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之死者复苏第十章在线阅读

2021/7/22 17:45:25 作者:lv吕严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之死者复苏
都市之死者复苏
作者:lv吕严来源:飞卢小说网
它的出现,让生与死的界限变得模糊,它是正义的?亦或者是邪恶的?这得都不重要,它只是一个工具,关键在于使用工具的人。当穷奇饕餮再现人间,当西游师徒再戏凡尘,人类应该表露怎么样的情绪。九龙拉棺,七星八卦阵,这是何人布置,又是为何所为,国与国的界限变得模糊,人与人的血脉正在融合,整个世界在变大。它只是一个破碎的造化玉牒,且看它如何创造世界。(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楚道长……难道是为九尾天狐来的?”

“估计是吧,”

何争鸣道,“听说千年前九尾天狐就和楚家决裂了,楚道长身为楚家人,当然会针对这只妖狐了。”

杨垠一愣,道:“但九尾天狐千年前也没有伤害过人类啊,更别提他还是楚家的——”

“那都是一千多年前的破事了,谁知道是非黑白呢。”

何争鸣打断了他的话,“你这话对我说说也就算了,千万别跟你爷爷讲,他们老一辈的人可听不得这个。”

杨垠:“……哦。”

何争鸣收回手,四下看看,“咦”了一声:“原褚呢?”

“他刚才就去睡觉了啊,”

杨垠道,“应该是这几天没休息好吧。”

“……那行吧,我先走了。这有两张护身符,待会你贴在他和你的门上,以防万一。”

何争鸣道,“你也早点睡,明天可就是大会初赛了。”

杨垠接过那两张符,点点头:“谢谢师兄。”

何争鸣拍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杨垠低头看看那两张符纸,又看看卧室里的苏独,将其中一张符纸帖在卧室门前,走出了套间。

客厅的灯关上,偌大的套间陷入黑暗。房间里,一团小小的白狐窝在被褥深处,抱住了自己的大尾巴。

思绪仿佛悠长的河,潺潺流向远方。沉睡中好像有人把它抱在怀里,轻轻抚摸它的绒毛。

“小狐狸,不知你何时才能修成人形,不如我赠你一物。”

淡然沉静的男声在头顶上方响起,小白狐迷迷糊糊地蹭了蹭他的手,心想好啊,那样我就可以去勾搭小道士了。

男人似乎猜到它心中所想,轻笑一声,语气却略微凉薄:“我不准——”

“你这只小狐狸,不管跑到哪里,都只会是我的。”

……

眼前一片亮光,苏独睁开了眼。

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在地毯上。他懒洋洋地从被子里探出脑袋,看了眼时间,又慢吞吞钻了回去。

然而没等他再次睡着,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

“原褚,原褚你起床了吗?”

杨垠在套间门口喊道,“八点了,还有一个小时捉妖师大会就要开始了。”

苏独用枕头埋住脑袋,发出一声含糊的抱怨。

杨垠见叫不醒他,又用力拍了拍门:“再不起来就晚了,不是你说要去大会上看看吗,我们现在就得走了。”

苏独:“……”

他并不想去那什么捉妖师大会,但是既然要找回自己的狐尾,还是得从这些地方找找线索——自从他来到这座城市后,就再也没感应到狐尾的气息了。

苏独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柔顺的墨色长发乱糟糟散落,他半阖着眼睛摸索到自己的发绳,又晃进了浴室里。

杨垠一直等在门外,就在他盘算着要不要先走的时候,套间的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苏独从屋子里走出,杨垠看见他的脸,顿时愣了一下。

那是一张清秀有余,精致不足的脸——杨垠看着看着总感觉有哪里不对,但记忆又告诉他,这个叫原褚的捉妖师同伴就是长这样的……

苏独道:“不走吗?”

“……啊?”

杨垠从愣怔中反应过来,道,“好吧,你要吃早饭吗?”

苏独摇摇头,率先向前走去。

狐妖擅变化,他给自己弄出另一张脸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不被可能出现在大会上的某个人发现就好。

反正不可能发现的吧。

苏独这么想着,心情愉快地哼起了小调。

捉妖师大会是年轻一代捉妖师之间的试炼,其中不仅有资历较高的大能前辈坐镇会场,还有特设处的人前来维持秩序。尽管如此,大赛开始前会场周围都是乱糟糟的人群。

杨垠要参加初赛抽签,已经提前去了参赛区。苏独混在观众群中,看见不远处的贵宾席上坐着几位老者,何争鸣陪在其中一位老人身边,看样子那就是他的师父孙老。

“杨老也来了啊,听说他的嫡孙也在这里,我们有好戏看了。”

旁边有人在聊天,苏独漫不经心地听。

“算了吧,他的嫡孙不就是那个杨垠吗?资质平平,没什么好说的。”

“那可是家主的孙子啊,居然这么没用吗?”

“可不是嘛,他还是靠着家族关系才进了特设处的。唉,有背景就是好啊,哪像我们,只能坐在这里看热闹。”

苏独托着下颌,轻轻松松地在人群里找到了杨垠的身影——因为他身上的功德金光。

九尾天狐的特殊之处不止在那独一无二的九尾,还在他的眼睛。这双眼睛既能魅惑世间所有人,又能看穿那些人的灵魂。

真奇怪。

苏独听着旁边人的对话,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杨垠时的场景。

明明身怀大功德,前世必定是个强者,今生却碌碌无闻……

“哎快看!那不会是楚道长吧!”

“什么?楚道长也来了?”

“楚道长”这三个字一下子打乱了苏独思绪,他微微一怔,抬眼向贵宾席看去——在那里,有道他再熟悉不过的修长身影。

披着玄色道袍的男人容貌英挺,气质清冷沉静。他平淡地与孙老、杨老交谈几句,随即低头,轻轻逗弄自己怀里一团小小的东西。

观众席上的人还在聊天:“楚道长抱着的是什么?”

“看不清,好像是只白色的……猫还是兔子?”

苏独:“……”

那是狐狸。

一只毛茸茸的,小白狐。

苏独有点想炸毛。

楚原的出现明显吸引了会场大半注意力,杨垠在台下抬头,看见他抱着的那只小白狐,一下子皱起了眉。

与此同时,一个年轻男子无声离开观众席,消失在了会场的角落里。

——

“楚道长,这里有九尾狐的踪迹吗?”

楚原抚摸乖乖趴在自己怀里的小狐,听见孙老明显带着试探的话语,淡然道:“没有。”

孙老不动声色地瞥了楚原那只狐狸一眼,以他的眼力当然能看出这只是一只再普通不过的白狐,但是带这么一只白狐来这里……在他眼里,未免太过荒唐。

小狐忽然吱吱叫,想从楚原手里跳出去。楚原一把兜住它,道:“怎么了?”

小狐扭来扭去,黑漆漆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一个方向。

楚原顺着那个方向扫了一眼,淡淡道:“那走吧。”

杨老道:“不多坐会吗,这可是捉妖师大会。”

楚原道:“这里有二老就够了,我有急事,先告辞了。”

他朝孙杨二位老人一颔首,抱着小狐走出了贵宾席。

捉妖师大会很快开始,楚原并没有去其他地方,而是直接回到了酒店的套间里。

“唧唧。”

小狐挣扎着从他手中跳下,趴在沙发上。楚原静静地看了它几秒,走进了另一边的房间里。

客厅的窗户开着一条缝,没过多久,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从窗外探了出来。

小白狐扒住窗框,哼哧哼哧地从那条缝里钻了进来。它雪白的绒毛蓬松松的,小小一团掉到了柔软的地毯上。

沙发上的小狐趴着一动不动,小白狐竖着狐尾眯眼打量它几秒,发现这就是一只普普通通的狐狸——没它毛茸茸,也没它可爱。

楚原还在房间里毫无动静,小白狐飞快地跑到沙发边,身体弓起,对小狐凶凶地吼了一声:“嗷。”

小狐:“……”

小狐没有丝毫反应。

小白狐一跃而起,扑倒小狐身上。两个小家伙滚到一起,噗噜噗噜掉下了沙发——也就在这一瞬间,那只小狐变成了一只玩偶。

“……吱?”

小白狐满头雾水地歪着小脑袋,试探着用爪爪拨了那个玩偶一下。

玩偶被拨得呆呆地滚了一圈,小白狐又跳过去扑到它身上,“啊呜”一口咬住了它的耳朵。

“呵。”

突然间,小白狐听到了身后的冷笑声。它瞬间炸毛,正要跑远,后颈皮就被一只修长的手精准地捏住,把它整只提了起来。

“吱吱吱!”

小白狐扑腾着小爪子,被提到半空,对上了男人冷冷的眼睛。

“你还知道回来。”

楚原盯着这只炸毛的小白团子,一只手扼住它的脖颈,并没有用力,但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它活生生掐死。

小白狐奶声奶气地吱吱叫,又可怜兮兮地看着楚原——黑曜石般的眼睛湿漉漉的,就连狐耳也软软地垂了下来。

楚原完全不为所动,他抓着小白狐,冷冰冰道:“不是很喜欢跑吗,要是打断你的腿,你还敢不敢跑?”

小白狐:“吱!!”

它好像太过激动,一下子呛到了自己,在楚原手上剧烈地咳嗽起来,小小的身子也不停地抽搐。

楚原神色微变,松开扼住它的手,让小白狐掉了下去。

小白狐摔到了沙发一角,委委屈屈地抱住自己大尾巴,蜷成了一个绒毛凌乱的糯米团子。

楚原:“你还和我委屈上了。”

小白狐小心翼翼探出脑袋,露出一对水汪汪的眼睛:“嘤。”

楚原冷漠地看着他,过了几秒,忽然一伸手。

小白狐下意识一缩,楚原的手却落到它的狐耳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

小白狐:“……”

小白狐浑身剧颤,立刻就想逃,却被楚原一只手牢牢摁住了。

他不顾小白狐的扭动,拨弄那竖起的狐耳。小白狐一开始还在挣扎,到后来就瘫在了楚原的手上,声音软得像含了水,一颤一颤的,全身的雪白绒毛也变成了粉粉的颜色。

楚原手掌拢着这一只毛绒绒的团子,等到它终于受不了冲自己可怜兮兮地求饶的时候,才放过了那已经软得不行的狐耳。

小白狐立刻用大尾巴裹住自己,藏起了小脑袋和狐耳。

楚原嗤笑一声,道:“是不是又跑回去找杨垠了?”

小白狐不吭声,楚原又道:“下次你再敢跑——”

他话中的寒意几乎要渗进骨子里,小白狐悄咪咪地抬起小脑袋看向他,发现男人深黑的眼眸已经染上了一层红。

“……”

小白狐轻轻“吱”了一声,在楚原手心里蹭了几下,舔舔他的手指,又给他露出了软乎乎的小肚皮。

楚原:“撒娇也没用。”

他一动不动,小白狐哼哼唧唧,钻进他的怀里,舒舒服服地窝了下来。

楚原停顿几秒,轻轻抚摸小白狐绒毛,眼中的赤红逐渐退散。

小白狐蹭蹭他的手心,就当它以为男人总算消气了以后,楚原却直接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

小白狐本想跟上去,但楚原已经甩手将大门锁上。它试探着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发现这里被下了禁制——以它现在的法力,根本出不去。

小白狐无可奈何,蔫蔫地趴在地毯上,盯着大门的位置。

楚原这一出门就出了很长一段时间,小白狐等得有点不耐烦,回到沙发边拨弄那个狐狸玩偶,自己玩了一会,又跑到窗户边等着楚原。

这边的窗户刚好能看见酒店正门,苏独晃着尾巴等了一会,总算是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早知道他这么生气,我就留张小纸条再跑了。

苏独趴在窗户边,看着远远过来的楚原。

他本以为中了自己法术的楚原会忘记自己,没想到楚原还记得清清楚楚……苏独晃着尾巴,有点小高兴。

——就在这时,他看见楚原靠近了酒店,身边还跟着一个女人。

苏独:“……”

小白狐眼睁睁看着楚原和另一个女人走进酒店大门,一头雾水。

然后炸毛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剑三+刀剑乱舞]驱夜断愁在线阅读第八节

    焱被这怡琴阁的各种胭脂俗粉味道惹得一阵鼻痒,恨不得多打几个喷嚏出来,这味道当真是有些刺鼻。当焱跟着宇唐往里面走,碰到那些姑娘们的身子闻到那些个味道时,恨不得将自己的鼻子给割掉,也不知那些整日里在这待着的人如何忍得住还适应了的。宇唐走的远了,他只能追着跟过去,毕竟一远了他就会被拽过去,还不如自己紧紧跟

  • 神铠无敌在线阅读第七节

    第八章三品丹师在众人的注视下,叶天开始了他的第一次炼丹。之所以说炼丹靠的不是修为实力,正是因为现在炼丹时,大多数都会有阵法辅助炼丹师来炼丹,只要开启阵法,就能够让天地元气转化为炼丹的火焰,从而达到无修为炼丹的目的。开启阵法后,火焰缓缓的升了起来,叶天的注意力也集中起来,这是自己第一次炼丹,自己还是不

  • 仙姑在线阅读第五章

    袁绍大惊道:“不想孙文台败于华雄之手!”便聚所有诸侯来大帐商议。袁绍说道:“前日鲍将军之弟不遵调遣,擅自进兵,杀身丧命,折了许多军士;今者孙文台又败于华雄之手,挫动锐气,为之奈何?”众诸侯皆不语。忽探子来报:“华雄引铁骑下关,用长竿挑着孙太守头巾,来寨前大骂挑战。”袁绍说道:“谁敢去战?”袁术背后转

  • 封神聊天群第六章在线阅读

    没有几件石器,毕竟部落刚逃到这边,没存货很正常。现在只有几个大小不一的凿子,不知道是新制作的还是从旧部落那边带过来的。石力最感兴趣的是一把石锤,这不是紫水晶嘛,这是天然形成的还是打磨出来的,这也太酷了。大熊叔快速吃完自己的烤肉,见石力盯着石锤看,“喜欢?这个不能给你,你也拿不动。”这是大熊叔吃饭的家

  • 三国乱世战神青蟒相护

    “万蛇阵,起!”青衣老者双手合十,嘴中念叨。数万条青蛇凭空出现,口吐蛇信直奔群狼而去。就在众狼无力地看着这一幕的时候,一面流动着百道光纹的御战图幻化而出,挡在了众狼跟前。在御战图的后面,狼王凌空而立,双手结印。“小辈无意冒犯,还望前辈宽恕”狼王把姿态放的很低,眼前的青衣老者若不是深受重伤,自己根本不

  • 三国归汉:武神天子在线阅读第4章

    我的情况非常之糟糕,那些柳树枝不但洞穿了我的身体,而且还有一部分将我缠得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不过奇怪的是我身上虽然有无数伤口,但却没有血液流出来,这情形实在是太诡异了。逃过一劫的龙雀在远处捂着嘴巴望着我,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震惊神情。她身躯不住发抖,很显然也是非常后怕。不过震惊之余,却是又流露出了不

  • 浮生如此不相遇第二章在线阅读

    大部队到达凤尾城大院时,天色已经黑暗了下来,一座硕大无比的堡楼呈现在面前,城楼面积很大,虽是用泥土和木架构成,但看起来还是很气派。东面用松木筑起的阁楼一间间次序排列,南面设满了粮库、军营、牢房、兵剑置放的地方。眼前则是三尊高大十多尺高的石像立在那里,左边牛头石像是氏月纹章,中间大漠狼就是凤尾城纹章,

  • 软萌小媳妇在线阅读第1节

    姓名:亚职业:鬼魔王年龄:10000+武器:昆古尼尔,七大罪之二(妒忌与暴食)等级:200+人物简介:本作男主角,三大魔王之一,其余两者为殇魔王叶尼科特与欲魔王十守野派。长期在魔王宫殿中导致性格略带怪异,因无聊翻阅了魔王宫殿中的所有书籍,被十守野派称为莱因克斯(?)原本为原世界里最强的勇者,却在之后

  • 巅峰神境在线阅读第六章

    “黑暗神,不介意我在自己的宫殿里为自己准备个座位吧?”在上帝身边站定,路西法才欠身施礼。台阶下的亚巴顿和别西卜彼此使了个眼色,路西法这是什么意思?他竟想和黑暗神平起平坐?意识到撒旦的目的,两位魔王都紧张起来,期待着黑暗神千万不要答应他。上帝盯视着路西法的魔瞳,似乎想从他的神识中读出什么来,然而那双紫

  • 生命中的愛情之星羽族星際之旅第4章在线阅读

    周建设和赵翠花坐在桌边上,冷眼旁观沈娟教训周宝。周爱国和周宗向来都不管家里的事情,一个人坐在一边端着茶冷眼旁观着,一个在一边看着,时不时还出声来骂周宝不懂事。沈娟管家这么多年了,今天居然被自己的亲女儿指着鼻子骂,一怔之后,捂着自己的胸口哀嚎道:“我是造了什么孽啊,老天爷!”沈娟手直指着周宝,痛心疾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