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向往的生活之女儿的妈妈们第二章在线阅读

2021/7/22 0:27:33 作者:林小枫 来源:飞卢小说网
向往的生活之女儿的妈妈们
向往的生活之女儿的妈妈们
作者:林小枫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安妮如同往常一样待在起居室里,她坐在壁炉旁的扶手椅上,正在阅读一本法文书。通常她若不是在看书,就是做女红直至凌晨一点才就寝,而她父亲则是在书房里伏案工作。

克利斯蜷伏在她的脚边,而藤篮则与烛台一起置于身旁的圆几上。安妮持家很俭约,从不浪费东西,她还向村民收集废油脂,经熬煮风干制备蜡烛。

安妮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靠自修充实学识,找到家庭女教师的工作,成为一名独立自主的女性。所以除了法文跟德文以外,她还自习音乐和绘画。

那只蝙蝠的注意力片刻不离它的救命恩人,安妮偶尔掉头瞧见它的模样,觉得很有趣而轻笑出声。

“你是不是不习惯亮光?那好吧,今天我们就提早休息。”安妮抬头看了下墙角的老爷钟,现在才十一点三刻。

她把书本收拾妥当,擎起烛台到书房向父亲道晚安,接着走回起居室拎起藤篮回房间,克利斯站起来跟在女主人身后上楼。

安妮的卧房位于阁楼,只有一扇窄小的窗户,一张床与一个小小的红木衣橱,梳妆用具都放在床头柜上,除此之外别无其他家具。

她对这样俭朴的生活安之若泰,她把房间收拾得很整洁,裁制苹果绿的格子棉布做床单,亲手编织的蕾丝窗帘迎风飘扬,用美丽的小盆栽点缀窗台。经她的巧手布置,整个房间充满可爱温馨的柔美气氛。

安妮把藤篮与烛台放在床头柜上,开始解下衣裙与束腰。

她刍有留意到,她的小客人把眼睛转开了一会儿,对着克利斯怒目而视。克利斯早已舒舒服服地趴在床前的一块墨绿色毡毯上,这里是它每晚睡觉的老位子。

克利斯感受到莫名而来的敌意,立刻吠了两声。

“嘘!别吵,克利斯。”安妮回过头轻斥着,然后弯下身子轻轻搔着克利斯的头。她身上仅着一件单薄的衬裙,肩带滑落,露出大半截雪白的胸脯。

那只蝙蝠恰巧把眼光调回来,正好对上她低敞的胸口,当场化成石头一般,全身僵硬。

安妮浑然不觉,她又逗着克利斯好一会儿。

“好了,克利斯,我得去睡了,晚安。”她惯例给了克利斯一个吻,接着她直起身子,瞧见藤蓝里的蝙蝠,对它露出一个可爱的微笑,“晚安,我的贵宾。”

蝙蝠瞅着她,依然处于怔愣的状态。

安妮吹熄蜡烛,室内顿时陷入一片暗黑,接着她上床钻进被窝。

今天是月圆之夜,窗外银白色的月光,静悄悄地透过蕾丝窗帘,映照着床上酣眠的人儿。克利斯把身体蜷曲成一团,很快进入梦乡,只有蝙蝠始终保持清醒。

当从起居室传来一声低沉有力的钟响,显示时间过了午夜一点,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刹那间,藤蓝里的蝙蝠化成一道轻烟。

这道烟并未消失,它缓缓地从藤篮往上升,像一条矫捷灵活的蛇,逐步扭动身躯游移到床头,接着成漩涡状,打转了几圈,漩涡又聚集成一团白雾,飘离床边约有一步之遥。

然后在迷雾中,一抹黑影逐渐成形,看来是一名高大的男子。

他一身黑色装束,月色映出他的面容,他的皮肤异常白皙,光滑如最上等的骨瓷。他的眼瞳闪耀着绿色的光芒,宛如荒郊墓园里的鬼火,周身充满着诡异与危险的气息。

克利斯突然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它瞥见那一道神秘的黑影,马上跳起来准备扑过去。

那名神秘的黑衣客一抬手,克利斯便被定住,完全动弹不得。

“好狗儿,我不会伤害你的女主人。”神秘男子低声对它说。

克利斯喉咙发不出一丝声音,它只能瞪着施咒者龇牙咧嘴。

神秘男子重新将注意力转移到沉睡中的安妮。

她的被单褪至胸口,月光浸润她白里透红的肌肤,半裸的酥乳与露在被单外的手臂显得晶莹皎洁。她睡得很熟,嘴角浮起一朵美丽的微笑,那是一张天使般纯洁无邪的睡脸。

神秘男子伸出手轻轻碰触她的脸颊;他的手指非常修长优雅。

“好美!”他喃喃自语,手指顺着优美的轮廓滑落、游移着,宛如情人般的爱抚,最后停在她纤细的颈项上。

“这是我生平仅见最诱人的脖子,可惜我不能恩将仇报,否则我真想……”

他弯下腰,嘴唇轻触她白嫩的颈项,就这么定住,停留了足足有十秒钟。

是的,他是一个吸血鬼,货真价实的吸血鬼。

在夜色中,他的视线异常清楚,可以穿透她玫瑰色的肌肤,窥见隐藏其下的蓝色血管在跃动着。他专注地聆听她体内的血液奔流撞击的声响。对一个吸血鬼而言,这种节奏才是真正的天籁,美妙得无与伦比。

今晚所尝到的那一滴鲜血,是他加入吸血鬼家族以来,所尝过最顶级的美味。只有心灵纯洁无垢的处女,才能拥有这种最纯粹、不掺一丝异味的鲜美血液。

男人的血液往往只会令吸血鬼昏昏欲睡,甚至呕吐反胃。

他放纵自己的感官,贪婪地撷取属于少女的淡淡幽香,肆意想像当尖牙刺进她柔嫩肌肤的快感,第一滴鲜血烧烫他的舌尖,暖热的咸湿气味冲进鼻腔,味蕾敏感地鲜活起来……

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此刻发挥最大的作用,让他得以及时抽身。

“这一刻是献给疯狂与蛊惑的,我美丽的救命恩人。”他将嘴唇移至她的耳畔,轻声低喃着,“我以荣誉起誓,保证不伤害你一根寒毛,同时在你有生之年,我会看顾你,绝不让你落人那个品行卑劣的恶棍手中。”

安妮继续沉睡着。

克利斯以为这名男子意图加害女主人,心急如焚却只能在一旁死死地盯牢他。

他感应到克利斯的怒气,挺直起身体,转过头面对它的敌意,眼中的绿火更加闪耀。

“你非常尽忠职守,克利斯。希望你能一直保持这样的忠诚与警醒,守护你的女主人。不过,你可以天天观赏她美丽的胴体,我嫉妒你的好运,所以要给你一点小小的惩罚。”

他再度将手臂抬起,克利斯的四肢一软,身体猛地一沉,变成千斤重,牢牢固定在地上。它张口结舌,神情沮丧到了极点,双眸充满惊惶不安。

男子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臂,伤口已经好了大半。复原力比寻常人强上一百倍,是吸血鬼的特征之一。

“看来我的法力已然恢复大半。”他轻笑出声,似乎很满意自己的状况。“你身上的咒缚要到黎明才能解除,我的朋友。再会了!”

他又俯身凝视熟睡的美人,温柔地轻抚在他眼中充满了诱惑力的雪白颈项。“我将会再回来的,亲爱的安妮。你必须等我。”

睡梦中的安妮,在朦胧的意识里隐约感觉有人以冰冷的手指轻划过她的肌肤,逗引她的寒毛竖立起来。这种感觉相当微妙,她以为那是梦境。

他终于停止了动作,在她的额上轻轻印下如羽毛般轻柔的一吻,接着将手举起,那一扇小窗应声而开。

夜晚的凉风吹拂着窗帘,沙沙作响。

投给她最后的一瞥,他再度化成一道轻烟,拖曳成一条带状,钻出那扇小窗。

窗门又自动轻轻合上,替她关住了外头的寒风。

那一道轻烟接着聚拢成团,变回一只蝙蝠,它振动双翼停留在原处,目光灼灼地看着窗棂好一会儿,才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我将会再回来,你必须等我……

是谁?究竟是谁?是谁俯身在她耳畔低声呢喃?是谁的手指在轻柔地抚触她的肌肤?

“怎么了?亲爱的。你昨晚看来似乎没睡好,有心事吗?”乔治关心地问。

安妮蓦地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抬头迎上父亲慈爱的目光,这才察觉自己坐在餐桌前,桌上的燕麦粥一口都没动。

她飞快收拾起漫游的思绪,但掩饰不了双颊的红晕。“不,只是有点疲倦罢了。”

“会不会是着凉了?最近两天的天气真糟糕,我听霍布斯医生说将会有感冒大流行,你要小心保重自己的身体。”

他虽是一个慈爱的父亲,感觉却很迟饨。

“我知道,爸,你也是。”

“就连克利斯也不太对劲。我瞧它一早就垂头丧气,好像在害怕什么危险似的。”他有些不解地说。

安妮闻言,瞥了依偎在她脚边的克利斯一眼,它今天的模样的确不太寻常,忽然变得神经质起来,老是东张西望,似乎在提防着什么,行动也失去往日的活泼,寸步不离地跟着她。

而令她奇怪的是,昨天那只受伤的蝙蝠居然无声无息地消失踪影,遍寻不着。

“我猜它是因为昨天被莫顿先生的事吓着了,尚未复原吧。”安妮无比温柔地搔着爱犬的头说。

乔治吃完早餐,拿下餐巾起身离座。“或许吧。我得去学校了,你一个人在家要当心一点。”

“我知道了。”安妮赶紧起来,跟着父亲来到起居室门口,拿起衣架上的外套与帽子,服侍父亲穿戴好,恭恭敬敬地目送父亲出门。

乔治对于教书工作是相当严谨且一丝不苟,在哈瑟利小学任教的这二十年来,可说是风雨无阻,每天都如时钟般准确到分秒不差地走进教室,走上讲台打开教科书;这在班斯克村村民的心目中也成了恒久不变的印象。

哈瑟利小学仅是一间茅舍,所有年级加起来仅有二十名学生。乔治必须负担全部年级所有的文法、历史、地理以及数学的课程,因此他不能只准备一套教材。

虽然校长的薪水一年只有四十英镑——这是出自于莫顿村长的意思,他向来都不是个慷慨大方的人——乔治却很满足于这么微薄的报酬。他是真心喜爱他的学生,尽力而积极地投入教书的工作。不管毕业多久的学生,即使长大后离开家乡到异地的游子,偶尔返家在路上遇见了,乔治依然能够正确无误地记起孩子的姓。

他的学生们也由衷敬爱他们的校长,虽然其中不乏有淘气好动的捣蛋鬼以及不太伶俐的笨孩子,但是大体而言,他们很听话并且守规矩。

安妮对这样的父亲非常引以为傲。

送走父亲后,安妮一天的工作就要开始,她先系上围裙动手洗衣,不过她脑中的思绪又回到昨晚的梦境。

昨天晚上是错觉吗?为什么梦中那些轻声细语至今还在耳畔萦绕不去?何以那冰冷的手指感觉如此真实?

她仔细检查过门栓,并没有外人出没过的痕迹,一向平静的班斯克村也没有出现过盗贼闯入家宅的记录,顶多只有听说牛羊被偷走而已。

但不可思议的是,她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害怕恐惧。

只是从未尝过恋爱滋味的她,为什么会为了不真实的梦境而悸动?那优雅、低沉、富有磁性的男性嗓音,带着感情和力量,唤醒了蛰伏在她心底的感觉。

假如这一切是出自她的幻想,难道说在她心里已经暗藏着欲念,渴望男人到了不知羞耻的地步了吗?

“真是糟糕,我该不会是生性放荡的女人吧?上帝啊!请你原谅我!”安妮喃喃自语着。

“安妮!安妮!”

陡地,一阵急促的呼唤声打断了她的遐思。

安妮循声望去,原来是住在村尾的道金斯太大,她是一个红发、身材肥壮的妇人,是村里最著名的大嘴巴与包打听。她拎着一个篮子,撩起裙摆,辛苦地拖着庞大的身躯跑来,上气不接下气的。

“早安,道金斯太太。发生了什么事吗?”

道金斯太太气喘吁吁地跑到特纳家门前,隔着围篱大声嚷道:“安妮,你还没听说吗?”

“听说什么?”安妮莫名其妙的反问。

“发生不得了的大事啦!”道金斯太太双目圆睁,表情夸张到极点。“西里尔。莫顿昨晚失踪了!”

“什么?失踪?”安妮困惑地重复她的话。

听说西里尔三天两头不回家是常有的事,他不是留在赌场过夜,就是在其他女人的香闺纵欲狂欢。安妮想起左邻右舍对西里尔的传言。

“哎呀!我知道你可能认为他跟以前一样只是玩疯了。”道金斯太太挥舞着双臂,模样十分激动。“可是昨天晚上,是莫顿村长的生日,全家人都在等他回来,可是你猜怎么着?一直到午夜十二点都还不见他的人影。

村长当然不高兴了,便吩咐手下到赌场和莉妲那里去寻人。“

莉妲是一名颇具姿色的年轻寡妇,死去的丈夫是一名商人,身后遗留了一些资产给她,所以她不需为生活担心;她是西里尔的老相好。

“然后呢?”

“赌场老板说莫顿先生在赌场待到凌晨一点多就离开,说是要去找莉妲,结果莉妲说他因为昨晚受了点伤,没打算在她那里过夜,只是去拿寄放在她家里要给父亲的生日礼物。不过我猜,这家伙准是将这档子事抛在脑后忘得一干二净,临时跑到莉妲家叫她想办法。要是迟归又空着手,莫顿村长肯定会大发雷霆。”

安妮想起昨晚克利斯咬伤他的事,看来莉妲没有撒谎。

“所以能肯定他是往回家的路上哕?”

“就是说啊!你也知道莉妲住在村子东边五里外的农庄,回村子的路上必须经过巴勒拉特池塘,结果他们在池塘旁边的树林里发现了莫顿先生,他已经奄奄一息了。”

“奄奄一息?”安妮吃惊地问:“他怎么会跑到林子里去?那里已经偏离了大路,他喝醉酒了吗?”

“奇怪的事就在这里。”道金斯太太伸出一根手指在她面前摇了摇,“他可不是在林子里酣睡,而是发着高烧,全身一直不停的颤抖着。林子里的泥土很松软,从他的脚印研判,看得出来他是发足狂奔,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吓着了一样。当那些男人合力把他抬出林子,送到霍布斯医生家里时,他嘴里还不停地呓语着。”

“呓语的内容是什么?”安妮好奇地问。

“他不停地挥舞拳头,口中直喊着:‘恶魔呀!恶魔!走开!别靠近我!’声调充满了恐惧。”说到这里,道金斯太太的音调也开始发颤,“奇怪的是,那里没有其他人或动物的脚印,他的样子仿佛是真的见到鬼魂了。”

这是乡下人的迷信,任何奇怪不能加以解释的事情,都会联想到是妖魔鬼怪在作祟。

“不管莫顿先生夜里撞见了什么,至少他没有被夺去性命。”安妮柔声说:“也许他只是被一些夜行动物吓着了,以为那是什么魔物。不管怎么说,幸好他平安无事。”

“那可不一定,他还在急救呢!”道金斯太太忽然想起了什么,又说道:“对了,他还摔断了左腿,霍布斯医生说他骨折得很厉害,说不定会变跛了。”

这对西里尔来说,一定是个不小的打击。安妮暗忖。

“那还真是不幸。”

“好了,我得赶去史瓦利家,史瓦利太太正等着我一起缝制送给西蒙太太新生儿的衣服。再见!”

安妮笑着跟她道别,她知道道金斯太太只是以缝纫为藉口去串门子,好把听来的消息加油添醋地传出去。

她浑然不觉有一道乌云已经悄悄地自她身后席卷而来,命运的风暴即将形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灵盛世梦境

    冰冷、黑暗、阴森、死寂,地面上乱石嶙峋,锋利的石头可以刺透人的皮肉。冰寒的风刮过,气流被地面碎石割开,发出阵阵呜咽,为这个死寂的地方带来了点点声音。这里是一条笔直的道路,狭窄而黑暗,宽度大概只够两辆马车并行,地面寸草不生,满是碎石。较为注目的景象在道路的两端,是两面散发光芒的屏障。一面幽蓝,一面漆黑

  • 这个哥哥有点假在线阅读第10章

    梦无痕几度险些昏迷,被暗影一剑动穿的伤口虽然被包裹住,但兀自还在向外渗着鲜血,目前也只是一口气吊着,强弩之末,由于有大雾遮掩,几个纵越,便拜托了李坤等人,南宫雪扶着梦无痕找了处天然山洞躲了起来。梦无痕坐在地上,背靠石壁,南宫雪再也忍不住直接扑到梦无痕的怀里哭了起来,道:你怎么那么傻无痕大哥,当时你可

  • 鬼打鬼:拜师九叔第三章在线阅读

    这里是地狱?那鬼楼又在哪里?几十年间来鬼楼探险的人不计其数,每个人的口中都有不同的鬼楼传说。乔娜说我们这个版本好无聊,拍成韩剧还差不多。我很不服气,你们有什么版本说说看。乔娜侃侃而谈。民国时期,军阀混战。一户崔姓人家隐居在这里。男耕女织,过着幸福的生活。但有一天,男的因为身强力壮受到了军阀的赏识,被

  • 金融市场成长录在线阅读第2章

    小狗变成了美少年,这就和从天上掉下了个老婆一样不可思议。不过时择还是淡定地擦了擦鼻血,从地上爬了起来。用沙发上的毯子把少年给裹了起来。面前的少年皮肤很白,他有一张软绵绵的面庞,双颊带着点婴儿肥,一双眼睛又黑又亮。头上的铂银色的头发卷软蓬松,整个人看上去嫩嘟嘟的。“我饿了…”嗓音却是有些沙哑,透着些可

  • 浅滩在线阅读第5节

    程东很奇怪,按照乡村老尸里面的剧情,楚美人不可能那么厉害,它的鬼爪居然能凝练出实体,杀人于无形,而且还有不同章法,显然是升级版的楚美人。按照剧情,因为它的尸体浸泡在小溪中,对小溪产生了影响,只能通过溪水产生幻境而杀人。现在它不仅凝练出了鬼爪还能控制阴魂,大大超出了剧情的设置,难道在几十年中它有所奇遇

  • 登峰引组队刷狼

    公孙语看着眼前跑的欢快的小野鸡,总感觉自己忽视了什么东西,再次打开属性面板,仔细的看了一下,公孙语懊悔的说道:“我真是笨呐,有这么好的资源不知道好好利用。”公孙语除了那些惨不忍睹的数据还有什么?还有一个治疗术啊,虽然治疗术是个很普通的技能,但是在现在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存在。放着这么好的资源不利用利用那

  • 灵尊阵法师在线阅读第2节

    “20xx年7月1日今天正式开机,来了很多媒体。我远远看见举着话筒扛着摄像机的人一层层把她包围,她站在人群中央,游刃有余地应对这些想从她身上挖取秘闻的凶兽。大概是记者提了一个尖锐直接的问题,她转头去看助理。那一瞬间,她的眼神那么不知所措。她其实也只有二十一岁啊,姐姐在二十一岁的时候还是全家人的宝贝。

  • 天下孤岛第七章在线阅读

    修改晗华的倾华阁苏未前世也只是在迎亲时来过一次,之后就连结亲三日后回门都没有陪同。但倾华阁的确是美,美如仙境,正如它的主人。苏未思此,心中却稍叹了口气。今世,她还是教这凡尘俗气,染了那谪仙般的人。君卿玉她是未求,终究还只是与了他十里红妆、金银无数。她知他不屑,但毕竟她心中无他。这一世,起码她不会折辱

  • 洛阳锦在线阅读第七节

    路泽言顺着洛紫兰指的方向看去,那一瞬间的恐惧感也使得它瞪大了双眸,一个高大的黑影就这样站在下午的阳光之下,脸被黑布遮着,只露出那双布满血色的眼睛。四肢暴露在外面,两条小腿与两只手臂都细如木棍,但手掌与双脚却出奇的大。活活一个僵尸的模样。那身影瞥了一眼呆住的两个人,随后,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了纵横交错的

  • 天路安魂曲在线阅读第9节

    “哪里不太对?感觉有点飘啊?”再次炸死几个想要攻击自己的魔兽,陈虚收起大黑伞,站在步行街疑惑不解道。走路发飘,一定是有原因的。虽然其中也有得瑟开心的成分,但绝对不至于让陈虚开心的脚步踉跄。因为陈虚没啥要紧的追求……一个没有追求人,如何忘乎所以?以他的生铁咸鱼秉性,就连昨晚突突林妙妙的时候都没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