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湮神纪元天佑初长成

2021/7/22 16:59:48 作者:LX绫尘 来源:纵横中文网
湮神纪元
湮神纪元
作者:LX绫尘来源:纵横中文网
转眼红尘已百代亡,尽付洪荒。俯看烟消弥漫,森罗万骨寒,狂刀剑澜,神威尽散,业引狂澜,千年一叹,十方劫来复劫往,旧时陈殇泪沾裳,问谁能是人中皇。

时光荏苒,岁月穿梭,时间转眼过去了十五年,曹天佑在曹家文化的熏陶下和众人的教导教育之下,在十五岁的年龄里表现出了异于同龄人的成熟和稳重。

“你要记住自己是曹家第三辈嫡系中唯一一名男生,想要更好的守住和继承家业,管理知识是少不了的。”曹少桦拿着一堆管理的书籍说道。

“少桦,孩子还小,这些书籍都是大学生才学的管理专业,这么小的孩子……”没有不疼儿子的母亲,看着一摞书的孙思颖轻轻的说道。

“没事,妈,”曹天佑打断了孙思颖的话,“我知道自己肩上的重任,这些书我会学的。”

曹少桦望着自己的儿子,虽然年龄十五,但是稚嫩的脸庞上却写满了淡然,这与曹天佑自己对自己近乎严格的要求是丝毫分不开。

每天早晨五点起床, 绕着C岛跑上整整一圈,因为这个习惯,曹天佑的健康管理师也不知道换了多少批,因为大多数成年的健康管理师也跟不上曹天佑的锻炼日常和强度,最后索性不再聘请,而曹天佑依然每天五点,穿上衣服,围绕着C岛跑圈,从七岁那年开始,已经经过了八年时间,风雨无阻,锻炼出了一身健壮的肌肉。

每天上午九点开始,曹天佑便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学习,一学就是一整天,很少有人能看见这个商业帝国唯一继承人出现在凤凰苑里瞎逛,曹天佑酷爱历史,因为书上所写“读史使人眼明”,所以曹天佑每天的大半时间里都是在学习华夏的历史,在朝代的更替,和时代的光阴里尽情穿梭,也是因为自己研读历史,深知,民可载舟,亦可覆舟的道理,在十三岁的年龄里就明白了,曹家这商业帝国,无非也等同于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底下亿万的员工,单凭他们曹家嫡系和本家是走不到今天的这一步,于是每个周末,曹天佑都会来到曹家的最基层,和这里的人一起谈笑风生,大家与曹天佑聊天的过程中往往都会忽略坐在对面的只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天佑这孩子,性格沉稳,做事大方,处事不惊,看样子比你俩这个当爹当伯的要强出不少呀。”年近七十的曹善勇看着曹天佑的成长笑着对自己的两个儿子说道。

“是啊,原本还在想要不要为我曹家再添新丁,但是侄儿的表现和成长,完全撼动不了他将来继承曹家祖业的位置呀。”曹天佑的伯父曹少枫也对自己的侄儿甚是喜欢。

“这小子倒也是付出了太多,在原本应该无忧无虑的年代里,却遗失了人生最重要的童年,从会说话开始就一直在拼命的学习和锻炼。”面对大哥和父亲的夸奖,曹少桦不以为然,因为自己儿子的成长的每一步都在他的眼里,多的是一份心疼和不舍。

“唉,这就叫一入豪门深似海呀,不单单是说女孩子嫁到豪门,更是说的这出生在豪门的后代。”隔辈亲隔辈亲,这爷爷更是疼曹天佑,但是为了曹家的祖业,只能用近乎变态的手段来要求和约束曹天佑的成长,因为总有一天曹天佑要走出C岛外出闯荡,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注定与曹家分不开半点联系。

“对了,桦弟,天佑现在的水平已经达到什么地步了?”曹少枫问道。

“前几日我给他拿去了咱们华夏国最难的研究生考题,几乎与标准答案相同,而且最后的理解题,堪称完美……”

“我觉得差不多了父亲,不能让侄儿总是念死书,是该放他出去去一个子产业一展身手锻炼锻炼。”曹少枫听闻曹少桦的话后惊讶之余向曹善勇说道。

“我觉得还不到时候,毕竟天佑岁数还是太小,怎么的也得等他过完十八岁生日再出去,我换句话说吧,他现在的年龄,出去后身份证都没有多大作用,这不是什么锻炼而是咱们这些父辈在给孩子添堵。”曹少桦接话说道。

听闻两个孩子所言,曹善勇若有所思,自己的孙儿把自己关在这岛上从未出去,孙女们倒是隔三差五出岛玩乐,不是姐姐们不带这个弟弟,而是屡次邀请都被曹天佑微笑婉拒了,以曹天佑现在的水准,已经不知道赶超了多少名牌大学毕业的学生,理应让他外出锻炼,施展拳脚,但是小儿子说的也不无道理,现在出去,换言之连个酒店都没法自己入住,所以不如按小儿子所言再过三年又有何妨……

计划远不如变化,时间又调皮的跃过了两年,曹天佑十七岁这年,曹家在华夏国S城的产业出现了很大的波动,S城的曹家话事人,忽然变卦,决定自立山头,其实自立山头倒不是什么大事,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职业的权利和自由,但问题就出在,他要侵吞所有S城的曹家产业归为己有,而S城又是华夏国的一个经济大城,损失了S城的产业对曹家虽不是大问题,但也绝不是不痛不痒,而且凭曹家的名号,也决不允许他人随意的就将自家产业侵吞侵占。

曹家议事厅……

“父亲,S城的顾天,原是我S城产业的总话事人,为曹家也可以说是鞠躬尽瘁了,任劳任怨近二十载,把S城建设的也是有模有样,他这次突然犯浑,没有任何的缘由可查。”曹少桦向曹善勇说道。

“S城离我们华夏国国都B城很近,B城的首长们没有什么反应吗?”曹善勇问道。

“绝不会有,”正当众人以为华夏的首脑会帮助曹家的同时,坐在末位的曹天佑忽然发言。

“天佑,让你来是学习,不要乱说话!”曹少桦严厉的向曹天佑说道。

“没事,”曹善勇向曹少桦摇了摇手说道,“我们议事本来就是听取大家的意见,天佑你倒是说说,我们曹家与华夏国首脑们矫情斐然,多次拯救和支援华夏国的难处,为什么你会认为这次离国度这么近的聚变,国度的首长们不会有所反应?”

“孙儿认为,顾天伯伯对曹家一直以来忠心耿耿,S城虽然不是曹家第一产业大城,但也在华夏国的所有城市里名列前茅,而顾天伯伯每年给我们曹家本部所上交的账本、企业日志,均是一丝不苟,严格万份,而我们曹家也不是不礼贤下士的人,对待顾天伯伯,我们每年都会给他一笔很可观的收入以及待遇,首先说顾天伯伯背叛曹家这件事,孙儿认为,不会发生。”曹天佑回答道。

“嗯……”

“我觉得天佑少爷说的有道理……”

“我也认为是这么回事,顾天一直以来对我们曹家都是忠心不二……”

“是啊,我们一味的怀疑顾天怕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根据……”

随着,曹天佑的话,在座的各位都吱吱唔唔的讨论了起来。

“咳咳……”曹善勇轻咳一声示意大家安静,“你继续说。”

“如孙儿所讲,顾天伯伯并没有背叛曹家的动机和原因,而使他这么做的无非是有人要挟或是有比曹家更强大的势力支持,首先,S城是顾天伯伯一手建设,又有曹家这个后盾,在S城能要挟顾天伯伯的人怕是还没有从娘胎里出来,所以他的背后一定是有一个大势力支持,而我们曹家,虽然富可敌国,但是从未树敌,更是一方有难我们曹家八方支援,所以……”曹天佑慢慢的说道,将目光投降了首席的曹善勇。

“所以,比我们曹家还更大的势力,也就是华夏国的首脑们了。”曹善勇顿时茅塞顿开。

“没错,虽说我曹家祖祖辈辈对华夏忠心不二,更是曾经倾囊而出保卫华夏,但是曹家的势力,华夏国的首脑们总会有一些视为眼中钉,掌上针,故此,对我们下手,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曹天佑说道。

听着曹天佑的分析,在座的所有人无不点头称赞,一个十七岁的孩子能如此的冷静分析局势,单凭这一点,这个曹家唯一的继承人,就够格,曹善勇也是频频点头,继续把目光投向曹天佑问道“天佑可有什么办法?”

这句话一出,就连曹善勇自己都觉得可笑,古人有云“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如果顾天身后真的是华夏国首脑,他们曹家虽垄断了华夏大半的经济产业,但是也不能做出什么不忠不孝的举动,把这个问题投给一个十七岁的孩子,自己也觉得可笑。

“问题出现,自然是等着解决,”曹天佑稚嫩的小脸认真地说道,“换人吧爷爷,孙儿去。”

曹天佑一语惊醒四座,在座的各位都有点茫然,不是说不相信曹天佑的能力,可是,可是这孩子说到底还是未成年啊!!!

“父亲,我认为不可,天佑还是太小……”曹少桦说道。

“正是因为孩儿还小,所以过去上任话事人,大家不会对我有什么戒备,反而会把我看成一个孩子对我不留任何防范,更何况,曹家与华夏的关系,是不会允许那些人对孩儿下什么不一样的手段的。”曹天佑向曹少桦说道。

“可是……”

“我曹家天佑初长成,”曹善勇摆了摆手打断了曹少桦的话,“现在我当着各位宣布,我曹家第三辈第六子曹天佑,前往S城上任总裁一职,所有同仁需一视同仁,对曹天佑进行所有所需的支持和支援,不得有半点怠慢。”

“是!”

“谨听老族长之令!”

底下人纷纷答道,并不是恭维,而是真心的回答,曹家能有今天的成就,与家族之间大家的互相支持分不开丝毫关系,而曹天佑十七岁,一场会议,冷静的分析,敢于担当的魄力,使在座的曹天佑的所有长辈无不佩服,大家也都期待,这当初伴龙而生的曹家天骄有什么作为,而曹天佑却不知这次S城之旅,将会对自己有多大的改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迷失之魂之当着董卓的面叛变【求收藏!】

    董卓听到叶寒这么说,尽管心中同样有些恐惧叶寒的实力,但还是勃然大怒,愤怒地说道:“混账!你如此堂而皇之地离间我们父子,可把我们父子当傻瓜耍!华雄,郭汜,听令!围剿这个叛贼!”说完,董卓便高高地举起项羽大刀,号召司令!董卓毕竟已经统帅了这些精兵多年,所以在董卓的命令之下,华雄和郭汜也纷纷举起大刀,大声

  • 英雄战歌之尘封在线阅读第8节

    接下来几天叶夜都在摆弄那个从赵战天身上拿回来的戒指和储物袋,他多多少少弄懂了一些新奇的玩意。叶夜发现储物袋的制作和运用特别有意思,一开始他无法打开储物袋,便询问了戒指。根据戒指的说法是利用空石,也就是储物袋的主材料,炼制到一个兽皮袋上面,就能获得一个储物袋。空石最主要的一个功能就是它另有空间,而炼制

  • 天锁斩龙之第九章

    那指腹触感温暖干燥,抵着梁月冰凉的脸颊摩挲。初冬时分,山顶的风已经冷得透骨,此刻的梁月,唯独觉得脸颊上的那一点是温暖的,叫她恍惚舍不得离开。“行了行了!我服了!”汪释咋咋呼呼地,从那辆橙黄色宝马里钻出来,狠狠一甩车门。梁月被这一声喊得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往后躲开蒋泊舟的手指,偏过头去,抬手擦去泪痕,右

  • 混沌灭世录嗜血的狂欢

    “恩...如果遇到高等吸血鬼的话,最好把自己打扮成丑八怪或者浓妆艳抹的妓女。”“为什么啊?维瑟米尔叔叔。”“因为他可能就不会对你感兴趣了,他们从不差人血喝,所以口味会挑剔一些。”希里合上了手里那本《吸血鬼图鉴》,撅着小嘴,冲维瑟米尔摆了一个鬼脸。“可是我不打算那么干!我想打败他们!”“哈哈哈哈哈!我

  • 从西游开始捡宝箱在线阅读第四节

    车内散发着浓烈的酒味,刺激到安稞敏感嗅觉,睁开沉重的眼皮将窗户打开了条缝。夜晚的风很凉爽,抚过发丝,到烧糊糊的脸颊上,曲畅好受了许多,蹭了蹭旁边熟悉的肩膀,嗲了一声:“回你家吗?”“你家我家都可以,你想回哪?”安稞轻声细语问。曲畅抬了下眼皮,冷冽的目光瞪回了瞄着后视镜浮想联翩的司机,呼出口酒味,望向

  • 迢迢夜 皎皎星驰得尘俗之肩

    ‘风帘翠幕阁’是个精雕玉制的避暑纳凉的好去处,当初建这里的时候,是红老宗主发的话,为得是红鸢夏日贪凉用了冰,热不出体,每日哭哭闹闹饭也不吃。谁知道正好逢上宗主夫人——百合姬来,老宗主气得说她不容人,骂的极其难听,四处下绊子。百合姬也很冤枉,红家的人都是身体康健的,老红宗主都六十多了,三五盆冰放着也没

  • 幽冥少年传说在线阅读第十章

    [炭治郎]从后山回到蝶屋时,炭治郎三人组已经跟炼狱离开了。[善逸]抓住[炭治郎]的袖子,“哇啊啊,怎么办?怎么办?”[炭治郎]拍拍[善逸]的脑袋,“冷静点,[善逸]。既然[香奈惠]没有阻止,那说明情况还可控。”“那我们要追上去嘛?”[善逸]送了口气。[炭治郎]看向通知他们,炭治郎离开消息的[香奈惠]

  • 魅影之鬼王在线阅读初到天云山

    十一岁就已修仙,相传在萧鹤年十七岁的时候,万妖之王宗越趁萧晋文和大公子萧明熙外出,带兵攻打天云山,想要夺取天云山镇压的黑晶石,面对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妖王宗越完全没放在心上,没想却被萧鹤年打成重伤。要知道妖王宗越的修为极高,能胜过他的屈指可数啊!”讲到这里众人连连惊叹,有很多人在相互议论“这个我也听说

  • [鬼灯的冷彻]米粒今天也想辞职在线阅读第7节

    终于,张若雪实在太困了,也就煤追究太多直接回到自己房间里去睡了,要真是发生什么不和谐的事自己还是可以报警的嘛。抱着这个想法,张若雪度过可无话的一夜。也让王晟安全度过了无话的一夜。第二天,王晟从床上醒来……没错他是从床上,按照他的说法他不管怎么说也是这个屋子主人,也就理所当然睡再床上了。至于欣雨,却也

  • 猫妖男友正来袭[玄学]之绑匪是少女(6)

    “我的妈哟!还有会飞的?”李三顾大叫。白鹿回头看去,有几只特大号虫子,背上张开了双翼,径自飞了过来,发出了凄厉的呼啸声。白鹿李三顾二人叫苦不迭,这下可麻烦了。本指望这虫子自相残杀把自己消灭殆尽,谁曾料想,这咬一咬又不咬了,竟直扑他俩。两人一路跑,虫群一路追,幸好俩人颠沛流离的承义军岁月极大地锻炼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