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超级进化路在线阅读第十节

2021/7/22 11:57:55 作者:之贺 来源:纵横中文网
超级进化路
超级进化路
作者:之贺来源:纵横中文网
宇宙很辽阔,直到今天它还在不断膨胀,没人知道还有多少智慧生物,还有多少恐怖星球,想要亲眼目睹,那就不断进化吧。

第二天雨势未停。

程放到教室的时候,已经是第二节课了。

班里的老师和同学早就对他的迟到见惯不惯,要是他准时到,那才叫奇怪。只要他不给班里找麻烦,老师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乐得相安无事。

不过今天倒有点特别。

程放手上拿着一把伞。

一把,粉色的伞。

季斯远啧了一声,这一看就不是程放那种死直男眼光平常会用的东西。

“哟,放哥,你这哪搞来的伞啊,这么少女心。”

“哟,那还用说,肯定是路上哪个小姑娘担心咱们放哥淋着雨给他的呗。”

“长得帅就是好,走路上都有人心疼。”

“羡慕不来羡慕不来。”

俞峰和钱皓两人一唱一和,配合默契。

程放轻飘飘地看了两人一眼:“你俩说相声呢,要不要给你们搭个台子啊?不过有一点没说错,还真是有人心疼我才给我的伞。”

季斯远一听来了兴趣:“谁啊?长得漂亮吗?我认识吗?”

程放没回答,手上动作倒没停下,把伞仔细收了起来。

季斯远看见他还把伞折叠起来,内心当即就淡定不了了,这么娘们唧唧的还是他家程放吗?

“你看屁啊!”程放瞥见他一直用一种很怪异的眼神盯着自己,不爽道。

“这把伞他妈是长花了还是怎么的,你教室门口随便一扔不行吗,还非得带进来,带进来就算了,还要跟个娘炮似的折起来?我们班女生都没你这么讲究。”季斯远吐槽道。

程放破天荒地没发火:“呵,你还真说对了,这把伞真是长花了。”他也没在意季斯远骂他娘炮,因为他在意的点就不在这。

他一抖,刚被折叠好的伞就散了开来,上面印着碎花图案。

季斯远、俞峰、钱皓:“……”

行吧。

你喜欢就好。

无论如何,他们也难以想象,程放撑着这样一把伞,该是何种光景。

*

程放说到做到,昨晚说这几天要送沈温回家,今天就按时到沈温教室候着了。

沈温最近在忙化学竞赛的事,这会儿正和丁成杰、周一斌还有班里几个化学成绩不错的同学在讨论一道竞赛题,估计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的。

沈温和程放解释了一下情况,问他要不要自己先提前回去。

程放坚决不肯。

沈温指了指自己的座位:“那你先在我座位上坐会儿,等我一下,好吗?”

程放觉得这倒是可以接受,应了声:“好。”

几个人连着两天看见程放,再加上之前在篮球场的那事,大伙心底里对两个人的关系都挺好奇的,毕竟沈温和程放的画风不怎么搭,可却好像很熟的样子。

周一斌人大大咧咧,直接开口问了:“沈温,你和程放什么关系啊,看起来很熟。”

沈温看了一眼正在低头玩手机的程放:“嗯,算是比较熟的学弟。”

几个人也没追问下去,问多了就属隐私了,不该问的。他们又投入到了题目中去,等讨论完结束,校园里已经没几个人了。

两个人边走边聊天。

沈温先愧疚道:“是不是等了很久?”

“还好。”

沈温抿嘴笑了笑,梨涡隐隐若现。她从书包里掏出一个漂亮的包装盒,递给程放。

程放不解地看了她一眼。

她道:“这是不是你平时在吃的那个糖,前几天我逛商场看见了,顺便买了,现在送给你,当作是谢礼。”

程放忍不住轻笑道:“谢谢。”

两个人走出教学楼,雨还在下,程放自然而然地撑开伞,沈温一看却噗嗤笑出了声,程放疑惑地望向她。

沈温看了好几眼他的伞:“对不起啊,昨天走太急了,随便拿了一把伞,没仔细看,没想到拿的是这把伞。”

想来男孩子是不会喜欢粉红色加碎花的,更何况像程放那么酷的。

程放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没事,我还挺喜欢的。”

“喜欢?”沈温笑了,“那行吧,这把伞送你了。”

沈温听着啪嗒啪嗒落在伞上的雨滴声,转头对程放说:“我这几天应该都要很迟才能走,在准备竞赛,需要留下来跟同学讨论一下解题思路。”

程放倒是无所谓:“没事,多久我都等。”

反正他很闲。

沈温弯了弯唇角,却没说话。

一阵沉默后,程放突然开口问:“这个竞赛对你很重要吗?”

他难得关心这种问题。

沈温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他:“程放,你想过未来吗?”

未来?

程放摇了摇头:“没有。”

未来这种对他来说虚无缥缈的词,他从来没有考虑过,大抵是随心所欲玩一辈子,反正家里的钱够他糟蹋。

沈温的声音很轻,却很坚定:“我想过,我想要考一个好大学,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有稳定的收入,好好孝顺父母,有能力的话,我想把最好的东西给他们,让他们过得自在一些,不需要太辛苦,也不需要看人脸色,多享一点福。”

程放闷声开口:“我和你不一样。”

他没想过要考一个好大学,也没想过要找什么工作,他有的是钱,没必要担心这些。更没想过要操心家里那对见了面已无话可说的父母,向来只有别人对他们点头哈腰,哪有人敢给他们脸色看……

这一切,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沈温:“嗯,每个人的想法本来就不一样。”

更不用说眼前这个人了,想也知道是天差地别。

她接着道:“还有一星期就要参加一轮筛选考,会淘汰一批人,这是我转来B市后参加的第一次竞赛,我有点紧张,突然和你说这些,我想,可能是我太需要找一个人倾诉一下了。”

所以才会揪着这个跟自己想法大相径庭的人聊起了未来。

程放懂了:“担心什么,你可以的。”

他理所当然地相信沈温可以做到。

“我也觉得。”沈温笑着说。

她是有把握的。

*

连着好几天,程放都在固定的时间点出现在高三三班,众人从一开始还带着点好奇,到后来就完全是习惯了。

只不过内心还是有点忌惮对方,每当程放出现的时候,大伙都会比较小心,说话的声音也会放轻点,生怕哪个做错惹恼了他。

沈温担心程放晚上会饿,还特意在自己的课桌里放了点零食,这让程放很是满意。

许是快到考试,几个参加竞赛班的人更是卯足了劲,选的题也是越来越难。用黎梨这个学渣的话来说,这些题已经是变态了,而能解出这些题的人,就是变态中的战斗机,变态加强版的学霸。

今晚的沈温,沉迷在竞赛题里,连一个眼神都没分给程放。

以前好歹还打声招呼,道一句“来了”。

程放虽然知道沈温是在忙正事,可一想到自己这么大个人被完完全全忽略了,就有些不爽。

十分钟过去了,沈温依旧没有看他一眼。

程放生着闷气,难不成那些题目还能比他这张帅脸更有吸引力了?

在等待了二十多分钟后,不甘寂寞的程放,硬是凑到他们那一桌人身旁,状似随意地问:“你们讨论什么呢?”

当然了,他也不是真想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除了沈温以外,这几个书呆子凑一起干什么他一点兴趣都没。而这个话题对他来说,就跟路上说今天天气真好这样的寒暄是一个道理。

其他人却觉得,这话头真是让人难以接下去。

简单点说,在讨论化学题,这废话说了跟没说一样。

仔细点说,是在讨论某种稀有的化学物质是如何通过热分解得到并会产生何种反应。

可就算说了,程放能听懂吗?

不过,这些小心思大伙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如何开口应付程放又不会忍对方生气才是他们现在所琢磨的。

丁成杰瞥了一眼程放,推了推架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直截了当地说:“说了你也不懂。”

众人:“……”

好、好他妈敢说。

程放这才拿正眼瞧了他一眼:“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懂?”

姜齐、周一斌内心:“那还用猜吗?”

丁成杰不知道是从哪来对程放一股子恶意,冷漠道:“你这样的人,不可雕之朽木,和你谈论这些,不过是浪费我们宝贵的时间。”

程放冷笑一声。

他们班马嘉书那小四眼,天天跟他们念叨最多的话就是:“现在学还不晚,你们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来问我。”

甚至还特别主动地教他们读英语单词。主动到有一段时间季斯远、钱皓他们看见马嘉书二话不说就先跑。

嘿,都是学霸,怎么这个弱鸡还瞧不起人了?

姜齐最先反应过来,程放现在的表情跟当初在篮球场时是一模一样,完全就是发火的前兆,他正打算冒着生命危险缓和一下气氛,没想到沈温先开口了。

“丁同学,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哪有什么浪费不浪费,程放很聪明,只是不爱学习而已。只要他好问,愿意学,就不算浪费时间。”

沈温难得较真一次。

她又转头对程放说:“等会回去的路上,我慢慢给你解释。”

程放的表情瞬间从阴转为晴,看着沈温,应了一声:“嗯。”

握着的拳头也松了几分。

又向丁成杰投去一个挑衅的眼神,似耀武扬威地说:看吧,沈温护着我,气不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之从说相声开始~10章 一周,两百万到账!微讯公司正式建立!

    刘海见叶青回了宿舍,也知是吃了闭门羹,不过即便如此,他的内心还是非常兴奋的。因为不论是从叶青不多的话中,还是他的表现中,显然都对自己的微讯有着清晰的认识,而只有这样的人物,才有可能走到最后。甚至,他觉得叶青说初步五个亿的估值,也并不是狂妄,而是谦逊。是的,没错,谦逊。一个预见未来的小伙子,值得这样的

  • [娱乐圈]厉害了我的奶包在线阅读第五节

    “是吗?以后不可以随便碰我,知道吗?哼”“好好,先别想别的,咱们是不是先想下食物的事情,我带的干粮不多,不足够支持两个人人,所以我提议每天一顿”。刚说完就后悔啦!“不行,你给我打猎去,每天必须3顿,要不你就别想出森林”。“可是我不了解这森林的地形,出去打猎是白白送死的行为,除非.....”“除非什么

  • 我是个正经总裁[娱乐圈] [参赛作品]之我穿越了有点慌

    “我这是在哪里?”“特么的,现在的小学生都这么猛?竟然被开了瓢,不就是开挂吃个鸡,至于?”林东捂着疼痛欲裂的头坐了起来,想着网咖里的遭遇,心里不禁一横,得了,不赔个十万八万的,这事儿没完。不用上班,十万八万也能够在网咖泡几年了,岂不是美滋滋。一边谋划着未来几年的花销,一边扫视着四周的环境,林东懵逼了

  • 宙影之第六章(6)

    四下鸦雀无声。大家不约而同想起刑野的传闻之一。据说他刚出道那年,就在片场因为一个副导演无故欺负群演而发过火。那时他不过十八岁的新人,就能为无关轻重的小人物发声。如今人家贵为影帝……导演见势不妙急中生智,讪笑着否定:“哪里哪里,都是误会。我把知知叫过去,只是想再跟她讲讲戏。”他为了拉近与裴初知的关系,

  • 我在人间开了外挂在线阅读第四章

    今年上元节的灯会在城南举行,去年的是在城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京城比较近的缘故,搬到这里三年来总是能听到各种皇子中意城中平民女子的传闻,主角在变,故事的种类也不尽相同,不可否认的是故事的数目真的是非常多,大约是传着传着走了形状。小声在入府前本是住在念奴娇城外离十里堡南城不算太远的一个村庄里,年末回

  • 末世之魔临天地第七章在线阅读

    “嘿嘿,师傅,我们云府的菜色不错吧?”我望着吃完饭的冷冽说。“师傅,一会我们要去哪里啊?”我没等他说话接着又问。“待会你就知道了。”他回答我说。我纠结,卖什么关子嘛……“咚咚……小姐,饭吃完了吗?”是萱草,师傅“唰”一下子又飞到了房梁上,我坐在冷冽刚才坐的板凳上说:“恩,进来吧。”她走过来,边收拾碗

  • 零号游戏之羸弱的少年(1)

    “大荒之大,无边际,昼夜行万里千载不见头,古籍记载大荒有三十六方天地一千多个小世界,末端处西南天地八百万大山小世界。”“土司府统御西南天地三十六方天地百万万生灵,守卫大荒西南门户,镇压勾邙群山亿万妖众。”“土司府慕容氏是有虞皇朝的后裔,脱蟒袍,立土司府,镇压西南勾邙群山的蛮族才落于西南。”宽敞的石室

  • 有一只狐狸第7章在线阅读

    打发掉白浚,顾锦斓扯过被子蒙住头,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昨晚他不过是看白浚爹不顺眼,随手教训那人,谁知竟意外发现放火凶手,更得知白浚的爹与幕后势力有关系。不知道该不该庆幸,看白浚昨晚的反应,对此也是毫不知情。如此一切便说得通:原书中,白浚起初并不知道他爹是来放火,放人进了王府;等到事发,他才后知后觉;

  • 心底白月光在线阅读第八节

    陈庆之在走进军帐的那一刹那便觉得耳侧一凛,一股杀气弥漫的恐惧从心头升起。一刀从头顶劈下,刹那的光芒,笼罩了身体前后左右五步的距离。伴随的,还有一声轻叱:“狗官,去死!”刀势凌厉,但是比起鱼天愍的狗皮膏药一样的攻击,显然还欠了火候。陈庆之去势不变,往前一扑,刀便在自己身后数步之远。同时,一颗石子从账外

  • 第一豪门[足球]第三章

    城墙清完,正打算清门神的时候,安沁儿又在YY里哼唧了起来,原来是因为今天没有大师,所以她闹着要切离经。可惜杜若、巫盼、我三个五万七治疗,加上帮主夫人的毒萝,已经四个奶了,尹凭风安抚了半天,说让她六道时候再切,她也不好再说只能哼哼两声。今天帮会的三个大师都有事上不了游戏,野人也喊不到,平时大家DPS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