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悸动情缘在线阅读第八章

2021/7/22 17:39:43 作者:潇湘隐士 来源:3G小说网
悸动情缘
悸动情缘
作者:潇湘隐士来源:3G小说网
每一个爱情故事都是来自于男女双方相遇时那份悸动所谱写而成的,因为双方曾经经历了某些事情产生了只有对于对方才有的那份悸动,而谱写出了专属自己的爱情故事,即使结局悲伤但因为拥有过才珍贵。本故事分为好几个单位,描述不同人的爱情故事尽请期待。

光束之下,穿着黑色西装的顾怀远,显得格外的高大。双手随意的插在裤子口袋中。乌黑的碎发,在散发着阴冷寒光的眸子前留下几束,高挺的鼻子,线条分明的嘴唇,完全就是上帝精心雕刻出来的。

没错,他就是六年前那个男人。六年了,他的英俊帅气依旧,只是物是人非。

“这就是你一心想要来的地方,这里是我顾怀远一生的成就。破坏了它,你就可以回去交差了。”

徐思南看着他的面容,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六年前的那一幕,心中有过那么几秒钟的美好。

而顾怀远那简短的让人寒彻心菲的话,瞬间把她拉回到了现实。

“把这里的一切毁了呀。”再一次的怒吼声,仿佛快把整个实验室给震塌了。

“……”徐思南不语,却被吓得连连退后,直到身体逼迫到门上为止。

战略图,破坏这里的一切,背后的主使,回去交差。每一样在她听来,都是那么的可笑。

军工厂被毁,只是她的两个儿子,所搞的恶作剧。而身为父亲的他,居然对他们儿子的小动作抓狂。

“呵呵……”想到这些,徐思南忍不住大笑起来。“或许,我早就应该答应他们来这里。”她的笑声是那么的甜美,没有讽刺,没有讥笑,只是一种由心底发出来的笑意。

她笑起来真美,像天上刚刚坠落下来的天使。在微弱的光线下,那张白皙的脸蛋,有种说出不的娇美。

顾怀远一个箭步到她跟前,左手如铁钳一般,捏住她的脖子。在他的周围,那股强烈的杀气,将她紧紧的包裹在一起。

两人近在咫尺,她更加清楚的看着他,一凭他掐着自己的脖子。她并住呼吸,没有丝毫的反抗。

“顾怀远!”半晌后,她才从口中,一个字一个字的挤出他的名字。

她很失败,身为两个孩子的妈咪,竟然比他们更晚知道这个男人的存在,这个男人的名字。

六年前的一切,仿如隔世般,过得太快,太快。

那双清澈的眸子,划过一道眼泪,突然间闭上,只剩下两排长长的睫毛,睫毛之上还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你叫什么名字?’

‘思南。’

从来不会眷恋过去的顾怀远,心中自然的跑出那样的两个声音。

顾怀远突然放开掐着她脖子的手,一把将徐思南横抱起来。

“你要做什么?”顾怀远的举动,让徐思南猛然挣开双眼,惊恐的看着他。

“放心,不会杀了你。”他轻声的说道,嘴唇边还带着不一样的笑意。

顾怀远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致命徐思南忐忑不安。

“你放开我,你到底要做什么……”她只会把他当疯子看待。

顾怀远要把她留下来,并且这一次,绝对不会让她再逃走。只要有她在,他相信隐藏在背后的人,一定会浮出水面。

“你觉得呢?”他正视着徐思南,口吻越发的亲昵。“六年未见,是不是应该重温一下?”

“无耻!那只是一个意外。”她在他的怀中挣扎,美丽的面孔,已经花容失色。

他抱着她拧着门把手,不料实验室的门,因为断电的原因,被关上了就无法再打开。

“该死!”连他自己都忘记了,这道门是经过电流的。早知道刚才进来的时候,就不要关上了。

“哼!你应该想办法,如何让外面的人,知道这里的情况。”她就不相信,他会猥琐得在这里‘处置’她。

“你很得意呀?”他听着徐思南略带的挑衅,便更加的肯定,军工厂的事情,跟她绝对脱不了关系。

徐思南没有想到,在这实验室的里面还有一个房间,那是顾怀远为自己准备的休息室。

微弱的光线下,他无情的将她仍在并不大的床上。此情此景,跟六年前有点相似。

“上帝是很公平的,六年前,你拿走了战略图,却要断送自己的第一次。六年后,你毁了我一个军工厂,便必需得再陪我一次。”顾怀远俯身于她身上,富有磁性的声音,原本是那么的好听,可是这些话,却是那么的让徐思南心寒。“不!是一辈子。”他不会再放过她,要把她永远的绑在自己身边。

当然不是做自己的女人,只是一个侍候自己的女奴隶。

他用力的撕开徐思南胸前的衣服,没有丝毫的怜惜与尊重。

“你会后悔这样对待我的。不要……放开我……唔……”她拼命的捶打他的身体,嘶吼的声音中,已经带着哭泣。

她的声音很吵,他用嘴唇封住了她的红唇。修长的手指,将她身上碍事的衣物,一件一件的退去。

身体与身体紧紧相贴,他抱着她的身子,舌头攻进她的口腔,带着霸道的狂热的吻她。

在她反抗之时,他温柔的握住她的手臂,渐渐的滑落,与她十指相扣。吻也渐渐的变得温柔起来。

徐思南在暗淡的光线下,完全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只能感觉到他灼热的气息,同那急切想要得到她的冲动。

女人的嘴巴,往往没有她的身体诚实,嘴巴上说着不要,但是却怎么也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和举动。

这样的情景,徐思南曾经在梦中,不止一次梦到。她想要忘记那一夜,却越发的清晰。

“嗯……”她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呜咽,在他高超的吻技下,她感觉自己不能呼吸,严重缺氧,马上就要窒息在他柔情似水的吻中。

顾怀远睁开双眼,看着身下的小女人,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滚烫的脸颊,抹过她脸上粘连的一束黑发。

她身上的味道,强烈的吸引着他,简短的吻,刚刚离开,他便如同池中的鱼儿离开了水,而无法生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迢迢夜 皎皎星驰得尘俗之肩

    ‘风帘翠幕阁’是个精雕玉制的避暑纳凉的好去处,当初建这里的时候,是红老宗主发的话,为得是红鸢夏日贪凉用了冰,热不出体,每日哭哭闹闹饭也不吃。谁知道正好逢上宗主夫人——百合姬来,老宗主气得说她不容人,骂的极其难听,四处下绊子。百合姬也很冤枉,红家的人都是身体康健的,老红宗主都六十多了,三五盆冰放着也没

  • 幽冥少年传说在线阅读第十章

    [炭治郎]从后山回到蝶屋时,炭治郎三人组已经跟炼狱离开了。[善逸]抓住[炭治郎]的袖子,“哇啊啊,怎么办?怎么办?”[炭治郎]拍拍[善逸]的脑袋,“冷静点,[善逸]。既然[香奈惠]没有阻止,那说明情况还可控。”“那我们要追上去嘛?”[善逸]送了口气。[炭治郎]看向通知他们,炭治郎离开消息的[香奈惠]

  • 魅影之鬼王在线阅读初到天云山

    十一岁就已修仙,相传在萧鹤年十七岁的时候,万妖之王宗越趁萧晋文和大公子萧明熙外出,带兵攻打天云山,想要夺取天云山镇压的黑晶石,面对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妖王宗越完全没放在心上,没想却被萧鹤年打成重伤。要知道妖王宗越的修为极高,能胜过他的屈指可数啊!”讲到这里众人连连惊叹,有很多人在相互议论“这个我也听说

  • [鬼灯的冷彻]米粒今天也想辞职在线阅读第7节

    终于,张若雪实在太困了,也就煤追究太多直接回到自己房间里去睡了,要真是发生什么不和谐的事自己还是可以报警的嘛。抱着这个想法,张若雪度过可无话的一夜。也让王晟安全度过了无话的一夜。第二天,王晟从床上醒来……没错他是从床上,按照他的说法他不管怎么说也是这个屋子主人,也就理所当然睡再床上了。至于欣雨,却也

  • 猫妖男友正来袭[玄学]之绑匪是少女(6)

    “我的妈哟!还有会飞的?”李三顾大叫。白鹿回头看去,有几只特大号虫子,背上张开了双翼,径自飞了过来,发出了凄厉的呼啸声。白鹿李三顾二人叫苦不迭,这下可麻烦了。本指望这虫子自相残杀把自己消灭殆尽,谁曾料想,这咬一咬又不咬了,竟直扑他俩。两人一路跑,虫群一路追,幸好俩人颠沛流离的承义军岁月极大地锻炼了他

  • 都市:从恶搞僵尸电影开始在线阅读奇虫山采药

    碧水村,碧水河东岸。屋前暴雨飞泻,打在地上溅起片片水花,远望天幕雨水像是凭空垂吊的珠帘,将屋里屋外隔成两个世界。“这雨一下就是十几天,地里的草药今年是全废了”纱帘卷起,身穿湖蓝粗裳的妇人轻步进入,依窗而坐,妇人样貌不是很美,胜在温柔声甜。木岩起身拿起桌上的茶壶给母亲斟了杯茶,“今年雨水来的蹊跷,丘上

  • 我是个封妖师在线阅读第十节

    常陆坤应付完蓝枫的询问之后,就急匆匆的赶到丁坤的病房。丁坤用了三年的时间从一级灵将修炼到五级灵将。常陆坤却是花了五年的时间,才从一级灵将修炼到二级灵将。他现在急切的想知道丁坤修炼灵力的秘诀。常陆坤进入丁坤病房后,李奇和孙浩就自觉的离开了。他们明白丁坤之前做的所有布置应该都是在等待常陆坤的回来。当病房

  • 斗鱼直播之无限败家第十章

    她的患得患失邰飒理解,所以默默收回了手机。此时梁安安需要的是一个倾听者,她能做的就是倾听。两个人几乎聊了一整夜,早晨山风呼啸的从窗前而过的时候,她们睡得还很安稳。中午她们是被客房服务生叫醒的,打开门服务生送来了她们的午餐。看着十分丰盛的午餐,邰飒有些疑惑:“安安,你叫了午餐吗?”“没有啊,我还以为是

  • 红楼之我是贾赦的奶奶在线阅读第2章

    刚刚军训结束班上的同学每个都晒得黑不溜秋的,天气依然是那么的闷热,坐在教室里,仿佛火烤一般。含怡柒枕着脑袋,推推黑框眼镜,一眨不眨的偷瞄着旁桌美丽地侧脸,汗水也吧嗒吧嗒地顺着脸颊滑了脖子。等班主任进来的时候,李可忻慢慢地把头转过来,在看到含怡柒的盯着自己看时候,她脸上明显有片刻诧异。含怡柒赶紧收回视

  • 捡了个鬼在线阅读第五节

    在常规的身体检查后,我送阿基曼医生离开了首领办公室。看着阿基曼医生皱眉不语的样子,我也不禁猜测是不是太宰先生的身体更加糟糕了。“医生,首领的身体状况很糟糕吗?”“唔……”阿基曼医生看了一眼周围时不时经过的黑西装,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想了想,带着阿基曼医生改变路线去了我的办公室。“我不是很喜欢咖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