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我的总裁俏老婆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7/22 12:59:26 作者:千曲晓声 来源:3G小说网
我的总裁俏老婆
我的总裁俏老婆
作者:千曲晓声来源:3G小说网
作为杀手界神话的唐超,因为师傅的命令和家族的变化从而成为了一名低调的集团保安。守护在美女总裁的身边,闲来时调戏调戏公司里的小妹妹,有事的时候踩一踩骚扰美女总裁的装逼富二代!但唐超很苦恼的发现,就算他只是一名小保安却依旧桃花运接连不断。好吧,为了保护好那些妹子们的安全,唐超只能让自己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风骚最强大的超级保镖!

七日很快就过去了,青衣也知道进了山,就要一心向道,不能沉迷世俗的纸醉金迷。

程老在空中飞了一阵,青衣被程若君带到了一条海船上,船上已有上百名入选的童男童女在静声等候。

“恭迎程长老”数十名或年轻或年老的修士,拱手执礼。

程若风气派十足的摆了一下手道:“好了,可以出发了。”

“这是我弟子,小李子你来安排一下。”说完便踱着步子自行进了船舱。

“是,程长老”一名年轻修士立刻上前带着青衣编在了那上百个新人一起。

看不出来,这便宜师傅虽然人猥琐了点,在山门弟子面前倒也威风,青衣暗道。

那数十名修士有几个也跟着进了船舱,其余的留下在外面维护次序,并保护众人。

那群少年看着青衣是被一名长老单独来带时,无不面露羡慕嫉妒的表情,这种从天而降的方式特别拉风,少年人都爱与众不同的出点小风头,个个都在暗自揣测着这个少年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被宗门长老单独带来。

不过等程长老进了船舱,他们又开始三三两两的成群结队的聊天说话了,个个都是兴奋无比,修仙毕竟是所有人的梦想,一群有梦想的人在一起,自然聊的开心。很快就有几个少年主动跟青衣攀谈了起来。

海船启动的速度非常快,不比程长老在天上飞的慢,青衣猜测这肯定算是一种法宝了,普通舟船哪能这么快。

这段旅途还算愉快,青衣认识了好几个小伙伴,有一个铁匠的儿子叫王晨,有一个渔民的儿子叫张昊,还一个小国家里的将军儿子叫方同,也有一个女孩叫李芸家里是开药铺的。

这几个人都是参加比试的十三人名单里的,他们早就被招人的修士交代好了要互相了解齐心协力,另外还有七个没有靠过来,他们自行抱团聊的十分开心。

方同说那里面有个是他敌对国家的皇子,青衣注意到果然那里是以一个面容始终微笑矜持的少年为中心,而那少年时不时也会扫一眼过来。每当他看过来时,青衣感觉自己能感受到那双怀有莫名敌意的目光。青衣心中暗笑,果然和师傅说的一样,人心好争!

海船很快就行驶到了目的地,金鳌岛。

上岛之后,众人被带到一个空谷之地,周边四处都空旷无比,脚下的青草浅浅一层,是个不错的休息地。

空谷中有一处高台,台上插了一根大旗,旗子上绘着一只三足金乌和一只龙龟。

众人被安排就地休息,修士们也纷坐各处静静等待。

不一会,其余三宗的人也尽数到齐,不过也被安排在四周坐地休息。

此时天空飞来四名修士降落于高台上,两名中年人一名妇人和一名老者。

待这四名修士落于高台后,纷落各处休息的修士们纷纷站了起来组织着少年们列好阵型。

其中一个中年人看着台下差不多了的时候,开口道:“诸位少年郎,欢迎你们踏入修真界,老夫是太阿剑宗的劈山道人陈尘,今日是你们第一次的入门试炼考核,各宗门会根据众位的考核成绩来分配诸位的功法和修炼资源,若是想要在修真界高人一等,就要全力去拼搏。送大家一首诗与诸君共勉,我辈修士当是

与生俱来人中首,

唯我与天同齐寿。

双脚踢翻尘世浪,

一肩担尽古今愁。”

一诗作毕,台下众人听的是血脉膨胀,就是那些修士们也个个面露振奋激昂之色。其中一名修士大赞道:“劈山道人永远都是这样锐意进取,真乃我辈修士典范。”

此时台上的那名妇人喝道:“吉时已到,祭剑!”

台下众修纷纷伸出右手指向天空,齐声喝到:“剑心即吾心!”

青衣看的是心潮澎湃,恨不得立刻就跟他们一样,他觉得自己非常喜欢这种朝气蓬勃的感觉。

此时台上的老者开始说道:“新人试炼,可以开始了,诸位道友可以把人带走了,有劳诸位。四宗新人比试的留在原地。”

说罢,台下部分修士按照计划安排带走了绝大部分人,只留下了四十五名新人,青衣和他的新朋友也是留下之一。

这时那名老者说道:“诸位都是我们四大剑宗初步选择时看好的幼苗,你们的考核是全新安排,你们的成绩将决定宗派的一项宝物的归属比例,若是诸位为宗门立下大功,宗门必不薄待。出发!”

于是众人跟着走了一段路程,走到了地面全是黄沙的地界停了下来。

老头转身宣布道:“本次的入门考核,名为‘刀山火海’,大家且看。”

说罢左手一挥,吹开了那黄沙,众人发现黄沙中有一条路,这条路下居然都布满了黑木炭、火煤、血红的金属等等,而上面铺满了密密麻麻的竖起的刀片、铁钉什么的。老头手指一点,一个火凤吹了出去,木炭火煤全部燃烧了起来。

“此路长一千五百七十八丈,谁能代表宗门走的最远,谁的宗门便在此关取得第一名。十万年前,此路乃我剑宗入门最基本的考核,不走完不得入门,那时的惊天大能如过江之鲫比比皆是,凡是在幼时能走完此路者皆能证道传说,此路犹如修行的人生一样充满了阻力和痛苦,考验的是大家勇气和毅力。”

所有少年都目瞪口呆,这是路吗?看着那滋滋燃烧的火苗,还有那些正在逐渐烧红的刀片、铁钉,只需踏了上去就会立刻烧起水泡,切破脚板,若是呆的时间长一点,怕是把人烤熟了都有可能,只怕是仙还没开始修,人已经落个终身残废。

众人一片哗然,纷纷踌躇不安,更有甚者,已经眼圈红红,似乎要被吓哭了。

老者见状哈哈大笑道:“各位小友请放心,不会有事,区区凡火刀伤,我等顷刻间便能治好,死不了。就算你命垂一线,我也有的是办法让你活。”

其余众修士也面带笑意,似乎这样作弄小孩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此时那妇人笑道:“谁若第一个上,我赐碧玉手镯一个,此镯携带可凝神静气,对你快速进入凝气有帮助。”

这倒是个好东西,对于这群少年来说,谁能最先开始凝气,谁就先行一步,修行之路一步快,步步快,并且碧玉这种东西放在世俗界也价值千金了。

果然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话不分年龄。

“我来!”太阿剑宗的一个长的黑粗的少年走了出来,太阿剑宗众修面露喜色,毕竟是众人中第一个克服心理恐惧的人也算是为宗门长脸了,即使是在重赏后,他身边的太阿剑宗修士轻声说了几句鼓励的话。

这个黑粗的少年虽然身子有点颤抖,但是面容确是狠厉之色,咬了咬牙便一脚踏进了刀山火海。

刚一踏进就听一声“哎哟”的鬼哭狼嚎从这黑粗少年口中喊出,青衣发现他的脚下已经开始流血,血滴在火炭火煤上,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众人已闻到一股烧糊掺杂着烤肉的味道,原来他的鞋子已经烧穿了,皮肉也烧焦了。

不过脚下的疼痛似乎激起他的戾气,口里一边发出“啊啊啊啊”的怪叫,一边向前冲了起来,大约冲了十多丈的距离停了下来,跳到了旁边的安全路上,双脚朝天的躺在地上,口气的哇哇大叫依然没停,他的面容已经痛的扭曲,泪眼婆娑十分可怜。看的众少年是直吸冷气。

立刻就有修士跟了上去,喂了一颗药,又念了道口诀点在他的脚上,不一会他红肿流血的脚就全好了。

“太阿剑宗阿牛,十二丈!”一名测距的修士报了下数。

“下一名谁来?”

这时青衣发现他们当中的那个皇子似乎对另一少年说了什么,那名少年犹豫了一下便开口叫到:“我来。”

不过此人仅仅走了四丈就跳了下来。

随即众人纷纷开始陆续的果断进场了,毕竟这是不得不去做的事,反正受的伤也能立刻治好,再疼也得走一遭。少年们也十分有默契的每宗一人一次来的轮番进场,也算是无形中的一种暗示比较。

众人中有对自己信心不足偷奸耍滑的,走几步就下来了,也有心有毅力尽力而为的,走到全身无力也要慢慢挪,想要多走一点。

不一会,最远距离就一遍又一遍的被刷新了,此时最远的是邓师山庄的,居然有五十五丈,他的两只脚几乎都被烤熟了。

剩下未走的人已经不多了,此时棠溪剑宗里面有个女孩挪了几步过来悄悄的对青衣眨了眨眼说道:“喂,不记得我了吗?”

青衣这才发现,居然是青青啊,原来那天她成功留下来,还被当做精英选入试炼。

青衣微微点了点头道:“你好,青青。”

青青惊喜的一笑说道:“原来真的是你啊,青衣。其实我一直没敢确认的。你的变化好大,原来你居然这么俊!”

青衣哭笑不得道:“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好好考核吧!”

青青点点头道:“嗯,我会的,你也好好考。”

说罢刚好到棠溪剑宗的时候,她就立刻应答了一声走了上去。只见她也和众人一样,刚一上刀山火海就脚下直冒青烟,不过令人奇异的是,她居然一声不吭,不哭不叫。

这下青衣有点好奇了,上次她只是轻轻被蛇咬了一下就惊慌失措痛哭流涕的,短短几天不见居然变的这么坚强,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只见她有条不紊的匀速前进,她的脚也和众人一样,该糊的糊,该焦的焦,该流血的流血,但她仿佛脚不是自己脚一样,不一会就走过了百丈。

棠溪剑宗的少年们纷纷欢呼起来,修士们也面露喜色,那名妇人面露奇光,口里连着说了几声“好!好!好!”

又过了一会,她渐渐慢了下来,似乎是流血过多体力不支,摇晃了身体摔倒了下来。那妇人像流星一样冲了过去把她抱了起来,她似乎已经昏迷了过去。一阵阵白光闪过,她才渐渐的恢复了过来,不过依然十分虚弱。

“棠溪剑宗沐青青,三百七十八丈!”

众人一片哗然。

“厉害啊,厉害!”青衣听到说这话的声音十分熟悉,转头一看原来程若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这里,正急着抓耳挠腮。看起来似乎已经对己方没什么信心了。

青衣见师父的样子,暗暗好笑,便轻声劝慰道:“师傅别慌,还有我呢!”

程若君哈哈一笑说道:“无妨,你尽力就好。”

青衣微笑的点点头,心里暗道,痛算什么,我最不怕的就是痛,既然这个小女孩都能走这么远,我说什么也不能被她比下去。

之后又有一名太阿剑宗的走了两百多米,也算是惊艳无比了。不过既有明珠在前,众人也不觉得那么惊讶了。

不一会太阿剑宗和棠溪剑宗的名额已完了,只剩下邓师山庄的两人和铸卢剑宗的三人。

铸卢剑宗的那名少年看了看那皇子又看了看青衣,感觉没办法跟这两人争最后便先走了,走的不远。

那皇子轻轻的看了青衣一眼道:“下一个你先走吧。”

青衣感觉好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不,你先走。”

皇子一语气结,悄声道:“我是吴国皇子。”

青衣淡淡的说道:“与我何干!”

皇子怒道:“你非要和我争吗?”

青衣不屑的笑道:“不要莫名其妙了,入了修真界便与凡俗不再关联你不懂吗?你要比身份,我现在已是山门长老之徒,而你呢?”这话说完,青衣自己都惊讶了,什么时候自己竟然有如此词锋了,难道是最近书看多了,还是受了剑修说教的那番与天地人相争之说的感染。按照过去的做法,定然是不会理会的,没想到短短几天我也变了。

两个小孩子的嘀咕声,在他们身后的修士耳里比那河东狮吼的声音还要清晰,不过没人会关心或者调和这种矛盾,修士之路从来都不是和和气气的 ,程若君也是听的暗自点头,这小子不错,若是不争反而丢了他的脸。

吴国皇子顿时气得没话说了。轮到铸卢剑宗时,青衣无动于衷的冷冷的看着他,看的他赤耳面红深感羞辱,狠狠的放了一句话道:“看你能走多远!”便走上了刀山火海。

受了刺激的吴国皇子一路走了一百多丈才不堪倒下,属于众人记录的第三,也是铸卢剑宗的第一。下来后,他得意的看着青衣,似乎在说,有本事超过我啊,凭着身份压人算什么!

这时邓师山庄的最后一名登场了,他是一个小胖子,还没上去就开始眼泪鼻涕之流,看的邓师山庄的修士是心里凉了半截,纷纷叹道“为何别人宗门都有天才,我们宗门连个过百的都没,岂有此理!天理何在!”

这小胖子刚一踩上去就哇哇大叫起来,哭的是撕心裂肺,鼻涕流的是哗啦哗啦的远。就在大家都认为他立刻就要下来时,他已一路小跳的向前走了,每跳一步都叫声凄厉无比,动作摇摇摆摆的像个跛脚的蛤蟆。

他每一步都让人会认为,他肯定要立刻下来了,但他就是没下来,在他叫声哭声越来越大的时候,他已经走过了一百多丈。就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时候,他又走过了两百米。就在众人认为这次他一定要放弃的时候,他走过了三百丈。最后众人已经麻木了,认为他越哭越有劲的时候,他自己蹦了下来。他没有像别人一样落地就倒,反而是一路小跑了回来,一边跑一边哭着喊:“快!快救我,我不行了!”

“邓师山庄王萌萌,七百丈!”监察人喊道。

“哦耶!”邓师山庄的人纷纷欢呼了起来,众人纷纷神色复杂的望着那眼泪哗哗的小胖子,谁都敢相信,这种货色居然能走这么远,这才是真正的没天理。

邓师山庄的长老欣慰的笑道:“不错,不错。这一届我邓师山庄终于迎来了一名天才。看来这第一名非我们莫属了!”

青衣又扭头一看,这不是周老头吗,他什么时候也来了,刚刚怎么没看到。

“放屁!还有我徒弟没上,还不知道鹿死谁手!”不用猜就知道,喜欢怼老周的非老程莫属。

“那就来!让我们拭目以待!”周老头哈哈大笑道!

程若君哼哼了两声没理会。

此时众人也把眼睛望向了青衣,这个被长老从天而降带来的人,都想知道究竟有什么不凡。

青衣走到了边缘,深吸了一口气。

“加油!青衣”这是沐青青的鼓励声。

“有本事超过我!”这是吴国皇子的嘲讽。

“好痛啊!”这是那小胖子的哭喊声。

青衣缓缓脱下了鞋子,脱下了衣裤,只留了条短裤。因为他发现所有人走了刀山火海后都衣衫尽毁,但是他不愿意,这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套最完整的衣裤鞋子,是雪儿和霜儿姐给他准备了,他想留着,这是一份珍贵的情谊。

这个小动作让人们纷纷议论了起来,有的十分不屑,觉得他很作,有的却十分欣赏,觉得他很独特。

也许理解他的只有知道他过去的人。

一脚踏上了烫红的刀片中,轻轻吱吱声开始响起,就像那串在竹签架在火盆上的羊肉串,那是油脂的燃烧声和血液的蒸发声。

好痛,真的好痛!怪不得大家都走不了几步,这种痛感刺激到神经系统直接让大脑当机,痛的无法呼吸,痛的全身流汗,痛的脚已经感觉不是自己的脚,痛的脑袋要爆炸。

但是痛又如何!比起我经历的苦日子,比起每当夜晚心中莫名的伤痛,那种绝望、寂缪、静谧、心死的感觉,这种痛楚真不算什么啊。虽然我根本不知道我为何会有这种感觉出现,但是我能猜测到,也许我在某个时候经历过比现在痛楚一万倍的事情。肉体上的痛远远是比不上心中的痛!

虽然痛脚却不停,实在受不了的时候,他也想哭,但是他觉得太丢人。

“哈哈哈哈哈哈!”一阵大笑穿破天际。

众人愕然发现,笑声竟然是刀山火海上的那个人。

“原来是个疯子。”皇子说道。

“虽然不知道能走多远,但他一定是个狂人。”还有人说。

“好厉害啊!”沐青青说道。

“禽兽!”小胖子说道。

“好徒儿,够气魄!”程若君目露异彩。

“嗯,确实不错!”周长老淡淡的说道。

青衣大笑之后发现怪不得这么多人会叫会哭,原来发出声音就能减轻痛感,于是笑的更厉害了。

过了一会后,脚下不停,血流满地,面色苍白,力气开始吃紧。

心里暗暗想到,后面那些走着走着就昏倒的也是有道理的,他们的意志力足够了但是身体却不具备这个实力了,现在看来那个小胖子还真是一个变态,如果他意志力更高一点,怕是很有可能可以走完全程。

不知不觉青衣已经走过了五百丈了。

看的众人是目瞪口呆,原来天才这么不值钱,看着他淡定前行的样子,似乎就跟平常走路没什么区别啊,难道他走的是一条假刀山火海么。

渐渐的青衣脚下已血肉脱落了大半,深深的白骨都开始显露在外。

不知又前行了多远,火焰已经慢慢烧到了大腿,小腿以下只剩骨架与经脉。

不知道这个样子还能抢救不,青衣看了眼自己的腿,淡淡的想着。

此时他已经远远的超过了第一名,而所有的人都已经敬佩的无以复加。

周长老忍不住叹道:“程老头收了一个好徒弟啊!”

程若君一脸紧张的关注着青衣那边,没有回答。

渐渐地青衣感觉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差不多了吧,应该超过第一了,没让师傅失望,嘿嘿。他迟缓的想着,计划着再走几步就放弃了。

但他脑海里偏偏还有一个声音坚决不允许放弃一样,似乎在说:我!青衣,从来不屑于和别人比,唯一能比的只有我自己。以现在我比过去的我,要比过去更优更强!决不放弃,要走就一定要走完。

好吧,你赢了,不放弃就不放弃。青衣淡淡的自言自语着。

似乎身体极限了,真的不行了。

青衣已经感觉不仅是脚,而是全身都不是自己的了。

但他发现终点似乎已经就在眼前了,青衣耷拉着眼睛想着,我究竟已经走了多远了,是不是要到了,就在眼前了。

在众少年的眼睛那人的背影已经只剩下芝麻一点了,修士们纷纷飞了过去。

此时青衣突然福如心至大声念了一首打油诗道:

欺诳今朝刑宪苦,

英雄气概等时休,

待我一剑斩前身。

仙名永注长生箓,

不落轮回万古传!

一诗作罢,似乎提起了一点精神,这大概就是自己骗自己的办法了,想着想着。

“哐当”一脚踏进了终点,终点却是一个水潭。

只见他掉进了水潭后,此水开始滋补他的伤势,就连腿上失去的血肉也开始重新长起。

“好!好!好!好大的志气,好大的气魄,好大的毅力!”

“此子不凡!”众修士互望了一眼。

这一届居然有人能走完全程进入灵肉骨泉,真是不得了的大事。不知道等他恢复后,他的肉身会出现什么变化?

当青衣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朵巨大无比的白色花朵里,所有的劳累都已不再了,就连饥饿的感觉都没有,全身都充满了力量和精力,十分神奇。他看了自身的手脚,零件齐全没有缺斤少两。

爬出了花朵,发现这里还有好多花,外面有青年修士,坐在一旁正在看书。

这名修士长相普通,他看到爬出来的青衣后,微笑着对着青衣说道:“小师弟,你醒了啊。”

人与人之间的好感有的时候第一眼就能感觉到,有的人第一眼会让人感觉不好相处,还有的人第一眼就让人感觉和蔼可亲,容易接近。这个人给青衣的感觉就是后者,说出来的声音不疾不徐,不带一丝压迫感,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青衣点点头道:“你好!请问这是哪里?”

那名青年修士微笑道:“这里是剑宗的药房,我是你大师兄,师傅把你带回来后把你放在医药房,安排我来等你苏醒,这种花对于任何伤势、疲劳、饥饿都可以修补,你已经修养了三天,现在已经完好如初了。我已经听说了你,很了不起哦!哦,对了,我叫令狐冲!”

“令狐师兄?”青衣一时还有点没弄清情况。没想到试炼完毕后就昏倒了,醒来已经到了宗门。

“呵呵,小师弟,我们走吧!先回洞府。我把宗门的情况跟你简单讲一讲。”令狐冲微笑道。

“是,一切听大师兄吩咐。”青衣定了定神说道。

令狐冲带着青衣慢慢的在山路中行走,他的动作和他说话一样,不疾不徐,似乎是融入了环境中,就跟清风吹过一样自然无暇,让青衣大开眼界,感觉这风范简直比师傅更像修行人啊。

“我们宗门有一位掌教和七位长老,我们的师傅是外务长老,常年在外负责山门的资源引进和宝物探索。这次你协助师傅立了大功,山门肯定会重重奖励。”令狐冲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停顿着笑了一下。

青衣想到师父那猥琐的神态和行为,也笑了起来,怪不得竹剑居掌柜如此阿谀奉承,原来师傅是他最顶头的大老板。

“也许你已经听说过我们铸卢剑宗的历史,目前我们剑宗在东岳大地上并不是顶级宗门,而是一个中小型的宗门。曾今的名剑宗是十宗合一,那时的剑宗在修真界算是数一数二的宗门,虽然名剑宗已不在,但我们的宗门的心法剑诀以及各种道法继承了名剑宗部分顶级的承传,因此我们的底蕴在修真界是不算差的。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我们终有一日还会回到顶端。”令狐冲微笑着平淡的说道。

青衣点了点头。

“我们宗门目前大约有一千来个修士,有一半是凝气期还有一半是筑基。弟子们全部在宗门的讲堂里学习自己想学的心法或者技能,一般会由执教长老带的教员来教导你们,特殊情况会有特别教学。学习的内容列表,都会列在教学堂里。需要学什么东西,有专门的教员告知。这种做法是效仿的世俗朝廷大学,毕竟需要学习的人数太多,有师傅单独指导的人太少,并且大家都需要修炼,特别是长老们,动不动闭关几十年不出关,如果不教自学又太难,一起教导会比较省事快捷,这也算是众中择优吧,呵呵。不过你要学习的内容,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由我来教你。”令狐冲自信的说到。

青衣依旧是点了点头,暗道,果然拜了师有师傅师兄就是不一样,要学什么都安排好了,不用迷茫。

“另外除了我,你还有四个师兄和两个师姐,你排第八,是我们的小师弟。我们剑宗在剑炉山脉中,凝气期的教学之地在余积峰,凝气弟子大部分都集体入住在翠基峰和绿基峰,嗯,是混合居住。少部分有开辟洞府。不过我们师兄弟跟着师傅在紫玉峰,此时估计你的几个师兄师姐已经帮你修建好了洞府。”

青衣听的直点头,实在是太好了。别人的新人都是一群人住一间,他是一个人住一个洞府,这待遇实在太好,只能用非常开心来形容他的心情。他感觉自己可能天生就适合修行界,做凡人只能做乞丐,进入了修行界简直如鱼得水。脑海里浮现出吴国皇子的那张臭脸,不知道这个人又会遇到什么情况!

此时皇子夫子措正在一个洞府里怒吼一个小朋友,“我说道友,你知不知道你的脚真的很臭啊!你能不能不要把脱掉鞋子放在床头,丢出洞外行不行,这么臭没人会要的好不好!另外你能不能洗个脚先!我快要吐了啊!”

那名被吼的少年坐在床头扣着脚指头懒惫的说道:“皇子兄,这里又不是皇宫,再说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脚臭,他们就不臭吗!我的脚是鱿鱼味的,你闻闻他们还是酸菜味的好不好!我只不过睡的和你近一点点而已。你看那几位兄台,他们不仅脚更臭,昨晚还打呼噜,搞得我整夜都没睡着。”

那几位被指的少年其中有一个回道:“道友,我真的打呼了吗?”

“打了!”此时同时有十来个少年集体吼道!

夫子措生无可恋的望着洞府里十几个小道友,难道我堂堂皇子,要和这群脚臭又打呼的人共同在一个洞府修炼几十年吗!不要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英美]我真的不喜欢彼得帕克!在线阅读第七章

    “远哥,年年还没回来吗?”刘也回到宿舍房间后,没有看见小孩儿,他走出房间,在大通铺里找到远哥后,询问着他。张远手里捧着一个保温杯,听到刘也的问话后,他喝了口保温杯里的水,慢悠悠的说“他应该还在练习舞蹈。”练习舞蹈?刘也皱了皱眉,张远补充道,“我们这个舞台有一个solo,是关于古典舞的,他不想麻烦大家

  • 网游三国之最强老爹在线阅读第九节

    chapter8无路可逃夜里看不见星星,三人只能望着修罗塔顶,肩并肩坐着。“你看见了什么?”符离率先打破这与往日不同的沉寂。自然,这句话不是问向唐玖的,而是周戬云。他自醒来后,就反常地沉默。符离对于他的事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唐玖虽已与他二人熟识,此时却选择沉默不语。“阿怜。”“你果然还是放不下顾怜。”

  • 功夫少女在腐国[系统]在线阅读第3章

    姜跃慢悠悠的睁开眼睛,感觉脑袋好沉重,还有点昏沉。转下脑袋,看见那个老头就盘腿坐在他身边笑眯眯的看着他。“第一次喝这猴儿酒不能多喝,而且看你样子还是第一次喝酒。”“额,我喝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喝完才说有什么用啊。”姜跃摇摇头,努力使自己清醒些。老头笑眯眯的道:“人啊,无论什么东西都要敢于去尝试?这样印

  • 万化真经第4章在线阅读

    手掌搭放在流刃若火的剑柄上,流云身上散发出一股惊人的锐气。他的目光自信且犀利,犹如一把利剑般刺向宇智波霄三人的心窝。感受到流云的气势,宇智波霄脸色难堪,心头的怒火更加旺盛。宇智波霄眉头紧皱,警惕的盯着流云,内心充满疑惑。明明是他们三人包围了流云,为何却有种落了下风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宇智波霄感到很不爽

  • 重生1999之电影演员

    当燕潇然知道,顾恕是因为,母亲来过,并且训斥了她,她才哭之后,他默默的骂道:“傻瓜。”顾恕不服:“你才傻瓜。”他不会知道,自己哭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燕母训斥了自己,而是心疼他在燕家的遭遇,可是她知道,燕潇然这家伙,是极好面子的,所以不能说。医院外面围了不少的八卦记者,想要来打探顾婵的情况,不过都被陆承晏

  • 天边那朵云在线阅读第8节

    这股味道并不大,就是隐隐约约。一阵风来若有似无的。不过自小在都市里长大的宁西,对这就非常敏感了。原来车队来到了更外围的平民杂居处,这时候的民家就污水处理可没像上层贵族那般讲究。加上人口稠密,自然就有一些味道出来。不过宁西才觉得不解,车队速度在这个时候也加快了。恐怕外头骑马的,也想尽快脱离这股味儿吧。

  • 情至如饴(时尚圈)在线阅读第6节

    第二日清晨,我们便早早做准备,围坐在一块吃着早餐,大家面色都非常凝重,如果这次不成功的话,即将面临的是进入丧尸包围之中。也是,拼死逃命存活下去可能就是这样,也不知要延续多久,一直跑。望着从窗口散落的阳光,真的好想再一次和喜欢的人坐着看一次日出罢了。把情绪整理埋藏在心中,我便大口解决完早餐,拿出昨日做

  • 主角居然是他在线阅读第五章

    岑悦眨眨眼,“怎么可能,那可是娘娘!”她怎么会比宫里的娘娘生的好看,陆鹤州肯定是在骗她。说不定他根本没有见过皇上,也没有见过宫里的娘娘们,都是在说大话。陆鹤州也不解释,“等你以后见了她们,自然就知道了。”“我又见不了人家。”岑悦理所当然地回了一句,“人家是宫里的娘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我就是个乡下的

  • 末世之男主他妹在线阅读第4章

    距离哈雷彗星降临已经过去了几周。在哈雷彗星过去的第三天。布雷斯就跟随着伯特伦还有安妮回到了纽约。布雷斯也因为十六岁了,可以去考驾照了,而报了暑期俗称班。这两周,布雷斯都在疯狂的训练着自己的驾驶技术。但是让布雷斯感觉到奇怪的。自己好像变的比之前更加聪明了。他一开始还忐忑自己学车会不会花太多时间,但是实

  • 三国:我有最强光环之宋泉的反击

    “彭~”随着一声巨响,宋泉家的大门被狠狠地踹开,两个年青弟子嚣张跋扈的走了进来!虽然父亲让我忍着,可是他们实在是欺人太甚,父亲,对不起,原谅孩儿不能忍了,今日就先在这两人身上收回一点利息吧。转瞬间宋泉心中闪过无数的想法,再次抬起头他的双目已经变得赤红,多年的压抑,各种愤怒纷纷涌上心头,现在的宋泉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