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闪婚有瘾:前妻,复婚吧在线阅读第8节

2021/7/22 2:01:58 作者:宋七七 来源:3G小说网
闪婚有瘾:前妻,复婚吧
闪婚有瘾:前妻,复婚吧
作者:宋七七来源:3G小说网
洛微是陆琛情人,实际也就是替身。因为陆琛不喜欢欢愉时的隔离感!造成她三年里流产两次,这还不够,男人每次兴奋时叫出初恋的名字,就像一把刀生生将人凌迟。一纸合同,结束名不副实的婚姻。*再次归来,她成了他外甥的女朋友。“舅舅!”“给你50万,离开我外甥……”“然后呢!”“我养你!”“陆总,别闹!”一手推开陆琛,笑着从他身边走过。*婚姻和缘分这种东西有时候当成妙不可言!看着手里的结婚证,洛微低头笑笑,原来一早开始她就是陆太太。他从未放她离开过。

满月的宴请结束后,古家人在送走了客人后并没有马上回城,都聚在老宅的正厅里喝水聊天。

孩子们这会儿终于玩累了,被安排在老两口房中的大炕上睡成了一溜儿。

虽然只是准备了三桌席面,但众人都是早早的就赶回来帮忙的,加上要招待客人还要应付孩子们,最后也是把人累得够呛。

宁荣薇其实是有点儿不好意思的,为着自家闺女儿,劳动一大家子,她感觉有些过意不去。毕竟这年头孩子出生确实算不得是什么大事,之前家里也就是在长孙古明天满月的时候给办了一场酒,二伯家的明光也是没办过的,她不由得有些担心二哥二嫂心里会不会有些不舒服。

宁荣薇有这种担心其实也不完全是瞎操心。毕竟这年头妯娌之间最爱攀比,比丈夫、比孩子、比在公婆心中的份量。

不过到底是因着不住在一起,不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而且三个妯娌各自也都是有工作拿工资的,平时看着也没什么利益冲突,这个问题也就没显得特别明显了。

其实老二媳妇赵美秋也不是心里没有计较过的。她娘家妈今天就没来,为的不过是觉得老古家都没给自家外孙办酒,这会儿到是为着个小丫头片子弄得大张旗鼓的。还提醒她要心里有计较,要会给自己和儿子争取,自家不占长不占小的,公婆万一偏心,亏得都是自家。

赵美秋娘家妈妈这话她也只是听听罢了,她其实对自己的日子还是比较满意的,也没有那争夺公婆宠爱的大志向。再说了,自己啥情况自己清楚,丈夫的本事比不上当军官的大伯和有本事的小叔子,自己跟两个妯娌也是没得比的。

大嫂子就算了,大伯的职位在那里摆着,她又给老古家生下了长孙,自己有工作还没有随军,在村里也算是替老大照看二老尽孝了。再加上娘家给力,被公婆看中是正常的。对于大嫂,她早就歇了比较的心思。

又回头打量自家这三弟妹,那长相气质就不说了,只看生出的孩子,包括刚生出来的小侄女儿都是好看惹人疼的。她能当初一眼就被古建国相中,着急忙慌的就要娶回家,那容貌上自是相当出众的。

不但如此,宁荣薇还有可靠的娘家,人家宁家的实力家底儿,跟古家比起来非但不差什么甚至还有可能更好呢。

赵美秋想,虽然自己娘家都是肉联厂的正式工,在这年头,家家户户都缺少油水的时候自家还能时不时的沾点荤腥儿,因工作之便也是能结交下许多不错的人家儿的。但外面看着再好,始终是没法儿跟人家省城大医院工作的妈和在重要军工单位工作的哥嫂比的。且人家也是给老古家立了大功的,一连三个大胖小子,再加上如今这金贵的闺女儿这么受二老的重视,算了算了,不想了不想了,还是过好自家的小日子吧。

在场的除了赵美秋有些小心思,不过也就是自己在心里过了一遍,然后自己就把自己给劝好了之外,其他人都没有像宁荣薇担心的那样产生觉得麻烦之类的情绪。相反,他们也都对这个小辈儿中唯一的女娃娃十分的喜欢。

古家的两个姑姑在客人们都走后,拿出了给小明妍准备的礼物。她们给古明妍织了一套浅白色的毛衣裤,还是纯羊毛的。

这个时代的东西大多货真价实,实在得很,说是纯羊毛,那就不会是虚的。虽然是给小孩子织的,比照的也是快要入冬后小孩儿能长大多少的大小。但就这么点儿小孩儿所需的羊毛也不是好淘换的。

这多亏了古家小姑的公公在百货公司里级别高,在货刚到的时候就给自家留了一些。他家孙辈中也没有个女娃,男娃子也不大适合这样的颜色,于是古丹华就跟公公要了一些来,给古明妍织成毛衣裤用了。

大姑古丹凤这边知道了后,拿了一半的钱票给小姑,两人一人织上衣一人织毛裤的,算是合起来给小丫头凑一份礼。

这年头家家都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过活。家里的小孩也就老大能有身儿新衣服穿,下面的弟弟妹妹们都是捡剩下的穿的。谁能像古明妍这样,小小婴儿就能受到这么好的待遇了。

这也就是古明妍是第一个女孩子,上面哥哥们的衣服虽也能捡着穿,这年头本也不讲究这些,不过到底是全家盼望了多年的女孩子,都憋着劲儿的想要给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呢。结果就是,古明妍这打出生起穿的,除了尿布是大人的旧内衣消毒后改的之外,身上的小衣服和包被都是毕老太太换了新的料子给做的。

这下好了,有了新的羊毛衣裤,这个冬天她还是可以有新的又暖和的衣服穿了。等以后再长大些了,也可以把两件拆了并成一件,改改还是能再穿个几年的。不由自主的开始在心里盘算开了的古明妍,对这个礼物还是很满意的。她乐得不由得张嘴发出了点儿笑声出来,这可把她两个姑姑给高兴的,觉得小姑娘有灵性,知道这是好东西呢。

陈红春和古建军两口子看着姐姐妹妹们都把礼物送了出来,也各自拿出了之前准备的东西。

陈红春准备的也是冬天的衣服。她用丈夫从疆城跟当地村民换来寄给家里的棉花,给古明妍做个了小棉袄。这棉袄这会儿看上去有点儿大,古明妍估摸着她穿到三岁都不成问题。

不得不说这年头的人就算条件允许,也是把勤俭节约刻到了骨子里的。古明妍就听她大伯母跟她妈宁荣薇交代,说是袖子给收了边了,等她再长大些短了的话还能往出放放,能多穿些时间呢。

好吧,跟这个年代大多数可能一直到出嫁才能有身儿新衣服穿的姑娘们比起来,她一出生就能有好衣服穿,对这样的待遇她应该要知足才好。

二伯家给的礼物就不是什么衣服了。二伯母递给了宁荣薇两个铁皮罐子,说是什么葛根粉和藕粉。

这藕粉古明妍知道,她前世小的时候学校门口就有卖的。一个大的铝锅里煮着,有客人来了就用一个塑料的一次性杯子给盛出一杯来,上面加点葡萄干花生碎什么的,热热甜甜的她一度十分喜欢喝,想不到到了这一世了,还能吃到这东西呢。

二伯母跟大家说,这藕粉是她娘家有人走礼从南方给带回来的,葛根粉是自家自己做的。她娘家嫂子奶孩子那会儿就把山上的葛根根茎加水磨成粉,用水冲了给她小侄儿吃呢,说是也是有营养的东西。

好吧,看着这两样东西,古明妍判断这估计都是给她准备的没奶喝的时候吃的断奶食品。也不知道这些东西能不能存到那个时候去啊。不过总是伯母好心给她准备的口粮,怎么说都是要感谢的。

其实古明妍不知道的是,家里亲戚长辈的条件虽然都不错,但在她出生之前也没有哪个孩子能有她这种待遇的。顶多就是像之前她刚出生那会儿,去家里看下新生儿,随点儿布料细粮之类的礼也就差不多了。

哪里有这次专门又是扯布做衣裳织毛衣又是淘换断奶食的。大家也是都是觉得就这一个女孩子,那就是得有些格外不同的对待。加上老两口明显的重视,下面的小辈也就自发的向着老人的意思靠拢了。

宁荣薇其实是有点儿不大想收这么多礼的,这些东西说来都是人情,以后都是要还的。自家本来就比别家的孩子多,就单纯的从数量上来看,以往都是自家占了便宜的,更不要说这次小闺女儿出生以来的这番阵仗了。

宁荣薇不由的在心里盘算,想着以后家里大伯二伯和大小姑子他们,家里要是再有小孩子出生了,或是别的什么红白事之类的,她一定得想办法把这些人情给加倍地还回去才好,亲戚之间有来有往的才能长久嘛。

这边老两口看下面的孩子们都挺用心的也很是满意。他们倒不是那种想让全家供养这一个金闺女儿的吸血型大家长,只是在儿女们自己能承担的范围内,能对他们看中的小孙女儿好点,他们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这边毕老太太也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方绸布,绸布上还有刺绣。

老太太把绸布打开,里面是一个样式小巧的金质长命锁,锁身下面还坠着三个金铃铛,看着就像是老物件儿了。

老太太把古明妍从宁荣薇的怀里抱过来放到床上,拿起金锁边给她带到脖子上,边跟她的三儿媳妇交代:“这是长命锁,这年头不好带着这东西出门打眼儿,我这给妍妍先带上,你注意着点别叫外人看了去,等她长到一岁了就取下来给她收好,以后就留给她当做嫁妆了。”

老太太这一出手就不是小打小闹,整个场面都因着她给古明妍送了个金锁而静了下来的,好似没人想到老人家会给这么大的礼。那金锁瞧着还是实心儿的,虽然样式小巧,可是分量应该是不轻的。

这下不光是宁荣薇有些不知所措,就连古建国也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替闺女儿收下这他都没见过的东西了。

毕老太太看着下面儿女们的神情,张口解释道:“你们也别说我偏心。这东西是我那都记不清长相的娘生前留给我的一点子东西,这些年就是再难我也没拿出来过。你们姐妹出嫁兄弟们娶媳妇儿的时候我也没舍得给,我只当它就是我个人的东西,是你们姥姥留给我的最后一点儿念想,以后是要跟着我进土里的。”

她说到这儿,旁边的古老爷子伸手在她手上拍了拍,想来他也是知道这东西的来历的。

只听老太太接着又道:“后来我又想了想,这年头都开始火葬了,我这东西也不好白白的化没了。你们几个都是我的孩子,如今也都大了,成了家立了业了,给你们其中谁,其他几个可能都会觉得我偏心,这不合适。再下面的,就都是一帮小子了,以后能娶个什么样的孙媳妇回来我也不知道。真要是给了哪个,回头再找个不得我意的孙媳妇儿,拿着我这东西,我是不答应的。与其这样,就给了明妍吧,我娘留给我的东西,我也留给小孙女儿,这东西就在女孩儿的手里往下传吧。你们几个没有意见吧?”

被老太太这一番话说下来,在场的儿子媳妇儿姑娘们哪个能有意见。自家妈这东西他们从来就没见过,想来就是个念想,打算以后要留土里的。

这东西要传给女孩子,自家这除了明妍也没别人儿了。

老太太今儿当着众人的面儿把东西给了出来,就是为了个公正。否则就是悄悄地给了,他们谁又上哪儿知道去不是。再一个,大家都是各自小家的家长了,日子也都过的好好地,也不是说谁家就缺这点儿东西就过不下去了。这金锁虽是金子的,但更多的价值还是其背后的纪念意义,小辈们拿着也不能随意地就拿去换钱。这给了明妍也好,否则其他几家都有小子,给谁都算是偏心。

金锁的事儿算是过了明路了,看着各自也都接受良好。

古明妍本人也是觉得这玩意儿新鲜。她前世也没带过这些东西,顶多就有个小小的银镯子小的时候戴戴。没想到这辈子奶奶这儿还有这好东西呢。

她倒不觉得自己受之有愧,反正她对自己有信心,她有对未来大方向上的认识,一定会在特殊时期好好保管好这东西的。而且她也有自信,以后不会沦落到要靠变卖传家宝过日子的地步。所以毕老太太把长命锁交给她尽可以放心了,她是有信心将它给传承下去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仙姑在线阅读第五章

    袁绍大惊道:“不想孙文台败于华雄之手!”便聚所有诸侯来大帐商议。袁绍说道:“前日鲍将军之弟不遵调遣,擅自进兵,杀身丧命,折了许多军士;今者孙文台又败于华雄之手,挫动锐气,为之奈何?”众诸侯皆不语。忽探子来报:“华雄引铁骑下关,用长竿挑着孙太守头巾,来寨前大骂挑战。”袁绍说道:“谁敢去战?”袁术背后转

  • 封神聊天群第六章在线阅读

    没有几件石器,毕竟部落刚逃到这边,没存货很正常。现在只有几个大小不一的凿子,不知道是新制作的还是从旧部落那边带过来的。石力最感兴趣的是一把石锤,这不是紫水晶嘛,这是天然形成的还是打磨出来的,这也太酷了。大熊叔快速吃完自己的烤肉,见石力盯着石锤看,“喜欢?这个不能给你,你也拿不动。”这是大熊叔吃饭的家

  • 三国乱世战神青蟒相护

    “万蛇阵,起!”青衣老者双手合十,嘴中念叨。数万条青蛇凭空出现,口吐蛇信直奔群狼而去。就在众狼无力地看着这一幕的时候,一面流动着百道光纹的御战图幻化而出,挡在了众狼跟前。在御战图的后面,狼王凌空而立,双手结印。“小辈无意冒犯,还望前辈宽恕”狼王把姿态放的很低,眼前的青衣老者若不是深受重伤,自己根本不

  • 三国归汉:武神天子在线阅读第4章

    我的情况非常之糟糕,那些柳树枝不但洞穿了我的身体,而且还有一部分将我缠得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不过奇怪的是我身上虽然有无数伤口,但却没有血液流出来,这情形实在是太诡异了。逃过一劫的龙雀在远处捂着嘴巴望着我,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震惊神情。她身躯不住发抖,很显然也是非常后怕。不过震惊之余,却是又流露出了不

  • 浮生如此不相遇第二章在线阅读

    大部队到达凤尾城大院时,天色已经黑暗了下来,一座硕大无比的堡楼呈现在面前,城楼面积很大,虽是用泥土和木架构成,但看起来还是很气派。东面用松木筑起的阁楼一间间次序排列,南面设满了粮库、军营、牢房、兵剑置放的地方。眼前则是三尊高大十多尺高的石像立在那里,左边牛头石像是氏月纹章,中间大漠狼就是凤尾城纹章,

  • 软萌小媳妇在线阅读第1节

    姓名:亚职业:鬼魔王年龄:10000+武器:昆古尼尔,七大罪之二(妒忌与暴食)等级:200+人物简介:本作男主角,三大魔王之一,其余两者为殇魔王叶尼科特与欲魔王十守野派。长期在魔王宫殿中导致性格略带怪异,因无聊翻阅了魔王宫殿中的所有书籍,被十守野派称为莱因克斯(?)原本为原世界里最强的勇者,却在之后

  • 巅峰神境在线阅读第六章

    “黑暗神,不介意我在自己的宫殿里为自己准备个座位吧?”在上帝身边站定,路西法才欠身施礼。台阶下的亚巴顿和别西卜彼此使了个眼色,路西法这是什么意思?他竟想和黑暗神平起平坐?意识到撒旦的目的,两位魔王都紧张起来,期待着黑暗神千万不要答应他。上帝盯视着路西法的魔瞳,似乎想从他的神识中读出什么来,然而那双紫

  • 生命中的愛情之星羽族星際之旅第4章在线阅读

    周建设和赵翠花坐在桌边上,冷眼旁观沈娟教训周宝。周爱国和周宗向来都不管家里的事情,一个人坐在一边端着茶冷眼旁观着,一个在一边看着,时不时还出声来骂周宝不懂事。沈娟管家这么多年了,今天居然被自己的亲女儿指着鼻子骂,一怔之后,捂着自己的胸口哀嚎道:“我是造了什么孽啊,老天爷!”沈娟手直指着周宝,痛心疾首

  • 磐龙剑在线阅读第五节

    随着姜浩的那一句话,周围也是变的一片死寂,原本有意要离开的人,此时看着躺在地上满脸是血的平头男,也是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巴。“张威哥!”吴静尖叫一声,满脸泪水的朝着平头男跑了过去。姜浩看向众人,道:“其实我是真心为大家好,所以才会这么做的,可是为什么偏偏就有人不理解呢?而且啊……”说到这里,姜浩一副怪

  • 古武战帝在线阅读第4节

    纪梵关掉百度地图,往公寓旁的办事处走去.里面坐着一个有点秃发的中年男人正在看报纸.报纸上纪泷棠的名字格外大.她敲了敲玻璃窗,男人抬起眼."请问这里有1308号房间的钥匙吗?"中年男人打开玻璃窗,问道:"你叫什么名字?""纪梵."那人收起报纸,打开抽屉在里头摸索了会儿找出一把钥匙."就是这个,行李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