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僵尸之白发三千丈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1/7/21 23:31:55 作者:河滩 来源:飞卢小说网
僵尸之白发三千丈
僵尸之白发三千丈
作者:河滩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时,盘古身陨,化为万物,而死之怨念难消。后女娲捏黄土息壤造人,内蕴盘古之精血,亦存盘古生前之怨念。故而,凡人族身没,有贪嗔痴怨恨,生气未消者,便会化为邪魔,为祸苍生。世家少年身陷权力漩涡,成王败寇,最终化为僵尸,复仇。(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昨夜郁子肖嚷了一句“困了”,就往床上一倒,手脚舒展开,将床占得满满当当,姜柔只好到外屋的榻椅上睡了半宿,下人都被郁子肖遣了下去,夏日夜间也不算凉,她便盖着薄毯睡了半宿。

第二天一早就被盼晴唤了起来,去后院向闵宜夫人请安,回来后坐了不过一个时辰,郁子肖就回来了。

她身子原本就不算好,今日又一直昏昏沉沉的,方才被郁子肖那么一闹,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模模糊糊中,她仿佛置身于一个房间中,周遭一片黑暗,却看得见郁子肖的脸,只是与往日所见的完全不同,那是一张惨白的脸,目光如一潭死水。

他麻木地看着她,口中喃喃道:“姜柔,为什么……”

她却站在原地,无法开口,也无法动作,就那么看着郁子肖慢慢倒在了她的面前。

“郁子肖!”姜柔惊醒,出了一身的汗。她一睁眼,方才的景象通通不见,没有漆黑的房间,也没有郁子肖。

盼晴在她身边,一看到她睁眼,就担心地问:“做噩梦了吗?”

姜柔怔怔地看着头顶,缓了片刻,看向她:“侯爷呢?”

盼晴面露为难,还未说话,念冬端着盘子进来了,小小哼了一声:“我听院里的人说,侯爷今晚又去了绮春阁了。”

姜柔低头不语,她昏睡了一下午,肚子里空落落的,此时只想吃点东西。盼晴给她支了小桌,将膳食一一摆好,看着姜柔动筷,眼中有一丝心疼:“小姐身子总是这样,一直都在好好养,怎么总也不见好……”

因为不足月就出生,姜柔自小身子就比旁人差些,平时就受不得累,有时候好好的就会犯头晕的毛病,到了冬天,更是不能受寒,否则少不了会大病一场。

盼晴要年长她们一些,小时候被父母卖到姜家做下人,被指去伺候姜柔母亲,所以姜柔出生时,她就跟在身边。姜柔身子不好,盼晴就常常做一些药膳给她养着,可是姜柔的身子总也不见好。

姜柔知她心中所想,吃着碗中的粥,抬起头对她轻轻笑了下:“以后会好的。”

盼晴和念冬不知,她对自己的身体倒是清楚的。

母亲曾告诉她,柢族人有卜算之能,姜柔幼时不解,直到有一天,她无意间碰到了盼晴的后颈,脑中竟出现了一些画面。

她看到“自己”在湖边走着,脚下突然一打滑,眼前的景象就变成了模糊的水影,“她”在呼救,可是周围空无一人,只能感受到身体里仅有的气息在一点一点流失……

那日中午盼晴要去端些水果来,要从湖边经过到后院厨房去,姜柔拦住了她,之后再探盼晴的后颈,便什么画面也没有了。

从那时候起,她就知道她有预知灾祸之能,能探最近一祸,只是这样做也有后遗症。

那天两次探过盼晴的后颈后,姜柔就头晕得厉害,昏睡了一场,当时她没有太过在意,直到后来又试过几次,每次过后轻则头昏,严重时非要卧床休息一场才好,她才慢慢意识到,窥探未知也是有代价的。

盼晴和念冬总当她身子没有养好,只有姜柔自己心里清楚,虽然她底子不比旁人,但也不至于常常生病。

小时候,自己身边就这么两个人,她第一次发现自己能预灾后,就时不时要探一探她们,总担心会出现意外,所以就常常犯头昏。后来长大了些,明白很多事情都在人为,故而平日生活中警惕了许多,也就不需总要去探一探才能让自己安心。

“小姐……”

姜柔回过神来,就看到念冬站在原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姜柔道:“有什么就说吧。”

念冬就凑近了些,压低声音以确保门口的侍女听不到,她语气十分委屈:“小姐,今日午时我去催厨房做些膳食,他们三推四托,非要说已经过了时候,不能备菜,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说到这里,她又想起今天早上的事,直气得眼睛发酸:“今日小姐晕倒了,我们将你扶起来休息,侯爷竟连问都不问就走了,我还是方才去催晚膳的时候,听到那些丫鬟在议论,说……说咱们新夫人一点都不得宠爱,新婚第二日侯爷就到青楼逛去了。”

念冬越说越伤心,蹲下身来抓着姜柔的手:“小姐,这些家仆惯会看主人脸色,看侯爷不重视你,小姐人又温柔恬静,一个个便目中无人,只怕以后我们的日子会更不好过……”

她说的这些姜柔如何不知,看念冬凄凄切切的样子,她轻轻叹了声气:“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

郁子肖对她的态度尚未了然,她只知道对方似乎是对自己十分不喜,但是今日去向闵宜夫人敬茶的时候,她虽然未赏半个笑脸,却有意教着自己掌管家事。

再者这是皇上赐婚,郁子肖如何对她也就罢了,至于其他人,她断没有为着那些人委屈自己的道理。

“起来吧。”姜柔拉起念冬,对门口道,“来人。”

有丫鬟走了进来,微微施了一礼:“夫人有何吩咐?”

姜柔看着她:“午时膳食没有过来,我叫念冬去催,怎么听说不能准备饭菜?”

丫鬟恭恭敬敬道:“夫人,一日三餐的准备都有规定,奴婢也是不敢坏了规矩。”

姜柔淡淡道:“那为何午时的膳食没有按时送来?”

丫鬟脸上有一丝僵硬:“午时主院并未传膳,所以……”

“我倒是不知,主子用膳还要去传的,莫非这是侯府的规矩?”姜柔站起身,“我初来乍到,确实不知你们这儿的规矩,这会儿母亲应该还没歇下,我该去讨教一番才是。”

那丫鬟顿时变了脸色,伏在地上,声音慌乱起来:“是奴婢疏忽了,往日侯爷常常不在府中,没有传膳便不会准备,奴婢糊涂!还请夫人能饶恕奴婢这一次。”

她在地上伏了片刻,才听到姜柔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你叫什么名字?”

闵宜夫人管治郁府向来严厉,不通情理,丫鬟唯恐姜柔将自己的行为报上去,若是被闵宜夫人知道了,少不得会一顿狠罚,一听姜柔这么说,她立刻央求道:“奴婢唤作映儿,夫人……夫人饶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姜柔看了她一眼,平静道:“下去吧,以后这等小事就不要叫我费心了。”

“是。”映儿如蒙大赦,连忙退了出去。

她刚退出去,念冬就开心地凑到姜柔身旁,别扭道:“小姐,就该让她吃点苦头。”

“罢了。”姜柔浅浅笑道,“给她长个记性就是了,毕竟以后她们还要留在府中伺候,日后再慢慢立威就是了。”再者,郁子肖本就对她不喜,她若第一天便处罚下人,只怕会更令他厌恶。

想到郁子肖,姜柔在屋内扫视了一圈,问:“侯爷没有把镯子留下来吗?”

“你今日昏倒后,侯爷直接拿着镯子走了,奴婢也不敢说……”念冬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侯爷……侯爷他不会把那镯子送给青楼里的女人吧,小姐,这镯子可是……”

姜柔摇了摇头,神色凝重起来。

那人应该不至于这么荒唐,可是他会怎么做,她也没有把握。念冬这么一说,姜柔也在心里隐隐担忧起来。

“备些热水,我要沐浴。”姜柔压下忧虑,手指静静抚着桌沿,“他既去了绮春阁,想必今日不会回来了。”

以前常听别人说这郁小侯爷花天酒地,彻夜不归是常有的事,也不知何时能见他回来,后天还要回门,到时候……

姜柔昨天夜里受了寒,洗完澡又浑身疲累,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郁子肖倒没如她所想一样彻夜不归。刚一入夜,他便回了府,像往常一样带着一脸春色,手摇着那把折扇就大步向主院走去。

还未走到门口,突然听到一阵隐隐约约的哭声,郁子肖停了脚步,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就见路旁矮树那里有个身影。

啧,郁子肖一收扇子,敲了敲手心:“谁在那啊?”

矮树那里走出个人,正是映儿,一张小脸哭得梨花带雨,她一看到郁子肖,颤颤巍巍地行了礼,就开始抹眼泪。

郁子肖“诶”了一声,用扇子挑起她的下巴:“怎么了这是?”

映儿眼中含泪,甚是可怜:“今日奴婢做事不利,被夫人责怪了……是奴婢不好。”

郁子肖笑了:“你既知道是你不好,怎还躲这儿偷偷哭?”

“奴婢只是,只是……”映儿朱唇一颤,欲说又止,一脸受了委屈的样子。这副神态若叫平常人见了,定然要心生怜爱。

郁子肖当然知道怎么做个平常人,他伸出手指擦去了映儿眼角的泪,一脸心疼道:“可怜见儿的,肯定是夫人苛责你了。”

映儿轻轻抽泣一声,眼眸微动,似乎觉得氛围刚好,正欲向眼前人怀中靠,郁子肖却后退了一步,扇子一开,摇了两下,冲她笑道:“行了 ,本侯会给你做主的,下去吧。”

映儿神色不自然地退了两步,小声道:“奴婢告退。”

郁子肖看着她转身,收了脸上的笑,向屋内走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上情之情在线阅读第六章

    在婚假期间,王杰希和陆语嫄完全处理完了陆爸爸的丧事以及根据陆爸爸生前遗嘱完成财产分割。陆语嫄继承了其中的大部分财产,继母也分到了两处房产和一大笔钱用作以后的生活费。之前说了,陆语嫄对她这个继母的感官不好不坏,不厌恶,也没有什么感情。签完合同之后,她就直截了当的对继母说了:“你现在才40不到,拿了钱再

  • 火影:光头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六章

    千里之外,帝君收到白浅的传信,知她已搞定了凤九,便脚踏着七彩祥云,施施然地飘来了昆仑墟。意料之中,小凤九就躺在那玉床之上,迷迷糊糊地做着什么美梦。再见那石桌上,还有一封被镇纸压住的信笺,想必是白家的什么人留下来的,于是,拆开了信封,一行娟秀小篆映入眼帘,上面写着:帝君,我们几个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这时

  • 玩游戏伤心之第二章(8)

    食人花显然是被砸晕了。花蕾铺在地面上像一块不平整的短地毯,根须朝上,其中有几根仍然坚持的拽着泡泡剪,口水糊了一地。从花蕾里流出的口水似乎密度不低,向地面下浸透的速度很慢,反而逐渐漫向王波利脚边。“……”我居然被这么个玩意儿吓到了?/这TM什么鬼玩意儿!一身冷汗,目光呆滞,如临大敌,心跳如擂鼓——的王

  • 重复十万次当女婿在线阅读第5节

    蔓兮来到这个世界已近一月,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蔓兮也逐渐融入了这个环境,少了之前格格不入的违和感。这天,蔓兮刚用星网采买了一批新鲜的蔬菜,准备做一些爽口小菜,却见柏思从书房走出,神情严肃,像有话要说。“正巧有些刚摘的荷叶,晚上我蒸荷香饭,再搭个肉饼豆腐,风白鱼、鸡丝汤,蔬菜的话做个乌荠菜心,点心想吃

  • 恋上痞子男友在线阅读第3章

    贾赦见了,只是一笑,这丫头原是贾赦前头那位身边的,许是跟着主子的时间久了,这行事说话也随了几分前头那位的摸样儿。贾赦这人虽是个不务正业,但对前头那位却很有几分看重,不说别的,单看贾琏的能耐也知道,前头那位的手腕何在。要说,凭贾赦为谋石呆子的扇子就能把贾琏打个半死这事来看,贾赦和他兄弟贾政是一母同胞没

  • 短篇小说集之第三章(3)

    秦加加推着电动车艰难地往门口挤,结果被堵在保安室前的小门口,出不去也退不了,当真是进退维谷。旁边两个保安站在保安室门口说话。年轻一点的保安说:“你不知道,刚才秦星影帝就站在这小门口,别人都没发现,就我眼尖,一眼就认出他,结果一个激动,‘嗷呜’一嗓子,就把其他人招来了。”原来制造混乱场面的罪魁祸首不是

  • 重口味Alice[娱乐圈]在线阅读第七节

    虽然这个村庄很大,但毛小方认为只要守卫靠近有僵尸出没的树林的那部分村子就可以了。所以一行人就合力将法台摆在村门口,将朱砂什么的一一摆好。不过姜玄不这样想,他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这次僵尸事件的大boss可以是有智慧的,而且一般来说一个故事世界总不可能就他一个试炼者,姜玄认为很有可能有敌对的试炼者,

  • 末世重活第五章

    吴招娣的耳边一概嗡嗡作响,刘年之后说的什么,她再也没听进去。她紧紧拽着这辈子都不敢想象过的四百块钱,连手都是抖的。从失望,到怀疑,到被钱砸中后的不可置信,心情起伏巨大。之后一连好几日,吴招娣都是恍恍惚惚的,有时烧着烧着火,火钳一丢,就急匆匆跑回屋里里去了。接着屋里就会传来铁盒子的声音,吴招娣啪嗒一声

  • 重生之绝不再做乖乖女之进击的天龙

    【宿主:周天】【模板:混沌天龙】【修为:太乙金仙初期】(修炼境界: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人仙,地仙,天仙,真仙,玄仙,金仙,太乙金仙,大罗金仙,准圣(混元金仙),圣人(混元无极大罗金仙),天道,大道......)(每个境界都分为初、中、后、圆满)【属性:灾难与毁灭之龙】【当前解锁度

  • 一世不够再来三生可好之天禁战凯(求收藏)

    猛然出现的塌陷,让龙北溟坠落了下去,也不知道自己摔落了多久,甚至在落地的瞬间,最后一面盾牌也破碎开来。“不许跟小伙伴玩耍!不许总跟别人说话!你必须要学会自己一个人独处!”龙北溟看见自己上初中之时父亲严厉的呵斥,曾经他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每次忙里抽闲才能回家一次的父亲,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来!把这只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