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白夜行在线阅读搭伙

2021/7/22 9:49:35 作者:城东九爷 来源:3G小说网
白夜行
白夜行
作者:城东九爷来源:3G小说网
家门前多了口红棺材,装的是被钉死的娘……我娘因为我的嫌弃而离家出走,整整四年杳无音讯。四年过后,我家门口诡异多了口大红棺材,里面装的是已经被钉死的娘。

薛凯让人把陈三带来的时候陈昊差点没认出来他,上辈子第一次见陈三是在两个月之后,那时的他经过了数次逃跑和一个月的流亡已经憔悴狼狈得不成样子,整个人逼近崩溃边缘。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又精明狡诈得不像话,还真没想过这小子也有这么倔强张扬充满少年特有生机活力的时候。

“二少,人我完完整整交到您手上了,三少身子金贵,我这穷地方没有鲍参翅肚招待,三少看不上所以气色差了一些,三少好武艺总爱跟我那帮不成气候的兄弟切磋,粗人动手拳脚不长眼,三少身上难免有些小伤,二少您可千万别误会。”

“薛叔叔说笑了,回头我一定跟大哥提提您的好,这混小子我就领回去不碍您眼了。”

陈昊做惯了小伏低,虽然顶着陈家二少的名号,但谁都知道他是个混吃等死的,没利益冲突的时候看在大少的面子上卖几分薄面,关键时刻绝不会高看他一眼。陈昊在老妈的教导下自小就清楚在别人眼里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所以从来不会做那种仗着一副空壳子拉仇恨的糊涂事,逢人便笑,乐乐呵呵跟人打交道,实权半点不沾不说连一点感兴趣的样子也不会露出,所以对于这个颇为识趣的花架子二少圈子里的人顶多嘲讽两句,真要动手收拾他目前为止还没有谁动过心思,就连末世之后资源紧张之时他也成了别人并不十分反感的废物,十分敬业地做好小人物的本分,如果不是出了陈三那档子事,估计他这辈子都能安安稳稳过下去。

就是没什么尊严。

尊严是什么?抱歉,老妈自小就没教他这个东西。

陈三瞪圆了一双眼睛戒备地看着薛凯,又探究地拿余光瞟陈昊,眼光中锋芒太露,极富攻击性,让上位者甚是不喜,陈曦当年估计也是因为这双眼睛而不想给自己添麻烦所以才在陈三求助的时候没搭手。

小家伙太危险,又太不会隐藏,这不上赶着被收拾吗。

“你是我二哥?”

估计是被薛凯那厮恶心狠了,小崽子凶狠地龇着牙,如果不是旁边的人拉着,陈昊毫不怀疑他会冲上去咬薛凯一口,蜡黄的小脸上有些淡淡的青紫痕迹,嘴角也有些开裂,左腿走路不自然,估计这段时间没少受罪。

陈昊挑眉,严格而言陈昊和陈三并不是亲兄弟,陈三的出身有些特殊,要不然当年陈家即便是去母了也得留子,不会如现在这般把人丢出去十年都不管不顾。老一辈的恩怨陈昊并不清楚,但这并不妨碍他当陈三的二哥。

脑子里过了过以前的事,陈昊伸手抓着小崽子的爪子提到了自己身边,冲他笑笑道:

“我是你二哥,现在来接你回家,这边,跟薛叔叔说声谢谢我们就走。”

“什么?!你混蛋!”

陈三拼命挣扎,指甲凶狠地挥舞着,陈昊一个不防备脸上被他挠出了两道血印子,见状陈三眼神闪了闪,但仍然凶狠地看着陈昊吼道,

“这个老变态无缘无故抓我回来关这么久,打骂随意半点人性也无,你还让我跟他道歉,你还要不要脸!”

被划了两道的陈昊仍面不改色笑得温良无害,可听到陈三不管不顾地跟薛凯撕破脸面时顿时冷了脸,直接一脚踹到他肚子上,陈三受不住整个人飞出去两步远,细胳膊捂着肚子痛苦地□□。

陈昊恢复了那老好人的面貌向薛凯道了声对不住,从容地走过去拉起陈三,抓着他的头发逼他给薛凯磕了头。

“薛叔叔,让您见笑了,弟弟自小不在身边养着难免缺了管束,我这就带这混小子回去好生收拾收拾,日后再正式带着他登门道歉。”

对陈昊的识趣薛凯甚是满意,能让那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陈大少的两个弟弟向自己低头也是一件十分有面子的事,当下也不为难两人,客套了几句便放行,期间陈三的嘴一直被陈昊捂住根本不能插话,只能愤恨地咬陈昊的手心肉,还不忘分神恶狠狠地瞪薛凯。

手下一人见陈昊两人快走出薛宅,忍不住对薛凯说到:

“老大,那陈大少不见得会管陈三的死活,亲兄弟为了家产还闹得你死我活呢,更何况是这隔了一层娘肚皮的,那陈二也是个绣花枕头抵不上您一根手指头,咱这样做不是显得怕他陈家了吗?”

薛凯瞥了说话的人一眼,道:

“没见识的狗东西。”他点了根烟抽了一口,慢条斯理地道,“我这次不止是卖陈大少一个面子,也是卖陈二一个面子——你别看陈家老二那个怂样,他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陈曦是个什么人?那小子冷血无情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陈二作为竞争者的身份在没爹没娘的情况下呆在他身边安安稳稳这么多年,没几分本事能有今天?老实说换做是我,虽说也能活下来,可我自问不能像他那般在陈大眼皮底下活得这般松快。”

薛凯是个有见识的,犯不着为了一个乐子开罪陈昊,要知道陈昊可不仅仅是个绣花枕头,圈子里头哪家没些腌臜事儿?各自心里门儿清,只是不捅破而已。陈曦虽然坐稳了继承人的位子可到底不是陈老爷子的直系血亲,真算起来陈老爷子那根线还得靠陈昊一个人传下去,绣花枕头是没什么分量,可那血脉值钱呐。

陈昊拎着陈三上了自己的车,刚一松手那小崽子便一拳挥了过来,陈昊抓住他的爪子对着他的脸就是一巴掌,冷冷地道:

“闹够了没有。”

陈三睁着一双喷火的眼睛狠狠地盯着陈昊,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一样。

“你个孬种,你没本事惹不起薛凯,你上赶着去给他装孙子,现在倒是有脸来教训我!”

“啧。”陈昊盯着坐在副驾驶座上一副要扑上来拼命的陈三,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道,“你陈三少不还得靠我这个装孙子的人来救?我要是不装孙子,你就得老老实实给薛凯当一辈子狗,要清高又要清白,哪来这么便宜的事儿!”

“是你没本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陈二是个什么德行,今天要是换做大哥,只有薛凯装孙子的份儿!”

陈昊被陈三气乐了,感情这小子也有这么纯情的时候呐,真是稀奇,薛凯竟然有本事把这么一个不怕死的小牛犊子折腾成那个笑着啃人骨头把节操挫骨扬灰的妖精,真是能耐。

“哟,您陈三少这么大面子能请动陈大少,得,我也不碍您的眼,我这就把您送回去继续跟人切磋,你就伸长脖子等着陈大少来接吧。”

说完拎着陈三就要下车,陈三吓得死死抱住座垫,眼泪都快急出来了。不管他以后多厉害多狡诈,现在到底还是个十岁的小娃娃,经不起逗,陈昊伸手试图拧他脸上的嫩肉,可触手只有薄薄的一层皮,看着那瘦得不像话的小身子,陈昊突然对自己欺负小孩的行径有些心虚,不过那也只是一瞬,甩开那些多余的心思给他系上安全带便开着车往家驶去。

“你……”

陈三包着两泡眼泪委委屈屈地瞪陈昊,可能觉得自己这个造型不凶狠,又用袖子狠狠地擦了擦眼睛,再次恶狠狠地盯陈昊,估计是之前被吓惨了,不一会儿马尿又蓄满了眼眶,小崽子再次迅速擦掉,如此反复多次,眼睛周围被磨得红红的跟兔子有得一拼。

“得了,男子汉大丈夫学人小姑娘流马尿,丢不丢人。”

“你混蛋。”

“好,混蛋把你送回去见薛变态。”

说完就把车调了一个头,吓得陈三哇哇大叫着扑上去要跟陈昊拼命,陈昊嘻嘻哈哈地把车的方向又调过来往家继续开,陈三却是吓得狠了一路上都在扯着嗓子大哭,直到车到了家都没停止,陈昊的耳朵被折磨了一路,直到下车了还有些头皮发麻,那混小子坐在车里还在一个劲儿嚎,陈昊抓了抓头发,绕到车的另一边拉开车门解下安全带抱着起陈三就走,从车库到家里,陈三跟个考拉一样扒拉着陈昊不放,就怕这坏蛋又把他送到薛变态那边去。

“你他妈能有点男人样不,你再哭我就真的把你送过去!”

说完这句话,小崽子立马不哭了,翻脸跟翻书一样,严肃认真再带有一点小威胁地瞪着陈昊,仿佛在说你要再说错话我又要你好看。

“咕——唔”

某个恶狠狠盯人的小崽子肚子发出了抗议的呼声,小脸瞬间红了个透,小拳头握着握着,最后死死抱住自己的肚子。

“都是你踢的。”

陈昊听闻乐得不行,也不跟这熊孩子计较,揉了两把他脑袋上的毛便去厨房弄吃的去了。别墅里的佣人早被他辞了,原因无他,因为那佣人成了末日来临后第一批变成丧尸的人。因为不知道新请来的会不会也异变,再加上陈昊着实不想多养一个人,是以便开始自己洗衣做饭,至于打扫卫生则是清洁公司定期□□,这些日子以来倒也过得颇为自在。

“自己先去洗个澡,没合适的衣服一会儿只能先套我的睡衣,我去做饭。”

陈三看了看一头扎进厨房的陈昊,捂着自己的肚子吸了口气,随后慢吞吞地去找浴室了。

冰箱里有前天包好冷冻起来的抄手,有面又有肉,好吃方便而且管饱,陈昊烧上水之后直接抓了几大把放在旁边准备下锅,把剩下的放回冰箱后便开始弄调料。陈家虽然家大业大,但他小时候跟老妈到蜀地避难的那些日子还是吃了不少苦的,老妈在外头挣钱养家,家务活什么的就落在了他身上,做饭作为头等大事自然也是不在话下的,再加上末世后为了能让自己有几分用还主动承担了众人的伙食工作,所以这手艺还是有几分的。

等一切弄妥当之后陈昊又去给陈三送睡衣,小家伙警惕心还挺高,浴室的门锁得死死的,说什么也不给开,非要陈昊把衣服放门外等人走后才自己出来拿。对此陈昊表示无所谓,放下衣服便哼着歌去厨房下抄手去。

盛了满满两大汤碗的抄手,考虑到小崽子这段时间估计吃得不好胃有点脆弱,所以底料没加辣椒油,只是放了些豆油提色,加了几粒老姜和葱提味,所以汤看起来只有淡淡的棕色,泛着股子面汤的白嫩,飘散开来还有股豆油和姜的香气。馅儿里头本来就和了葱姜蛋和盐,所以面汤淡一些也不影响抄手的味道,反倒透着几分原滋原味。

把抄手摆上桌后陈昊估摸着小崽子也该下来了,掏出手机坐在凳子上等着陈三一起吃。一边跟陈曦发短信一边估摸着什么时候带陈三去见陈曦合适,虽然现在的陈三还不招陈曦待见,可毕竟陈三是陈家的老三,自己要收养他怎么着也得跟陈老大说一声。

信息发出去之后便看见陈三及拉着一双大了几号的拖鞋穿着同样大了几号的睡衣下来直奔餐桌,小崽子估计是饿狠了,招呼都没打一声抱着碗拿着筷子就开吃,吱溜吱溜吃得直哈热气。

“你慢点吃,不够还有,吃急了噎着我可不负责善后。”

陈昊慢条斯理地拨着自己碗里的抄手吃了起来,他动作虽然看上去慢,但消灭起抄手来一点不比陈三差,经历过末世的人对食物都异常执着,陈昊重活一次更是想方设法给自己弄吃的,一天恨不得吃八顿把缺了的都给补回来,所以现在对食物的渴望绝不亚于陈三,但到底自幼的修养摆在那里,不可能跟陈三一般吃得那么形象全无。

没一会儿碗便见了底,陈昊意犹未尽地放下,却见陈三竟把面汤都喝得干干净净,现在正抱着碗一个劲儿舔,一副死也不撒手的架势,看得陈昊伸手对着他脑袋就是一个爆栗。

“混小子,我的碗可是很贵的,你别给我舔穿喽!想吃接着下,瞧你那出息!”

陈三抓紧时间舔完最后一滴汤,这才心满意足放下汤碗腾出手去摸摸自己被狠敲了一下的脑袋,然后恶狠狠地瞪了陈昊一眼,换来第二枚爆栗。

“吃完了就去洗碗洗锅,可别以为我会这么伺候债主似的伺候你。”

原本以为陈三至少会闹几句,可这小子似乎突然想通了,乖乖收拾了碗筷缩去厨房洗刷。

收拾妥当后陈三扭扭捏捏地挪到陈昊跟前,支吾了半天连个屁都没憋出来,陈昊伸手揪了一下他脸上的皮,道:

“薛凯那边的事情结了,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陈昊看中了陈三末世之后会觉醒的空间异能,早就起了趁着他现在单纯好骗收养他的心思,不过这之前还是得装装样子,总不能上赶着去示好。

“我……”

陈三瞄了眼陈昊脸上的血印子,又扭捏了半晌,我了半天仍折腾不出别的内容,看得陈昊直翻白眼,上手一左一右地扯他脸皮往两边拉,恶狠狠地道:

“刚跟我回来的时候不是胆儿挺肥的吗,怎么现在肚子里头东西装多了倒把胆子挤小了?”

“呜呜——放开唔”

陈三挣扎着脱离了魔爪,揉了揉自己被掐红的脸,突然找回胆量道,

“你就不能正常说话吗,你跟我都是男人,动手动脚的有意思吗!”

陈昊当下差点笑出来,这小子还挺逗。

“个熊孩子,屁大点儿就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别瞎磨叽,是男人给句痛快话,给你两条路,一条跟我混,留在我身边给我打杂,我给你管饭管穿管住,第二条自己出去混,我不干涉你今后的发展。”

陈三这幅皮相生得极好,陈家三兄弟其实都长得不错,不过各有千秋,陈大英武,陈二温润,陈三精致,即便是这样营养不良的状态也仍能看出来陈三是个美人胚子。上辈子陈三就栽在了这幅皮相上,甚至于被人用药物抑制了生长,让他一辈子都保持着小孩儿模样,这在陈三得志之后仍然没办法改变。

“你——为什么愿意收留我?”

陈三戒备地看着陈昊,他是年幼性子直,可人并不傻,他知道自己的出身不光彩,陈二不可能无缘无故管自己的事,陈大也不可能,之前乱说话只不过是被刺激到了有些头脑发热,现在冷静下来想想——自己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值得陈家兄弟帮忙。

陈昊含笑看着陈三,眼神温柔得能滴出水来,看得陈三脊背发凉,恨不得拔腿就跑,可他倔脾气上来怎么也不肯临阵脱逃,不甘示弱地回瞪,换来一顿狠掐。

“你就当我突然想感受感受兄弟情深,怎么样小鬼,要不要跟我混?”

选择陈三不是没有原因的,首先他现在只有十岁,末世来了他也才堪堪十一,这么点儿大的年纪正是好掌控的时候。其次他觉醒的是空间异能,除了当一个移动仓库根本没有任何武力值可言,对陈昊无法构成威胁,只要他不攀上别人自己就有把握把这小鬼捏在手心里。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根据末世的经验,这家伙是个重情义的。当时陈三攀上陈曦之后虽然也是没什么战斗力的低阶层,可因为有异能的关系地位比陈昊稍微高一些,所以权利也相对来说大一些,但这也只够他顺水推舟撵走自己而已,连亲手杀了他都做不到,可就在那仰人鼻息的情况下他还是固执地为一个小白痴撑起一片天,就因为那个小白痴曾经帮助过他陪他度过了那些苦难的日子,如此充分证明小崽子是个长情的,通俗点说就是喂得熟,只要陈昊现在好好伺候这尊佛,相信末世以后拥有一个移动仓库不是问题。

陈三眼珠子转了转,最后在陈昊的微笑攻势下打了一个哆嗦,理智告诉他眼前这个便宜二哥绝对动机不纯,可直觉还是占了优势——跟着他,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好,我跟着你,你得保证我不再被那群变态欺负。”

“这我可不保证。”

“你……那我凭什么跟着你!”

个没用的绣花枕头!

“你也知道我在陈家是个空架子,我只能保证尽最大努力保你,有我一口吃的也有你一口吃的,如果我自己都被变态看上自顾不暇,你觉得我还能保证你吗?”

陈三一边骂陈昊没用,一边咬牙切齿地答应下来,至少短时间内自己跟着这个人不会有错,能吃能穿能睡,还不用担心老变态,至于以后——谁管得着那么长远的事情。

“那么——你把衣服脱了。”

“什么!”

陈三惊得跟个兔子似的抄起一旁的玻璃水果盘就要向陈昊砸去,却发现他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急救箱。

“小崽子发什么疯呢,我先帮你把身上的伤处理一下,明天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顺便置备你的日常用品,快把衣服脱了!”

“我,我自己弄!”

陈三红着一张小脸躲避陈昊的摧衣辣手,委屈得跟个遇见流氓的小媳妇似的。

“你弄个屁,给你瞎折腾白瞎了我这些药,脱!又不是姑娘你害哪门子臊!”

最后陈三还是被扒了个光,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看得甚是吓人。想起自己当年的落魄光景,陈昊突然觉得薛凯那帮人真的该弄去人造毁灭,尼玛这还只是个刚十二岁的孩子,到底是结下了多大的梁子才能让那老变态这般没人性地折腾!

陈昊面上虽然不动,可下手却是放到了最轻,即便这样陈三也疼得直躲,陈昊抓过人来便箍在怀里,冲着滑溜溜的白屁股就是一巴掌,随后一边给他上药一边训话:

“你忍着,不然下手没个准头疼的可不是我——小崽子再扭!你再扭我就把你丢给老变态!”

“我我——我不叫小崽子,我妈说了我叫陈晖!”

“还陈晖,你丫就一灰尘!你这澡怎么洗的,为毛我药水儿抹上去你身上就掉色?混球你丫洗澡用泥是吗?你是猪吗把拱泥当洗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结巴的彪悍人生在线阅读第一章

    斐正泰,1990年出生,就读于春光幼儿园,即将迎来人生第一次重大变革。小学入学考试!能够流利的进行语言沟通,包括韩语英语甚至汉语,成绩优秀。在幼儿园的老师描述中是一位聪明伶俐温柔可人的小正太,从来没有让老师操心过。“运动天赋,语言天赋,完美的儿子。那么哪个人贩子会去当街劫掠一个心智成熟的六岁男孩呢?

  • 烟雨入江南之第五章(5)

    下午第一节课上课铃声响的时候,白莲才缓缓睁开双眼,露出一双雾蒙蒙的眸子。“你怎么不叫醒我?”傅明朗带笑的眸子看着她,说道:“看你睡得熟,不忍心。”上课对于白莲这种外来者来说可有可无,眨眼就忘记了迟到旷课这件事。她的脸上带着刚醒时的慵懒,手指在有一下没一下地把玩着他胸口那个写着名字的铭牌,“还是有点儿

  • 问道江湖逆鳞与流沙,归程与鬼兵(求花花!)

    陆休一阵捣鼓下来,居然还真让他找到了规律,配合手指在盒子上眼花缭乱的啪啪声响,让一旁的韩非瞪大了双眼,其中写着不敢置信,还有一丝崇拜。其实陆休没有那么聪明,不过是前世他玩过魔方,刚好,这个盒子的机关又是通过魔方的原理来设计的。于是一边摸索,一边回忆,还真让陆休将之打开了。“开了?”“开了!”陆休笑着

  • 都市之全能科技神豪第8章在线阅读

    刘潇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接着说道:“没事,少主。从我继承星名踏上修行路来,我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事了。”“星将斗星,胜者会得到败者的星力,你不杀人,人就杀你。星者倒好些,若是整日闭关苦修也无妨,可是少了灵丹妙药,修行法门,哪里赶得上其他人?眼看寿元耗尽,若不想死,是不想争也要争。”“斗星之路,远比想

  • 万界仙域之家里的讨论(6)

    “小凡啊,你可不要唬我啊,净收入三四百块钱,这都差不多是我一个星期卖菜的收入了。”他的母亲在电话那头,用震惊的声音说道。容不得他的母亲不感到震惊,因为就算是自己卖这些蔬菜的话,自家的蔬菜的品相已经算是很好的了,但是在镇上是消费又比较低的,所以也不能够说每天就能够挣到很多钱,只能够说足够补贴家用而已。

  • 华夏之超能侠客之第六章

    胡宁发现,最近几天大梅对自己殷勤了许多,孩子不会骗人,她热络的举止让胡宁很诧异,大梅说,她哥知道自己过来和胡宁跳皮筋,说芦春棉是一个有涵养的人,妹妹和她多接触有好处。还有涵养,不就是背了几首诗吗?现在农村的受教育程度普遍不高,能够念到高中的都是少数,芦春棉初一上完就辍学了,雷大伟是高中毕业生,在村里

  • 剑曜九霄之慕容山庄(1)

    “听说慕容山庄这次招开的武林大会,许多邀请了许多英雄人物,”一个瘦高汉子说道。“这你就有所不知道了吧,‘无情居’知道吗?”“‘无情居’就是一夜之间灭掉乌云堡,并连杀一百七十二名武林高手的‘无情居’?”瘦高汉子不由地提高地声音。“小声点,你不要命了,要被人听到的话。据可靠消息,慕容山庄这次是决定要为武

  • 仙侣情缘之斗神诛魔记在线阅读第2节

    想通了这些的蓝感觉她的境界竟然由玄仙初期一跃到了玄仙顶峰,而心境更是由玄仙初期到了金仙初期。看到行为进步,蓝自然高兴万分,可是蓝忽然想起她之前正在做的事情,一阵无语。好吧,既然已经知道了她自身的具体情况了,就再看一下她周围的环境吧。不看还好,一看之下,蓝大惊,她竟然在离她不远之处看到了一株硕大的青莲

  • 孤剑笑江湖在线阅读第四章

    春和好奇的问道,“小姐,这人是?”“郡王爷,九公主的弟弟。”“这样啊。”轻晩无意多说,随口跟春和聊了几句便闭上眼睛装睡了,她跟容瑾就见过两次而已,对他只知道名字和身份,她刚刚看了他的后脑勺,昨天还包着的地方这会已经什么都没了,要不是她清楚的知道他受伤的地方,可能会以为他什么事情都没有。真是没看出来,

  • 创世天使记忆之冥冥之中

    几乎是刹那间,云梦雪莲消失在两人手中。只是当唐梦雪调转意识才发现刚才那朵美丽的雪莲已经赫然存于自己的灵魂之海中,而且犹记得刚才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不过具体细节怎的也是回忆不起来。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奇异怪诞之事的唐梦雪除了惊讶还是惊讶。“刚才那个背影与自己好像,但是确信不是自己,可她是谁呢?”唐梦雪