁吃醋连连,他心里可是一阵满足,虚荣心得到伸张。

“啊!不好啦!大人,不好啦!”

“砰砰砰!”

门外闯进来一个人影,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大喊大叫。

这一幕令彪彪皱眉,被打扰兴致的他可是恼怒不已,待看清楚人影之后更是火冒三丈:“混账东西,活腻味了你!”

说着就要动手。

“大人,且慢动手,属下有要事禀告!”

张三心里一紧张,有些不敢看刘彪。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刘彪脸上横肉抖动,眼睛如同饿狼一般盯住他。

“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你就有如此桌!”

语毕,刘彪虎掌一拍,桌子顿时砰的一声四分五裂,上面酒水瓜果洒落一地。

这下那些卖弄风姿的花魁也是不敢吱声了,噤若寒蝉。

“大人,公子.........公子他”

张三似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欲言又止,不敢诉说,显然有些顾虑。

“肥儿?肥儿怎么了?说不出来将你扒皮抽骨!”

一听事关刘肥,他不敢大意,自己本身膝下无知,对于大哥这孩子可是视如己出,自然是捧在心里的。

张三低着头,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公子他把殿下给打成重伤,殿下现在气息微弱,恐怕..........恐怕活不成了”

“什么!”

刘彪酒意全无,上面自然有人要楚离的命,可现在还不到时候啊!

并且方法也不对,他一下人竟敢明目张胆杀害皇族。

若是这事传出去,那岂不是要被灭九族?

“这个孽子!”他眼睛睁得如铜铃大小“走,你们都跟我回去!”

走出一步,刘彪感觉遗漏了什么,看着那几个花魁,有些不舍,但还是一狠心。

“你们几个,先将她们给处理了!”

“是,大人!”

“啊!不要啊大人,我们什么话都没听到..........”

几个花魁眼中尽是恐惧,眼见刀锋越来越近,尖叫起来。

噗嗤!噗嗤!

刘彪头也不回的走了,房中几个刀光电闪,鲜血流了一地。

............

“不对,你怎么受伤了!”在回去的路上,刘彪眼睛一寒,质问张三。

这刘彪毕竟是淬脉七重的武者,比他高出太多,令其喘不过气来。

“回...........回大人话,小人见少爷对殿下侍女要强来,那侍女不肯,少爷把气撒到殿下身上,将殿下打成重伤”

张三说道这噗通一下跪地:“小人见状,自然要拦住少爷,可是小人拦不住啊!”

“嗯!你先起来”

刘彪看到张三畏畏缩缩的样子,还有对刘肥的了解,对此事不再有疑虑。“走吧!”

可惜的是他却没有看见张三起身时候眼光中的阴冷。

“这门怎么被打穿了?”

“这,也是少爷打的”

“那他人呢?”

“少爷生怕老爷责罚,自个儿跑出去了”

张三有问必答,刘彪听闻后摇摇头“这臭小子真不像话!”

刚一进楚离寝宫,就见一少女正哭成泪人儿,正是顾小月。

她悲嘁道:“刘大人,殿下,殿下可要熬不住啦!”

“你先让开,我去看看”

刘彪脸色阴沉,看着地上一滩滩血迹,还有那浓厚的血腥味,眉头皱的更深了。

如此看来,肥儿是真的闯祸了!

他心中做好准备,必须将这知情人给尽快处理掉,余光幽冷的撇过小月、张三,还有跟着过来的几个随从。

闪过杀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开局吊打水门在线阅读第四节

    几天后,史诗级的VRMMORPG(虚拟实境大规模线上角色扮演游戏)、被誉为游戏界一大革新的‘刀剑神域SAO’,不声不响的开始了內测。刀剑神域的內测,仅在资深游戏玩家圈子中蕩起涟漪,对于寻常的东瀛市民来说,仅仅是多了些谈资。而此刻,位于Argus公司大厦底层,一副青涩模样的黑发少年,正捧着沉重的游戏头

  • 我,作妖就有钱第八章在线阅读

    “对、就是这样子!举起手心再翻手背,一、二、三、四、五、六、七,做得不错,请再重复一次。”我的专属复键师上野医生站在我的旁边,拿着本硬皮笔记本和笔,对着我很有耐心的重复着关于手复键方面的步骤。“好的,义诚君殿下请再翻转一次,一、二、三、四……”跟我想像中的完全一样,这位年纪不过三十岁的医生的确是一位

  • 致命重生之姝容在线阅读第3章

    尤眠是被饿醒的,他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他疲惫地爬出睡眠仓,看了看时间,离约定好的十点还有两个小时。没错,他是要去赴约的。昨天名叫唐臻的男人气质不凡,出手大方,一看就是上流社会的人,比那个路新北好了十万八千里,而且似乎对21世纪的东西很感兴趣,这也是尤眠在这个世界最大的优势。对现在的尤眠来说,任何的

  • 娇软美人恐怖求生在线阅读第七章

    “你以为我愿意住这里?”写着心烦的马赛克扔掉糖棍接着说道,“如果不是你惹出的那些糟心事,我现在已经去H星了。”“……哦,对不起。”“啧。”又变成无奈的马赛克慢悠悠地从沙发上起身,然后拖着棉花羊拖鞋进了厨房。边走嘴里还边嘀咕着:没想到老太爷竟然还和军部的人打交道。离戚榆极远却又耳尖的宁承泽:什么军部?

  • 神灵之珠第2章在线阅读

    睁开双眼,叶楚看到自己处于一个大房子里。房子很空旷也很豪华,但是一个人也没有十分冷清。他不禁询问道“系统,我现在在哪啊?”“恭喜宿主来到龙与虎的世界,接下来本系统会根据宿主的个人强度来决定任务”“龙与虎,之前好像看过这个动漫就是讲的高旭龙儿和大河的故事啊,是一部轻小说啊。没什么危险的吗”“是的宿主,

  • 长城惊魂在线阅读第7节

    昊天听到瑶池的话,忍不住笑着道“哦!没想到我的妹妹竟然有这样的聪明才智,你竟然能想出加快我们化形的办法,我倒是有些好奇,你这个能加快化形的办法,说来听听。”“哼!”瑶池不悦的哼了一声,对于她这个哥哥话中的看不好,让她的自尊心大受打击。她很是不忿道“昊天哥哥。”四个字拉的又长又娇,让昊天忍不住打了个冷

  • 漫威之我是鬼剑士第四章在线阅读

    “司景明?”季灵低头查看信息的工夫,季子谦很快便猜出了信息的来源。“堂兄果然聪明。”和司景明约好见面的时间地点,季灵笑眯眯地抬头,承认地非常爽快。“看来刚刚是我多虑了。”季子谦眉头微挑,亏他刚刚还在想要是司景明一直好不了,自己这个傻弟弟该怎么办。结果现在告诉他这两个人早已暗度陈仓?“堂兄关心我,怎么

  • 元末争雄:太平天下同特异体质

    在第七轮怪物还没有刷出前,周围的环境又再度生变,沼泽退去,竹林生变。七色竹林变了颜色,只剩下赤色和蓝色两种,一只只刀样的魂体从竹子中飞出。刀魂有两种,赤色竹子中飘出的是带着炙热之气的刀魂,蓝色竹子中飘出的是带着寒绝之气的刀魂。两种刀魂各三十二只,以八卦的形式在郁离和李嫣然周围排列,形成阵势。李嫣然看

  • 我在全息游戏里种菜在线阅读第7节

    墙外人声沸腾,各路闲人议论纷纷。硬撑着不敢开门的宁安伯府内一干人,听着门外那出大戏,才真似被放到热锅上的蚂蚁。女眷如今是不顶事,拿了帕子遮了眼,低眉顺眼作淑媛状,个个乖若鹌鹑。自古便是女主内男主外,这府外的事就该男人出头拿主意。宁安伯家三公子气急败坏来回转圈:“我们都不要她进府,她还这么不依不饶的到

  • 女帝的见鬼日常之花灯节过后(10)

    这边,二皇子在回去的路上还在质疑今天发生的事是否是个假象,他怕今天的事只是他的一场梦,他想让自己清醒一些,从来没有这样失控过。到家后,还连续问了管家好多简单的问题,比如,“今天府内如何?我们府上是不是也该加些月银,让她们女仆开心些?这个月给她们的月银加倍吧!”管家口中回答着:“好好好,我替她们谢谢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