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妈咪小心,亿万爹地有点坏第二章

2021/7/22 11:41:48 作者:暴脾气的萌小兔 来源:掌阅小说网
妈咪小心,亿万爹地有点坏
妈咪小心,亿万爹地有点坏
作者:暴脾气的萌小兔来源:掌阅小说网
五年前,一次意外,她带球跑路。五年后,再一次意外,让他们重遇。她以为,只是偶然,可偏偏,未来的日子里,他似乎是缠上了她。工作,顶头上司是他!兼职,酒吧客户是他!就连受邀参加小提琴演出,钢琴配乐,还是他!对他的纠缠,她忍无可忍:“就算儿子是你的,那又怎样?”男人蜜汁微笑,将她扑倒:“一个儿子不够,生个女儿,凑个好字。。。”

“袄袄来了,正好,给你们俩介绍一下。袄袄,这是之后和我一起负责你的实习康复医师,颜辞医师。颜辞,这是你的第二个病人,涂袄袄。”

从涂袄袄踏进康复医学中心大门的时候,她早上在颜辞面前的乖顺就消失得一干二净,像是回到了久违的家,整个人既懒散又欢脱,小模样和滚滚国宝如出一辙。

这会儿在一号康复厅等待指令的涂袄袄早已经抛弃了门诊厅里安稳的坐姿,一下子在康复用床上就岔成了北京瘫,她打着石膏的左小腿搁在前方的座位上,借着座位和康复用床两边支撑点的平衡,竟然就慢悠悠地睡了过去。

确定了自己实习期第一批病人的颜辞跟着安定从办公室走向康复厅,推开厅门,一眼看下来,就只有涂袄袄,格格不入。

工作中的康复医学中心,随处可见的就是一对一进行康复训练的康复治疗师和病患,各种各样的牵引机、治疗椅或是训练器,都有需要它们的人,唯独涂袄袄的那张康复用床真的就只履行了床的责任。

颜辞还没有来得及继续细想下去,安定就已经从他身侧快速穿过,直奔涂袄袄的康复用床。

在已经实习一周的颜辞的印象里,康复科的副主任医师安定,至少是对康复这个专业全神贯注的。无论是治疗师还是病患,但凡他们有一点儿散漫的心思,都很难逃脱被安定训教的命运。

所以,在颜辞的下意识里,京瘫的涂袄袄,大概也会要有一点儿尴尬的时候了。

就在他默默同情那个小乖顺的时候,安主任却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反转。

“袄袄!你怎么又来啦!”

眼前的人哪里像是颜辞印象里一本正经的副主任医师,倒更像一个童心未泯的顽童,把涂袄袄的康复用床摇得嘎嘎作响,屁股差点都要滑下去。

“唔唔…”直到涂袄袄难耐地发出几声不满的哼哼并不甘不愿地坐了起来的时候,颜辞尚还没能从这样的境况里反应过来。

“给你俩重新介绍一下啊。这是涂袄袄,咱们康复医疗中心常客,就高中那会儿吧,刚好利索没几月就又来的,拦都拦不住。”

安定指着涂袄袄的小脑门给颜辞介绍这小姑娘,就袄袄那点儿黑历史一下子就被安主任这个老八卦抖落了个干净。

“袄袄,这是咱们康复中心这个年度的实习医师,颜辞,正好带你。”

虽说自己额头上挂了三条无语的黑线,但涂袄袄还是露出没心没肺的笑来,好像那些高频率受伤的日子从来都不算什么:“颜医师,你好啊!早上谢谢你送我到医院呢!”

安定副主任大转折的态度,涂袄袄迷之变化的人设,颜辞怎么看都觉得和自己的记忆不大符合。被真相和现实略微震惊到的他及时地把自己的思路捋顺了过来,稍微思量过便对涂袄袄疑惑道:“是成骨不全症?”

成骨不全症,又叫瓷娃娃病,患者即便只是遭受轻微的碰撞也会造成严重的骨折,是一种罕见的遗传性疾病。骨折这么频繁,就涂袄袄一个小姑娘,他大概也想不到别的更合理的理由了。

涂袄袄听到颜辞的疑惑时只是抿了抿嘴角,似乎不想回答的她垂眸躲闪了一下,转瞬间又借着自己的笑呵呵揭过了话茬:“哪里会有那么倒霉的病啊,只是说不准呗,谁没个受伤的时候啊。”

安定察觉出涂袄袄不想深谈的信号,贴心地替她转移了话题:“颜辞,你开始工作吧,刚好袄袄今天要做初期的肌肉锻炼。”

涂袄袄一周前已经和安主任做好了康复评定,早期康复训练的内容也有了个大览,颜辞作为她的实习医师,需要和自己的指导医师进行相关评定标准的学习以及病患康复治疗的跟进,这会儿颜辞的任务就是跟着经验丰富的康复治疗师一起帮涂袄袄做康复训练。

“袄袄,好久不见啦。”说话的是丁渺,她是负责涂袄袄的作业治疗师,都是老熟人。

“小丁姐姐,给你糖。”

刚见着丁渺,涂袄袄就把自己塑料袋里的嫩黄色的糖盒拿了出来,直接打开递到了丁渺的面前。

因为这句话和这个举动,早上在颜辞眼里还是小乖顺的涂袄袄瞬间又被加上了小可爱的名头,形象从小乖顺做起点,又加上了乖巧的不得了的小妹妹的感觉。

被这种感官一下子糊住双眼的颜辞,忘了刚才的京瘫,也忽略了丁渺的犹豫。

丁渺好像是见过了那样的糖盒,踌躇了很久还是从糖盒里拿包装纸包了一颗,接着,换上一副视死如归的语气叹起气来:“先装起来,给你做完训练就吃。”

人工性忽略丁渺表情的涂袄袄也献宝似的向颜辞供出了自己的零食:“颜医师,也要给你的。”说完自顾自用糖纸给颜辞包了两颗。

有两颗?颜辞觉得自己的地位可能因为早上的帮忙比丁渺要高上一点,有了这样的想法做基础之后,他更是满意,欣然接过了涂袄袄手心里的两颗糖。

涂袄袄给糖的小动作仿佛就像是病患贿赂医师的小插曲,等把一切都准备好的时候,康复训练正式开始。

涂袄袄这种程度的小腿骨折,在伤后1-2周的康复训练主要就是以肌肉锻炼为主,主要目的是促进患肢的血液循环,以利消肿和稳定骨折。

“袄袄,今天用智能上下肢康复器做下肢的训练,咱们先做伤肢肌肉的等长收缩…”丁渺的声音特别温柔,可这些专业词汇听到脱离骨折整整四年的涂袄袄耳朵里,就仿佛是天方夜谭了。

“我,我不懂啊!”她疑惑的样子理直气壮地很,有点儿小无赖的意思。

颜辞把她的小表情看在眼里也是无奈,以为她真是不懂,这才弯下了腰,比丁渺更加温和更有耐心的声音在涂袄袄的耳边响起来。

“伤肢肌肉的等长收缩,就是在关节不动的前提下,肌肉做有节奏的静力收缩和放松。比如你这样伤了左小腿胫骨的,只要把腿安在水平面上,你自己做小腿肌肉的绷劲和松劲。来,试试看。”

颜辞的声音天赋异禀,仿若天生就能给旁人带来抚慰,声控的涂袄袄默默觉得这波骨折可能从现在开始就不那么亏了。

于是乎,被迷了心窍的她瞬间便安静了下来,裹在石膏里的小腿认真做起了肌肉的静力收缩和放松。

到底是行动比语言艰辛一百倍,涂袄袄安置在康复用床的左小腿才刚刚尝试绷劲,连结着受伤关节的小腿肌肉立马反馈出了超乎一般的胀疼感。

下意识地皱起了自己秀气的眉毛,涂袄袄觉得她现在有点伤心,明明之前不觉得骨折有多难受,还想说能趁机休息个两三个月的,怎么现在自己好像有点儿小后悔了?

察觉到涂袄袄的情绪,颜辞适时地开口安慰起来:“注意力不要集中在伤肢,你可以尝试地想一些开心的事情,小腿的肌肉收缩完全可以当成下意识的动作,这样会比较轻松,心理上的负担也不会那么大。”

理论上,颜辞的这个进程是很有效果没错,但实际操作起来,却真的是不能起到它该有的作用,尤其是对于涂袄袄。

涂袄袄从小就怕疼,除却兵荒马乱的高中,整个人生已经不会再有比痛感更能打击到她的东西,大学期间的享乐已经让她规避了所有受伤的可能,可这会儿,痛感的棺材板怕是要压不住了。

“疼疼疼!”生理泪水顷刻被涂袄袄挤出了泪腺,绷了一会会儿劲的右脚趾也和她的主人一样,瞬间张牙舞爪成了十分委屈的模样。

泪珠浸在眼角,要落不落的样子白白给那双眼睛做了惹人怜爱的假象,涂袄袄得寸进尺地瘪起了自己的嘴,像极了撒娇的小孩子。

她拿自己被眼泪糊住的眼睛抬起头,吱吱呜呜的样子叫人实在是忍不住心疼。

“呜呜,好疼啊,真的真的好疼啊!”天啊噜,她高中做康复训练的时候可没觉得这么痛苦,现在是怎样?是身体嫌弃她年纪大了吗?

腹诽完毕的涂袄袄继续闷声哼哼,仿佛沉浸在了自己的小世界里,完全不把一旁的丁渺和颜辞放在心上。

丁渺似乎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涂袄袄这样的态度,径自瞪大了眼,大有一种这是假涂袄袄的感觉,直到连续确认了几遍之后她才放弃了怀疑,端着自己的职业态度开始温柔地进行言语上的安慰。但涂袄袄并不吃这一套,闷闹得更厉害,自个儿垂着脑袋使劲支吾,妥妥的熊孩子。

颜辞实习的第一周大概是太过顺遂,这倒让涂袄袄成了他第一个不太配合的病人。

“袄袄,这只是正常的肌肉胀痛,痛感大概只有Ⅰ度,间歇性的,稍微忍耐一下就可以的。”颜辞俯下身扶住她打了石膏的右小腿,轻轻安慰道。

正哭唧唧没得停的涂袄袄抬头招呼了颜辞一眼,旋即继续低下头,啜泣声是没有了,但是口里的碎碎念却是停不下来了:“你不懂,我的腿啊,娇生惯养的,平常就只用来走走路,这一下子撞断了我就已经很倒霉了,这会儿还要做康复训练,哪里知道会这么痛啊。诶呀,真是有点对不起你呢,我的腿…”

啜泣声和哽咽着的碎碎念相互交错,虽然有点儿“嗡嗡嗡”的烦扰,颜辞觉得他还撑得下去。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像是疼痛砸中了涂袄袄某一根情绪化的神经,抽抽搭搭的分贝越发大起来,这姑娘作得像是被活骗了一个亿的大哭包。

颜辞的脸终于有点儿挂不住了,他觉得他脑仁有点疼:“丁医师,你先继续劝一下,我去想想办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画屏幽在线阅读第9章

    嗡!叶辰腰间的玉佩不断的震动。“师尊救我!”金刚的声音从玉佩传了出来,叶辰的双眼猛地睁开。在叶辰跨出院子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人候着了,他们早就得到了消息,只是不敢打扰魔尊,便在这里等候。叶辰随意扫了一眼,心里一阵狂跳。三大公子中的血公子和玉公子为首,在他们身后还站着两名修罗。“吾王的车撵已经备好了。”

  • 朝暮之调包白衣少女

    桃源镇辣不辣饺子管,龙翔暗想;山鬼谣抓走他的姐姐干什么,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辗迟“喂,你怎么了,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龙翔“小朋友,后会有期了”龙翔看到了什么,于是留下一个银子走出大门,辗迟“你在哪里啊?”龙翔直走不回头说“玖宫岭”于是突然消失了,辗迟看的暗想;我一定要成为侠岚,救回姐姐。龙翔跟

  • 耀光纪元之反击(7)

    姬将bs机器的定位系统打开,发现频率根本不够,姬只能进去车子,用大功率的地波探索,姬定位了南方的坐标,洁从医院赶了回来,那“个家伙被那个没死透的混蛋放了冷枪,还好你给他一件汗衫,要不他可没那么好受,真是的,嗯?姬你又在鼓弄什么玩意儿?”姬“怎么说呢。我看看我的信号追踪器到底哪里去了。”洁“这样啊,我

  • 我的小英雄[综]第3章在线阅读

    第三章红衣与面具时光一刀捅进花豹的胸腔,用力的抹点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大步跨来,一掌拍在宣白纸的胸膛上:“好小子,终于进化出本命武器了!这下村中那些人总算没有在说酸话的了!”宣白纸弯弯眉眼,黑亮的眼眸璀璨如星河,银色的大刀被他高举在手中:“时光,这就是我的本命武器吗?”时光抬手触摸银色刀身神秘的纹路,

  • 网游之回忆录在线阅读第3节

    要来了吗?精神死亡,好像会变成植物人,不知道我挂了,谁帮我收尸。在胖子胡思乱想的时候,暴猿举着整棵树砸过去:“变成肉酱吧。不用谢我。”“就算要变成肉酱,我也要先干掉你这只瘦皮猴。”胖子怒吼了一句,冲过去抱着小萝莉往旁边滚了出去。“砰”的一声巨响。暴猿砸出的树砸胖子刚滚出去的位置。听到胖子凄厉叫声的百

  • 月半弯在线阅读初闻修仙

    周国祁村阳光温煦,透过枝桠斑驳地洒在绿草地上,轻风拂来,溪水两岸的桃花纷纷落下,有的落到水里随波逐流,有的落在桃树下的小人儿身上。只见那小人儿坐在青草上,双手捧着精致的小脸,亮晶晶的眼睛似看着这清凌凌的水,脸上的表情却一本正经,好像在思考很重要的问题。墨清若此刻正在想自己的人生,自从被美人娘亲生出来

  • 再回巅峰在线阅读第7章

    整个弑魔域的星空在那大殿内威严而又冰冷的话语传出扫过星域之后,黑雾浓浓而起,凝实的似实质,滔天般的杀戮气息在雾气的笼罩下疯狂扩散,似要连同星域覆盖毁灭,无数修士骇然当中遥遥望着星空的阵阵波动,一个个惶恐中已然忘记了修行。弑魔域边缘,护界壁垒早在数月前就已全部完成,那数座漂浮的向壁垒输送黑雾的大陆也消

  • 误入心房:总裁的替身女仆阿尔托莉雅

    在小山村南面的住房外,伴随着数十名护卫来回的巡逻,几辆马车停靠在不远,一副防守十分严密的样子。就在众人交替的巡逻之时,突然注意到远方走来的动静,立刻摆出一副防御的姿态,看向不远处的方向。当众人看去之时,便看到不远处缓缓走来的罗德,以及身后跟随的叶凡。当确认来者的身份后,众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继续开始

  • 功名路(科举)在线阅读第十章

    在平地上唐知意跑得飞快,没过多久就回来了。看了一眼树上的顾飞鸾,短短时间内她也摘了大半篮子,唐知意面露微笑,动作飞快的摘樱桃枇杷,待她摘满一篮,顾飞鸾也将果篮放在了树梢。唐知意把新篮子递过去,接下装的满满的果篮,连同自己那一篮,再次飞快的往半山跑去。天气很热,她被晒得出了一身的汗,却没有丝毫疲惫,反

  • 都市之黑金帝国在线阅读第八节

    “宿主触发隐藏任务,‘拥李联的挑衅’!”“宿主需要在六个时辰内,挫败拥李联的挑衅,让自己名震襄阳。任务成功,奖励中级抽奖一次。任务失败,随机扣除三项技能。”苏羽虽然击败了梅花五恶,占了他们的根基之地。但他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将其交给周三堂处理。他心里清楚,这种掠夺来的势力,其实并不可靠。他清楚,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