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网游之重启战魂之第二章(2)

2021/7/22 13:28:57 作者:明在孙山上 来源:17K小说网
网游之重启战魂
网游之重启战魂
作者:明在孙山上来源:17K小说网
2045年,华夏建国将近百年,人民富庶,国家强盛,然而巨大的经济总量却没有带来一个大国所应有的精气神,为了重塑整个民族的自尊自强,一场特别的机密会议在上京的金水桥畔悄悄展开……几天后,一款名为《征伐》的大型全模拟,全球联网的超级游戏几乎在全世界各地的广告牌上占据了头版头条的位置,数十亿玩家翘首以盼,这个堪称世界游戏史上前所未有的超级游戏的到来。就在这个当口,军三代杨铭突然被自家老爷子提溜出了军校,转入地方大学,位于华夏九省通衢的湖广大学。还没等到杨铭的气消掉,被老爷子踢出军队的愤懑,就被新的生活

宠妻为后2

正月里天寒地冻,北风呼啸得紧。这样的鬼天气,甄国公府二房后院里的迎春花却提前开了,一开好几树,黄灿灿的耀眼。

“去年春天都没开花,今年冻成这样,反倒开了。”

迎春花旁怯怯走过几个小丫鬟,声音低低的:“不会是妖花吧?”

天地万物,反常,必有妖。

“我看也像,前几日才刚打出几个花骨朵,我瞅着就不正常,果然,”小丫鬟瞧瞧上房后头的海棠院,声音更低了,“当日晌午,那院里的四姑娘就在宫里触了霉头,大过年的,现在还没醒呢,听说是撞坏了脑袋。”

“花妖作祟,看来是真的。”

海棠院里,一个六岁大的小姑娘,闭着眼,侧卧在海棠红的锦被里,小小的脑袋上缠了一圈圈白纱布。被海棠红的被子一衬,原本就白生生的小脸,因着昏迷不醒,显得越发苍白。

小姑娘额头不停冒冷汗,世子夫人萧氏满脸焦灼地一遍遍拧干帕子,弯腰给女儿擦拭。

“世子夫人,奴婢来吧,您都三夜没合眼了。”大丫鬟紫夏欲接过帕子。

萧氏摇摇头,京城有些名望的郎中都请来瞧过了,连宫里的太医也来了三个,个个都束手无策,她的小女儿成了这个样子,她这个当娘的哪里歇得下:“早知道,除夕那夜就不带她进宫赴宴了,好端端的,怎的就从假山上摔下来了。”

“皇后娘娘正在彻查此事,想必很快就会有交代的。”紫夏突然想起一事,正要说,外头丫鬟禀报,说是大夫人来看四姑娘了。

世子夫人萧氏眉头微微蹙起,大嫂素来不是个好相与的,平日里也对自家小女儿多有挑刺,今日过来,不知又要说些什么有的没的。作为弟妹,萧氏却不得不放下帕子,起身相迎。

“二弟妹,你的脸色怎的这般差。”

大夫人脚步还在门帘外,洪亮的声音就已经闯了进来。大丫鬟紫夏忍不住皱眉,人还未见到,就说自家夫人面色差,这哪是“关怀话”,分明就是打心里诅咒自家夫人。

何况,自家小主子还昏迷不醒呢,大夫人那般大的嗓门,也不怕吓着了小主子。

大夫人挑帘进来后,才忙一副会吓坏小侄女的样子,用帕子掩着嘴,压低了声音,故作关怀地探头瞧了瞧昏迷不醒的甄宝铃:“还没醒呢?”

又仔细瞅了眼甄宝铃的小脸,心道,让你平日里欺负我家小闺女,恶有恶报,眼下挺尸动不了了吧。

大夫人微不可查地瘪了瘪嘴,但抬头看向世子夫人萧氏时,又换上一副揪心的模样:

“二弟妹啊,昨日我回娘家拜年,心中还老惦念着侄女呢,将侄女这情况跟我的嫂子们一说,她们都说是中邪了。我瞧着也像,你看宝铃双眼之间的三角区域都是青的,明显的中邪迹象。”

世子夫人萧氏是不信鬼神之说的,没接话。心中却明镜似的,大嫂这张嘴哪能念叨自家闺女的好,在她娘家还不知怎么埋汰自家闺女呢。

眼下宝铃昏迷不醒,世子夫人萧氏也没那心情与大嫂勾心斗角。

大夫人瞅了瞅窗外斜对面的黄嫩嫩的花,声音都低了一分,仿佛怕触怒什么不该触怒的东西:“知道你不信那些,可有些事儿就是那么邪乎。如今满府里都在传言咱们宝铃是花妖作祟,吸去了精气神,才醒不来的呢。”

就差没直说,甄宝铃原身已死,花妖附身才吊着半口气。

世子夫人萧氏很怒,闺女才六岁,就被人这般诅咒。当下声音颇冷:“大嫂还请慎言,花妖这种无稽之谈,止于智者。我替宝铃谢大嫂专程来探望,外头天冷地滑,大嫂回去时担心脚下。”

这便是下逐客令了。

被讽愚蠢,大夫人不开心,被明晃晃下逐客令,大夫人的脸色就很不好看了。她是大嫂,哪有做弟妹的这般不敬大嫂的?捏捏帕子恨不得怼回去,可刚要开口,身边大丫鬟琢玉就朝她挤眉弄眼的,她只得甩甩帕子告辞了。

跨出回廊,大夫人哼道:“你挤眉弄眼做什?”

琢玉是个聪明的丫鬟,她出的点子,大夫人一向照单全收。当下忙道:“夫人何必与世子夫人争些不伤皮也不伤肉的话,真想让世子夫人急得跳脚,就得往心窝子里戳。”

大夫人听出了几分意思,催道:“怎么个戳法?”

琢玉附在大夫人耳边低语:“只要咱们散播出去,四姑娘宝铃是花妖……”

妙极!

大夫人双眼发亮。当娘的,最怕的就是儿女不好,若人人都道甄宝铃是花妖,害人的妖怪,还不得急死世子夫人?

想到“世子夫人”几个字,大夫人就恨得牙痒痒的,她丈夫才是大哥,才是嫡长子,论资排辈也该是她丈夫当世子,袭爵。可宝铃她娘仗着有皇帝撑腰,硬是让老二抢走了世子位,这口气,她咽不下!

恶狠狠地吩咐:“去,立马去办!”

一腔怨气,尽数撒在六岁的甄宝铃身上。

*

被下了药,行动不便的甄宝铃,不可置信地看向用剑挥来的唐月儿,剑光一闪,甄宝铃被一剑抹了脖子。

抹偏了,肉被狠狠割了一道深的,鲜血直流。

“我从来都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狠心……月儿。”甄宝铃浑身是血,痛苦地倒在地上。

唐月儿用脚踩在甄宝铃头上,用尽全力地踩趴在地:“谁稀罕你的怜悯?谁稀罕你的施舍?你高高在上的样子,是我此生最痛恨的,你以为你是仙宫的王母娘娘?”

唐月儿疯了般大笑:“你以为你善良?我告诉你,你比那些欺负我的人,更让我觉得恶心。她们好歹是明着欺负我,不像你,表面装出一副罩着我,对我好的样子,心底却将我当做一条看家的狗,专属于你甄宝铃的看家狗!让我做什么,我就必须得做什么,我就是一条不能有自己主见的土狗!”

甄宝□□中吐着鲜血,使劲用手捂住脖子:“月儿……我没有,我一直将你当做最好的姐妹……真的……你信我。”

唐月儿狞笑:“信你?”

唐月儿狞笑出内心最不平衡的事:“咱俩都是甄国公府出来的姑娘,明明是一块长大的姑娘,凭什么你能嫁给太子,堂堂正正做万人敬仰的太子妃,而我,只能嫁给一个破书生,还要日日受婆母的气?”

“明明太子爱的是我,为他生下儿子的也是我,却因为你的阻扰,最后不能娶我!我儿子都五岁了,明明是皇长孙,却只能在破书生的宅子里虚耗,有祖宗不能认,有江山不能继!”

“都是你害的!”唐月儿一把削掉甄宝铃满头的秀发。

甄宝铃躲不掉,只能趴在地上,看着被削断的头发落地,有气无力地解释:“我没有……阻扰。”她真的没有阻扰,从头到尾追着她不放的,都是太子,“我若早知道你爱着他,我……我绝不会嫁他的……”

“呵,听听,听听,又来施舍了!”唐月儿听不得甄宝铃高高在上的施舍,仿佛她是低贱的婢女,只能捡甄宝铃不要的东西,“我最恨你这种施舍的傲慢!”

激动的唐月儿,犹如一头发狂的母兽,挥着剑,一剑狠狠割向甄宝铃脖子,半个脖子都断了。

“月儿,不要!”

海棠红绣金铃铛的帐幔里,六岁的小姑娘,捂着脖子“哇哇”大哭,哭得气都上不来。小身子蜷缩起来,使劲儿扭动,像只被割断喉咙的小羊羔。

“月儿,不要……”嘶喊出来的话,满是绝望和悲情。

正弯腰替她擦汗的萧氏,慌得赶紧丢掉帕子,紧紧抱闺女在怀里哄:“宝铃,宝铃,娘亲在,不哭,不哭……”

“宝铃啊……”

“做噩梦了,做噩梦了,娘的好乖乖,梦醒了就好了。”

脖子痛得无法呼吸的甄宝铃,仿佛听到了娘的声音,熟悉的声音穿过漫无边际的黑夜,温柔地钻进她耳朵。周遭黑暗渐渐散去,一张貌美温柔的脸庞出现在眼前,是娘啊,记忆里出现过无数次的娘亲。

泪水模糊了视线。

如果死去,能与娘团聚,甄宝铃倒也不害怕死了。

“宝铃啊,你终于醒了,你吓坏娘亲了。”萧氏抱着逐渐睁开眼的闺女,激动地哭。美美的脸盘,像被雨露打湿了一般,泪花花的。

好温暖的怀抱,好熟悉的体香,甄宝铃紧紧窝在娘亲怀里,望着娘,双眼睁的大大的,唯恐一眨眼,娘亲又不见了。

有好些年,没这般清晰地看过娘的容貌了。

上一次清楚地看清娘的模样,还是在皇舅舅给的画像里。

“宝铃呐,可是梦魇了?”见闺女呆愣愣的,萧氏又有些慌神,晃了晃闺女的肩膀,生怕闺女掉在梦魇里出不来。

“啊!”后脑勺好痛,甄宝铃疼得小脸都拧巴了。

“世子夫人,四姑娘头上有伤,可是不能晃的。”紫夏忙道。

甄宝铃用手捂着头,眼神却看到了紫夏。怎的她死了,连娘亲身边的侍女都来接她了?不对,甄宝铃记得,这个侍女后来嫁人了,一直活得好好的,都是五个娃的娘亲了,怎么会到阴间来接她呢?

“唔……”甄宝铃的手碰到了头上的纱布,后脑勺剧疼,忙缩回手来,这一缩不得了,她的手怎的……这般小?

又小又肥!

甄宝铃不可置信地坐直身子,手心手背来回翻看,肥嘟嘟的手指头,胖乎乎的肉窝窝。

她的手怎的变成了小娃娃的手?

甄宝铃的异样,萧氏看在了眼底,摸着闺女的手,柔声道:“宝铃怎么了,可是手也摔疼了?”可手上一点伤痕也没有啊。

甄宝铃愣愣地仰头看娘亲,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疯狂的念头,她似乎回到……小时候了?摸着头上的伤,脑海中闪过一些碎片,记忆里好像有这么件事,六岁时,贪玩的她从皇宫的假山上摔了下来。

傻愣愣地看着温柔貌美的娘,再看看年轻了十几岁的紫夏,甄宝铃试探地问:“娘,我今年几岁?”

“六岁呀。”萧氏疑惑地道。

摸摸闺女的额头,哎呀,很烫,难怪一个劲地做傻动作,说傻话,竟是烧糊涂了呢。萧氏忙催着丫鬟去唤郎中,又让小厮拿着府里的名帖,赶紧去宫里再请太医来。

一个上午,就这样在一波波郎中和太医的诊脉中耗完了。直到最后一个太医信誓旦旦地保证,小姑娘一点问题也没有,吃点退烧药就行了。

萧氏才算彻底放下心来。

而甄宝铃,被一堆郎中和太医瞧过,确信自己在小女娃的身体里活得好好的,也舒了一口气。死亡的滋味不好,做鬼的滋味兴许也不好,她宁愿像现在这般待在点点大的小身体里,与娘生活在一起。

哪怕只活一天,她也知足。

*

午膳时,甄宝铃半躺在架子床上,萧氏亲自端着饭碗,一口一口喂娇娇的小女儿吃饭。这顿饭,甄宝铃吃得很香,有娘的感觉就是好,贪婪地看着娘亲。

突然,紫夏从外头进来,道:“世子夫人,表姑娘还跪在前庭的雪地里呢,怎么劝,都不肯起来。”

甄宝铃一愣,表姑娘?

莫非是唐月儿?

甄宝铃想起来了,她六岁那年除夕,唐月儿被她带进了宫。一群小姑娘在假山上玩捉迷藏,但她会失足摔下来,却是因为唐月儿的缘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从主持人开始在线阅读第3章

    此时上界已经是月上中天,整个庄园里安静的只剩下草木间的虫鸣,和微风拂过的沙沙声。虽然上界的人已经没有睡眠的必要,但是夜晚依旧是一个令人放松警惕的时刻。白依山现在已经准备好了所需的所有材料,开始动手了!而另一边,离这里没多远的厢房里,正在打坐的叶沉舟忽然睁开眼睛。他感觉放在白依山身上的定位法术瞬间消失

  • 画屏幽在线阅读第9章

    嗡!叶辰腰间的玉佩不断的震动。“师尊救我!”金刚的声音从玉佩传了出来,叶辰的双眼猛地睁开。在叶辰跨出院子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人候着了,他们早就得到了消息,只是不敢打扰魔尊,便在这里等候。叶辰随意扫了一眼,心里一阵狂跳。三大公子中的血公子和玉公子为首,在他们身后还站着两名修罗。“吾王的车撵已经备好了。”

  • 朝暮之调包白衣少女

    桃源镇辣不辣饺子管,龙翔暗想;山鬼谣抓走他的姐姐干什么,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辗迟“喂,你怎么了,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龙翔“小朋友,后会有期了”龙翔看到了什么,于是留下一个银子走出大门,辗迟“你在哪里啊?”龙翔直走不回头说“玖宫岭”于是突然消失了,辗迟看的暗想;我一定要成为侠岚,救回姐姐。龙翔跟

  • 耀光纪元之反击(7)

    姬将bs机器的定位系统打开,发现频率根本不够,姬只能进去车子,用大功率的地波探索,姬定位了南方的坐标,洁从医院赶了回来,那“个家伙被那个没死透的混蛋放了冷枪,还好你给他一件汗衫,要不他可没那么好受,真是的,嗯?姬你又在鼓弄什么玩意儿?”姬“怎么说呢。我看看我的信号追踪器到底哪里去了。”洁“这样啊,我

  • 我的小英雄[综]第3章在线阅读

    第三章红衣与面具时光一刀捅进花豹的胸腔,用力的抹点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大步跨来,一掌拍在宣白纸的胸膛上:“好小子,终于进化出本命武器了!这下村中那些人总算没有在说酸话的了!”宣白纸弯弯眉眼,黑亮的眼眸璀璨如星河,银色的大刀被他高举在手中:“时光,这就是我的本命武器吗?”时光抬手触摸银色刀身神秘的纹路,

  • 网游之回忆录在线阅读第3节

    要来了吗?精神死亡,好像会变成植物人,不知道我挂了,谁帮我收尸。在胖子胡思乱想的时候,暴猿举着整棵树砸过去:“变成肉酱吧。不用谢我。”“就算要变成肉酱,我也要先干掉你这只瘦皮猴。”胖子怒吼了一句,冲过去抱着小萝莉往旁边滚了出去。“砰”的一声巨响。暴猿砸出的树砸胖子刚滚出去的位置。听到胖子凄厉叫声的百

  • 月半弯在线阅读初闻修仙

    周国祁村阳光温煦,透过枝桠斑驳地洒在绿草地上,轻风拂来,溪水两岸的桃花纷纷落下,有的落到水里随波逐流,有的落在桃树下的小人儿身上。只见那小人儿坐在青草上,双手捧着精致的小脸,亮晶晶的眼睛似看着这清凌凌的水,脸上的表情却一本正经,好像在思考很重要的问题。墨清若此刻正在想自己的人生,自从被美人娘亲生出来

  • 再回巅峰在线阅读第7章

    整个弑魔域的星空在那大殿内威严而又冰冷的话语传出扫过星域之后,黑雾浓浓而起,凝实的似实质,滔天般的杀戮气息在雾气的笼罩下疯狂扩散,似要连同星域覆盖毁灭,无数修士骇然当中遥遥望着星空的阵阵波动,一个个惶恐中已然忘记了修行。弑魔域边缘,护界壁垒早在数月前就已全部完成,那数座漂浮的向壁垒输送黑雾的大陆也消

  • 误入心房:总裁的替身女仆阿尔托莉雅

    在小山村南面的住房外,伴随着数十名护卫来回的巡逻,几辆马车停靠在不远,一副防守十分严密的样子。就在众人交替的巡逻之时,突然注意到远方走来的动静,立刻摆出一副防御的姿态,看向不远处的方向。当众人看去之时,便看到不远处缓缓走来的罗德,以及身后跟随的叶凡。当确认来者的身份后,众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继续开始

  • 功名路(科举)在线阅读第十章

    在平地上唐知意跑得飞快,没过多久就回来了。看了一眼树上的顾飞鸾,短短时间内她也摘了大半篮子,唐知意面露微笑,动作飞快的摘樱桃枇杷,待她摘满一篮,顾飞鸾也将果篮放在了树梢。唐知意把新篮子递过去,接下装的满满的果篮,连同自己那一篮,再次飞快的往半山跑去。天气很热,她被晒得出了一身的汗,却没有丝毫疲惫,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