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南柯一梦 重生脱胎换骨

2021/7/22 5:37:55 作者:樊清伊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南柯一梦
南柯一梦
作者:樊清伊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个夏天,七中发生两件值得议论的事。一:七中最差班班主任病重住院,不知道从哪找来一个留学生帮忙代课,据说留学生脸美腰细腿特长。别的班主任一天到晚忙着提高平均分,留学生忙着……迟到,早退,晚自习睡得比学生还香。二:中考当天为了救女朋友把自己亲哥捅进医院而不小心错过考试的南珂复读了,并且在今年压着分数线进了七中最差的班。围观群众:……想去七班,去看戏。#年龄差7岁##互攻#暗恋#算计#忠犬##你绝不是南柯一梦,我不允许#友情提示:前期校园,不早恋。后期都市,使劲恋。伊漫交过男朋友。

“姑娘都睡了一天一夜了,要不要再请个太医来瞧瞧?莫不是着凉,给病着了?”此位是太后身边的盛麽麽。

自从,南宫姑娘进宫陪伴太后老人家,她时常看见太后开嘴大笑,极开心。

欣慰啊!

只是,前几日,南宫姑娘随皇上妃嫔姑娘们一同守猎。回来后,就一直说身体累,想好好睡一觉。

睡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若不是还有气息,她都想到不好的方面去了。

太后含笑道:“随她睡吧!想必守猎跑累了。而且昨日太医不是说了,莹儿身体极好,只是久不运动,累的。”

盛麽麽也跟着嘴角含笑,附合道:“是。谁不知道太后你最疼这个南宫姑娘了,若是姑娘真是着了凉了,你还不得着急着。哪里还用得着老奴提醒。”

……

此时,睡在床上的南宫莹莹身体传来一阵阵酸累。

她想,也许这就是是死了的感觉吧!

只是人死了为什么还可以感到酸累?不是说人死了后什么感觉也没有了吗?

一想到这,整个人的精神都提了起来,而且,她还能睁开眼睛。

最吃惊的是,她竟然睡在熟悉的太后宫。

这是怎么回事?

急着起来弄清真相,一动身体又是一阵酸酸累累的疼。

难道皇上查明了她是被冤枉的?把她救了下来,还送回太后宫休养?

但是,她记得司马玉那杯毒酒,明明是剧毒。

世上无解药。

“姑娘,你可算醒了。婢女这就禀报太后。”说话这位是太后宫的锦儿,是太后老人家给她的贴身侍女。

这是怎么回事?锦儿竟然还活着?而且她刚才说禀报太后?

太后不是被她间接毒害了吗?

这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很快,太后笑呵呵地进来。

南宫莹莹看见太后整个人都惊呆了,没想到太后没死,她老人家又活过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由于太高兴,眼泪竟然不听使唤地落了下来。

太后见了,笑话道:“下次守猎咱不去了,瞧,好好一个姑娘回来,净折磨得如此伤心。”

太后说守猎回来的?

仔细想想前世,第一次皇上带领着皇后妃嫔公子公主官家姑娘一同去守猎,那次她在猎场差点被不知从何而来的箭射死。

回来后,就大病了一场。

太后莫不是说的是那次。

很快,南宫莹莹惊醒地想到那时的自己才十三岁。

如今她都进宫了五年。

想想她应该都十八岁了吧!

“莹儿,在想什么?莫不是真的病着了。盛麽麽去请太医。”太后见状担心道。

南宫莹莹忙阻止,道:“姑奶奶,我,我没事。”

“真的没事?”太后不太相信质问。

“真的没事。”南宫莹莹伪装从容回应。

“既然如此,再过一个月,就是你的十三岁生辰。姑奶奶许你出宫一趟,不过事先说好,不许生事,这次回去好好和你父亲母亲聚聚。”太后宠爱地继续说道。

瞬间,南宫莹莹被太后的话炸得脸面血色苍白。

十三岁生辰?

那么说,她已经被赫连谨和司马玉送来那杯毒酒毒死了。

现在,她其实是重生了,而且重生回到了五年前。

得知这个消息,她高兴得差点将太后揽入怀里狠狠地抱住。

握住太后的手,眼里充满了泪花。

太后拍拍她的手,笑道:“傻孩子,想家了怎么不跟姑奶奶说。往后想家了就回去看看,姑奶奶最舍不得我家姑娘伤心了。”

她并不是想家,而是重生令她太高兴了。可是她却不能告诉太后,既然她以为她想家了就让她这样以为吧!

旁边的盛麽麽突然取笑道:“姑娘,再过两年就要嫁人了,怎么还似小姑娘似的,哭鼻子。”

看见盛麽麽健康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南宫莹莹无比安慰。

想前世,盛麽麽被活活烧死,如今想起,心胸还隐隐作痛。

这世,不会了。盛麽麽不会再被人冤枉,她一定要好好保护好整个太后宫的人。

不许任何人伤害她们。

盛麽麽突然被南宫莹莹突如其来的坚强吓了一跳。

这个还是往日里她所认识的南宫莹莹吗?她的目光为何如此的坚定?发出来的气质一点也不似前几日那个胆小怕事,连蚂蚁也不敢杀的南宫姑娘。

出宫守猎,莫不是在路上摔了碰了?令她性情大变?

太后也感觉到了。

她抬起目光与盛麽麽默默看了几秒,各自心领神会摇摇头。

“姑奶奶,盛麽麽,你们一定觉得我变了?”南宫莹莹一语道破她们俩人之间的意思。

太后与盛麽麽点点。

南宫莹莹淡淡一笑,与之前那个胆小怕事懦弱的相国姑娘完全不搭边。现在的她就像个小太阳似的,发着光,透着一身的正气。

回想起前世,令她更加坚定地开口,说道:“从前我步步忍让,并没有换来和平,而是换来了杀身之祸。”

杀身之祸?太后惊问:“是谁要杀我宫里的姑娘,告诉姑奶奶,姑奶奶下旨赐他死罪。”

南宫莹莹盈盈一笑,继续道:“守猎时,我看见一只受了伤的兔子,好心追上去,想给它治伤。不知从哪里射了一支冷箭,我知道那支冷箭是冲着我来的。幸好是兔子救了我一命,不然我也不会安然无恙地站在姑奶奶你面前,还能你好好说话。”

“反了反了,竟然有人敢在背后伤我宫里的姑娘,盛麽麽…。”听闻南宫莹莹的经历,太后起了一身的冷汗,更是心疼起南宫莹莹,怒气地想将放冷箭那个人捉起来治他的死罪。

当下,被南宫莹莹阻止,道:“姑奶奶慢着,莹儿知道你疼我宠我爱我,可是,当日谁也没有看见是谁放的冷箭,若是咱们这样大张旗鼓去捉人,恐怕就正中坏人的圈套。”

“莹儿说得是,还是莹儿想得周到。”太后越瞧现在的南宫莹莹越是喜欢。

盛麽麽更是,南宫姑娘真是福大命大。经历生死后,终于脱胎换骨,不再任人欺负不敢还手,也不再事事听从长辈的话没有自己的主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人类社会之另外一面(10)

    我和王明献说话间,范剑探过头来轻声问:“我们部门总监怎么这么年轻?”我随口回范剑:“总监上学时就对销售感兴趣,大学实习期开始就在这个行业做了,业绩好就被提拔咯,与年龄无关。”范剑眨巴着眼问我:“你咋这么了解?”啊哦,话说太多了,答应过熊菲菲不公开我们的关系。回范剑:“我向别人打听过她!”“你打听她干

  • 洪荒之狠人天帝是我妹负伤归来

    江厌离果然没有猜错,江澄果然选择劝她留下,她没有多说,其实她也明白,要是她跟着江澄,反倒会使得他分心,现在阿羡也还没有找到,她是不敢出什么事来拖阿澄后腿的。“阿姐,我知道留你在这里很尴尬,但是我……”“没关系,我能理解,只要我们能重振江氏,我现在留在这里又有什么问题呢?”江厌离笑笑,给江澄收拾衣服,

  • 穿书后我成了饕餮饲养员在线阅读第一节

    夜店,向来是总裁文里最狗血泛滥的地方。陆熔抬头看一眼闪烁的红色霓虹灯,深吸一口气,以一脸求死的壮烈和决绝跨了进去。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穿到一本最最最讨厌的耽美总裁文里。确切来说,并不是穿越,而是被一个辣鸡系统带进小说里做任务来了。一想到接下来要做的傻逼任务,陆熔就再也控制不住地大骂出声。妈的。任

  • 第十二名幸运者楔子 甲骨—殷墟

    第一节陈龟版光绪二十五年的春天,身为国子监祭酒的王懿荣王大人出现在了北京城鹤年堂药铺的门口。鹤年堂掌柜的看到王大人的身影后连忙起身迎接,恭恭敬敬地把王大人让到药铺侧厅,同时让伙计奉上一盏香茗。要说在北京这个遛弯都能碰上二品大员的地方,一个从四品的京官实在算不得什么,曾经有一句笑话说:城头掉下一块砖,

  • 重生成Omega后所有人争着要娶我在线阅读第五章

    灌灌是种什么样的山海妖兽呢?山海经记载:“有鸟焉,其状如鸠,其音若呵,名曰灌灌,佩之不惑。”意思很明显,就是灌灌这种鸟类长相肖鸠鸟,声音并不好听,有如人类斥责叫骂声,但它的皮毛却是一种宝物,可解千忧百惑。陆遥听过凡人相怼时的互骂声,咄咄逼人,一句接着一句,唯恐落了下风,那声音饶是平时如何动听悦耳,在

  • 人生的抉择在线阅读第2节

    这时我的父亲。已经大概地看出了胜负。于是便把大伯找来。俩人在商量着事情。而年少的我。虽然。不能参加战斗但还是有一种冲动。说话间,我的爷爷。又立刻快速。上去和王段海继续战斗。而这个时候,王断海带来的三个人之中的两个也动手了。父亲和大伯正在商量事情,但看到那两个人来了之后也纷纷运用身法。来和他们决斗。这

  • 巴甫洛夫式追星[末世]在线阅读第四节

    百族之地,群山连绵不绝,此处为百族的上古族地。恒古时期,大陆模块归一,世界万族分为东西南北四个大家族。时至中古时期,大陆模块分崩离析,四大家族就此离散,主要族地分散成数个零碎之地。此地便是众多零碎之地之一,具体是族地的哪个分支尚且不知!山岭间,数道身影疾步行驰,其中领头的为星辰族白皓,罗刹族十七,紧

  • 戏精女主穿越了步步生情思

    第二天,顾楠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刘丹从床上拽起来。两人胡乱吃了个面包,就风驰电掣的往何之桓办公室跑。桌上的几盆绿萝养得极好,原本放在窗台,何之桓搬进来没两天,就发现它叶子已经被晒得些微发黄,只好给挪到办公桌上,没想到,长势却越发好了。何之桓端着杯清茶,听坐在身侧的钟杨介绍课题。今天没有排课,就胡乱套

  • 自从我,满级大佬穿成金闪闪以后之第三章(3)

    沈砚看着他咬牙切齿,目眦尽裂一副想要扑上来杀死自己的样子,心里有些疑惑,这人认识他?不,应该是认识赵昙?并且赵昙还得罪了他?沈砚对赵昙并不了解,对眼前这人更是连名字都不知道,只是见他倒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一次次失败的样子,颇有几分物伤其类之感。“需要帮忙吗?”沈砚站在门口问道。“滚。”男人低

  • 全能天后[古穿今]第8章在线阅读

    阿仁看着娘:娘你别哭,阿仁摘到果果了,阿仁给你吃果果。雨嫂看着阿仁手中的果子就知道阿仁一定去了远处的林子,因为近点的小林子根本就没这么大的绿浆树果,要有也早就被村里的孩子摘来吃了。雨嫂对着阿仁的屁股就是两巴掌:娘和大伯们怎么跟你说的,那大林子是你这么小的孩子进的吗。万一迷路了或者遇到老虎豹子什么的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