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笑观江湖之团聚之一

2021/7/22 6:03:37 作者:追梦十五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笑观江湖
笑观江湖
作者:追梦十五来源:飞卢小说网
好不好,全由你决定(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崇安城门刚开不久,一行人便匆匆出城。也不知是什么事如此急迫。天还没亮便在此等候。

领头是个少女,正当妙龄。云鬓作衬,玉颈修长,肤白如雪,借着晨色盈盈作光。她姿态婷婷,步态轻盈,身披白色纱衣,内着绿衣裹身。微风拂来,忙去捋发,犹如“半波绿叶碧螺纱,摇曳摧折水仙花。”雕眉微皱,一阵疲态。又似心神不宁。

走了不久,少女身后的少年便道:“大师姐,也不知道小师妹是怎么出的城门。已经赶了那么多路还没碰上她。她做事不知轻重,若是任性妄为闯出祸端,那可就糟了。”

少女点头对众人道:“三师弟说的不错,我们加快脚力,小师妹功夫一般,江湖经验尚浅。又娇生惯养,走累了自然会停下的。常言江湖险恶,众师弟受累,加些脚力,定要寻得师妹。”

众人齐声道是,连忙加快脚步。行了约莫两个时辰,仍没看见小师妹。见前方有处茶摊,一行人便前去歇息。莫想到,只听得娇脆一声“大师姐”。只见一位少女,碧玉年华,笑靥如花,娇小可人。朝众人挥手道:“董淳雪大师姐,诸位师兄哥哥,快来这边坐,我帮你们占了个好位置。”

董淳雪脸色一沉,随众师弟坐下后道:“你……”还未等说完,小师妹便道:“来,诸位师兄哥哥走累了,我给你们倒茶。大师姐,我帮你叫点心。”她生怕董淳雪生气,忙献殷勤。

董淳雪怒道:“谢媛你可知错。”

谢媛是武夷山派掌门谢中州的独女。她与董淳雪感情甚好,犹如姊妹。董淳雪也对她爱护有加,在门派中往往处处围护。谢媛虽天生淘气,但也懂得分寸。如今见到董淳雪面有怒色也不敢多言,道:“我偷偷出城也是为了早点见到大师哥。信上不是说了,大师哥这几日便会到的。我们在崇安城里等了三天,怎么他还不来。反正在城里闷得慌,不如我们出来等不是更好。”

董淳雪一时不知该如何回话,在一旁的三师弟道:“大师姐,算了吧。大家也确实挺想念大师兄的,也想早点见到他。小师妹这次虽是错了,但也知道分寸,在这里等我们。幸得平安。大师姐,这次接大师兄游历归来也算是喜事免得扫兴,就原谅了小师妹吧。”

董淳雪道:“吉祥,怎么你也帮着她。等坤尽回来了,你们就一搭一唱吧。我这个大师姐也管不了你们了。”

张吉祥道:“这……”在一旁的四师弟钟昀道:“乱花渐欲迷人眼,大师姐你瞧,这景色多漂亮。瞧这景色的份上,师姐你就别为难三师兄了。三师兄为人老实的紧。”

董淳雪道:“我……我哪有为难三师弟。我……”

五师弟柴宝平日机敏,忙道:“小师妹,你知道你当晚不见了大师姐有多着急,都哭了好几回。她一晚上没睡好,大师姐平日美艳动人,笑若桃花。如今脸色苍白,一脸憔悴。天还没亮就拉这我们在城门口等。一开城门飞的就冲了出来。大师姐平日是最疼小师妹的。对吧对吧。”他忙朝几个师兄弟使眼色。师兄弟也知道柴宝用意,虽然言语夸张,但句句在情理之中。众人忙配合道:“嗯嗯嗯。是的,是的。”

谢媛一听到柴宝如此说道心里一阵难过,想不到大师姐如此担心自己。这般任性也确实不对。忙对董淳雪道:“好姐姐,媛儿知道错了。下次不敢了。”

董淳雪确实担心谢媛,她只表面不动声色,内心焦急如火。刚听柴宝一番言谈说中自己心意。如今又见到谢媛知错认错,心里再也藏不住,如释重负,一下子轻声哭了出来。

众师兄弟见如此情况大出意外,柴宝一时不知如何收场,忙对六师弟徐元良使了个脸色。徐元良比谢媛年纪还小一岁,他哪里能分辨如此复杂的形式。见柴宝对自己使了个脸色便道:“大师姐,大师姐,我……”

董淳雪也觉自己有些失态,擦了擦眼泪忙道:“师弟,你怎么了。”

徐元良道:“师姐,我饿了。”

此言一出众人大笑。事发突然,董淳雪忙把手遮掩着嘴巴笑了起来。柴宝忙捂着肚子,笑的出了眼泪。忙道:“吃吧,吃……哈哈哈。”

众人从天亮一直走了约莫两个时辰,确实劳累。眼见快到中午,董淳雪吩咐了柴宝叫他与摊主商量弄些吃的。给了些铜钱,摊主便上了写茶水忙活去了。

众师兄弟正谈笑刚才六师弟的语出惊人时,从北面渡来一波乞丐。他们三两成群,唉声叹气,呜咽声不绝于耳。

谢媛心地善良,见状不忍,道:“大师姐,我们还有多余的银两么。”董淳雪道:“你要来作甚。”谢媛道:“我瞧那些人可怜,不如我做点善事吧。也难得下山,行侠仗义,助人为乐也是我辈武林中人的义不容辞之事。”董淳雪笑道:“也对,只要你乖乖听话,施舍些便施舍些。”又吩咐柴宝去问摊主要写馒头和水。怎奈乞丐太多,摊主的馒头都不够,众人便见到年轻有力的便少给些,见到老人跟小孩便多给些。

钟昀道:“也不知怎么搞的,哪来那么多乞丐。”张吉祥忙道:“最近倭寇闹的厉害,朝廷税收又重,真是把百姓往死里面逼。我看这些人未必就是浙江来的。”钟昀又道:“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吃了上顿没下顿,当官的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一会吟诗,一会又自言自语。张吉祥不再理他,自顾自把馒头一分为二。忽听得小师妹叫道:“师姐,师兄你们快来呀。这个人快不行了。”

众人忙朝小师妹身边跑去。只见一名身强力壮的汉子,双眼已瞎,嘴唇发白,浑身是伤。这瞎子拖着一个板车,车上又躺着一名汉子。模样较好,披头散发,像是得了什么重病似的,奄奄一息。

谢媛道:“大师姐,你快救救他。他好像要不行了……”张吉祥忙跑到谢媛身边,忙伸手为那板车上的男子把脉。刚一触碰便惊出一身冷汗,道:“这人受了极重的内伤,经脉大损,恐是这辈子就要躺在这车上了。”谁知此言一出那瞎子大哭道:“不会的,不会的。先生……先生一定会好起来的。”

董淳雪见状也不忍,道:“吉祥,快拿出武夷山的丹药来护住他的心脉。钟昀,你帮他擦下身子,别让伤口烂了。小师妹你照看一下这位……这位前辈。”她本想说瞎子,怕又言语失态,连忙改口。

众人忙了一阵,喂了药丸,处理了伤口。谢媛对瞎子道:“大叔,你与这车上的大叔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你身上有伤,眼睛又不方便。你要去哪,我们送你。”瞎子道:“多谢姑娘,我眼睛没有完全瞎,还能看得见一点。但是到了晚上几乎就什么也看不见了,所以我只能早上赶路,我怎么样都不要紧的,只要治好我家先生,天涯海角我也不怕。”

谢媛只觉他可怜,道:“大叔这里有些干粮跟水,你拿着吧。路上你可要当心,别被坏人拿了去。”谢媛天真烂漫,她哪知抢匪只要财物,不会抢别人的口粮。

瞎子接过东西道:“多谢,有劳姑娘。”随后拧开葫芦,走到中年男子身边道:“先生,先喝点水。”那中年男子微微颤颤,浑身不能动弹,喝水都很困难。好不容易喝了几口,又一阵咳嗽。董淳雪与众人见此一幕皆是于心不忍,心觉二人可怜。

瞎子收拾完手边的东西。背起拉板车的绳子使了力气,车子动了起来。见他肩膀上都是被绳子拉伤的痕迹,一路走来想来也是艰苦非常。他又回头朝众人道了声谢。慢慢的往西去了。

董淳雪望着瞎子远去的背影道:“也是一位有情有义之人,上天如此待他也是不公。”张吉祥接过话道:“大师姐,我刚才帮车上的中年人汉子把脉,只觉得那人内力浑厚,武功定是不俗。能把那样的人打伤成残废,不知遇上何等的恶战,我现在想想背后都要出一身冷汗。”董淳雪又道:“江湖险恶,我们这几日下山奉了掌门之命。只要接到坤尽立刻回山,千万不要大意。吉祥,你帮我看着这几只小猴子,我怕他们古灵精怪,又闯出什么祸来。”张吉祥点了点头道了声是。

董淳雪正与张吉祥交谈之际,一名浑身污垢,披头散发的乞丐扑倒在董淳雪的面前,双手抓着她的裙子道:“好心人,给点吃的吧。我快饿死了。”

董淳雪尴尬一阵,心想哪有乞丐这么动手动脚不知好歹。可转念一想,说不定是真的饿了。情急之下也顾不得那么多礼数。对那邋遢乞丐温言道:“不要急,都会有的。”随后便拿出馒头递给邋遢乞丐。谁知乞丐心急,见到馒头一把抢过来,在董淳雪手上又摸又蹭好生无礼。董淳雪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

董淳雪本是学武之人,身手敏捷。若是一般人想占便宜也没那么容易。可偏偏这名乞丐动手出其不意,又像是故意为之。被这样“顺手牵羊”,董淳雪惊的把手一松,两只馒头掉在地上。这情景被众师兄弟看见,纷纷跑到董淳雪身边。

谢媛朝那乞丐道:“你这人怎么如此无礼,我们好心施舍,你怎地如此占别人姑娘家便宜。”乞丐也不理他们,捡起掉在地上的馒头,走向人群的角落吃了起来。

柴宝看不下去,怒道:“这人竟然也不道歉,也不解释,定是故意的。我一定给他点颜色瞧瞧。修叫他以为我们是好惹的。”柴宝本想动手,却被董淳雪拦下。道:“算了。想也未必是故意的。万万不可节外生枝,我们今日别忘了正事。”随后拉着众师兄弟妹往茶摊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众人吃过午饭,又等了约莫一个时辰。谢媛道:“怎么大师哥还不来,是不是路上耽搁了。又会不会他已经上山了,我们错过了。”董淳雪道:“别急,再等会吧。”张吉祥接过话道:“大师姐,再等会差不多要回城了。路上还要走两个时辰呢。”

谢媛起身道:“我再去打点水。”

茶摊此时人越聚越多,谢媛身材矮小,在人群中穿来穿去。只见人群中被一声尖叫声围成了一个圈。谢媛被困在了中间。

见到如此情形的董淳雪一行忙往叫声处去。眼见一位男子身材高大,拉着谢媛的手道:“你撞到了本大爷你知道么,你不知道本大爷是谁,口气还不小。你也不去打听打听,在这福建境内老子说一不二。”

谢媛道:“我只不过是水壶里的水溅到了你身上,水是干净的。大不了我赔你些银两,你干嘛抓着我的手。男女授受不亲,你快放开我。”谢媛力气没那男子大,虽然会些武功,但那男子一只大手握着谢媛。握法看似普通,实则封闭了谢媛手上的穴道。招式巧妙,动作老成。

董淳雪见状道:“原来是安溪佛耳,隐山派的晋连城晋师兄。晋师兄可否高抬贵手,放过我家师妹。若是师妹有得罪之处,小妹代为赔罪。”

晋连城笑道:“你认得我?算你有点眼光,你们是何门何派。竟敢得罪本大爷。”

董淳雪道:“小妹武夷山派的董淳雪,前几月贵派掌门仙逝,我奉我家掌门之命前去吊唁。接待我的正是贵派的郎掌门。从武夷山到佛耳山道路虽远,但两派向来交好,并无过节。我想晋师兄与我家小师妹定是有些误会,还望晋师兄海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是虫族之王在线阅读第2章

    那个女孩子看到陆旬哭了,愣了一下,女孩子显然有些慌乱,他没有想到陆旬竟然会直接哭了出来,她以为是给吓哭了,她刚准备跟陆旬解释,陆旬摆了摆手,打断了那个女孩要说的话。那两个修士回头看了看陆旬,见陆旬往这边看,脸上也有些不悦,但也没说什么。“因为这是我们雪月谷的地盘儿,我说收多少灵石就收多少灵石,如果拿

  • 汉魂之三生缘第4章在线阅读

    深红领,灰熊公国,黑荆棘山谷都位于世界的北方,所以也被称为北地三领。这里虽然气候恶劣,但是却十分富饶。茂森的森林中蕴藏着财富,矿脉里出产的矿石沿着水路,销往全世界的各个地方。商人们总是这样咒骂:天知道神上神卡耶在创世的时候是怎么想的?为什么稀有的矿物都集中在北境,那些北地佬已经富得流油了。当然,他们

  • 我是婆婆的心腹在线阅读第1节

    “你个龟儿子,让你别去偷东西你怎么就是听不进去呢?一声声愤怒的咆哮充斥着少年的脑海.只见少年无动于衷,这可让身为父亲的壮汉更加气不过!愤怒地一脚使劲踹到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年身上,少年瘦小的身体如同风筝般的飞了出去.一股剧烈的疼痛由胸口传来,一口气上不来差点咽气,剧烈的咳嗽过后才慢慢的恢复了正常气息,一

  • 下班去抓鬼在线阅读第2节

    杭州一隅,一处豪门巨宅赫然而立。雕镂挂画,朱门耸立,不失百年传承世家的气派。这一天,两个人影从远处渐渐走进。一老一少,看衣衫装扮,像是两个乞丐。老年的乞丐眯着眼,看着大门之上“吕府”两个字,指了指笑道:“念儿,看到那个牌匾了吗?“吕府”!多响亮的的招牌啊。”“爷爷,你又想搞什么鬼?你这次无论你说什么

  • 微光盛世在线阅读贪财

    “向南,我们明天晚上去看电影吧”“又去什么野鸡影院?”“哎呀月底了,没钱了,凑合凑合吧,休班闲着也是闲着,走了看个恐怖片去,听说很有意思”“好吧”王向南是一个应届毕业生,​约她看电影得叫张西顾,两个人收入低微,但是也从没放弃过娱乐。张西顾常说“玩嘛,好好玩得了,养家糊口那是男人得事,你管着嫁出去就好

  • 明末极品无赖之真可爱(6)

    在明淼身上晏烽突然找到了做长辈的乐趣,熟练的忽视掉明淼言语中的拒绝,开始计划起要布置的阵法。明淼狐疑地看着他。这人怎么突然不吭声了?难道又在打什么主意?看在颜峰的眼里就像是第一次离开了家的小猫儿,故作淡定,探头探脑,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让人忍不住想要叼回家。别说,晏烽就这么一想,还真有了这么一个打算

  • 灵狐契在线阅读第四章

    经过三个月的时间,雪女雪丽带着夜兮赶到了奴良组的总部。在这三个月的路程中,不管再苦再累,夜兮都没有说过一句抱怨的话,这让原本只是有着与总大将一样容貌的夜兮而让雪女有一些好感的话,现在就是真正的喜欢上夜兮了,毕竟他现在只有两岁啊,这样大的赶路,就算是妖怪,也与普通人类无异啊!雪丽抬头看着奴良组总部的大

  • 聊斋鬼故事重生

    第一章重生周围的寒意让苏慕锦下意识的环住自己的双臂,虫蚂爬过身上的感觉似乎还尤为的清晰。走开,放过我。苏慕锦在心里不断的怒吼呐喊着,耳边似乎还能听到苏祈的笑声,渐远渐近,尤为的刺耳。“啊。”猛然间,苏慕锦整个人像失去水分的鱼儿一样猛的弹起,额头上豆大的汗水还在不断的流淌着,而身上的单薄的睡衣早就被汗

  • 炁破天下在线阅读第七节

    两人用过午饭,又安安静静歇了一会,紫心和林珏一起去了前殿拜了菩萨,林珏跪在蒲团上虔心许愿,“求菩萨保佑,信女一愿家人平安喜乐,二愿父母长命无忧,三愿薛家公子是我良人。”默念之后给菩萨磕了头,回头见尹紫心还闭着眼低着头嘴里念念有词,声音太小,没有听清,神情却少有的严肃。林珏站起来出了殿,门口站了个慈眉

  • 妖尾之彼岸残光在线阅读第8节

    那人推开酒馆的门,带进了一阵风,风里卷着鹅毛一般大小的雪。风里带来阵阵寒气,可是那人不为所动。李樵褰想要看清那人的模样,可是昏黑的烛火下,根本看不到他长什么样子,只能借助大漠中的孤月,勉强看到如刀刻一般的容颜。李樵褰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你是谁?”那人没有说话,沈憬韬打开依小瓶子酒,向那人丢去。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