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舌尖上的主角第7章在线阅读

2021/7/22 2:08:14 作者:良药不苦口 来源:纵横中文网
舌尖上的主角
舌尖上的主角
作者:良药不苦口来源:纵横中文网
误吃狐妖之长,陷入追杀之围。

杨椿楼听见她说这个,眼泪更是直接掉下来。她从小养尊处优的,跟她住一个院里的三个女人,各个都有故事有难处,就她顺风顺水的,心里既心疼她们,也庆幸自个。

肖潼很稳重,转头问:“俞姑娘考的是乡试哪一科?”

俞星城:“经学。”

肖潼:“那倒好,不重科,省的大家都铆劲,心里难免生疏。过几日就是录名的时候,咱都把浮票收好了,一道去。”

她们四个倒还聊得投机,约好了一同去录名。

录名当日。

乡试那头录名很快,不过往年经学以外的律科、算科、书科和译科等六科,都是各处贡院需要招揽相关吏员助教时,再各自开设考试。但因连年舞弊严重,今年开始就同乡试一起考,同样的浮票、号舍、糊名制。

她们不过是对照浮票,再登记下姓名科目就可以了。

她们录完之后,肖潼说道考的录名处离这儿不远,在仙道监那头,想去看看。

应天府是个杂府,凡人百姓为主,修真之人不算太多。算来南直隶里的知名仙府,加上池州府也不过三座。许多人都对修真者好奇,堵在仙道监外头瞧。

肖潼与她拿着乡试的浮票糊弄过去,让门吏以为是来道考录名的,就放他们进去了。

道考的录名就比乡试麻烦多了。

因生员都是各个州府测定选送的,浑水摸鱼的不少,再加上考试中不但有些寻常法术的发挥,还要分门别类有神识、有卜筮、有疗伤等等,而且仙官就像是当兵,就算是医护兵也好歹会拿枪,所以实战是所有修士都要考的。

只是如若是医修或卜修,实战的成绩便只是堪堪合格就行。

可要是想进缉仙厂这样的衙门,实战就要拔头筹才行。

最主要的是,道考这边,每一处录名桌台那儿都有个半人高的琉璃瓶,细颈肥肚,底座和把手是银质的,瓶身是透明的。每个录名的考生都要去按着那底座上头一个圆把,然后憋得脸都红了似的使劲儿。

俞星城还以为要比力气,凑近了才瞧见是那银瓶里的水,或翻涌或稳平的升上来,直到一个限度,便再也升不上去了。录名的吏员斜睥一眼刻度,喊了句“合格”,做个记录,便给那考生说:“后头还有别的,去罢。”

正说着瞧见杨椿楼和铃眉了。

杨椿楼傲气的拿帕子擦了擦那圆把,才把手施施然放上去,里头就跟开了水似的,连窜些水泡,腾地就升上来了,大抵升到了三分之二。

她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

吏员瞧了杨椿楼一眼,道:“合格。”

轮到铃眉,她表情就没那么轻松了,恨不得扎个马步当场把桌子都给劈了。

她还没开始使劲儿,肖潼说:“走,走近点去瞧瞧铃眉去。”

人来人往挤得跟庙会似的,俞星城一转头,竟瞧见了二哥水箭龟!

她吓了一跳,眼见着肖潼还要扯着她往二哥面前走,她顺着人流松开手,对肖潼道:“你先去吧,我挤不动,这头儿也能瞧见!”

二哥站在人群里,正眉头紧蹙四处观望在找人。

俞星城这才想起来,二哥以前是个没道考的吏员,吏与官区分可大了。要想做官,还是要有功名才行。

而且,今年家中好像不止他一人来参加道考吧。

正想着,她急急转过头去避开二哥扫视的目光,远处不知道是哪个生员都快把琉璃瓶的水线给升到顶了,引来一阵惊呼拍手,许多人爱凑热闹都想看看,指不定那生员就是未来的大仙官了,于是人群都朝惊呼的方向挤动。

一身蓝裙的俞星城就被人群挤得扑到一张录名的桌子上头去。

那桌后的女吏员瞧见她,横眉竖眼道:“你就是跑去吃灵药也没得用,每年都有你这样的!快点把手按上去。”

俞星城刚要解释,可她手里还攥着进场时候蒙混用的浮票,立马让那道考的吏员抽走:“让你放你就放上!后头还有旁人,刚刚二话不说就心虚跑了,说什么还未准备好!你当道考是什么了,你再不放上,我便要除你的名了。”

她看见浮票被拿,有些急了,女吏员却抓住她手腕,就把她给按在了那圆把之上。

几十米开外,二哥俞泛正在找人。

今年来道考的不只有她,还有三妹,只是三妹平日惫懒,被爹训斥也是滚刀肉,灵力技艺都生疏,只白白有个不错的灵根,甚至就连学个掌法,还不如家里体虚身弱的六妹。

正想着,就瞧见外场候区,俞三蓝裙的身影背对着他。

他快步走去,身后传来众人惊呼,估计又是谁灵力浑厚,他顾不上,大步朝俞三走去。

另一边。

“砰!!”

俞星城傻了眼。

她没想琉璃瓶当场就炸了。

瓶内清水和琉璃碎片撒了一桌子,她手背上都有些细小的血口子。

周围人也沸腾了,转头朝她这边挤来。

道考的验灵瓶都是两京仙道监里的东西,什么根骨天才没见过,还能就平白让人给轰碎了?!

俞星城其实压根没有运气使力。她右手被按上去,生怕自己刚长出来的右手再成焦炭,但这验灵瓶却像是主动引着她灵力向瓶中,似不受她控制。一边引,瓶中又一边有一股力在对抗着,她只是稍一凝神,还没想着小燕王教的那点东西,只感觉胳膊一麻,脑袋激灵,这琉璃瓶轰然就炸了。

给她录名的女吏员也愣了,她拧着眉毛,半天道:“监中还有些比这更能容的验灵瓶,我让人拿来。”

旁边有人起哄:“这还不算合格了么?”

女吏员显得很严格,并不搭话,没仔细看就又把那画功不咋地的浮票递还给俞星城,吩咐后头的小道童叫人去了。

旁边人又道:“你以为只是记个合格?这上头刻度,都是有数值的,否则实战对打的时候,怎么按灵力分组?要是你,你愿意跟这位验灵瓶都轰碎的女修对打么?”

俞星城听他们嚷嚷就头皮发麻,生怕二哥也是个爱凑热闹的。

俞星城开口解释的话语,都被周围叽叽喳喳的声音压住了。一会儿小道童跑回来了,苦着脸:“府库里统共就一个比这能容的上品验灵瓶,前头二所那儿,也有个男修把灵瓶给轰碎了,上品灵瓶就搬给他测了,刚刚小奴过去的时候,他正巧把那上品灵瓶也给轰碎了!”

旁边众人大惊,有人甚至连仙道监库房的上品验灵瓶都给轰碎了!

女吏员:“……那只能给记录个甲等了。姑娘,道考的时候,实战一科,你十有八九要跟那位也爆了瓶的男修一组了。”

俞星城:“我不是——”

女吏员:“快去后头挑实战的兵器吧,牌子给你。”

俞星城:“其实我——”

正巧各个桌子也有不少录名完的修士,大家七嘴八舌的围住她,或好奇或敌对的打探她出身,挤着她朝后走去。

旁边几桌,好不容易让瓶内水面升到一半上下的铃眉,听到吏员说“合格”,总算松了口气,只觉得出了一身虚汗。肖潼和杨椿楼却看向不远处的抱厦:“那不是俞星城么?她怎么进去了?!”

俞泛终于抓住俞三,她紧张的脸色发白双手打颤,嘴里塞满了灵丹,噎的咽都咽不下去,俞泛拿腰间水囊给了她一口水喝,俞三才缓过劲来,哭丧着脸:“二哥,你说我要是连这第一关都没过,爹会不会扒了我的皮!”

俞泛斜她一眼:“差不多。别吃那些灵丹了,还不是从我屋里顺出来的。那灵瓶能测出来是你灵海内化的还是外服灵丹强加的,吃吐了也没用。”

俞三耷拉着眉梢:“我倒羡慕六妹,凭什么就要我起早贪黑修炼,还不如把我嫁了呢!”

俞泛一下子冷了脸,怒道:“羡慕六妹?!她读书读得眼都快花了的时候你在逗叭儿狗,她苦练字帖到手都抽筋的时候你在吃稞果!她被裹脚哭的时候,上轿苦的时候,你在家睡到日上三竿!要是你俩调换,你非脱层皮不可!”

俞三在家里耍赖耍惯了,都快二十了还跟小孩儿似的:“二哥就是觉得对不住六妹呗!现在听说温家是假的,她也找不见了,你跟爹着急,干嘛冲我甩脸子!又不是我逼她嫁人的,她就是被那黑蛟给吃了,我也不是送到嘴边的那个。你那么后悔,就别佩着那假温家少爷送来的剑呀!”

俞泛脸色难看起来。

池州仙衙大概是不愿意糟了温家的名字,就是不说那突然消失的温府跟黑蛟有什么关系,只说一切事儿都是缉仙厂办的,他们一点不清楚。

俞泛一直怀疑,黑蛟跟温家相关,而六妹就是被黑蛟吃了。

温家难道还能驯养黑蛟不成!

他呵斥了俞三一声,抓住她胳膊,把她拖回刚刚录名的那桌子。

桌子上的红布都湿透了,女吏员站着看小道童换桌布收拾碎琉璃,就看着一个蓝裙女子走过来。

俞三白着脸,对女吏员拱手一行礼:“官娘子,刚刚我身体不适跑去更衣了,让您久等了。”

女吏员望了她好半天,骤然才发现这跟刚刚那个爆了瓶的女子并非一人:“你——”

女吏员本来给俞三录到一半,还没看浮票对照相貌,只听她说姓俞,就在册子里找到女修中唯一一个姓俞的,给她划上道了。

结果俞三瞧见验灵瓶或许太紧张了,吓得拿了浮票说自个儿还没准备好,过会儿再来,女吏员便把后来扑过来的同样蓝裙的俞星城当做了俞三。

更何况这俞星城和俞三不只是一个姓,样貌也有三四分相似,只是那俞星城更雪肌病弱,冰骨灵透。

她只扫了一眼体貌和家姓,没细看名,对照无误就送进去了,现在翻看册子一看,才发现册子上的名字和刚刚看到浮票上的名字不一样。

女吏员依稀记得浮票上的名字,拧着眉毛思索道:“你不是俞星城?”

俞三和俞泛吓了一跳:“谁?!”

俞星城进了院去,看到院里有不少兵器和法器的架子,都是些基本的种类,考生要在这里先挑定好兵器,好安排实战考时候的对手。

毕竟兵器上太过相克也不公平。

但院里众星捧月的显然不止她一个。

还有个年轻男子,细鼻梁薄嘴唇,勉强算得上俊美,可惜眉眼生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高傲正义模样,恨不得凛然的连眉梢都方正,个子却鹤立鸡群的瘦高修长。

簇拥着俞星城进来的一些男女修士说:“那就是温家少爷罢!刚刚轰破了上品验灵瓶呢!”

“好像是叫温骁。”

俞星城听到是温家少爷,愣了愣。

温家的少爷都长这幅恨不得当武林盟主的样子……

那还不如嫁给炽寰小屁孩呢。

说来炽寰又逃到哪里去了呢?他之前说的灵核不讨要了么?

还说要与她去骑什么怯昧小儿的脸呢。

她住了脚走神,却没料到温家少爷朝她走了过来,皱着眉头高傲道:“你就是那个也轰破了验灵瓶的人?你姓什么。”

俞星城稍稍打量了他一下,掖着手:“姓俞。”

温骁皱眉:“京城的俞家?怎么跑到这儿来考试了!”

俞星城不太喜欢他居高临下的态度,冷淡道:“家在南直隶,从未有什么顺天亲戚。”

那头挑兵器的考官吏员叫她去了,她不再理会温家少爷,稳步朝吏员那头去。

温骁只听过京城有个俞家本家,出过些给钦天监卖命的,这女孩难道是民女?

看起来才十五六岁,竟然也有这样的灵力。

他好奇心更盛,又走过去问:“你是体修还是法修——难不成是识修?若是平民,有这样的修为很是了不得了,温家向来惜才,你不管过没过道考,若是想要求名师,都可拜入我温家门下。”

俞星城算是明白了,这人不是高傲,是个低情商话痨,心或许不坏,讨厌也全赖他那面相和嘴了。

不过从温家带出来的那副高高在上,也让差点给温家做妾的俞星城不太想跟他搭话。

她转头要跟吏员说话,却又让温骁打断了:“我劝你不要选刀剑,咱俩的灵力远超旁人,实战考必定是要你我对打的,我用枪或钩,刀剑容易被克,你选个长鞭或重锤、呃重锤算了。”他看了一眼俞星城抬手递浮票时,露出的一截病弱细瘦的手腕。

温骁顿了顿:“武器被克,咱俩就打的没意思了。我只是给你提个醒,出门在外,难得棋逢对手。”

俞星城缓缓道:“温家少爷想多了,前头吏员搞错了,我是参加乡试的秀才,不是修士。”

周围人一吓。

好几个修士都是眼睁睁看着她轰碎了验灵瓶啊!

有这样非一般修为的人,竟然只是个秀才?!

虽然说也有些读书人也修炼,可道考录取率没那么低,仙官既抢手、待遇也不差,哪像乡试会考这种白了头也拼不到功名的。

俞星城把浮票递给兵器前的吏员:“麻烦官爷查一查,我这名字应该不在录册里。”

吏员连忙翻看录册,喃喃道“俞星城……确实没有!”只有另一个姓俞的姑娘。

俞星城略一抿唇:“那便请您跟前头的录官吏员知会一声,我不过是拿笔杆子的弱秀才,怎能顶了其他修士修炼多年的位置。”

温骁拧起眉毛:“那刚刚验灵瓶不是你弄碎的?”

俞星城还没开口,其他几个人都七嘴八舌说看见了。

“就是她,都没费劲,一下子那验灵瓶就碎了稀巴烂!”

“说是什么秀才,要天底下秀才都是这水平,我们也不用当仙官了!”

俞星城;“大概是验灵瓶出什么问题了罢。我当时也心慌了,毕竟我是个没灵根的。”

温骁不信。

他是个识修,这会儿拿神识去刺探对方,怕是被周围人察觉了太过失礼,可他毕竟灵力又强,又是见过世面的。

而他现在就能瞧出这姑娘周身有淡淡雷光!

其他几个人又惊讶又自觉不能比。

人家在那边考乡试的都能过来造成这样的轰动,他们卯足劲才勉强到合格,又算怎么回事儿!

哄哄乱乱的倒是跟要把她围住了似的。

这会儿正好是铃眉和杨椿楼慌张进来找她,她稍作解释,铃眉和杨椿楼知道她身子弱,便说不着急挑兵器,要先送她出去。

却没想到三人才走到抱厦,就瞧见俞泛带着俞三进来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他从地狱里来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四章正值周末,郁颜把行李收拾好,又打扫了一下清洁卫生,忙活出一身的汗,去浴室冲洗了,换上干净的长裙,头发用毛巾擦干,看了看空荡荡的冰箱,她决定去楼下超市买点蔬菜和水果。至于锅碗电器这些,她已经提前定好了,只等明天送来。晚饭也只吃了点水果,晚上十点,准时上床睡觉。可能是初到陌生的地方,这让她怎么都睡

  • 井在线阅读第十章

    签完了血契,两人便立即前往了云来渡处理妖鲤。因为在海里,抓捕变得十分困难。祁衡和萧一尘借了一只船,向村民所描述的地方靠近。不过一会,水底便有了动静。祁衡只是坐在船边,打算看萧一尘用什么应对方法。但萧一尘的应对办法是祁衡所始料未及的。萧一尘所使用的招数虽然毫无出处,但使的却甚是利落,让祁衡眼前一亮。萧

  • 废材翻身之狂傲三小姐在线阅读第七节

    兰香激动的跑到程金凌身前说道:“小姐,您可算回来了!”“我当然要回来了,不然你这小呆瓜指不定要给我添什么乱子。”程金凌莞尔一笑。程心莲不可置信的跑出来,惊奇的说道:“你不是被土匪劫持了吗,怎么会逃出来?”“二妹妹怎么知道我会被土匪劫持?”程金凌斜睨着她。心想着:兰香只见到我被黑衣人掳走,又怎知土匪的

  • 风雪染归途在线阅读第3章

    等叔叔说到一时没词儿的时候,路明非调笑了一句“古德里安教授……你们到底觉得我哪一方面……比较好?”古德里安教授愣了一下,“都好!我们招生看的是综合素质,对于成绩单并不很在意。”“可是,”路明非不依不饶的,“卡塞尔学院还开奖学金,条件真是太好了……怎么就觉得很难相信呢?”古德里安教授挠了挠花白的眉毛,

  • 赤水女子在线阅读第4节

    过了很久,叶青云的梦境仍然历历在目,难以忘怀。看看了时间,凌晨两点半,周围一片寂静。叶青云躺下身子,闭上眼,准备睡觉。闭着眼,但久久不能入睡,叶青云感觉过了好久,睁开眼,忽然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了,四周静悄悄的,空荡荡的,只有一颗发着亮光的圆球漂浮在叶青云的身边。出于好奇,叶青云试着伸手去碰那个圆球,

  • 大爷,求投喂[综漫]在线阅读第九节

    金碧辉煌的皇城之内,御林军的盔甲在刺眼的阳光下闪闪发亮。两列人马布局于阶梯之上,拱卫着高耸庙堂内的唯一至尊。气宇轩昂的一身真龙金光包裹着那人的躯体,看似十分的的年轻。脸上并没有大众印象的胡须,表情也没有太多的威严之感不如说十分的无聊,只是盯着台底下的大臣喋喋不休,细皮嫩肉一点也不严谨。“皇上,臣觉得

  • 最后一个演员在线阅读第5节

    “你没事吧!”秦远扶住了林秀儿。“秦大哥,谢谢,我没事的。”林秀儿摇摇头,看着跑远的林玉儿垂下了眼。“秀儿,那人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别当真,大娘就很喜欢你。”秦大娘以为林秀儿难过,连忙安慰九六,却不知道对方眼中尽是报复的快感。对此她早就习惯了,又怎么可能会在意呢!“大娘,我不打紧的,真不好意思,让你们

  • 我杀死了贞德第七章

    罗贝的心情很复杂,因为她围观的这篇剧情流事业文的男主,就是住在地下室的江司翰。按照剧情发展,在明年以前,他就会接拍一部网剧,网剧制作周期并不长,这部网剧可以说是江司翰人生的重要转折点,首先他拿到了一笔可以供他日常开销不短时间的片酬,其次明年就会在某平台开播,最后,这部网剧因为剧情人设的关系,很受网友

  • 元筝纪之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新书求收藏、鲜花、评价票)(2)

    “卧槽,这是要发了!”林皓一看手机短信,瞬间欣喜若狂。妥了,系统诚不欺我!果然有消费双倍返钱。随后,销售员把手机装好,交给了林皓,正准备走去里屋。“等等……”,林皓突然叫住了销售员。“有什么问题吗,小帅哥?”销售员有些疑惑的问着。“再给我来一款最好用的手机!”林皓爽快的说道。买最好用的手机,而不是最

  • 文娱小透明之身处危险,只能自救

    “大小姐……”芳姐小心翼翼试探地叫着,她感到很奇怪,纪可沁怎么会在这个时候醒来。“去叫医师过来,五分钟……要是医师还没到的话,芳姐,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纪可沁感到眼皮沉重,紧紧咬着嘴唇直到流血,只有这样的疼痛才能让她对抗着越来越重的困意。一定要等到家庭医师过来,这样她才不会因为睡过去而错过自己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