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藏起心中默默的喜欢长相乱

2021/6/11 10:39:55 作者:小林熙 来源:纵横中文网
藏起心中默默的喜欢
藏起心中默默的喜欢
作者:小林熙来源:纵横中文网
幼时的相遇是为了长大后的相识。如果曾经的那些难以忘怀的记忆是一种执着,我愿意一直偏执下去,直到你回头看到我的那一刻。苏雅,我喜欢你……愿意用一生来赌注

“没死?什么没死?”方棠一愣,然后后知后觉的理解了洛御米的意思,“你是说,上一任继承者没死?”

她讲这句话的时候特地把声音压轻了。

洛御米点头:“摇光善武,皇室要将继承者抓在手中,不会五年未找到。”

“那要真的只是因为什么意外没找到呢?”方棠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光凭这个也不能说明上一任没死啊。”

洛御米没动他面前的水,坐姿极正:“能感觉到。继承者并非幼年。”

他顿了顿:“且,身处主城。”

“这都能感觉到吗?”方棠表示惊奇,“我怎么就什么感觉都没有?”

洛御米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解释:“需要接触。冥冥之中,天会指引你接近继承者。”

方棠也很认真的点头:“原来这就是我的用处啊。”

“不是。”洛御米像是不知道怎么应对,他的表情虽然依旧没有变化,语句却有些要解释的意味,“不是利用你。”

方棠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变化一点都不明显的语句里面听出解释意味的,但她还是心情不错的道:“我知道,开个玩笑而已。国师之前也说过我只要接触到继承者就能知道他是不是了,毕竟是我自己决定要做这件事的嘛。”

说完还神使鬼差的加了句:“你别紧张。”

说完那句话,她本来还想看看圣子大人会有什么反应的,没想到洛御米平静的根本就像是没听到那句话一样,顿时直感无聊:“你说冥冥之中是什么意思?就是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吗?”

她这句话说的其实很没道理,基本上没过过脑子就说出来了。

没想到洛御米听完后竟然就直接点头了:“是。”

“啊?”方棠一头雾水,“我随心所欲的做事情,就能遇到继承者?”

洛御米回答了她的再次确认:“是。”

“呵,这么神奇啊。”方棠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种设定总会让她觉得自己是开了个简单模式在玩游戏。或者干脆就是在游戏里开了个外挂。

“你不喜欢?”洛御米大概是有些疑惑的,具体表现为他的表情虽然还是没变,但幅度很小的侧了个头。

“没有,很喜欢。”方棠捂脸。

自从和洛御米一起上路,她好像越来越喜欢观察他为数不多的表情动作来猜测他的心情了。大概这就是一个颜值时刻在线的冰山对颜狗的吸引力。

不过洛御米的脸……果然怎么看都和救命恩人一模一样吧。

想到这里,方棠仗着自己现在应该和圣子大人熟悉一点了,就有些纠结的想问个清楚:“圣子大人,我能问个私人问题吗。”

洛御米不知道她在打什么算盘,但也微微点头允了。

“那我问咯!”得到允许的方棠胆子更大了些,“你应该有其他兄弟吧。”

“没。”洛御米的声音毫无波澜,“独子。”

“哦,独子。啊?!”方棠瞬间反应过来,“你不是太子吗?极星国就你一个皇子?”

她突然就想到对方又是太子又是圣子的身份,一下子又觉得很有道理了。怪不得身兼数职,原来是没人可选了吗。

洛御米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还是解释道:“母后病逝,父皇未再立后。”

这点方棠倒是知道。极星国皇上一生只立一后,后宫至今无人的事情,就算是不在怎么八卦的神宫,她还是听人说过的。

却没想到皇后只生了洛御米一个,那如果洛御米出事了这个所谓天神亲指的血脉不就断了?

洛御米看着方棠想说又不敢说的表情,突然就明白了她此刻的想法,再次开口道:“洛家血脉充足。”

也是。想必不是每一代皇帝都和洛御米父亲一样痴情,所以姓洛的王爷啊侯爷啊应该挺多的。

方棠松了口气,又想到自己的救命恩人:“那你说,洛家其他后辈里面,有没有可能有那种,就是,和你……长得很像的人?”

说是很像还是谦虚了,应该是完全一样才对。

这回洛御米很直接的就摇头了:“无。”

“哦。”算是意料之中的答案。如果皇族里有和圣子长的一样的人还没人知道,才真的是可怕吧。

那应该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她遇见的那个人,是易容成太子的样子的。

方棠无端就打了个颤。

洛御米看着她:“为何有此问。”

不管是问题还是方棠的表现,都很明显有问题。

“有一件事,我想还是要和你说。”方棠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其实,在见到你的前一天,我遇到过一个人。”

“他和你长得……应该是完全一样。但你们两的性格完全不同!大概是他易容成你的样子想做什么吧。”她说着又道,“这件事我想你还是知道比较好,比较是你的脸。”

“不过他还救了我一命,应该是个好人。而且他武功很高,能在悬崖峭壁上来去自如!”方棠又小心的看了眼圣子大人,“但这也只是我个人的想法,我不知道他用你的脸会做什么,你还是注意一点的好。”

“我知道了。”洛御米只是如此到。

哪怕是听到这种事情,他也是没有一点情绪波动的样子。

方棠以前一直觉得,冰山一般都是喜欢用皱眉来表达自己的不满的。但她遇见的洛御米其实很少、或者说根本没有过皱眉的时候,绝大多数时间,他的脸上都是平静无波毫无表情的,别说皱眉这么明显的动作,他连的眉毛都只在眨眼的时候会稍稍动下,那张脸根本不像是会用来表达情绪的样子。

又或者说方棠可能从来没看到过他的不满。但要说洛御米不会有不满的时候,她是怎么也不会信的。就算是圣子毕竟也还是个人。

比如说现在,他虽然还是面无表情,却伸手碰了一下他刚刚一直没准备碰的杯子,没拿起来,又将手收了回去。

他大概对这件事还是有点情绪的。

到底是无措迷茫还是生气不满?方棠却是不能再看出什么来了。

正当此时,外边突然隐约响起了喜庆的奏乐声。

周围有不少人都站起来接了账往外走去。本来就人不多的店里现在更冷清了。

“应该是那个什么才女的吉时到了?”方棠虽然对二皇子的行为不是很喜欢,但凑热闹的事情她还是挺感兴趣的。

特别是她在这个世界还是第一次遇到别人的婚礼。总是想看一下的。

这么想着她又看了眼坐在她对面的男人。

总有一天,她应该也是要嫁给他。

不管是因为身份责任还是其他什么……当然,她既然在国师那边拖了时间,当然是希望在这段旅行中,两个人互相了解后,最后能不仅是因为圣子圣女必须成亲的所谓神谕而结婚。

洛御米当然注意到了她投过来的眼神,也很淡然的与她对视着。

方棠突然噗嗤一笑。果然现在还不是时候吧。

于是她在洛御米有些疑惑的眼神中直接站了起来:“我们也去看个热闹吧。”

早就说过让她随心所欲就好的洛御米毫无疑义的点头:“好。”

于是,等小二端了菜上来,就看到这一桌早就人走茶凉,只在桌上留下了菜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浪子楚笑天之再次相遇(1)

    A市。旋转的魔球灯,震耳欲聋的音乐,还有舞娘隔着薄纱若隐若现的体,将夜总会的气氛推到了最高点。台下的男人眼冒绿光的盯着舞娘雪白的身躯,齐齐呐喊道,“脱,脱,脱……”舞娘媚眼一勾,柔软的身躯做出各种撩人的姿势,更是将那些男人勾的如同饿狼一般,恨不得能跑到台上将舞娘摁在地上吃光抹净。就在大家聚精会神的等

  • 巅峰游戏剑(五)

    “城内就这样完了?三殿下那么英勇,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是的,城内完了!”北宫云对战马上的儿子说完后便转过了身。“北宫将士们,现在我以北宫铁骑主帅的身份命令你们放下武器!”听到北宫云的话,绝大部分士兵下了马,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北宫尘此时已经心灰意冷,曾经赏识自己的那个三殿下已经不在了,便也放下

  • 小甜吻(gl)在线阅读第二章

    聂维芙大学学的油画,毕业后没过家里的关系,正儿八经地通过正规考试进南城美术馆。方才在路边等车顺便八卦她私生活的三个女同事,一个展览部的,另两个是媒体部的,三人与她的关系平平,平时除了工作甚少有别的交集。她们之前八卦到她头上的流言,这段时间她隐隐也有听说过,无非是说她关系户走后门进来,因为她曾被同事目

  • 铁路子弟在线阅读第一章

    魔都一座高级小区的住房之中,唐宇有些呆滞的看着落地镜里面的人,一米八五的身高,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高挺的鼻梁。剑眉星目,深邃的瞳孔仿佛星空一般,让人沉迷无法自拔!亚麻色的头发有些凌乱洒落在头上!唐宇缓缓的躺在床上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的开始回忆起自己的正在电脑面前开发着一个类似恋与制作人的游戏,简

  • 西孝少年在线阅读第7章

    在愉妃灵前,五阿哥倒是哭得死去活来,昏过去不知道多少次,让不明白愉妃死亡真相的乾隆很是感伤,觉得这孩子真是越看越像自己,尤其这孝顺,更是像了自己,愉妃没白生养这么个儿子,“孝子”这俩还闪着金光的大字儿就这样戴在了五阿哥永琪的大脑门儿上。五阿哥也曾求见过静斓,说是“我听说额娘病重之时多赖郁贵人照料,永

  • 农女的二婚第4章在线阅读

    莫晓晓小时候父母离异,母亲带着哥哥走了,她跟着父亲。说是父亲家庭条件好,可以富养闺女,但只有莫晓晓一个人知道哥哥从小学习就好,而她却在中下游徘徊,母亲不止一次在他们面前说她丢人,甚至还说出龙凤胎只想要哥哥的话。莫晓晓不理,她知道自己没有哥哥好,但是哥哥疼的是她,就算两个人之间没有太多的交流,但心底的

  • [家教]目中无人在线阅读第9章

    于是夏砚梨只好认命的跟着容朔回到了那间熟悉的小屋中。容朔的屋子与夏砚梨上次来时相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不过是桌案上多了一个白色的瓷瓶,其中插了几支桃花。夏砚梨一边感叹着容朔真有闲情逸致,还会插花,一边顺着桌案走到了第一次来这所坐的地方。“阿砚。”容朔的声音很淡,却正好能让夏砚梨听得清清楚楚。夏砚

  • 迷案组绝望

    中都,星家,此刻星家所有长老齐聚在聚星阁。高台上,星傲云端坐与上,看了看众长老,目光落在站在首位的大长老,和声问道:“大长老,对于此事,您怎么看?”星云峰沉思片刻,开口道:“无痕所说的可能性很大,看来这次敌人图谋甚大,只是不知道这些人受雇于何人?对于此前他曾说的幽光一事,老夫心中有些猜测,却也觉得有

  • 三国之再造乾坤在线阅读第6章

    江渡从从他外祖父吕家出来时已经接近正午,手里捧着一个长木盒,里面是他外公吕禹碹前些年画的一幅水墨山水,扔拍卖行里少说也得拍个几千万。过了春分,天气渐热,江渡打了个电话给石子恒,喊他出来到海上明月喝酒。“你们家那边怎么说的,怎么个态度。”酒过半巡,江渡长腿放在茶几上,单手举着红酒杯,问道。石子恒扔了颗

  • 风羽翎第十章在线阅读

    韦德表示很后悔,他现在非常后悔为什么打了名片上的那个电话。自己被送到一处地下工厂,被人当成小白鼠一样躺在肮脏的试验台上,浑身上下被绑的紧紧的,嘴巴被一块白布封着口,鬼知道上面红色的污渍到底是什么。他本来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原以为可以免费治疗他的癌症,结果却落到现在这种地步,还要受着那个男人的折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