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腹黑王爷的旺夫小娇妻之苏灵

2021/6/11 11:10:10 作者:阿卡阿嘉 来源:红袖添香
腹黑王爷的旺夫小娇妻
腹黑王爷的旺夫小娇妻
作者:阿卡阿嘉来源:红袖添香
【朝野与江湖,道不同全靠宠】从小事事不顺的王爷自从遇到慕寒月后简直福星高照。看着慕寒月哥哥宠、师父疼,上得了战场、出得了谋略、怼得了王兄、治得了绿茶,撩得了师妹……王爷一脸幽怨:“娘子不爱为夫了吗?”慕寒月一脸黑线:“王爷请自重……”“你先强吻的我,要对我负责。”撒娇撒的理直气壮,王爷你人设崩了!

热!

酒店大床上,交缠的身体,像是在翻涌的大海颠簸着,一浪又一浪打过来,灭顶的情潮很快将人的思维淹没。

汗水从男人劲瘦的身体滑落,滴在身下女人光裸的肌肤上,性感又暧昧。

女人在晃动中,睁开迷离的双眼,入目之处,是男人撑在上方,线条分明的手臂,散发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

她的视线慢慢往上滑动,先是性感的喉结,然后是轮廓分明又不失柔和的下巴和下颚。

缎子般的长发倾泻下来,半遮住了他的脸。

苏灵抬起无力的手,想将那微微拂动的头发撩开………

“叮叮叮……”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将苏灵从梦中唤醒。

啊啊啊啊!她崩溃地抱头大叫,为什么每次做梦都只能梦到这里?就不能让她好好清楚梦中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吗?

她揉了揉头发,拿起手机看了眼,是幼儿园老师打来的,赶紧接听。

“你好,周老师!”

“你好,是苏无邪小朋友的家长吗?”

“我是她妈妈。”不是苏小邪这小笨蛋又给她闯了什么祸吧?

苏灵从午睡的惺忪中彻底清醒。

“是这样的,苏无邪小朋友今天……”

听完老师在电话里噼里啪啦说完,苏灵揉揉脑门,好声好气道:“好的,周老师,我马上过来!麻烦您了!”

挂上电话,她认命地叹了口气,这已经是幼儿园开学半个月以来的第三次了。

苏无邪是苏灵的儿子,亲生的。至于为什么姓苏,当然不是因为他爹和苏灵一样姓苏,而是因为他压根儿没爹。

小家伙是苏灵四年多前稀里糊涂一夜/情的产物,一夜/情对象也就是刚刚那春/梦里的男人。

苏灵不仅不知道那人姓啥名啥,甚至连长相都没看到,哪怕想靠做梦了解点真相,也没能成功。当然,对她来说,知道了长什么样是什么人,也没有任何意义,因为那就是不小心发生的一个错误。

如果不是因为有了苏小邪,这个错误对她来说,大概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谁青春年少时没犯点什么错误呢?

说起自家儿子苏小邪,其实也是一个意外。苏灵出身术士世家,外婆曾是远近闻名的仙姑。干他们这一行的,窥探天机太多,十有八九会犯五弊三缺中的至少一样,五弊是鳏、寡、孤、独、残,三缺则是钱、命、权。外婆未能幸免,女儿和上门女婿早亡,留下个外孙女也就是苏灵。

老太太走时,苏灵不到二十岁,已经继承外婆的衣钵,成为苏家新一代传人,天赋之卓绝在苏家历代术士中可以算是很少见了。

四年前,那时她刚执业没多久。市郊云山的红叶山庄当时刚刚建好,听说工程收尾工人挖水池时,挖出了一窝蛇蛋,此后怪事不断,连着好几个工人差点丧命,传言是惹上不干净的东西。红叶山庄的老板请了几波道士都没祛除邪祟,后来阴差阳错找到了年纪轻轻的苏灵。

苏灵年纪小,好不容易接到单大活,自然是捋袖子好好干,绝不给苏家祖宗们丢脸。事情也确实进行得很顺利,很快就让她成功找出了作乱的邪祟——一只蛇妖,然后用祖传乌木剑毁掉了修为,打回原形。

然而那蛇妖本事不大,性子却贱得要命。被打回原形前,趁着苏灵掉以轻心,给她哈了一口毒气。倒不是什么致命的毒气,蛇性本淫,就是一口/淫/毒,跟烈性春/药差不多。苏灵能驱邪却不大会祛毒,当晚在山庄发作,最终没扛住,随手抓了个在自己房门口徘徊的男人解了毒。

当时她心智全无,也不知那人是谁,等醒来,床上已经没人了,也算是合了她的心意,她一个未经世事的青春美少女,可没应对这种事的经验。

等回来后,本来以为那事就算了,哪知过了一个多月……她发觉自己怀孕了。

别说她这行犯五弊三缺,指不定以后没机会有自己的孩子,就说术士乱杀生灵那也是犯禁的,她只得稀里糊涂把孩子生下来。取名苏无邪,小名小邪,是希望他邪祟远离,还永远天真无邪般快乐。

虽然苏灵年纪轻没经验,但好在有周遭的老街坊邻居帮忙照料,这几年过得还算轻松。唯独有点问题的是苏小邪小朋友确实是够天真无邪的,无邪到好像都有点脑子不大灵光,三岁才会说话,十以内的加减法至今一个没学会,就是让他把自己十个指头数完都很有难度,这也是为何今年才上幼儿园的缘故。

就这还三天两头出事,短短两个星期不到,已经被叫了三回家长。

第一次是中午睡觉的时候,其他小朋友都睡着了,苏小邪同学一个人坐在床上,对着墙壁自言自语,老师问他说什么,他说墙上有个长头发阿姨,他在和她说话,差点没把老师吓死。

第二次是课间在小操场活动时,趁着老师不注意,他爬上了幼儿园内那棵六七米高的大树,还是老师叫来消防员才将人给接下来的。至于是怎么爬上去的,至今成谜。

第三次,也就是刚刚,周老师在电话里告诉苏灵,她这个宝贝儿子说自己长了翅膀会飞,还要教小朋友飞,然后从二楼跳l 下来,幸好被老师发现,跟在他身后准备效仿的小朋友,被及时拦住,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好在从二楼跳下来的苏小邪毫发无伤,据目击小朋友的口供,他落地的时候还是站着的,就跟真能飞一样。

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啊!

之前苏灵一直以为自家蠢儿子只是脑子笨了点,想着傻就傻点吧,开开心心就好。可最近重重迹象表明,苏小邪肯能不是有点傻,而是傻过头了。

这幼儿园估计是暂时还不能再上了。苏灵急匆匆关了店出门,恰好遇到对门的顾小山。

“灵灵,你要出去?”

“苏小邪又闯祸了,我把他接回来。”

“又闯祸了?”

“说是能飞,要带着其他小朋友从二楼跳下来,幸好被老师及时阻止,就他一个人跳了,其他小朋友还没来得及。”

“啊!”顾小山大惊,“那他有没有摔伤?”

苏灵摇头:“老师说没事。”

顾小山松了口气:“那行,你赶紧去接人,等你回来我有事和你商量。”

苏灵住的这条街叫桂花街,是条历史悠久的老巷子,大都是老街坊领居。以前这街上做得都是老行当,不过城市日新月异,科技高速发展,老行当大都被淘汰了,年轻人也没几个对祖传的手艺感兴趣,如今就只剩下三四家还干着祖传的活计,年轻人里就更只有苏灵和顾小山两个,苏灵的手艺是驱邪除祟,顾小山则是从他爷爷手中继承了做棺材的木匠手艺。

不过这两门手艺如今都不好混,苏灵就不用说了,建国之后都不能成精,她这就是完全的封建迷信,不被人当成骗子就已经谢天谢地。谁能想到上溯到几百年,苏家作为民间术士大家,曾经子弟数百,无论是法术技能还是在玄门中的影响力,都能和道门正法几大门派平起平座。苏家泉下有知的老祖宗,恐怕也想不到,如今继承衣钵的就只有苏灵一根独苗了。

而她这根独苗苗再如何天资卓绝,在现下的大环境下,一年半载也接不到几个活。一来是如今人们不信这种东西,二来是鬼怪之类的东西确实少了。

要不是她顺便卖转运符附身符之类的物件,别说养孩子,自己都养不活。

总之几百年前风光无限的术士世家,如今可以说是没落得很彻底了!

不过说起来现在的人也真是很有意思,明明没几个相信妖魔鬼怪的存在,却对佩戴转运护身之类的玩意乐此不疲,烧香拜佛甚至网上转发锦鲤这种活动都大行其道。

苏灵如今光什么转运手链一个月就能卖几百条,其实都是义乌小商品市场批发的,哪里能什么运。不过她自认是良心商家,批发价十块钱的手链吊坠卖上百,到底心里过意不去,所以她店里的手链都被她亲自念咒开过光的,转运是转不了,不过避避邪还是没问题的,一般的邪祟之物肯定靠近不了。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反正买了她这些小物件的顾客,不少都会留言说她家的东西灵。久而久之,名声就传开了,生意确实还算不错。

至于顾小山的手艺,倒是比她实用点,毕竟这世上每天会死人,都需要棺木。只不过他这种选料严格的纯手工手艺,在如今也没太大的竞争力,也就有钱人还这么讲究。

他跟苏灵一样,平时也都干点副业创收。帮苏灵联系单子,就是其中之一。

顾小山看着苏灵风风火火地骑着电动车拐出巷子,好笑地摇摇头,这都当妈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

不过也对,苏灵比他还小两岁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王的品格[综]之抢劫也不容易啊(6)

    隔日。诺克和库里打包行李,准备离开了。这房子,他们就住了一天。不过,有钱任性。鬼墟墓地离这不远,一天的机程加上半天的脚程就能到了。为什么要半天脚程?因为那里,没人愿意去。诺克和库里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飞艇机场。第一次来飞行艇机场,诺克和库里都有些兴奋,这种东西,他们曾经抬头无数次也是看不见的。如今,

  • 六道归尘在线阅读第3节

    苏小鼎早准备好了一套说辞,哀兵政策。“叶岚和秦海谈恋爱,很不容易。大学四年,毕业又是十年,现在差不多三十二了。女人一生能有多少个十四年?她一头栽这男人身上了,好不容易熬出头,可男人也变心了。她家是单亲,本来毕业就要回家乡陪老母亲。她母亲心脏病,不能累不能生气,常年需要人照顾。可有了秦海后,都顾不上了

  • 毒药之外星人!?(3)

    阳恺看完后心想“也许是别人吓唬我,外星人是不会明目张胆地做事的。”几天过去了,阳恺并没有忘记这件事,但他似乎也记得不太清楚了。直到有一天:大家都沉浸在课堂的气氛中时,小明突然举手,“老师,我拉肚子了,我想上厕所。”老师点头示意可以,小明便去了厕所。几分钟后,学校的楼道响起了脚步声、呼喊声、哭声,原来

  • 麻吉在线在线阅读第八节

    简已经辞去了国家研究所的工作,叶寻对此很不解。“工作量太大,忙起来没完没了。”这是简的原话,他注册了个简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忽悠了几个老同学入股。两人相对而坐,火锅泛着热气,模糊了简的眼镜。“寻寻,你户口本带了么?”简将一片熟了的肥牛夹到叶寻碗里。“户口本?你查户口呢?”叶寻隐隐知道简的意思,顿时起

  • 都市之悠闲生活在线阅读第十节

    因为视线被阻隔,她没有灵力,无法透过轿子得知轿子里的人是何灵根。不过以这道气息比皇甫玉堂三灵根的气息要强,想来定然比三灵根好了。也不知里面是什么人,楚妍有心探究,可是形势不如人意,她只能从周围百姓闲话中听取信息,如果没有得到她想要的,或许她可以回去试探一翻楚南山。“大牛……我的大牛呢?”车驾一远离,

  • 巍澜同人-《烈日危机》第七章

    自从那次在奶茶店遇到左穆之后,隔了将近一周都没再看见人,夏至之后,中午都听不到几只知了叫了,倒是傍晚的时候叫的特别欢,好像要把白天没空叫的补回来一样。天热的不像话,楼下的树只有在热的不行的时候摆两下子,树叶凌乱的撞在一起,沙啦沙啦的响。沈天把窗户打开,轻飘飘的风跟着热流一起涌进来,和屋里的冷气冲撞在

  • 慧心决地球最强

    九十年代初期,七具铜棺从黄河水底冲入岸边,被神秘部门带走。二十多年以后,世界上出现了七个实力强大的修道者。他们成了这个世界上,最耀眼的明星。……“老婆,你后退一点,角度不对。”“头靠近一点……”姜成举着相机,指点着他老婆苏文瑶摆各种动作,而此时,两人正在拍婚纱照。“快点啊,好了没有,我累死了。”苏文

  • 乐队的暑假心之所向

    清晨的温和阳光透过层层树荫将光辉散落在这座半掩于林木中的神社,平添一抹神性。八神凛久出生在这个神社,有记忆起便是同自己的爷爷生活在一起。爷爷是这座神社最后的神官,随着个性时代的迎来,拜访神社的人也急剧减少,人们不再信仰神明,这座神社就像是被遗忘了一般寂静。爷爷去世前曾经将八神家世代传下来的神物交给她

  • 都市种子王第五章

    陆白不急着回去,先等刘素梅睡了,毕竟忍一时风平浪静。面对其他事情她能正面担,但面对家庭问题的时候,陆白却像软下去的棉花糖一样,扶也扶不正。这是她的软肋。陆白有想过,该怎么掰断这根软肋。两人一左一右,站洗手间,低头,都在试着把自己衣服上的那块奶油或番茄汁擦干净,陆白怎么擦也擦不干净,看看这暗黄色的短袖

  • 都市之以老服人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是哪儿?眼前是一片空白,无边无际的白,如同整个世界都是虚无的空白。许正四处张望,除了白色还是白色,天是白的,地是白的。许正低头扫视自己的衣着和双手,蓝色的衬衫,黄皮肤的手背,还好自己不是白色的。他就是这空白世界里唯一有颜色的生物。这里究竟是哪儿,又是梦境吗?他仔细回想,自从他回到宿舍后就一头栽在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