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报应使然之搬家

2021/7/23 2:09:11 作者:大水DS 来源:晋江文学城
报应使然
报应使然
作者:大水DS来源:晋江文学城
爱的深沉,疼的入骨。可以是你的青梅竹马,也可以是公主的骑士。唯一的愿望就是她可以安好,往后余生,苦尽甘来。

乔惜顿时恼了,这男人从见面起就阴阳怪气的,自己到底怎么惹他了?!

“萧晏城,请你注意你的言辞!”

乔惜走到萧晏城跟前,伸出手指狠狠戳在他肩头:“不管我妈和你妈有什么恩怨,如今两位都已经去世,你打算一直活在她们的仇恨中是你的事,但是请不要拖我一起陪葬!”

萧晏城眉角一挑,满脸嫌弃的伸手拍开了乔惜的手指:“别碰我!”

乔惜看着他万分不情愿的模样,突然觉得住下来也好,她就是要看着萧晏城每天如鲠在喉又吐不出来的别扭样。

思及此,乔惜拍了拍手笑道:“既然萧伯伯已经安排好了,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等我回去搬行李,在此期间,麻烦你安排好我的房间。”

萧晏城眼底的鄙夷毫不掩饰:“房间何必安排,这别墅最不缺的就是下人房。”

乔惜正要发怒,可转念一想,自己住进萧家本来也就名不正言不顺,如今东哥又逼得那么厉害,留下来已是萧镇远开恩,又何必计较那么多?

她微微一笑:“那我去搬行李。”

“行李?”萧晏城冷笑:“就你那堆破烂,也称得上行李?”

萧晏城话音未落,门口已经鱼贯而入一群人,个个手上都提满了清一色的黑色箱子。

乔惜满眼疑惑的看着他们一字排开在自己跟前,紧接着箱子打开,里面全部都是自己的东西。

呵呵,这男人嘴上毒,实际还挺贴心!

乔惜促狭的看向萧晏城,却见他紧皱眉头看向第一箱道:“这些东西收过来脏我的地板吗?扔了!”

乔惜闻言回头,佣人正将她的衣服全部丢出去。

“喂,你干嘛丢我的东西?!”乔惜拽住萧晏城的手臂,却被他一把甩开:“这箱也丢掉。”

乔惜一看都是自己的锅碗:“喂,你不要得寸进尺啊!”

“丢掉!”

“萧晏城!”

“丢掉!”

我去!

乔惜急了,直接纵身扑在了箱子上,这可是她最后一箱东西了,再丢她连换洗的衣服都还没有了,何况,这箱子里还有她的宝贝。

“这箱不许丢!”

乔惜转头看向萧晏城,见他一张扑克脸没有丝毫起伏,禁不住软了声线:“就这箱不要丢好不好?”

识时务者为俊杰!

乔惜努力可怜巴巴的看向萧晏城,可这杀神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缓缓开口道:“丢,掉!”

他话音刚落,几个佣人就过来拖拽乔惜,乔惜也来了牛脾气,八爪鱼一般死死压在箱子上不肯挪身。

“没用!”

萧晏城的低骂声里,两个保镖应声上前,一把就将乔惜拎了起来。

几个佣人急忙抬起箱子就往外扔,乔惜急得大喊:“萧晏城,我跟你势不两立!”

萧晏城的冷笑声里,箱子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一串白水晶的手珠从箱子一角飞脱而出。

乔惜瞪大了眼,那是奶奶留给她的唯一遗物!

“不!!!”

乔惜的痛呼声里,水晶手珠砸落在地,珠子四溅飞散,乔惜挣脱保镖的控制扑倒在地,拼命捡着地上零散的珠子。

尘土扑满脸,她也毫不在意,她卑微的跪在地上,神经质的搜索着身边的珠子,然后膝行过去一颗一颗的捡起。

想到奶奶和母亲,想到今天所受的委屈,乔惜努力瞪大眼,让眼泪不要滑落。

她微颤的指尖碰到一颗珠子,那珠子顺势就滚了出去,乔惜急忙跟过去,去见珠子被一只精致的皮鞋踩在脚下。

乔惜抬起头来,碰上了萧晏城冰冷的眼眸:“穷鬼就是穷鬼,一串成色不好的白水晶也值得大惊小怪。”

乔惜紧咬下唇不说话,只伸手去拿那颗珠子,萧晏城见她不回话,心情愈发糟糕几分,脚下用力,干脆连乔惜的手一起踩在脚下。

乔惜拔了几次都不成功,只得抬头看向萧晏城:“放开!”

“凭什么?!”

萧晏城挑眉,似乎十分满意乔惜现在狼狈不堪的模样。

“我叫你放开!”乔惜突然发飙,抱住萧晏城的脚冲着小腿就是一嘴。

“混蛋!”

萧晏城吃痛,下意识蹬腿,乔惜就像断线的风筝被他踢出老远。

看着她跌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的模样,萧晏城心底又有些后悔,自己怎么能迁怒于她?

乔惜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强忍的泪水终于溢出眼眶:“成色不好的白水晶又如何?在你们有钱人的眼底,是不是只有成色好与不好的区别?就如同人在你们眼里,就只有富人和穷人的区别?”

乔惜第一次没有畏惧萧晏城的目光,勇敢的直视进他的眼底。

她举起右手的珠子:“这是我奶奶留给我的唯一遗物!是我的宝贝,我的念想,是她曾经来过这个世界的证据!”

她泪水横流:“萧晏城,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亲情?你以为你逼迫我给你母亲磕头就是你对她的孝心?你以为我母亲当小三,就是不爱我?你错了!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我们都是身不由已的。”

“如今萧伯伯还在世,他是你唯一的亲人,你却对他如此态度。”

乔惜想到母亲在世时,每次她回来自己都没有给她好脸色,心底就隐隐抽痛。

她竟从没理解过母亲笑脸后的忍辱负重,为了给自己和奶奶好生活,为了供自己上大学,母亲背负得比她更多。

她深吸一口气:“你是有钱人,有些事你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我们却需要跑断腿,你永远不会懂得生活的艰辛,你只会记得那一点点的伤害。你甚至都不会尊重别人的选择。”

“是!我母亲不对,可你母亲并没有因此选择离婚,你是否尊重过她的选择?”

萧晏城闻言道:“你不配跟我谈尊重!”

乔惜凄然一笑:“萧晏城,你永远不会懂得尊重!所以,你也不配我尊重你!”

乔惜字字诛心,萧晏城突然意识到,自己竟从未设身处地的为乔惜考虑过,他只派人调查了乔惜的背景,就认定了乔惜一定和她母亲顾海燕一样爱慕虚荣。

从一开始,自己就给乔惜就先入为主的贴上了“拜金女”的标签。

如今看着她提泪横流的模样,听着她声声控诉,萧晏城觉得心底也十分不好过。

可道歉?

萧晏城的眉角抖了抖,一开口却变成了:“巧舌如簧,你以为你这样说,就可以博得大家的同情?!”

乔惜如坠冰窟,这个男人,真不是人!

她收敛起自己的愤怒,昂然抬起头,骄傲十足的道:“我不需要任何人同情,我只做好我认为对的事。现在,麻烦你让人把我的行李全部搬进我的下人房!”

萧晏城目光略过那几箱被抛在门口的箱子,他有洁癖,他看见那些颜色颓败的衣服就觉得不舒服。

可看着乔惜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他皱了皱眉,一张嘴却又变成了:“这些垃圾,怎么可能进我萧家的门?!”

“萧晏城!”

乔惜气得跺脚,怒目相对,空气里仿佛有火花四溅、吱吱的电流声让人耳膜嗡嗡。

俩人互相对峙,誓不相让。

众佣人、保镖面面相觑也不知该怎么办。

萧晏城在萧家就是王,又有谁敢忤逆他?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从门外快速移动进来,气喘吁吁的道:“萧总,美国方面突然提前了会议时间,我们现在就要赶紧回公司。”

秘书说毕,才发觉别墅前气氛不对,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看了萧晏城一眼。

萧晏城缓缓将目光移动到秘书身上:“我们走。”

萧晏城与乔惜擦肩而过时,忽然停了脚步,头也不回的道:“管家,安置好她。”

年迈的管家从人群中走出,微微躬身,众人见状齐齐躬身恭送萧晏城出门。

乔惜忍不住瘪了瘪嘴,一群神经病!都21世纪了,还这么老封建!

她心底腹诽未完,就见管家走到了她的跟前:“乔小姐,跟我来。”

乔惜急忙抢过最后一个箱子,亦步亦趋的跟在管家身后。从背后看,管家骄傲的像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

抬着头,挺着胸,撅着屁股。

乔惜忍不住想,这别墅里的人,除了萧镇远正常点儿,其他是不是都是出门没吃药的?

她正想着,猛的撞上了管家的脊背,管家不耐烦的望着她道:“乔小姐,这是你的房间。”

“就这?!”

乔惜挑眉,倒不是房间不好,而是相比于自己原来住的地方,这里好得太多了!

“这就是萧晏城口中的下人房?”她心里嘟囔,果然是有钱人的思维!不过房间虽好,相对于这栋别墅来说,确实也只能算是“下人房”。

“谢谢,那就这里。”

收拾了一会儿,将房间中不需要的东西都整理出去之后,这里顿时就显得有格调多了,天色也渐渐暗淡下去,乔惜找了绳子来串奶奶的手串,串了一会儿才发觉,珠子居然不见了两颗。

她垂头丧气,干脆仰躺在床铺上。

脑子里如一团乱麻,母亲、奶奶、萧镇远、萧晏城、东哥……

无数张脸在她脑海里盘旋不去,她翻了个身,用被子将自己全身罩起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生物钟准时将乔惜叫醒。

看着陌生的天花板、揉了揉咕咕直叫的肚子,乔惜才想起昨晚居然没有人叫她吃晚饭。

自己还真是不受萧家待见。

乔惜苦笑着起身准备洗漱,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闺蜜小芳道:“乔惜,今早上班提前半小时打卡,你可动作快点儿!”

“啊?为什么?”乔惜一边加快速度,一边问。

“听说是公司要来个什么大人物,全公司上下严阵以待,你别掉链子!”

“我也得加快速度了,亲爱的,我们公司见!”小芳说着就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盲音,乔惜不敢怠慢,匆匆忙忙换好衣服就冲出了别墅。

可这是什么?!

站在别墅门口,乔惜欲哭无泪。

方圆几百米一片森林,公交车站更是毫无踪影!

乔惜急忙打开手机,地图显示,最近的公交车站也在一公里以外。

我嘞个去!

乔惜很想骂人,她昨天被绑过来时,心事重重浑然没有注意到萧家别墅居然是在郊区。

乔惜站在路中央垂头丧气,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滴滴声。

乔惜一回头,顿时眼睛一亮的扑了过去:“萧晏城,你要进城吗?带我一路吧。”

萧晏城面无表情的升起车窗,乔惜几乎贴在车窗上努力:“我知道你讨厌我,可是一码归一码,我今天真的有急事,必须及时赶到公司。”

见萧晏城依旧无动于衷,乔惜急忙道:“我给你车费就是了,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最不济,带我到公交车站行不行?”

面对萧晏城的冷漠,乔惜也豁出去了,她如今唯一只剩这个工作了,她不能丢了工作!

她一把拉开车门,嗖的就钻进了车厢死死拽住后座的安全带道:“别想赶我走,我死也不会下车的!”

萧晏城闻言,突然淡淡一笑。

那一笑如雨霁天青,看得乔惜微微愣神,这男人笑起来还挺好看的啊!

乔惜一个出神,车身已经标飞而去,很快就到了公交车站旁边,车身却带停不停的缓缓移动着。

身后呼啸而过的公交车停在站台,乔惜急忙开车门,手腕处却被萧晏城握个正着。

乔惜下意识回头,就对上萧晏城的脸。

近在咫尺,鼻息可闻,乔惜听见自己狂乱的心跳,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想干嘛?”

萧晏城眼底笑意更浓:“你不是说你死也不下车吗?我帮你兑现诺言啊。”

“我,我,我……”

乔惜结巴,面对帅哥一枚,她只能强忍口水,却控制不了自己的心跳。

“行了,下车吧。”

萧晏城忽然变了脸,手指用力车门打开,乔惜滚瓜一样的掉出车外。

她还没坐起身,车子就扬长而去,喷了她一头一脸的尘土。

“萧晏城,你个死变态!”

乔惜手舞足蹈的骂人,可心里更恨的是自己,怎么就那么没出息,被他看得脑子都不会转了呢?

乔惜懊恼的转头,公交车轰鸣着正要离开。

她大叫一声狂奔追去。

该死的萧晏城,原来是为了让自己错过公交车,才搞得那么暧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他从地狱里来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四章正值周末,郁颜把行李收拾好,又打扫了一下清洁卫生,忙活出一身的汗,去浴室冲洗了,换上干净的长裙,头发用毛巾擦干,看了看空荡荡的冰箱,她决定去楼下超市买点蔬菜和水果。至于锅碗电器这些,她已经提前定好了,只等明天送来。晚饭也只吃了点水果,晚上十点,准时上床睡觉。可能是初到陌生的地方,这让她怎么都睡

  • 井在线阅读第十章

    签完了血契,两人便立即前往了云来渡处理妖鲤。因为在海里,抓捕变得十分困难。祁衡和萧一尘借了一只船,向村民所描述的地方靠近。不过一会,水底便有了动静。祁衡只是坐在船边,打算看萧一尘用什么应对方法。但萧一尘的应对办法是祁衡所始料未及的。萧一尘所使用的招数虽然毫无出处,但使的却甚是利落,让祁衡眼前一亮。萧

  • 废材翻身之狂傲三小姐在线阅读第七节

    兰香激动的跑到程金凌身前说道:“小姐,您可算回来了!”“我当然要回来了,不然你这小呆瓜指不定要给我添什么乱子。”程金凌莞尔一笑。程心莲不可置信的跑出来,惊奇的说道:“你不是被土匪劫持了吗,怎么会逃出来?”“二妹妹怎么知道我会被土匪劫持?”程金凌斜睨着她。心想着:兰香只见到我被黑衣人掳走,又怎知土匪的

  • 风雪染归途在线阅读第3章

    等叔叔说到一时没词儿的时候,路明非调笑了一句“古德里安教授……你们到底觉得我哪一方面……比较好?”古德里安教授愣了一下,“都好!我们招生看的是综合素质,对于成绩单并不很在意。”“可是,”路明非不依不饶的,“卡塞尔学院还开奖学金,条件真是太好了……怎么就觉得很难相信呢?”古德里安教授挠了挠花白的眉毛,

  • 赤水女子在线阅读第4节

    过了很久,叶青云的梦境仍然历历在目,难以忘怀。看看了时间,凌晨两点半,周围一片寂静。叶青云躺下身子,闭上眼,准备睡觉。闭着眼,但久久不能入睡,叶青云感觉过了好久,睁开眼,忽然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了,四周静悄悄的,空荡荡的,只有一颗发着亮光的圆球漂浮在叶青云的身边。出于好奇,叶青云试着伸手去碰那个圆球,

  • 大爷,求投喂[综漫]在线阅读第九节

    金碧辉煌的皇城之内,御林军的盔甲在刺眼的阳光下闪闪发亮。两列人马布局于阶梯之上,拱卫着高耸庙堂内的唯一至尊。气宇轩昂的一身真龙金光包裹着那人的躯体,看似十分的的年轻。脸上并没有大众印象的胡须,表情也没有太多的威严之感不如说十分的无聊,只是盯着台底下的大臣喋喋不休,细皮嫩肉一点也不严谨。“皇上,臣觉得

  • 最后一个演员在线阅读第5节

    “你没事吧!”秦远扶住了林秀儿。“秦大哥,谢谢,我没事的。”林秀儿摇摇头,看着跑远的林玉儿垂下了眼。“秀儿,那人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别当真,大娘就很喜欢你。”秦大娘以为林秀儿难过,连忙安慰九六,却不知道对方眼中尽是报复的快感。对此她早就习惯了,又怎么可能会在意呢!“大娘,我不打紧的,真不好意思,让你们

  • 我杀死了贞德第七章

    罗贝的心情很复杂,因为她围观的这篇剧情流事业文的男主,就是住在地下室的江司翰。按照剧情发展,在明年以前,他就会接拍一部网剧,网剧制作周期并不长,这部网剧可以说是江司翰人生的重要转折点,首先他拿到了一笔可以供他日常开销不短时间的片酬,其次明年就会在某平台开播,最后,这部网剧因为剧情人设的关系,很受网友

  • 元筝纪之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新书求收藏、鲜花、评价票)(2)

    “卧槽,这是要发了!”林皓一看手机短信,瞬间欣喜若狂。妥了,系统诚不欺我!果然有消费双倍返钱。随后,销售员把手机装好,交给了林皓,正准备走去里屋。“等等……”,林皓突然叫住了销售员。“有什么问题吗,小帅哥?”销售员有些疑惑的问着。“再给我来一款最好用的手机!”林皓爽快的说道。买最好用的手机,而不是最

  • 文娱小透明之身处危险,只能自救

    “大小姐……”芳姐小心翼翼试探地叫着,她感到很奇怪,纪可沁怎么会在这个时候醒来。“去叫医师过来,五分钟……要是医师还没到的话,芳姐,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纪可沁感到眼皮沉重,紧紧咬着嘴唇直到流血,只有这样的疼痛才能让她对抗着越来越重的困意。一定要等到家庭医师过来,这样她才不会因为睡过去而错过自己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